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生子(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4   点击:


  走走停停,郑叔与杜大人商议着行程。
  南宁那边也得到了消息,司徒大人和易章居然都到了边界线。
  一到南宁境内,李梧就感到了腹痛。
  绿竹暗喜,就要这样,在这里生子是最好的,然后休养三个月,再进南宁城。
  一切如了人意,李梧生下一子,凤嘉也感觉松了口气,他明白这个儿子,对于李梧更重要。有子的世子妃,和无子的份量不同。
  小名就叫大郎。
  提到大名,易章说,临来前王爷说了,如果是儿子,就叫眸寻。
  凤嘉欢喜,父亲命名,这个儿子,起码在南宁无人敢小看。
  司徒大人也送了贺礼,不管怎样,这是南宁王的长孙,目前来看,南宁王的二子已故,小儿子还是顽童,整个南宁,能指望的就是凤嘉。
  与凤嘉见了两面,整体来说,凤嘉通身的儒雅,还是很让司徒大人满意,凤嘉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让人如沐春风。
  凤栖梧----生子(二)
  三个月后,进入南宁城,南宁王世子府,已经修好,是易章督造的。
  气势轩昂,到让凤嘉意外。
  进府之前,郑叔和杜大人已提前到达,杜大人成了凤嘉这里的长史,管理一切公文事宜。
  郑叔在门岗,采购厨房针线房,都换上了自己的人,原先这里的人,都让郑叔重新造册,另行安排,大部分人都安排到了外院,这些人被打散了重新安置,每个人都详述了自己的家庭履历,互相为证,一人造假,株连同族。大部分人都是易章招募来的,有些是原来军队的退役人员。
  郑叔的考虑是,这样也好,易大人的人,总好过原来宫里的人,宫里的人,真不好查,王后控制后宫近二十年。
  李梧到了时候,到不用费心,她让绿竹做了内宅的总管,外宅由郑叔负责,凤嘉不管这里。忙忙的进宫见南宁王去了。多年不见,他其实归心似箭,在他心里,南宁才是他的家,在长安,千好万好,都是他乡,他始终是游子。
  父子相见,抱头痛哭,王爷明显的老了,鬓间已生了白发,凤嘉感叹良多。
  但王爷身体极好,气色红润。
  二人一直聊到半夜,王爷就留凤嘉住在王府。
  
   凤栖梧----生子(三)
  第二天,王府来了长史,要求李梧带着眸寻进宫。
  李梧让人去找杜大人,杜大人来了,和长史寒暄几句,便陪同前往。
  眸寻的奶母是绿竹寻的人,极为可靠,也抱着小王子跟在一旁。
  第一次进入南宁的王府,这是南宁的最高权力机构,李梧压抑着内心的好奇,一步一步走过去,南宁王比想像的要热情,李梧刚要行礼,已经被免了礼仪。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奶母抱的眸寻。
  他轻轻抱起眸寻,眼中有了泪光。
  这一刻,他就是一个爷爷,满脸的慈爱。
  李梧听爷爷提起过南宁王,也是杀伐决断人物,当年五王相争,能胜出的人物,手段比代宗还要厉害。
  看他小心翼翼的抱着眸寻,李梧心里欢喜,只要他爱凤嘉在意眸寻,自己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就算凤嘉可以纳侧妃,她总是嫡长孙的生母。
  南宁王把眸寻交给奶母,才和李梧聊了几句,都是客套话,适应不适应,有什么事和他说。
  李梧对答从容,在李梧眼中,南宁王再威风,也是代宗的臣子。
  南宁王对李梧的评价不错,难怪杜大人一直夸赞李梧,果然天家风范。李梧并不是多出色的美人,她胜在气质温和雅致,举手投足都有着娴静的气韵。
  眸寻有这样的母亲,到是好事。
  凤栖梧----生子(四)
  南宁王让长史把世子妃的凤冠交与李梧,算是他对李梧的承认。
  在这里,他们都按南宁王府的称呼,称李梧为世子妃。
  李梧到不在意称呼,公主也是假的,世子妃本是真的。
  她首先要做的是融入南宁,做好世子妃。其余的都不重要。凤嘉天天上朝,看的出来,王爷在培养他,他比凰羽操劳多了。
  凤嘉离开南宁好多年了,需要了解南宁的运作规则,有些人需要了解和交往,幸而他性格安静,并不急于求成,到是有板有眼不急不慌。
  他身上有着一种淡定的气质,无端的让人安心。
  文臣先接纳了他,凤嘉玉笛吹得好,一手好字龙飞凤舞。
  他也陪易章打猎,马上功夫也不错,在军中听将士们谈及兵法,都是微笑着倾听,并不插言。
  回府后,就是看眸寻,是一个耐心的父亲,有时候给眸寻吹笛子,一吹就是一个时辰,眸寻就那么静静的听,好似懂了。
  南宁的日子,没有平静太久。
  南安洲再次潜使而来,他们提出了联姻。
  目标是凤嘉的世子妃,后来易章大人提出了,世子妃已经有了,而且已经生了长孙。
  他们转而说是平妻,被易章大人驳回。李梧的身份是公主,南安洲的公主,身份不及李梧。
  最后他们宁可妥协是侧妃也好。
  这时候,长安城来了特使,说天家公主,岂可与人共侍一夫。
  凤栖梧----生子(五)
  前面吵前面的,李梧依然八风不动,这些事,她插手不得,所以干脆不理不睬。
  她接见了长安特使,特使带来了代宗给李梧的赏赐,还有些是给眸寻的。同行中有二清,他是代表东宫来的。
  他给了李梧一个信封,打开是银票,李梧心中感动,她到没花什么钱。
  她询问东宫的情况,韦侧妃又生一子,地位愈加显赫,不过来的时候,太子妃到是有了身孕,李梧替姚惠高兴,只要姚惠有子,东宫嫡子就是嫡子,哪怕韦侧妃有两个儿子也无妨。
  二清叹了口气,燕王一直在京中,对凰羽总是压力。
  燕王贤名天下,在民间的地位还高于东宫。
  幸而皇后把持内宫,燕王一直在宫里不能安插人手。
  李梧准备了南宁的特产让二清带回。
  她心里明白,只有凰羽上位,才是她的护身符。她和燕王没什么往来,她心里奇怪,当年代宗以雷霆手段,铲除了韦贵妃,怎么也不肯让燕王离开长安。难道是父子之情,她不相信,只能说明,代宗希望燕王牵制东宫。
  
  凤栖梧----失落(一)
  姚惠的希望落了空,她生下了东宫的嫡长女。
  代宗到还高兴,他现在孙子多,孙女少,到是很喜欢这个孙女,起名若兰。东宫也疼爱若兰,可是姚惠是失落的。
  对于她来说,嫡女和嫡子的差距太大,她还要强颜欢笑,她心里叹气,表面若无其事,韦侧妃生的长子,已经五岁了,她就算过几年生了儿子,年纪差别也大,很可能会弄成现在的局面,可是她苦笑,现在说这些太早,东宫的地位并不稳固,燕王的呼声很高。心中暗恨皇后,如果不是皇后偏向韦妃,自己不至于如此被动。
  越是如此,越要低调,越要奉承皇后。
  幸而代宗一直维护姚惠,在若兰满月那天,给了郡主的封号。
  姚惠的心情有些放松,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证明父皇对她的肯定。表面上册封的是若兰,实际上是给姚惠支持。
  姚惠收到了李梧的贺礼,李梧在信中提议给眸寻和若兰订亲。
  眸寻三岁了,很得南宁王的疼爱,经常被接进王府,他的写字,就是南宁王给他准备的描红。
  姚惠欢喜,和凰羽说了,凰羽也欢喜,眸寻是南宁王的嫡长孙,意义非凡。
  代宗也同意了,让人送了若兰的八字给南宁王。
  然后八字送去了,却一直没得到南宁的回音。
  姚惠还要继续宫里的日子,姚大人以身体欠佳为由,上书告老,代宗准奏。姚惠更加失落。
  皇后却一反常态,在几次的宴会上都对姚惠言笑殷殷,非常的宠爱。
  如今的皇后,更加雍容。
  
  凤栖梧----失落(二)
  与南宁相连的是宁州,宁州去年新换了太守,乔太守为人刚愎自用,自谓上朝太守,对南宁很不礼遇,总有摩擦,只要一有摩擦,乔太守就小事弄大,引发争斗,几次打伤打死南宁的客商和往来行人。
  为此南宁朝堂几次朝议要求开战,易章反对,他亲自到过长安,对代宗极有信心,认为这是个别事件。
  司徒大人却认为,乔太守代表了长安的姿态,而且乔太守不是一般的人,他是东宫韦侧妃的表哥。
  两方相争。
  事件的上升是因为乔太守打伤了尚大人,尚大人两朝元老,做过南宁王的老师。
  这一次不得不开战,但易章力主先礼后兵,先由杜大人去交涉,如果乔太守肯认错,则平息干戈。
  杜大人无功而返,他看的出来,乔太守是故意的轻慢于他,根本不见他,把他的书信,撕碎了扔出来。
  易章同意出兵。
  战事一开,就复杂了。
  各有胜负。
  代宗接到的战报是南宁主动生事,他半信半疑,燕王力主以战止战。东宫要求先谈后战。相争不下。
  
  
  凤栖梧----失落(三)
  宁州失手的消息传来,不必再议了,胡捷领兵出战。
  胡捷出战前,东宫特意召见了他,凰羽虽然忌讳胡捷是燕王的岳父,但几年下来,胡捷在朝堂上基本沉默,唯代宗的命令,凰羽佩服父王的眼光,他想就算胡捷有心相助燕王也不敢公开。
  凰羽谈了他的看法,如果和南宁开战太久,会逼南宁倒向南安洲,不利于战局,如果战争打上七八年,劳民伤财,也会拖累户部。
  胡捷深施一礼,说他也有同感,他虽然是将军,可是并不想穷兵黩武,他最清楚战争的残酷。
  胡捷出战后,大胜,夺加宁洲。
  燕王主战,一力要求乘胜出击。
  代宗准奏。
  南宁那边,新的主帅居然是凤嘉。
  易章生病,不能出战,凤嘉以世子身份领兵。
  这是他的第一次出战,意义非凡,是他能不能坐稳南宁王世子之位的关键一战。
  凤嘉一夜无眠,在地图前徘徊。他不想开战,可是现在,已经不由他了。
  他见了郑叔,交待最近不要让李梧出府,任何人宣召,以李梧生病为由,他不在南宁,李梧一定在世子府。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世子(四)

下一篇: 《 凤栖梧---失落(四)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