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世子(四)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4   点击:


  凤栖梧-----世子(四)
  公主打晕了世子妃,只凭这一条,足以禁足。
  姚惠在东宫养病,她成功的完成了皇后的任务,皇后根本不愿意管这件事,才推给了姚惠。
  长乐公主还感到奇怪,为什么自己没使多大的劲呀,太子妃就晕了,她向代宗哭诉,只承认自己要教训太子妃的嬷嬷。代宗大为失望,太子妃的嬷嬷,是你教训的吗。
  皇后让长乐禁足,别外又换了一批人照看,这些人,根本不看公主,只是执行皇后的命令。
  除了一天给公主送三顿饭,平素不和公主说话。
  长乐委屈又无奈。
  代宗这次没有娇惯公主,他也为公主的脾气发愁,现在人人都说长乐任性骄横,昔年就把和宁公主当箭靶子,现在打晕了太子妃,如此的脾性,谁人敢娶。
  代宗发愁,高公公建议让公主去白云庵里静修一段时间,时日长了,人们就淡淡的渐忘了,然后再议亲事。
  代宗舍不得永乐吃那份苦,只让白云庵的师傅每月初一十五给永乐讲经说道。
  凰羽奇怪永乐的脾气,怎么还是如此任性,安慰了太子妃。
  姚惠明白,永乐对凤嘉没有死心,现在凤嘉成了南宁王世子,将来就是南宁王,对于公主来说,王妃的身份也是极好的,在南宁就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凤栖梧-----出阁(一)
  李梧出阁的日子,越来越近,新修的南宁王世子府,就在襄王府附近,这是凰羽特意关照的。李梧现在盼着出阁,离开皇宫。
  她是公主的身份,也算是下嫁了。
  皇后把李梧找了去,让绿竹拿来一个首饰匣子。打开一看金光璀璨,珠光宝气。李梧有些奇怪,皇后慈爱的说,这是她的一点心意,现在她也是李梧的嫡母。
  她告诉李梧,匣子有个暗层,里面有五万两银票,李梧将来去南宁,不能没钱。
  李梧忙拒绝,说是留给太子哥哥吧。
  皇后苦笑,凰羽要是赢了就是天子,什么都是他的,要是输了,有什么都没用。
  李梧有些感伤,这些年皇后和凰羽一直很照看她,不管皇后如何的心狠冷静,对她始终极好。
  李梧给皇后施了大礼,皇后扶起她,傻孩子,可怜你母亲不能看着你出阁,我和她是好姐妹,我们还戏言,如果两家的孩子婚配多好,没想到都嫁进了李家,是不可能了。我多希望你的孩子,能和凰羽的孩子有联姻的可能。
  提起了母亲,李梧也掉了眼泪,一旁的绿竹也红了眼圈。
  
  凤栖梧-----出阁(二)
  出阁的前一天,皇后打发绿竹过来说是,让绿竹陪着她出阁。
  李梧有些奇怪,绿竹的身份特别,皇后怎么会把绿竹给了她。绿竹笑笑,奴婢一直想出宫,难得有这个机会,能跟着公主出宫,也是奴婢的福份。
  李梧以长辈之礼安排绿竹,以后就唤绿竹姑姑。
  凰羽也有些惊讶,母亲待李梧是极好了,绿竹都没派到东宫,居然给了李梧。
  绿竹是杏林高手,这一点凰羽是一个极偶然的机会得知的。
  想想,皇后可能是担心李梧去了南宁,身边没有可靠的人,绿竹是皇后派来的人,多少人也要顾忌一下。
  绿竹说,皇后娘娘让我告诉公主一句话,世间最可怕的是人心。
  李梧点头,爷爷也说过这样的话。
  李梧的婚事极为隆重,规格超过了和柔公主出阁。
  长乐在宫里听说了,暗恼,她才是代宗的亲生女儿,将来她的婚事,一定要比今天的李梧隆重百倍。
  
  
  凤栖梧-----出阁(三)
  李梧离开了皇宫,总算是有了部分自由,可以常去襄王府探望爷爷。
  襄王的身体是真的越来越差了,每天里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有一天他把李梧当成了小宛,轻轻的说,你是不是怪我,让你和亲,你是我的女儿,怎会不疼你,只是没有办法,你不和亲,咱家如何渡过难关。小宛,相信父亲,是真的希望你过的好。
  李梧听人说过宛姑姑,是襄王唯一的女儿,之前就有人说侄女像姑姑,她和宛姑姑长得像。
  李梧若有所思,难怪爷爷不愿意她和亲,她的姑姑就是以宗室女的身份和亲的。
  她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宛姑姑的消息。
  她看着病中的爷爷,忍不住泪下。她的姑姑,她的父母,都是为了皇家卖命。他们享受了无尚的尊贵,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代宗舍不得永乐和亲,代宗的父亲也舍不得他的女儿,李梧苦笑,她们这些宗室女的命运,就是用来和亲的吗。
  想起永乐,她心中冷笑,永乐哪里有一点公主的样子,就是个养坏了的泼妇,难怪皇后不喜欢她。
  晚间凤嘉来接李梧,李梧看看爷爷未醒,只好先离开了。
  
  凤栖梧-----出阁(四)
  第二天,凤嘉刚上朝去了,襄王府来了人,是郑管家,他急催李梧过去,说王爷要见她。
  王爷的精神还好,李梧闻到了人参的味道,心里着急,爷爷是被人参吊着呢。
  王爷微笑着,我听说最近你常来,你是个孝顺孩子。
  他让郑管家带进来一个人,是一个中年男人,面容冷峻,这是郑管家的儿子,以后就是你府上的管家,你要尊重他,叫郑叔。
  李梧点头,唤了一声郑叔。
  郑叔点点头,退了出去。
  襄王叹口气,你早晚要去南宁,易章那个人很复杂,不可轻信。
  李梧点头,王爷又说,到了南宁,要相信凤嘉,他是个好孩子,对你是真心。如果有一天,过得委屈了,和郑叔说,他有办法让你离开南宁,离开了南宁你不再是和宁公主,你只是李梧,随便找个地方,消遥一生。
  李梧心中大为感动,爷爷看她胜过了李家的名份。
  王爷喘了几下,该给你的我给了郑叔,你放心,我相信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李梧失声痛哭,爷爷,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
  三天后襄王病故。
  襄王的儿子降级袭职,亲王成了郡王。
  没有爷爷的王府,对于李梧来说,就是王府。
  她知道爷爷就是撑着看她出阁,能为她做的都做了。
  李冰搬出了襄王府。
  
  凤栖梧-----回家(一)
  李冰另置了房舍,离开了王府,其时新上任的襄郡王到是极力挽留,现在的李冰是禁军统领,手握实权,又接近天子。可是李冰婉言谢绝了,襄王有恩于他,他才一直在王府,现在王爷故去了,他看不上新郡王的钻营,人和人相处有点距离,才好相处。
  李梧非常的难过,王爷是她亲近的人,一直非常的疼爱她,为了她的婚事费尽心机。
  凤嘉理解她的忧伤,便请了假,陪她在郊外走走散心。
  李冰那天来看她,劝她振作起来,王爷不希望看到她这个样子,王爷希望她快快乐乐的。
  李梧点头。李冰让她早作准备,他得到的消息,南宁王可能最近会让凤嘉回去。
  果然一月后,南宁王的使者到了,说是迎接世子回南宁。
  代宗同意了,不过代宗的寿辰还有两个月,说是过了他的寿辰再走吧。
  使者暂时住在鸿胪寺,和杜大人住在一起。
  使者是个年轻的后生,后来杜大人才知道,他是易章的部属,虽然年轻,却是上过战场打过仗的,此人写得一手好字,名叫谢文德。
  谢文德也喜欢长安的文化,今天进香,明天游玩,很悠哉的样子。
  李梧让绿竹安排人收拾东西,郑叔说出门几天,接两个朋友过来,这两个朋友,会和他们一起去南宁。
  李梧想,郑叔是爷爷安排的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绿竹的身份,表面上是皇后的使者,可是她似乎也和自家有些关系。
  李梧总感觉,爷爷有很多事没有告诉她,可是她想知道,她离开了长安,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凤栖梧-----回家(二)
  凤嘉喜忧参半,他始终明白自己是南宁人,无论他多么仰慕长安,都要回到自己家。
  这一阵子,请他饮宴的人极多,从太子到燕王,到鸿胪寺的官员。
  他不好推拒,幸而每次杜大人都同行,能及时为他解围,他每次都邀请谢文德,谢先生有时候去,有时候不去,去了他都是言笑殷殷,和人相处的极好。
  他身上通身的文墨气韵,到是极合了长安的气质。
  有一次凤嘉说他很像是长安人,谢先生笑笑,他小时在长安住过七八年。
  此次就当故地重游。
  那天月明如水,谢文德有些感叹,世子多看看长安吧,也许有生之年,再不能重回了。也许再来,已是白头。
  凤嘉有些疑惑,何来此言,文德却不再提了。
  杜大人锁了眉头。
  李梧去宫里给皇后娘娘辞行,顺便探望一下姚惠,这一别,不知何时回来,她不放心姚惠。
  皇后态度雍容,一派端庄,握了李梧的手,你记得你是公主,永远都是。
  李梧去东宫看姚惠,姚惠依依不舍,万语千言无从说起。二人各有心事,对于前程都有些渺茫。
  最后姚惠说,对于女人来说最大的事,是有个孩子。
  姚惠的建议是路上放慢行程,最好进入南宁之前,能怀上孩子。有了孩子,在南宁,李梧的地位能稳固些。
  
  凤栖梧-----回家(三)
  李梧也担心姚惠,韦妃的儿子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得代宗的疼爱,凰羽也非常器重长子。
  姚惠眸光一暗,无语,她不能说出皇后的本章,现在她无力抗衡皇后,只能忍耐,可是这样的日子太难,她也担心,万一皇后以她无子为由,废了她,那如何是好。本就没有娘家势力,到时候,谁来替她说话,形势比人强的时候,凰羽也会妥协。现在襄王已经故去了,能帮她的人又少一位。她叹息一声,李梧在宫里长大,非常明白姚惠的处境,她想了想,当年太子哥哥向爷爷问计,爷爷说,孝顺。
  姚惠明白,这是让她向皇后妥协,在皇后面前保持恭顺的姿态,自永乐的事后,皇后对姚惠的确好许多,姚惠成功的让永乐禁足,解了皇后的围。
  姚惠点头,我明白,你不用担心我,我能应付,到是你,到了南宁,一定要多留个心,孝顺这二字,也适用于你,南宁王对凤嘉还是疼爱的。
  李梧点头。
  最后见的是凰羽,他正在抄字帖,是王曦之的,代宗最喜欢王的字,所以宫里宫外,都有临摹。
  凰羽看见李梧叹息一声,王爷一直希望你留下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如果没有西凉的使者,还能一搏。
  李梧故作欢快的说,太子哥哥放心,凤嘉的人品爷爷都赞扬。
  凰羽点头,是呀,要不然永乐都不放手吗。
  李梧沉吟半晌,公主的婚事,还是要抓紧。
  凰羽说我帮你两件事,第一件,让你们的行程往后延三个月,第二个,在你们离开半年后,一定让永乐出阁。
  李梧点点头,凰羽待她一直极好,像是对亲妹妹。
  
  凤栖梧-----回家(四)
  东宫建议让钦天监测算出行日子,毕竟和宁公主离长安也是大事,钦天监算出的日子是三月后的初六。
  李梧心中明白,这是东宫的运作。
  她明白,他们都希望她能怀上孩子,如果她有了孩子,起程的时间就能后推,最好是她生了长子再回南宁。
  绿竹天天给她诊脉,一直在修改药方。
  李梧安慰绿竹,有些事不是人力能改变,顺其自然吧。她轻轻的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都是天意。
  郑叔回来,带来兄弟俩,见李梧的时候,他介绍说,他们是兄弟俩,哥哥阿大弟弟阿二。
  李梧明白了,这两个人自然有不凡之处,人家不愿意说真实的身份,自然有忌讳。她也不追问,只让郑叔安排就好,并给了郑叔一万两银子,给兄弟俩,算是安家费。
  郑叔没收银子,说王爷另给了他钱。
  阿大和阿二,只行礼不说话,李梧更加断定,他们不是本地人,而且有浓重的家乡口音,一开口就会流露什么。
  凤栖梧-----回家(五)
  现在杜大人和谢先生都住在凤嘉这里,准备行礼,因为后推了三个月,所以大家都从容了许多,谢先生私下对杜大人说,代宗对和宁公主还真是不错。
  杜大人说了李梧的身世,包括李梧一直养在皇后宫里,和太子关系极好。谢先生若有所思。
  谢先生说,当时提亲,还是易章大人的坚持,他认为娶个公主,哪怕是天家的义女,毕竟是一种姿态,而且李梧人物出众,是非常的有利于凤嘉。但南宁内部,也有希望凤嘉联姻南宁南侧的南安洲的公主。那是真的公主,最后是南宁王支持了易大人。
  杜大人皱眉,这几年南宁和南安往来密切吗,谢先生点头,南安洲为表诚意,每年给南宁一千匹战马,相当的有诚意。司徒大人,非常的倾向于南安,他不愿意年年给这边上供。
  杜大人有些忧虑,司徒大人是文臣之首,门生故旧遍布朝堂。
  这几年他不在朝堂,有些事他不知道,现在看来,凤嘉回了南宁,有些事,并不如意。
  谢先生说,提及世子的事,还是易章大人说,凤嘉曾经是先王后的养子,也算是嫡出,这才过了司徒大人那一关。
  杜大人苦笑,幸而当年先王后无子,南宁王把凤嘉放在她宫里住了四年。
  但是凤嘉在长安这些年,他身上打上了皇朝的印记。
  凤嘉到是淡定的很,他现在不用上朝了,每天陪着李梧种种花看看书,李梧都奇怪,他如此的沉静,不知他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在意到了头,反而看开了。
  他们夫妻到是谈古的多,论今的少,李梧弹琴,凤嘉吹笛子,连月色也柔和了许多。
  凤栖梧-----回家(六)
  在起程的前三天,绿竹诊出李梧怀身孕,襄王府过来的人,脸上有了笑容,都松了口气,李梧打趣绿竹,如果是女儿呢,绿竹笑笑,女儿也好,总是和世子多了层联系。
  凤嘉也高兴,忙上表推迟了行程。
  谢先生但笑不语,杜大人也开心,谢先生私下说,南宁那边不会等这个孩子出生的,杜大人皱眉,如果凤嘉先走,恐怕不合适。
  一来一往,三月后,南宁那边的书信到了,建议李梧怀孕五月后起程,希望南宁王的长孙出生在南宁的境内。
  凤嘉只好在李梧六个月身孕后起程,路上走得并不快,杜大人的建议是只要生产时,进了南宁边界就好。
  郑叔现在与杜大人谢先生往来密切,几人很投缘。李梧奇怪郑叔不是文人,如何以得到杜大人和谢先生的接纳。
  他们离京一月后,永乐公主下嫁襄郡王的外甥,居然成了李梧的表嫂子。
  李梧知道叔叔钻营,没想到居然让妻子的外甥杨波做了驸马。
  杨家还算是贵族,但早已经中落了,但门第还在,杨波本人到是俊秀飘逸,有游侠风范,李梧明白,杨波是被家族绑架了。
  代宗估计是考虑永乐的声名,有些人家不考虑,杨家门眉还在,杨波本人出众,这才点头。
  难为东宫找了这个人选。
  一路上走走停停,并不急于赶路,但每天必须有所进程。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和亲(九)

下一篇: 《 凤栖梧----生子(一)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