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姐妹花------事发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04   点击:


  姐妹花------事发
  纸终是包不住火,真实这么多年张扬一无所知,也是源于学校的老师们终还是厚道,没有人当面提及,很多人都知道张扬是书呆子,他虽然成了系主任,但却有其才,而且对老教授们都尊重,所以大家都对他还是心存善意。
  事情还是一个学生闹了出来,张扬有个女学生,一直很仰慕他,张扬开始不知,后来有了感觉,就远离了女学生,说自己家庭幸福美满。
  女学生叫江艳,江艳家在省城,父母也是干部,她还是听父母议论时说起了李云的名字,江艳一愣,她打听过张扬的家庭情况,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她多听几句,果然是张扬的媳妇。
  江艳上了心,假期里,她一直在跟踪李云,真让她拍了不少照片,有些是极亲密的镜头。李云这些年,因为不在家乡,胆子大了,多年无事,少了防范。
  江艳拿了那些照片,想着如何让张扬知道,她不想出面,怕张扬恼她多事,而且如果她出了面,老师会不会感觉在她面前没面子。
  她寄个特快专递,她提前返了校,她知道张扬假期里也在教研室里。
  张扬收到快递,还奇怪,谁给他寄东西呀。
  打开了,一叠照片落了下来。
  他捡起照片,马上就愣住了。
  张扬收好东西,他在窗前发愣,原来是这样,既然是这样,李云为什么一直不离婚,还是她有婚姻反而对她更有利。
  张扬拉周强喝酒,周强看他的脸色,猜到了什么,知趣的不问,只是旁征博引的劝他想开点,人生总有逆境,都会过去的,他毕竟上有老下有小,还在担责任。
  此时张扬反而敏感了,也突然间明白了,这事学校都知道,这么多年了,其实大家都瞒着他。
  
  姐妹花------摊牌
  他不能若无其事,像李云一样演戏。
  他给李云打了电话,问她是回来一趟,还是他去省城一次,李云问他什么事,他冷笑,我收到了些照片,你也许感兴趣。
  李云马上明白了,她怪自己大意。
  她当天返回。
  看到照片,她叹了口气,能瞒多年,已经是万幸。
  张扬提出离婚,云霞归他。不过李云可以随时探望女儿。
  李云咬咬牙,她心中明白,离婚于她不利,她有婚姻反而是一种保护,她想了想,点头,我同意离婚,也同意孩子归你,不过,我有个条件,绝对保密,不能和家里人提,免得云霞伤心,也不能对外说。
  张扬看着她,李云放软了声音,张扬,我毕竟是云霞的母亲,我放弃孩子的抚养权,是考虑你妈,你妈就这一个孙女,她舍不得,你也要替我想想,离婚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点点头。
  他们静悄悄的办了协议离婚。
  李云想,也许当时买房子时写云霞的名字,就是想到了今天。
  她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张扬家,这里和她没什么关系。不过她还是特意给刘海棠购买了不少礼品,她记得下月是婆婆的生日,还特意送了一条金项链,她心里明白刘海棠早就知道她的事,可是婆婆一直沉默,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位老太太都算是给了她面子。
  她叹了口气,把东西放回给云霞的那套房子里。
  房子装修很豪华,家俱都是一水的牌子货,靠阳台的那间主卧,她留给了自己。次卧给女儿准备的。
  她购置了些绿植,不知为什么,她选了几盆兰花,她想也许是习惯了,家里婆婆家,都是兰花,她看习惯了。
  她给了母亲张芳钥匙,说让母亲过几天来收拾一下,也不用怎么打扫,就是管管绿植,开开窗子进进风。
  她没和母亲提离婚的事,只说张扬粗心忙,顾不上。
  姐妹花------天性
  也许是母女天性,张芳意识到了李云的生活出了变故,她想开口,终于还是沉默了,这个女儿自来有主意,而且这几年见面少了,都是客客气气的,她明白李云的事她管不了。
  而云霞居然也有感觉,这一次母亲在学校外面等她,这是没有的事。说是回来和她一起吃顿饭,地点菜品都让云霞做主。云霞就明白了,母亲一惯强势,都是说一不二。现在这样客气,她心中有些难过。
  不过小姑娘还是装作高兴的样子,她想大人会演戏,她也会演戏,就这样吧。李云特意和女儿去了照像馆,拍了不少照片,让女儿回头给她寄过去。并把新房的钥匙给了云霞一把,说可以带父亲和奶奶去住。
  走的时候,李云紧紧的抱着云霞,一转眼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她的生活中,很多重要时刻,她都不在她身边,终还是欠了她。
  她轻轻的说,宝贝你相信妈妈,妈妈是爱你的。
  她上了车,云霞的眼泪落了下来。
  云霞走回家,奶奶做好了晚饭,奶奶以前不做饭,是为了她才学的,照着菜谱操作,有时候做的好吃,有时候让人难以下咽,不过云霞都是夸赞奶奶手艺好。奶奶叹气,还是你大姨做的好。
  云霞洗了手,安静的吃饭,张扬回来的挺早,他也有些感觉对不起云霞,尽量早点回来,有时候主动辅导一下孩子的功课。
  云霞看着父亲,她心里明白,这个家有问题也是出在母亲身上,母亲一年回来不了几天,同学们早在传,她父母离婚。
  她都不反驳。
  她心里一直在想,他们早晚会分开的。
  姐妹花------追问
  云霞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是青春期,好似她懂感情,其实不懂人生。
  她和母亲的关系一直客气,母女见的少,见了面都是说几句话,母亲于她,不如大姨亲。她有时候想,如果她是大姨的女儿多好,反正母亲和大姨是双胞胎。
  大姨对小虎都那么好,小虎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何况自己还是她的亲人呢。
  这一天晚上,她失眠了,一个人在客厅转悠,惊醒了张扬,张扬也有些睡不着。
  他走出来,父女之间,好像都明白了对方的心事。
  张扬让女儿到书房里,不要吵醒了奶奶。
  他问云霞,你怎么了。
  云霞问父亲,你和妈妈是离婚了吗。
  张扬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云霞叹了口气,妈妈去学校找我,和我照了像,还给了我新房的钥匙,如果不是你们有了变故,她不会这么对我。
  张扬点了点头,孩子的早熟,让他惊讶。
  云霞说,我知道早晚是这样,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你们没有争吵,没有矛盾,可能这是最大的问题。
  张扬苦笑,对云霞说,有些事你还小,尤其是感情的事,我们不是没矛盾,是矛盾没法调和,我和你妈妈,其实是人生观不同。
  云霞歪了头,就像我和同学,有的想考大学,有的想早点挣钱,是吗。
  张扬点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姐妹花------姥姥
  第二天是周末,云霞让爸爸送自己去姥姥那,张扬想还是去吧,和李云有约定,先不和老人说。
  张芳见了他们父女很高兴,她想,不管怎样,外孙女是自己的,张扬是个好孩子。
  大家都小心的绕开李云这个名字。
  中午的时候,周彤和小虎来了,于副厂长在厂里加班。
  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饭,自然是热热闹闹的,小虎像个小大人和周彤讲他们学校的事,周彤很羡慕。
  张扬和周彤的眼神一接触,慌忙分开了。
  现在他看来周彤和李云并不像,她们的五官经过这么多年,好似发生了变化,李云的偏凌厉,周彤的偏圆润,一个长脸一个圆脸,一个时尚一个传统。
  李云说话声音高而尖,而周彤总是轻柔温和,一个似火一个像水。
  云霞敏感的意识到了父亲看周彤的眼神不一样,有些遗憾有些伤感。是一种错过的伤悲。
  她只是一种感觉。
  可是看大姨和父亲说话大大方方非常的自然。
  张芳非常高兴这一天,有孩子们在身边,她也年轻了许多。
  姐妹花------孤独
  李云的心在白天是热闹的满足的幸福的,可是到了夜晚,一个人的时候,是孤独的,所以她尽量晚回家,越晚越好。
  回了家,她现在到是经常给母亲打电话,有时候也给刘海棠打个电话,她相信张扬没和刘海棠说什么。
  父亲也办了退休手续,她希望父母来省城住几天,全当旅游了,父亲是老好人,脾气非常好,一辈子都是老老实实的,对生活没什么要求。
  母亲到是爱热闹爱旅游,于是父母来这里住了一周,还是不习惯,一周后,她们回去了,不过母亲,把她的家里来个大扫除,冰箱里装满了食物。
  母亲临走前一天晚上,让父亲早早休息了,她和李云聊了会儿,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提张扬,只是让她和云霞多接触,不要一年见不到孩子几天,假期里把云霞接过来住几天。
  李云点头答应。
  然后假期里她专程去接云霞,云霞却拒绝了。
  云霞在学校里听老师们提起过母亲,他们对云霞的态度很客气,但是转身后,却议论起来,云霞在窗外听见他们说,李云是靠着一个大官升职。
  云霞满脸怒气。
  她想起了周强舅舅也是老师,就问舅舅,周强的眼神不敢看她,只是说,没有根据的事,他们胡说吧,但声音极小,云霞就明白了。
  云霞现在心里对母亲有了意见,认为是母亲背叛了父亲,背叛了这个家。
  她问父亲为什么不质问母亲,父亲说,我和你说过,我和你母亲人生观不同,她只是想追求一些她想要的,总要有付出。
  云霞不耻这样的付出。
  但在母亲面前,她没说什么,她心里还是思念母亲,只是冷淡的说,她功课忙,报了辅导班。
  姐妹花-----失望
  李云只好一人返回。
  她隐约的感觉,云霞看她的眼神有些轻视。
  她认为是因为她和女儿接触的少。
  她突然想起了周彤,她好长时间没见这个姐姐了,就打了电话,周彤到是态度如常,她并不知道妹妹和张扬离婚的事。
  只是劝她常回来,不要总在省城,家很重要,不要总让张扬和云霞失望。
  李云想,看来姐姐不知道她离婚的事,她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周彤知道她离婚的事。
  转而一想,也没什么,周彤不也离过婚吗,二婚还是挺幸福的,还是她托刘海棠给介绍的呢。
  她总算是为周彤做了件好事。
  她离了婚,并没有和秘书说,秘书却知道了。
  秘书问她打算不打算和他结婚,她一愣,她知道秘书前几年也离了婚,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她犹豫了。
  她现在理解了她的老领导的话,官场不容易,她现在不太想和秘书的关系太亲密。
  李云婉转的说,过一段时间好吗,我离婚的事,是瞒着父母和孩子的。我不想孩子受伤害。
  
  姐妹花-----秘书
  秘书到没说什么,其实现在给他介绍的对象,好多比李云年轻漂亮,不过他更欣赏李云。
  但也没到非李云不可的地步。
  李云对他的要求并不多,没有求他办过多少事,李云算是比较知趣,手腕灵活,没什么太大的贪欲,当了副厅长之后,并没有向上一步的打算,这让他比较轻松。
  他惊讶这个女人,懂得适可而止,李云也吃吃喝喝,接受人家的一些礼物,但从不碰大数,算是比较克制那一类。
  李云爱热闹,能唱会跳,也会奉承人,所以人际关系不错,工作能力一般,但情商不低,各方关系都不错。
  李云没有通过她,也升了一级,只是没空缺的职务,李云居然非常满意,她说这样正好,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做好一把手。
  秘书对李云有些敬重了。
  很多人到了李云这个位置,往往不肯收敛,会骄傲会跋扈,难得这个女人,一直很低调。
  比如招生的事,她从不插手,那是好职务,热闹的事,众人抢的事,李云反而让了一步。
  秘书提醒自己,有些方面,到是要学习一下李云。
  李云反而不以为然,我是小门小户的孩子,能做到这个位置非常满意,我也不想结怨树敌的,人们顶多说我靠美色罢了,别的事非我还是不惹了。
  秘书心中一动,这个女人到是难得的自知。
  
  姐妹花-----升迁
  于副厂长去了副字,成了厂长。
  他非常开心,家里也高兴,到是周彤劝他,现在厂子经营难搞,还是要稳重些,反而是担子重了。
  于厂长点头,难怪书记说你贤惠,说我有福气,差不多的人,早就嚷嚷着请客了。
  周彤笑笑,你工作顺利,小虎考上大学才是大事,别的都是小事。
  于厂长点头。
  周彤过日子一直节俭,很少去饭店吃饭,衣服什么的,也只是打扮那父子俩,她自己一件衣服穿四五年,都是于厂长和小虎主动拉着她去商场,她才去。她总说,小虎成绩好,多攒点钱,给孩子出国用。
  小虎是真的把周彤当成了母亲,母子相处的挺好。
  李云回来给母亲过生日,见了周彤的衣服,皱了眉。你这都是什么时候的款式,太过时了,周彤笑笑,我的工作有工作服,平常买菜做饭,不用什么好衣服。李云摇头,你老公现在升职,工厂的小姑娘多的是,你也注意些,该打扮就打扮。不要像个黄脸婆似的。
  李云拉了周彤去烫了发,说要买衣服,周彤不去。
  李云想了想,算你帮我个忙吧,她把姐姐拉到了她的新家,指了指衣柜,里面的衣服你随便挑,我嫌老气,都三四年不穿了,你不要我也是扔了。
  周彤打开一看,眼就花了,五颜六色像个服装店,有些衣服分明标签都没摘,李云说,款式太老气,看不中。
  周彤叹气,这个妹妹太浪费了。
  她挑了几件保守的,李云又帮她挑了几件,还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化妆品,这个我不用了,你用吧,还是新的呢,还半年就过期了。
  姐妹花----融洽
  不知道为什么,和张扬离了婚,李云到轻松了些,只是她不肯让别人知道罢了。
  她特意去看望了他的老领导,只是如今,她比人家的位子还高。
  老领导到是有些惊讶,没想到现在李云还会来看他,李云态度诚恳,感谢领导的培养。
  这位局长,到是很喜欢现在的位置,他和李云有一点相似,比较知足。
  李云请局长一家吃饭,给局长的夫人送了名贵的项链,那位夫人,对李云的事有耳闻,但看人家态度这么的柔和,半是妒忌半是羡慕的去了。饭桌上李云完全是低姿态,对局长和夫人非常的热情。
  一口一个大哥,一个嫂子的叫着,连局长夫人都有些感动。
  李云另有目的,她是来打听秘书的事。
  局长最后语重心长的暗示了几句,秘书现在在关键时刻,他的领导如果赢了,秘书就能再上一个台阶,如果输了,局长摇头。
  李云有些疑惑,那您感觉,他们的成算大吗。
  局长摇头,他们关系硬,但是实干少了些。
  李云想了想,自己找了个出国考察的机会,决定先离开一段时间,她不想让人家把她和秘书联系在一起。
  她临走前,给了母亲一个存折,说是替她拿着,是给云霞读书用的。
  母亲问她为什么自己不收着,她说要出国一段时间。
  
  姐妹花----谈心
  她约了姐姐,说是和周彤聊聊。
  并和姐夫说了,她要出国一段日子,所以今天和姐姐多聚聚。
  李云有些感叹,这么多年了,她们都不再青春了,看到眼角的皱纹,她叹息了一声,她一直以为自己永远年轻美丽。
  她问周彤,还爱张扬吗,周彤摇头,你胡说什么,我是有家的人。
  李云大笑,姐姐,你永远是这样吗,你没任性过吗。
  周彤站起身给妹妹倒了杯茶,李云接过来,叹了口气,也好,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不过我告诉你,张扬一直爱的人是你。
  他不知道刘海棠找你的事,他一直以为,你不爱他,爱的是顾医生。
  周彤转开脸去,事情过去多年了,她理解当年刘海棠的想法,没人愿意自己儿子留在外地,当别人家的上门女婿。
  李云又说,其实当年张扬的成绩非常好,他是因为你,才去的兰州大学。
  周彤眼神中有泪光闪过,但马上她就笑了笑,你不要乱猜,他从小在兰州长大,所以想回去。
  李云看了看姐姐,你这么想也好。省得你以为你欠他的,他是自愿的。
  姐妹花----离开
  李云说,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们离婚一年多了。
  周彤惊讶的起身,李云说,我不想再耽误他了,他愿意再找就再找吧。
  只是云霞你多照顾些,我看的出来,云霞和你挺亲的。
  周彤点头,我喜欢云霞,她是个聪明孩子,懂事上进。
  李云低头,也许我对不起孩子。
  李云站起来,看着窗外的月亮,我真不知道,人生是怎么过的,一转眼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如何走到了今天。
  她有些忧伤。
  周彤安慰她,你还年轻,不要想太多,出国回来了,和张扬再谈谈,如果有可能,你们还是一家人,为了云霞。
  李云摇头,姐,你不知道,张扬不可能再原谅我。他当年和我结婚,就是因为我长得像你,可是这些年,我们不像了。
  不像了,不像了。
  周彤不好说什么了。
  李云第二天走了。
  周彤若有所失。
  李云走得很正确,秘书被审查了一段时间,问题不是太大,但被降了职。调到一个县里当副县长去了。
  他没有提李云的事,只说和李云就是正常的上下级关系。
  
  姐妹花----回来
  一年后李云回来了,国内的事,她都知道。
  她有些感激秘书的仗义,她的提升里,秘书是打过招呼说过话的,不过,她是没给秘书送过礼。
  对她的工作安排,有争议,现在她没了靠山,不过和一些人的关系一直维护的挺好,也有人替她说话,最后争求她的意见,如果留在厅里,副厅长现在满员,只能先保留级别,实职是办公室主任,她苦笑。另一种是调到市里,有空缺。
  她选择了回市里。
  回到了家乡的教育局做副局长。
  她想这样挺好,局长是老领导了。
  内心有些感叹,能这样全身而退,已经很理想了。
  她请局长吃饭,局长到是念旧,请了局里的中层干部来,说大家好好共事,李云是他的老部下了。
  局长表了态,李云的工作到好做,她聪明的和局长说业务能力一般,主动要求管行政。
  人们看她知趣,并不夺权,到也非常满意,于是她在局里到也过得如意。
  她既然回来了,自然要见云霞,女儿对她的态度客气而冷淡,还不如张扬,张扬总算关心了一下她的境况,秘书的事,闹得极大,不知道有没有连累她,现在她到了市里,都怀疑她是被处理了。她笑说,没有,我不想在厅里,走了一年,实职没有了。
  李云现在一个人住在给云霞的房子里,张芳现在已经知道她离婚的事了,劝她搬回家住吧,在这冷冷清清的图什么,现在李云的宴请少了,偶尔有些同事的聚会。
  李云摇头,她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
  星期天在家里,遇见了周彤一家,小虎上了大学,居然是李云当年那所重点大学,看着周彤一家人快快乐乐的,李云有些感叹。
  周彤到还是非常关心她,让她有时间找她逛街,还说“五一”快到了,她有几天假期,要不然,她们一起出去玩。李云说下次吧,她五一有事。
  姐妹花----看望
  李云五一假期真的有事,她想来想去,这一年里秘书没和她联络过,也许是为了她好,她想去那个县里看看他。
  她现在想想,不管当初她和他的接近是为了什么,现在看来,他对她,还是有情义。
  她打听了秘书现在的情况,秘书现在是明哲保身,在县里不多事不生事,安安稳稳的,到和她有些相像,他们都是能等待时机的人,也是能低头的人。
  她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又转了汽车,才到了县城,惊讶于这个县城的冷清。
  事先没和秘书提起,找到秘书的家,她敲敲门,里面有人问了句说呀,门打开了,秘书很惊讶的看着李云。
  一年多没见了,李云的变化不大,唯有眼神安静了许多,而秘书明显见老了,头发白了不少,也许以前是染的,现在他表现了本来面目。
  秘书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
  中午在饭店吃饭,这里的餐饮还是不错的,装修豪华,秘书笑笑,没想到你能来看我。
  李云给秘书倒了茶,老朋友了,就应该走动走动,反正过节也没事。
  李云把她和秘书的关系定位在老朋友,这也是她希望的。
  秘书叹了口气,你是第一个来的。
  李云笑笑,热闹有热闹的好,清净有清净的趣味。
  秘书点头,是呀,我现在就是看书,发现书里有很多的故事,我的事,好像书里都发生过,人生原来,还有好多种活法。
  李云建议他养养花,我记得你原来家里有不少兰花,那花挺好的,你接着养吧。
  秘书苦笑,原来的花,都是别人送的,现在自己养,也好,你说的对,日子总要过下去。
  姐妹花----女儿
  上高中的云霞,对事物有了自己的认知,她心里瞧不起母亲,可是她也不想让母亲伤心,能少见面就少见面,她到是愿意在公开场合见母亲。人多热闹,表面上客气几句,到是容易的。
  奶奶到是劝过她几句,你妈这个人没坏心眼,到不是坏人,有些事,是环境的缘故。
  云霞和奶奶关系好,不愿意顶嘴,只是点头。
  说到母亲的时候,父亲都是沉默的。
  云霞知道父母关系不好,但父亲有绅士风度,多年来,没有说过母亲一句坏话,她心里叹息,母亲真傻,父亲这样的人,到哪里去找。
  现在看父亲,气质越来越好,一身的学者风度,父亲给她开家长会,多少同学羡慕。连老师见了父亲都是很尊重的神情。
  这几年给父亲介绍的极多,父亲都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女儿上了高中,是关键时期,他的事,孩子上了大学再说。
  云霞心里赞叹,这样的父亲哪里找。
  她有时候也希望父母在一起,可是看见父亲,她就息了念头,父亲听见母亲的名字,毫不动容,母亲不在父亲心里。
  姥姥到是满心希望这样,还问过她,父亲有没有女朋友,云霞说,没有的,我爸爸说了,我上了大学他再考虑。
  姥姥点头,云霞又说,姥姥,我估计不成,他们不合适。
  张芳现在已经知道了女儿离婚的原委,是女儿对不起人家,她也不好说什么,张扬逢年过节都来,每次不空手,不过不在这吃饭,放下东西,聊几句孩子的事,就离开了。
  张芳明白,张扬是看的云霞的面子,他们家和张扬唯一的纽带是云霞。
  
  姐妹花----相亲
  李云在局里的工作挺顺利,行政这一块她擅长。
  局长挺欣赏她知进退,能沉下心来,干这些杂活,算是能屈能伸了。
  局长的小舅子前年离了婚,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小舅子开了家修车厂,钱挣了不少。孩子跟了女方,其实这样的条件挺抢手,无奈他要找个比前妻强的。
  在局长家偶然遇见了李云,马上心动。
  缠着姐姐给介绍。
  局长夫人对李云的印象尚可,李云没少给她送东西,但她不喜欢李云的漂亮,她眼里的美人都是自带妖艳,可是弟弟喜欢,她也有些心动。如果弟弟找了李云,比前弟媳强不少。
  夫人和局长说了,局长有些惊讶,心想小舅子真敢想,李云是什么样的人,前夫是大学的系主任风度翩翩,情人也是秘书那样的人物。
  他深知不可,想着如何打消夫人的念头。就说他考虑一下。
  夫人等不急,约了李云来家里玩,也叫了弟弟,李云多聪明,一进门就明白了,她不动声色的奉承夫人。
  找机会给局长发了短信。
  局长马上给李云打来电话,说是有个饭局,他没时间,让李云应酬一下。
  晚上,夫人恼怒局长破坏,局长用手指了指夫人,你真没恼子,李云这样的人物,你怎么敢打主意。
  夫人冷笑,她是什么人物,那个秘书不过在县里当个副县长,怎么了。
  局长叹口气,不说那个秘书,李云在省里多年,你以为人家没关系呀,这么多年只是靠一个秘书呀。现在是特殊时期,李云才主动调回来,不过是为了息事宁人,她当年的那些朋友,随便找哪个出来,都比我厉害。
  那些人不一定能帮她升官,但帮她折腾我还是可以的,你想让我内退呀。
  夫人这才罢了,和弟弟说,不要想了,这个人你配不上。
  姐妹花----失落
  李云一个人往回走,心里的悲哀的。
  局长夫人居然给她介绍男朋友,她叹了口气,她在人眼中,真的成了被挑捡的吗。
  对镜自照,眼角是有了细纹,可是还能打扮出来。
  上了妆,她依然是明眸善睐,自有迷人之处,她虽然青春不在,可是她知道她的魅力。
  她想了想,现在还不想结婚,如果要肯的话,还不如找个老干部呢。
  眼前却是张扬的影子。
  为了升职,离了婚,失去张扬,才是她唯一的遗憾。
  她特意绕道女儿的学校,想约云霞吃饭,再把她送回去,她和刘海棠说了,刘海棠到是很客气。
  云霞却一口拒绝了,她打量着母亲,四十好几了,还是浓妆艳抹的,衣服也是时尚鲜亮,不知道为什么,云霞总感觉不顺眼。
  她承认母亲漂亮,可是这样的母亲,总让她感觉不好亲近。
  她推说功课忙,转身走了。
  李云很少被人这么直接拒绝,有些茫然。
  她一个人去吃饭,要了酒,没敢多喝,她还开着车。
  心里叹气,这是什么女儿,一顿饭都不肯陪妈妈吃。想到妈妈,她决定回家住几天,母亲总是疼爱她的。
  张芳果然很高兴她回来,不管怎样,这是她养大的女儿,从小争强好胜,何时这么失落过。
  但母亲从不提及张扬。
  周彤知道妹妹住在母亲那里,到是隔三岔五过来,小虎上大学了,于厂长经常加班,她到是有时间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姐妹花------汹涌

下一篇: 《 姐妹花----问题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