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反 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9-30   点击:


  那时你是明亮的火花,而我是飞蛾。也许是光明,也许是地狱。
  这是阿文日记中的话,她遇见夏远航的时候,才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进入社会,本质上还是天真的小姑娘。
  夏那时候正和前妻闹离婚,也不是没感情,是他事业不顺,心情不好,妻子对他不是特别的理解和支持,有时候会埋怨几句,这点事放别人家,根本不会离婚,可是远航不同,他自尊自卑混合在一起,特别敏感,他受不了别人的一点点轻视。
  远航是个画家,只是他的画,没有得到世人的认可。
  他在广场上画人物像挣饭钱。
  阿文认识了他,是被他的画吸引的,他给阿文画的人物像,阿文感觉太美,尤其是画中人的眼神,有着青春的光芒,像清晨绽放的花。
  他是高傲的他是忧郁的,这两种气质融合在一起,有了些才子落难的感觉。
  阿文的眼睛里满满的崇拜之情。
  他敏感的意识到了小姑娘的眼神。
  他还在闹离婚,终于净身出户。
  还给前妻打了张欠条,一百万。
  此后,他和阿文在一起了,住在阿文租来的房子里,阿文找到了工作,单位还好,虽然是销售员,产品不愁卖,阿文觉得自己能负担两个人的生活费,只要远航做他的画家就好。她相信他,有一天一定名满天下。
  远航专心做画,他和阿文在一起没负担,小姑娘的眼睛里都是喜悦,她的快乐感染了他。
  日子就这样过着,阿文是满足的,是幸福的。她提过结婚,他摇头,不立业再不成家,他要给妻子安稳和幸福。
  就这样五年过去了,阿文也快三十了,远航的画,终于有了市场。
  挣到第一笔钱的时候,远航给了前妻。
  阿文没多想,她的闺蜜劝她多个心眼,这五年她陪他走过来,他不该给她吗。
  阿文想,远航心里有自己就好。
  那一天阿文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让远航早点回来,远航电话里答应得好好的,可是半夜才回来。
  阿文问他干什么去了,远航说谈个客户。
  远航睡了,阿文翻他的手机,在微信里看到了他和前妻的聊天记录,这天是前妻的生日,他居然是陪她过生日。
  阿文泪落如雨,闺蜜说的对,他还是爱前妻的。
  阿文把手机摔在地上。
  他们之间大吵一架,然后分手,阿文本是假意分手,想让他重视,可是他真的走了。
  她还在等他回头,却听说他和前妻准备复婚了。
  阿文一瞬间天旋地转,她冷静下来。
  阿文约了远航的前妻,在一家很有情调的咖啡馆,她在美容院做了脸,她需要一点底气。
  阿文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比她大,没有她漂亮,可是为什么远航会选择她。
  阿文没说什么,只是放了一段录音,这是多年前,远航和前妻闹离婚时,对妻子的评价,那时候远航心情不好,和前妻吵架,当然不会有好话,录音中,远航的口中前妻是一个势力小人,拜金女,只看重丈夫的事业,不在意他这个人,不理解他,不懂他,是一个泼妇。
  最好还有一段话,是远航说的,当年瞎了眼,才会和这个女人结婚。
  阿文仔细观察对面的女人,那个女人先还冷静,后来变了脸色,最后,她低了头。
  阿文又拿出当年远航给她画的肖像,上面有时间,阿文说,你看看这是她画的我,那时候,我们已经好了,你们还没离婚,他根本不爱你。
  那个女人终于站起身来,她想撕那幅画,阿文夺了过来,别呀,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远航的前妻没有和他复婚,她恼怒远航与阿文相好的时候,还没和她离婚,她不能接受远航的婚内背叛。
  远航跑来指责阿文,阿文冷笑,她拿着那张画,一点一点撕碎它们,飘零在地上,像她破碎的爱情。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老妈的同学会

下一篇: 《 调教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事业上成功之时,就是考验情感之时。这个男人没有把持好自己,生活中常有这样的例子。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