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姐妹花----毕业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01   点击:


  姐妹花----毕业
  毕业的时候,李云还是犹豫了,要不要回去,想了想,算了吧,还是留在这里吧,多少人想留下。
  她心里明白,张扬不会回去的,张扬很可能留在兰州。
  她有一次信里问周彤有没有男朋友,周彤说,还在犹豫,有一个人挺好,只是感觉自己有些高攀,李云想,她说的是张扬。
  周彤拿了高护证书,现在成了护士长,工作是三班倒,她的弟弟周强上初中了,学习挺好,母亲的身体还是忽坏忽坏,提前办了病退。
  李云想,周彤的家里条件是一般了,张扬的条件那么好,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
  有时候又想,如果张扬真找了周彤,还能帮她分担一些,反正张扬不喜欢她,她也有比张扬不差的男友了,还不如让姐姐找到幸福。
  她回了信,鼓励姐姐,相信自己的魅力,在医院上班挺好的,高护也是技术工种。
  周彤回信很开心的样子,谢谢妹妹鼓励。
  周彤下一封信里,寄来了一个男孩子的照片,居然不是张扬。
  是她们医院的一个医生。
  李云愣住了,不是张扬,是她误会了什么,难道姐姐和张扬没有关系,张扬呢,他有没有女友。
  李云的心乱了,如果是她错了。还来得及吗。
  姐妹花----寻找
  李云很少给姐姐打电话,这一次她忙忙的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打到了周彤的单位。
  幸而周彤当班,接到妹妹的电话,她很惊喜。
  李云问她,姐姐,你没和张扬在一起呀。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周彤说,张扬是追过我,不过他父母不同意,找过我,我就拒绝了。这是去年的事。
  李云恍然。她忙问,姐姐,你有张扬的联系方式吗,他大学毕业了,分配了吗。
  周彤一瞬间明白了李云的态度,她说,这一年我们没联系,不过我有他朋友贺华的电话,你和他联系吧,他肯定知道。
  李云打给了贺华,对方是张扬的同学,他幸运的留在了学校,他接了电话,告诉李云,张扬回了老家,应该是分到一所大学任教。
  李云想无论如何,她都要和张扬通个电话,知道他的确切情况,如果他真的回了老家,那她申请分回老家。
  李云给父母联系上了,让他们跑一趟张扬家,打听一下情况。
  父母知道张扬的家庭住址。
  第二天,李云得到了消息,张扬是分回来了,在师大当老师。
  姐妹花----重逢
  李云费了好大的周折,才分回了老家,不过没能到大学,到了一所中学当语文
  老师。
  她和男友提了分手,对方是北京人,李云的理由是她是独生女,父母让她回去。
  对方半信半疑,之前李云托他办留下来的手续,他都答应了,也托了人,现在李云突然说分手。不过对方没说什么,想着自己条件那么好,不愁找不到合适的姑娘。
  李云回了家乡,先办了相关的手续。
  然后找了几个高中的同学,她想,她不能冒失的找张扬,重逢也要自然些。她们商量着弄个同学聚会。
  在见到张扬的那一刻,李云想,为了他值得。
  几年不见张扬更帅气了,只是眼神有些忧伤,他看见李云的时候,愣了一下。
  也许是李云身上有什么触动了他。李云嫣然一笑。
  大家吃吃喝喝,气氛挺好,有些怀旧,有些欢喜。同学之间,总是多了些亲切,说话也随意。
  散的时候,李云主动对张扬说,你送我吧。
  这一句话,张扬笑了,你还是这么直爽。
  李云说那当然,有什么说什么,人生才痛快。
  
  姐妹花----交往
  此后李云经常找张扬,总有些理由,别人送了电影票不好浪费,哪有新开业的饭店,口味独特。节假日约着几个朋友一起去爬山,大家都看了出来,李云在追张扬。只是她活泼漂亮,大家都喜欢她。
  张扬的态度,有些莫名,李云约她,她都出来,在一起的时候,也有说有笑的。可是过后,他从没主动找到李云。
  张扬心里明白,李云对他的情意,他一直矛盾。他舍不得拒绝李云,李云和周彤那么相像,只是性格差别太大。他想,世间只一个周彤,既然周彤不喜欢他,他不能强人所难,选谁都不是周彤,那么李云有什么不好呢。她比周彤还漂亮,还迁就他。
  所以二人就这样往来着。
  李云情绪忽好忽坏,她本是一个自信的人,可是在张扬面前,却感到了力不从心,张扬送她的礼物,颜色太素净,这分明是冲着周彤买的。
  她收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可心里有些失落。
  她问自己,张扬的心里有自己吗。
  如果张扬把自己当成了周彤的影子,自己甘心吗!
  春节的时候,周彤说过来看看姨父姨母,她还是这样的称呼。
  李云半喜半忧,她想,也好,约上张扬来自己家,看看他们见面什么态度。
  周彤还是文文静静的,眼里只有活计,很少说话。但你能感觉到她的细致和体贴。
  最高兴的是自己的父母,周彤说了她和顾医生的事,如果顺利,半年后结婚,顾大夫比她大五岁,所以着急结婚。
  姐妹花----如此
  张扬见到周彤的时候,居然没有认错,他一眼就能分出姐妹俩。
  其实这两年,姐妹俩到是更像了,周彤比原来高了胖了。
  听到周彤要结婚的消息,他的眼神暗了一下,举着杯子的手抖动了一下。才勉强的说了句祝贺。
  他心里在想,原来我真的不在她心里,这样也好,她幸福就好。
  看见张扬的时候,周彤的心乱了一下,她以为已经忘记了他,可是这样的见面,让她有些慌张。
  幸而李云在,一直在给张扬夹菜,周彤明白妹妹对张扬的情意,既然如此,这样也好。
  到是周彤举杯,祝福妹妹和张扬,还开了句玩笑,张扬不要欺负我妹妹。张扬苦笑。
  李云多了个心眼,她故意让周彤送张扬,她想,如果他们还有旧情,她就退出如果,没有,她一定要追上张扬。
  但终不放心,李云悄悄的跟着。这一路,周彤和张扬无语,到了张扬家楼下,张扬问周彤,你好吗,周彤的声音有些抖,挺好的,我也祝你幸福。我妹妹挺好的。
  周彤转过身,张扬叹息一声。
  周彤的心里一直在想,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可是她有机会吗,张扬的妈妈说的对,她的儿子必须回来,不能成为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你们家会拖累他的。
  姐妹花----如此
  周彤走的时候,真诚的祝福妹妹幸福。
  李云看的出来她的矛盾,她明白了,原因在张扬家长身上,她见过张扬的母亲,是一个专制的女人,在一家大企业做办公室主任,一双眼睛洞察世事。
  李云试探的说,姐姐,你想好了,你真的决定了吗。
  周彤苦笑,我想好了,顾医生挺好的,他家是外地的,可以住我们家。
  李云想了想,姐姐,你对得起姨母了,这些年你为了她家做了多少事,你不欠他们的,你要为自己想想。
  周彤一愣,心里在想,能怎样,张扬已经上班了,不可能回兰州,她不能来这里,张扬的母亲怕儿子被拖累了,她放不开自己养母和弟弟,人生岂能事事如意。
  周彤严肃的说,她们是我的亲人,我的母亲和弟弟,我们是一家人,永远都是。
  李云不在多说了,姐姐呀,我给了你机会,现在你放弃了,这辈子,你都不能再和我抢张扬了。我能搞定张扬的母亲。
  李云的父母挺高兴,大女儿找到了合适的结婚对象,他们的心里轻松了许多。
  转而操心李云,李云一笑,放心,就在眼前。
  父母马上懂了,她说的是张扬,那个年轻的大学讲师,一表人材,让人看着就放心。
  姐妹花----张母
  张扬的母亲,刘海棠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女人,丈夫是工程师,儿子是讲师,她很满意自己的家,她总对人说,我家呀,书最多,我们是书香门第。
  她开始给儿子介绍女朋友,无奈,见了几次,女方满意,儿子总是没精神,儿子对人冷淡,人家姑娘就走了。
  刘海棠心里烦闷,都是周彤,不知道儿子怎么就入了魔。
  幸而周彤知道自己的身份,主动放弃了。
  那天下午,她接到了个电话,是一个年轻的女子,阿姨,我是张扬的女朋友,李云。我们谈谈吧。
  刘海棠心里一动,李云,就是周彤的那个妹妹,在北京上的大学,也在学校当老师。
  刘海棠到咖啡店的时候,李云已经先到了,小姑娘明眉大眼,一身剪裁合体的黄色春装,更显得妩媚亮丽,她看见了刘海棠,马上起身,为刘海棠拉开了椅子,一笑两个酒窝,显得亲切大方。
  刘海棠先有了好感,她和周彤长得像,可是气质感觉完全不同,这个女孩子,活泼明朗,不笑不说话,很喜兴的样子。
  李云最长于和人聊天,先是夸赞了刘海棠的发式,优雅大方,又恭维了刘海棠的衣服时尚简洁。
  刘海棠看着小姑娘表演,心说,到是会说话。
  李云看刘海棠的表情虽然严肃,但没有生气的样了,就笑着说,我和张扬是高中同学,互相了解,我其实回来,也是为了他。我知道他追求过我姐姐,不过我姐姐马上要结婚了。他对我有好感,我感觉我们合适。
  刘海棠不置不否,你不怕他把你当成周彤的影子。李云自信的一笑,不会的,我有我的魅力,我的性格和姐姐一点不像,没人把我们俩联系在一起。但我们长得像,容易让张扬接受我。
  这个女孩子是自信的,通身都是青春的气息。
  李云继续说,阿姨,我的学历和张扬是般配的,职业也是合拍的,不会给张扬丢面子。
  刘海棠心动了一下。
  李云马上捕捉到了这一点,她微笑着说,阿姨,我非常尊重您,您是长辈,只有您同意了,我才能向张扬表白。
  刘海棠点头,看你的运气吧,如果张扬乐意,我们家非常的民主。
  姐妹花----照片
  李云给姐姐打电话,现在不怎么写信了,反正单位有电话。
  她要一张姐姐和顾医生的合影,周彤明白了,她想了想,还是把照片寄了过来。是一张全家福,有姨母和周彤的弟弟。
  李云约张扬吃饭,说是姐姐有东西给他,张扬马上过来了。
  李云把照片给他,张扬的眼神暗了一下,他见过顾医生,顾医生是院里的骨干医生,重点培养人物。
  李云说,我姐姐说,他们结婚不大办了,都挺忙的。
  张扬点点头,李云握住张扬的手,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让刘姨着急,该考虑结婚对象了。
  张扬惊讶的抬头看着李云,李云继续说,我想和姐姐同一天结婚,你说好吗,新郎官。
  张扬的眼中闪过痛苦的火花,眼前的人,和周彤真像呀,有时候你以为她就是。
  李云叹了口气,张扬你想想,周彤已经准备结婚了,她和你没缘份。老天让我们成为姐妹,不就是因为,成全你吗。这是天意。
  张扬终于点头。
  李云的想法是这事不能拖着,马上结婚,先结婚后恋爱,不能在恋爱上转,时间长了,张扬也许会发现,她和周彤一点不像。
  她真的是在赌。
  她的婚事并不低调,照了婚纱照,那个时候,照婚纱照的不多,李云拍了。在全市最大的饭店办得婚宴。
  她就要隆重热闹,就要仪式感,用这些让张扬意识到,他选择了她。
  李云的父母,只好参加完李云的婚礼,再动身去兰州。
  姐妹花----婚事
  张扬感觉像一场梦。
  看了婚纱照,他想,如果周彤穿婚纱就是这个样子。
  他的个性和父亲一样,温和随意,所以婚礼的仪式,都听了李云的。李云的主张和刘海棠不谋而合,两个人都喜欢这种场合。一个是新娘,一个是婆婆,她们都找到了满足感。
  婚房就在张家,这是李云的意思,张扬家还有一套房子,在郊区太远,上下班不方便,刘海棠也希望他们在家住,李云马上说,都听她的。
  张扬对这些不在意,他是大学讲师,学校里老资格的教授很多,分房子是轮不到他的。到是李云一直在往行政科调,她不喜欢讲课,她发现了自己的管理才能。
  他们的日子是平静的,张扬有些认命的感觉。
  李云心满意足,她和公婆相处的愉快,她不长于家务,幸而张家的习惯是男子下厨房,刘海棠从来不进厨房,所以对李云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李云舍得花钱,给刘海棠买化妆品,刘很满意。那些化妆品挺贵,她有些不好意思购买,现在儿媳妇孝敬,自然用得踏实、
  张扬的父亲,人都称他为张工,张工是个技术男,对做菜很喜欢,他喜欢劳动,做具体的事,不喜欢和人聊天。
  姐妹花----转行
  本想去行政的李云,得到了副校长的赏识,直接进了办公室,她情商高,能说会道,很会察言观色。
  张扬不以为然,可惜她弃了本行,李云笑笑,做老师忙忙碌碌的有什么意思,我喜欢和人打交道。
  张扬还要说什么,母亲插言了,她到是支持李云的决定,她的意见是两个人不能都忙事业,张扬既然醉心于学术,就安心学术好了,夫妻俩总要有一个识人间烟火。
  李云得意一笑。
  张扬不好说什么了,他有时候感觉,李云更像是刘海棠的女儿,事实上李云很会奉承婆婆,把刘海棠哄得挺开心。原先的家里,父子俩都是闷葫芦,让她无趣,现在有儿媳妇陪她聊天,打麻将,还逛街,做美容。
  现在刘海棠对这个儿媳妇挺满意,有时候她恍惚的想,她当年不喜欢周彤,也不完全是周彤的家境,还有就是周彤太严肃,太冷静。
  张扬就沉醉在他的书海了。
  现在的他心里平静,日子总要过,他看的出来,李云很爱他,他的衣服都是李云购置的,李云舍得给他花钱,总是以他为荣,处处替他想。
  被一个女人崇拜也是一件让人骄傲的事。
  李云在办公室工作的挺好,和领导关系都不错。
  有时候婆媳还探讨一下,如何和领导相处。
  李云对目前的生活非常满意。
  一年后,她生了一个女儿。
  刘海棠有些失望,现在一家只能一个孩子,张工和张扬到是很喜欢女孩子,李云马上说孩子长得像奶奶,将来一定是美人。
  姐妹花----分房
  张扬虽然学术上有建树,可是分房没他的份,到是李云先分了房子,虽然是一室一厅,胜在位置好,交通方便。
  装修买家具,都是李云一个人在忙,张扬不擅长这个,弄不来,也没耐心。
  这时候,周彤的弟弟周张,大学考在了这里,这到是让李家欢喜,他们的主动要求照顾周强,周日让周强回来吃饭。
  他们的想法里,如果周强大学毕业留在这里了,将来把周彤夫妻调过来,一家团聚多好。苏慧既然让周强来这里上大学,证明她的心思松动了。现在孩子们都大了,她的儿子也这么大了,周彤一直把她当亲妈,她应该是能接受与李家往来了。
  张扬是周强的老师,他很欣赏周强,小伙子人聪明勤奋,说起来也是亲戚。
  周强知道了姐姐的身世也,他明白李家的心思,也感谢人家的照顾。
  所以他建议母亲来这里,说是他想母亲照顾他。
  苏慧有些心动了,她在近郊有一套房子。是父母留给她的。
  暑假里周强没有回去,他把郊区的房子粉刷了,购买了日常用品,把母亲接了过来。
  母亲来的时候,周彤也陪同前来。
  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和顾医生离了婚,这事情,李家还不知道。
  她没在这里停留,安置了母亲,就匆匆返回了。
  姐妹花----调回
  苏慧现在动了心思,她也想把周彤调回来,一家在这。
  她和周彤提了想法,她是想留在这里,落叶归根,她对这里其实有感情。
  周彤是高护,这里的医院也缺人,李家也帮忙联系,后来还是姑母找了人,把周彤的关系转了过来。
  办这些事的时候,李云并不知情,她知道苏慧回来了,但没想到周彤调动这么迅速。
  家里摆酒的时候,她才知道,那天张扬学校有事没去,她自己带着一岁的女儿张云霞回去的。
  周彤非常喜欢孩子,抱着云霞不放手,云霞对着这个和母亲相像的大姨,也非常的亲。
  李云有些吃惊,但也明白,这些事,她拦不住,她现在到是放心张扬,她和他之间有云霞,她信得过他的人品,也相信姐姐。
  她问姐姐为什么离婚,周彤叹了口气,因为孩子,她不能生育,顾家是独子,必须要有孩子。
  李云有些可怜姐姐,这个姐姐打小吃了不少苦,现在又没孩子,她问姐姐什么打算,周彤到是乐观,她笑笑,走一步看一步,刚来单位,先适应着,以后找个离婚的有孩子的,或者不介意有没有孩子的。日子总要往好里过。
  李云看她态度从容,没有什么悲观的情绪,也没有提张扬,这才安心了。
  李云没有把周彤回来的事告诉张扬。只是张扬却在医院里遇见了周彤。他那天牙疼,去医院看牙,在交费的时候遇见了周彤,还以为是看错了人。
  他试着喊了一声,周彤听见了回头一笑,过来和他打了声招呼。
  姐妹花---惆怅
  张扬问了周强,知道了周彤的情况,有些叹息,他希望她过得好,为什么,她的日子总不顺当。
  他敏感的意识到,李云的隐瞒,自然是不想他和周彤往来,他想了想,他的确不适合与周彤往来。可是他忍不住会关心,会打听她的情况。
  有一天梦里,他梦见了周彤,二人在河边散步,突然周彤失足落水,他大喊一声醒了。
  他口中清楚的喊着周彤。
  李云醒了,却装作没醒。
  她心里明白,张扬肯定是见过周彤了,她知道瞒不住,他们早晚遇见,一个城市有多大,而且都是亲戚,过年总要见面。
  她心里愤怒,可是知道吵架是下策,只能给了张扬底气,她故做不知,张扬就不能说什么。她心里想,必须把周彤赶快嫁出去。
  学校里的教务处主任,妻子三年前去世了,有个儿子上高中了,别的条件还好,就是比周彤大了七八岁,想想男的大点也没什么。她决定先做母亲的工作。
  张芳也为周彤的婚事操心,找人介绍了几个,周彤都不同意,张芳想想顾医生的条件,那些人是不如。
  李云介绍的教导主任,工作是不错,孩子上高中了,也不用怎么管了,本来就是后母,只要大家客客气气的就行。
  见面后,大家没有明显的不喜,周彤总感觉这个人太一本正经,有些严肃,不过这个人条件不错,大家都劝她相处,她也没有一口回绝。
   姐妹花---劝说
  周彤有些后悔回来,她本不想回来,只是她和顾医生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些尴尬。顾医生的妈从乡下来,和她谈了一次,她同意离婚,顾医生总感觉亏欠她。这种感觉周彤不自在。正好母亲和弟弟都愿意在这,她想了想,回来也好。离开了顾医生,大家都舒服。
  她心里不想马上结婚,有些累了。想要平静几年。
  放弃张扬,和顾医生离婚,都挺让人感伤。
  可现在养母和父母都希望她成家。
  她一直在矛盾,教导主任,人太严肃,行事一板一眼,行与不行,黑与白,那般分明,她去了他家,屋里收拾得一尘不染,什么东西必须放在什么位置,几位吃饭,几点休息都有严格的作息时间,她感觉不像是家。
  她想过轻松的生活,教导主任不让她轻松。
  她果断说了分手。
  父母到没说什么,说再找吧。
  李云来了一次,很严肃的问她,想要什么条件的,她犹豫了一下,也说不好,就想找个让人轻松的人。开朗些的随和些的。
  李云看着周彤,这几年下来,她们很多地方不像,这个女人没有她漂亮,没有她工作好,没有她活泼,没有她有个让人羡慕的家,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在周彤面前,总有些胆怯。她赶走心里的想法,她不欠她的。当年的事,把她送给姨母是父母的决定。
  周彤这里,花木不少,尤其是兰花。打理得很精心,一聊起花,周彤的眼睛亮了,看的出来,她爱花。这一点刺痛了李云,张扬也爱花,最爱兰花。
  
  姐妹花---警告
  李云走的时候,看见了那盆君子兰,家里有一盆一模一样的,在张扬的书房,她不知怎的,突然有些气闷。
  想起张扬看着花出神的样子,看看眼前的周彤,她突然说,你和张扬还是少见面好,我婆婆不喜欢你。她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她就是感觉,周彤和张扬一定见过面,她知道他们不会有什么,可是心里有也是有呀。
  周彤的脸红了,是愤怒的红,她控制语调,你放心,我不会主动见他的。 说完低头
  修理花草了,不再搭理李云。
  李云心中明白,周彤说到做到,她明白,是张扬主动。
  她一个人往家走,心里有些茫然。
  路上接到了副校长的电话,说是晚上请教育局的一位主任吃饭,李云想也好,回家也是闷。
  这种场合,李云知道如何处理,怎样敬酒,不让自己喝醉,如何奉承客人,让他们满意。
  散场的时候,她有些半醉,回了家,书房里的灯还亮着,张扬每天工作到深更半夜,他是最勤奋的学者,一直在他的世界里。那个世界,她进不去。
  李云推开门,走进去,平素她不打扰他。今天突然有了勇气,张扬看见她,就明白她又喝酒了,起身倒了杯茶给她,然后说,你少喝点,对身体不好,让云霞看见了不好。
  李云拿起杯子,喝干了水,突然笑了,云霞是她的女儿,还好,还有个女儿。
  她坐直了身子,张扬,你要关心我姐姐,她是你的亲戚,你们学校有合适的吗,给她介绍了人呀,我爸妈很着急的。她说完了,就直直的盯着张扬,张扬的表情有些茫然,然后才说,好呀好呀,我留心一下。
  李云起身,摇摇走到门边,转身一笑,你记着呀。
  
  姐妹花---干涉
  李云催问张扬有无人选,张扬摇头,我也不知道,谁离婚了,看着都是有家的。刘海棠听见了,问给谁介绍,李云说是我姐呀。
  刘海棠眉毛皱了,她明白,这是李云在敲打张扬呢,她想了想,我介绍吧,我们厂的于主任人挺好。
  周彤接到刘海棠的电话,很是惊讶,后来听说是张扬托她给介绍男朋友,有些疑惑,转而明白了,是李云的主意。
  她有些恼意,可是又理解了。
  她同意见面,特意去美发店做了头发,化了淡妆,衣服里都太素净,就勉强选了一件紫色的裙装。
  到了咖啡店,刘海棠先到了,她热情起身,拉了周彤的手,一口一个小彤的叫着亲切自然,周彤突然发现李云和她很像,真是一家人呀,可是张扬和她们不像。
  于主任来了,人很豪爽,说话大嗓门,是一车间的主任。
  刘海棠起身告辞,和于主任说,好好聊,这小彤是我儿媳妇的姐姐,我家的亲戚,不许欺负人。
  她特意强调儿媳妇的姐姐。
  于主任点头称是。
  于主任看上去是个老实人。把自己的情况介绍了下,他是离婚的,媳妇出了国,他不想离开这里,就分开了,没什么大矛盾,孩子由爷爷奶奶带着,八岁了,是个儿子,挺淘气的。不过他保证,父母身体好,可以管着,不会打扰他们的生活。
  周彤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父亲照顾儿子天经地义,看孩子愿意在哪都好。
  于主任很高兴,第一次有女方这么痛快。
  姐妹花---交往
  没想到,周彤和于主任的交往,到还顺利。
  于主任比周彤大五岁,人勤快,家务全包,他媳妇以前也不做家务,他花钱大方,没什么讲究。
  周彤见过了于小虎,是个活泼调皮的男孩子,但也好哄,只要和他玩就行。
  周彤给孩子织了件毛衣,天蓝色的上面绣了小老虎,于小虎很开心,一口一个阿姨的叫着。
  于主任的父母很喜欢周彤,说她文静大方,第一次上门,周彤进了厨房,做得一手好菜,对人和气,吃饭的时候,一直给小虎夹菜,看的出来,她喜欢孩子。
  于主任也领了儿子见周彤的养母和弟弟,苏慧有些遗憾,她希望周彤再找个医生,比陶医生还厉害的医生,她心里希望能把陶医生比下去。
  张芳夫妻到是乐意,于主任一看是个爽快人,他们托人打听了于家,都是老实本份人。
  这件事算是订了下来。
  李云松了口气。张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那天他在周彤医院门口徘徊,看见周彤出来,他迎了上去。
  说是去看看周强,路上他问周彤,你决定了吗,这是第二次结婚了,你不必要考虑别人的意见,要找个自己喜欢的。
  周彤看着张扬,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还是那样洒脱,依然是当年的校草,她有些心动,可是转瞬间想到了他的母亲他的妻子他的女儿,终于叹了口气。有花香飘过,她放慢了脚步,就这样和他一起走走也好,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缘份。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姐妹花------期待

下一篇: 《 姐妹花-----再婚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