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凤姐——满心的危机感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06   点击:


  总感觉凤姐其实是非常有危机感的。
  平儿时常劝她,纵然在这里操上一百个心,终究是那边的人——她是长房的儿媳妇,在贾政这边料理家务,是为了平衡两边的关系,算是贾母的一步高明之棋。但终不是长局。
  荣府的格局有些怪,袭职的长子,在另院里住,正屋大院,到是贾政和母亲住着,让人看了不懂,也有说是因为贾母厌烦了贾赦,打发另住,贾政是因为贾母,才有资格住正院。也是一种解释。但没了贾母,自然是另一个样子。
  贾母自然另有私房,若是没了她,自然是兄弟分家,如果贾母把私房给了贾政,谁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宫中还有元妃,贾政也不会吃亏。从官职上贾赦是袭职,并无实权,而贾政不同,后来是放了学政,算是有实权,所以如果另立府第,不一定比贾赦弱。
  那时候凤姐怎么办,没有住在叔叔家里的礼,她和贾琏是要回去的,那时候,谁为她做主。
  贾琏是男子,又是贾赦唯一成年的儿子,日常办事人情往来,还都是他料理,凤姐归于内宅,邢夫人是婆婆为大,凤姐只好低眉顺眼了,这太不和她的性子。她满心瞧不上邢夫人,自然委屈。秋桐是贾赦赏过来的,自然乐意。
  所以对于凤姐来说,有子靠子,无子靠钱,她最看重的是钱。最初放贷,连贾琏也瞒了,送来的利钱,平儿自动瞒着,就是担心贾琏乱花。
  凤姐对钱有一种狂热的情绪。放贷到了连贾母王夫人宝玉的月钱,都延迟发放,连袭人都议论了。可知别人不一定怎么说呢。
  对于凤姐来说,和贾琏后来关系交恶,二人对话,不像是家人,更像是两个部门主管在商量问题,有礼仪没亲情。
  越到这时候,凤姐越看重了钱,弄钱也不是完全为了自己,她无子,也明白挡不住贾琏纳妾,走了一个二姐,自然还有别人。早晚贾琏有子,而凤姐的女儿巧姐,能指望的就是凤姐了。给女儿多些陪嫁,在夫家也有气势,凤姐就是得了陪嫁的益处。
  若是女儿嫁了出去,这满府里,凤姐能指望的也就是钱了。那时候公婆不靠,丈夫离心,贾琏也许又为哪个妾室迷住了。凤姐心上,也只有钱能安慰她了。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既然贾母让凤姐管家,说明本来就是一口大锅啊,并无不妥。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