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姐妹花----好奇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30   点击:

  李云回去家里,没有提去见姑母的事,她坐在镜子前,想像着,另一个地方,有一个小姑娘,和她同一天生日,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她在想,她知道还有自己这个妹妹吗。
  她有些惆怅,也有些忌妒,忌妒父母对姐姐的思念。
  可是她发现,她也有些想念那个叫小彤的人。
  晚上,她梦里,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喊她妹妹,她也大声的叫姐姐,后来她们一起吃蛋糕,可是突然起了风,她看不清了,她大喊一声,惊醒过来。
  窗外月华如水,这时候,李云有了心事,她会想,自己会不会出现在另一个人梦里。
  日子照常的过着,父母都是温和的人,李云家里是平静的,只是有时候,她看见父母在悄悄说话,看见她,就不说了,她想,他们一定在想念姐姐。
  她心里就忌妒起来。
  父母一直在打听表姐苏慧一家的下落。可惜都没有音讯。
  有一次,李云听见父亲说,你表姐肯定是故意的,她不想让小彤知道身世,就故意躲开了。
  母亲叹了口气,她一向就是如此,有主意,做事任性,从来都不替别人想。
  父亲安慰母亲,他们没孩子,一定不会亏待小彤的。
  从那时起,李云深切的感觉到家里不是三个人,是四个人,姐姐一直都和他们在一起。
  
  姐妹花----生病
  中考那年,功课紧张,李云的成绩忽好忽坏,并不稳定,努力的时候成绩好些,一放松就下滑。
  她那时突然要了强,一定要考重点,经常学到三更半夜。
  四月的时候,突然发了烧,还咳嗽,后来诊断是肺炎,住了半个月的院,出院后,人瘦了一圈子。姑母来看她,非常的心疼,瞧云儿这小脸,唉,可得好好补一补。
  李云想要补回功课,到是母亲劝她,身体是每一位的,你努力了就行。
  李云有些感动,别人家的父母,都是逼了孩子学习,她妈妈,从来不这样。
  姑母给她找了个辅导老师,重点补习一下数学。
  白天睡的多,夜里李云睡不好,半夜起来,看见父母屋里的灯还亮着,母亲在给她织毛衣,父亲在抽烟。她不喜欢烟味,当着她的面,父亲从不抽烟,她听见父亲的叹息,都说双胞胎要得病都得病,有感应的,不知小彤有没有事。母亲忙说,没的事,不要听人瞎讲。
  李云听了,转身走了。
  她想,那个生着和她一样面孔的人,是不是也病了。
  到底是年轻人,她恢复的挺快。父母脸上也有了笑容。
  中考那一天,爸爸妈妈都请了假,送她去考点,她说不用,都不用人送的,父母坚持,她只好妥协,到了考点,才发现,来的家长好多。
  
  姐妹花----住校
  李云上了重点高中,但是需要住校,学校统一管理。
  她能感觉父母的不舍,姑母说,是把对小彤的爱也给了她。
  她和姑母之间,到是无话不说,姑母的儿子上了大学,在外地,离的更远,她也不舍。
  李云是喜悦的,一直在家里,现在可以住校,她还新鲜。
  她安慰父母,周日就回来了,给我做好吃的,我要吃鱼。
  父母换了笑脸。
  给她买了新床单新被罩新旅行包。
  九月一号那天,她快乐的去了新的学校。她感觉自己是大人了。
  阳光照在脸上,秋天的风清清爽爽的。
  她看着自己的影子,想起了那个人,她也上了高中。
  李云是个活泼的孩子,很快在学校交到了朋友,她喜欢这里。
  大家都是各校的尖子上,她的成绩反而差了些,不过有闺蜜帮她补习。
  那天走过操场,有个男孩子跑过来,喊她,周彤你也转到这了。
  李云一愣,周彤,她知道姨夫姓周,是个很好记的名字周全。那姐姐应该就叫周彤了。
  她的心突然间狂跳起来。
  她刚要说什么,上课铃响了,那个男孩子跑远了。
  
  姐妹花----消息
  她下了课,向人打听那个男孩子,原来是隔壁班的。
  男孩子叫张扬,是随父母转业回来的。
  李云问他怎么认识周桐,原来他和周桐是初中同学,李云说那是我姐姐,你能把她的地址告诉我吗。
  张扬很奇怪,你们是双胞胎吗,怎么没在一起。
  李云只好说,她跟着我姨妈呢。
  张扬写了个地址,是兰州的地址。
  张扬说,周桐还有个弟弟,叫周强。
  李云周六回了家,她把地址给了父母,这是小彤的地址,姨妈家还有个弟弟。
  母亲马上明白了什么,突然就大哭起来。
  父亲还算沉着,他详细的询问地址是如何得来的。
  夫妻俩商量了一下,决定下周一请假都去兰州,李云看的出来,他们一刻也不想停留,推到了周一是为了她,她的心有些苦涩,她说我去姑母那住一天,你们明天就走吧。
  父母有些欠意的说,好孩子,我们送你过去。
  
  姐妹花----忧伤
  那一夜李云失眠了,心里想着各种可能,父母找到了小彤,把她带回来,自己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父母找到了小彤,姨妈不同意父母把姐姐接回来。
  父母会不会更伤心。
  她起来,看天上的月亮,那天是十五,好圆的月亮。
  姑母听见声音,出来安慰她,小云,别担心,你只管好好读书,这是大人之间的事,你永远都是你父母的小棉袄。
  小云笑了。
  星期天,姑母特意陪着小云逛街买了许多好吃的。
  下午送她回了学校。
  这一个星期,小云度日如年,一直想着姐姐的消息。
  周六日是姑母来接她的,小云奇怪,我爸妈还没回来吗。
  姑母叹了口气,事情不太顺,你爸爸电话里也没详说,他们还在那几天。
  李云有些奇怪,有什么不顺的,自家的孩子要回来就好了,原来他们没孩子,现在还有个男孩子,有什么理由不让姐姐回来。
  姑母叹口气,别想那么多了,都是亲戚,得商量着来。
  李云点头,她知道父母都是好脾气的老实人,难怪会吃亏。
  姑母最后说了句,我应该跟着去,你父母太老实,又心软。光让人欺负。
  姐妹花----变故
  李云是第二周才见到了父母。
  她忙不迭的询问姐姐呢。
  母亲叹了口气,红了眼。
  父亲说,他们找到了姐姐,可是姨母不同意姐姐回来,姐姐也不愿意回来。原来表姨父三年前去世了,表姨一个人上班,小彤在家里,当半个家。给弟弟做饭,还要辅导他的功课,是表姨的帮手。表姨身体也不太好,家里根本离不得小彤。
  表姨说,她虽然有了自己的儿子,可是心里小彤就是她的大女儿,他们一家子相依为命,她离不开小彤,离了小彤她的日子怎么过。
  母亲叹了口气,他们在那里住了十多天,亲眼看着小彤洗衣做饭,忙前忙后,她的功课还不错,只是孩子明显的比小云瘦多了。
  小彤很知足,她说她是大女儿,应该帮着妈妈分担家务,照顾弟弟。
  小云有些失落,也有些暗喜。
  她心里盼着姐姐,也怕生活里闯进一个人,此后和她分担父母的爱,现在好了,姐姐还在兰州,这个家里,她还是独生女。
  她也学着姑母的样子说,既然看到了小彤,知道了地方,以后可以逢年过节的去看看。
  父母点点头,也只能如此。
  此后父母经常往兰州寄东西,他们总感觉小彤吃了苦。
  过年的时候,家里收到了包裹,打开一看是三件毛衣,都是小彤织的。有一件大红的是给小云的,小云拿着毛衣,若有所思。
  姐妹花----亲情
  那件毛衣的花样美丽,很时尚的款式,李云突然有一种幸福的感情,这是来自父母之外的亲情,有一个人在远方关心她,一针一线为她打了毛衣。
  她听父母说,姨母的经济条件一般,一个女人养两个孩子,李云把几年的压岁钱都拿了出来,瞒着父母跑了邮局,给姐姐寄了去,她的留言只写了四个字,妹妹李云。
  几天后她收到了一封信,是姐姐写来的,信不长,但字迹秀气工整,姐姐说,谢谢妹妹的压岁钱,不过不要给她寄钱了,她够花,妹妹留着买辅导书吧。还有一张照片,是姐姐的近照。李云拿了自己的相片对比,她们姐妹,有很多地方不像了,姐姐比她瘦,没有她高。而且没有她白。唯一相同的是眼睛,都是大大的,很有精神的样子。她突然有些心疼的感觉。
  她灵机一动,姐姐提到了辅导书,她们是同年级的,以后再购辅导书的时候,她就买两套,一套给姐姐。
  她在学校里和张扬熟悉起来,她想知道姐姐的事,父母也特意去了张扬家,买了些水果表示感谢,如果不是张扬,他们还没有李彤的消息。
  张扬是个聪明人,他没有打听双胞胎姐姐为什么没在一起,为什么多年联系不上。李云后来领悟,不问是美德。
  有些心事,她愿意和张扬说,张扬是个稳重的男孩子,从不传闲话。
  张扬眼中的李彤是个懂事聪明的姑娘,话不多,但眼里有活,下了学往家走,还要接弟弟。
  李云问,我们像吗。
  张扬说,模样像,要不然我也不会认错。
  不过,张扬说,性格不像,你爱说爱笑很活泼,你姐姐文静敏感。
  
   姐妹花----见面
  暑假的时候,妈妈要去看女儿,李云缠着要去,她知道母亲是为了给姐姐过一个生日,他们家还没有给过生日呢。
  李云说,我们是一天生日,一起过,多有意义。
  母亲答应了。
  李云把自己没穿过的新衣服找了两件。
  坐火车是新鲜的也是辛苦的。
  十几个小时坐下来,李云就没了精神。
  到了姨妈家,她还是有些吃惊,屋里的家具都是老式的,幸而是三楼南向的房子,光线不错,这里没有电视,没有录音机,没有大衣镜。
  姨妈明显比母亲老,气色也不好,说是有糖尿病。
  李桐没在家,说是出去买煤了,她们还没用上液化气。
  李桐和弟弟进来的时候,脸上还有煤灰子,
  她看见了李云,欣喜的叫了声妹妹。
  李云也站了起来,莫名眼睛就湿润了。
  这是她的姐姐,亲姐姐,只早生几分钟的姐姐。
  衣服是老旧的,明显的洗的次数太多了。
  
  
   姐妹花----生日
  姐姐很开心的样子,她和李云更有话说,对母亲只是淡淡的打了招呼,叫了声小姨。
  母亲的脸僵了一下,马上恢复了自然。
  姐妹俩一起做饭,这时候,都是姐姐忙,李云只是帮忙,还越帮越忙,她哪里干过这个,李彤动作娴熟。
  晚上她们俩睡一个床,李云想这家唯一的优点就是房子不错,还是三室的。李桐说是母亲单位的宿舍,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所以分了三室。
  李云问她,你累吗,我看你一直在干活,李桐笑笑,习惯了。
  李云给的衣服,李桐微笑着收下,说了谢谢,态度大方自然。
  李云看了姐姐的衣柜,没什么衣服,一个大衣柜空荡荡的。
  她莫名心酸,她的衣柜总是感觉地方小,一个夏天,光裙子就二十多件。她后悔衣服拿的少了。
  她突然明白了,父母其实给她的东西都是双份,有一份是李桐的。
  母亲购买了生日蛋糕,也给李桐的弟弟李强带了很多礼物,小男孩子才七岁,刚上学,人很乖巧听话。
  吃蛋糕的时候,李桐把自己那份都给了李强,说是她不爱吃甜的。
  可是李云分明感觉,李桐是爱吃的。
  她有些忌妒李强,这是她的姐姐,凭什么成了他的姐姐。
  母亲只请了十天假,她们不得不离开了,母亲不舍,但还能撑得住,临走时,给了姨母不少钱,姨母不要,母亲说,咱俩是姐妹,你花我的不应该呀。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姐妹花

下一篇: 《 姐妹花------期待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