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一根头发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10-03   点击:


  
  一根头发结束了一场婚姻。
  妻子向洁,人如其名,有些洁癖,别的方面到不计较。丈夫刘扬人踏实能干,家务都是他在做。
  二人都是直爽的人,有什么说什么,有时候会争吵几句,不过吵过就算了。
  那一天向洁身体不太舒服,刘扬特意给她弄了姜汤水,本是好意,他人过四十有些脱发,向洁让他进厨房的时候佩戴上帽子,他有时候佩戴,有时候忘了,尤其是夏天,天气热,有时候真不耐烦。想着妻子结婚十几年了,没进过厨房,吃个现成的,还如此的挑剔。他的头发掉在了汤里,没看见。
  向洁喝了几口,看见了那根头发,当时就变了脸。
  大喊一声,刘扬你过来。
  刘扬吓了一大跳,忙跑过去,因为太急,在门口撞了腿,他有些不悦。
  一连问,怎么了。
  向洁指着碗里的头发,这是什么,让你佩戴帽子,你不肯,恶心不恶心,她是说汤恶心,但落在刘扬的耳朵里,成了他恶心。他马上变了脸,什么恶心,这么多事。头发有什么了不起。矫情。
  这一句话惹怒了向洁,她翻身坐起,什么矫情,你不讲卫生,没有好习惯,还说别人矫情,你去饭店吃饭,吃出了头发,你不投诉吗。接下来历数,刘扬的习惯。
  刘扬最恼向洁这一点,一事牵扯一事,一会儿成了糊涂帐。
  二人吵了起来,谁不肯低头,最后扯到当年谁说的事没有兑现,是个骗子,这下子刘扬火了,我是骗子是小人,离婚。
  也不知怎的,就拿了证件,跑到了离婚处。
  这时候,向洁有些后悔,可是她一惯强势,不会低头,她故意在后面磨蹭。
  刘扬看了出来,马上说,后悔了吧,心虚了吧,不敢了吧。
  向洁头一抬,谁后悔,二话不说,二人进了离婚办,办了手续,才发现,手有些发抖。
  当天向洁搬了东西,回了娘家,不过她没敢说离婚的事。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外扬

下一篇: 《 送礼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小问题酿成大遗憾!看来夫妻共同生活或者人与人相处,理解包容最重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