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和亲(九)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2   点击:


  凤栖梧-----和亲(九)
  王爷摇头,凤嘉虽然在长安亲见了燕王和凰羽的相争,那还是一切皆掌握在代宗手里。他忧虑的是,南宁王会不会全力支持凤嘉。
  凰羽的建议是重点看易章的态度,易章与王后不和,就不会支持王后的儿子上位,而凤嘉其实有一个优势,她是南宁王先王后的养子,如果硬往嫡出上靠,也还沾边。
  襄王叹息一声,还是把李梧卷进了争斗,他喜欢李梧一声平安如意,看来是难了。
  凰羽劝他不必担心,李梧长于王府,又在宫中多年,她并不脆弱,也有担当。
  襄王说,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把阿梧托给你了。如果如果,南宁那边形势不利,还有一年时间,想办法取消这门亲事。
  凰羽此时明白王爷之所以把婚期订在明年,就是要一年的时间,他还在争取。
  如果这一年之内,形势有了变化,婚事还是可以取消的。
  南宁王名义上还是代宗的臣子。和西凉不同。
  襄王宴请了易章,现在二人算是亲家了。
  其时襄王还是很欣赏凤嘉,一表人材,难怪永乐公主那么心仪,其时让凤嘉做驸马多好。
  易章很敬重襄王,他太明白王爷的心事与谋略,易章举杯时,微微一笑,王爷放心,凤嘉是我的侄子,我一定保他安全。
  
  
  凤栖梧-----和亲(十)
  王爷拱拱手,多谢多谢。
  做陪的是李冰,王爷说是他的干孙子,算是李梧的兄长。也是李梧的老师。
  易章盯着李冰上下打量了一下,心中赞叹,此人看似忠厚,可是眸光明亮,心中自有丘壑。
  而且年纪轻轻能坐稳禁军统领一职,自然有过人之处。
  宴会到是圆满结束。
  易章要回去了,一直叮咛凤嘉,多给南宁王写信,表达人子之情。
  凤嘉和杜大人商议带给南宁王的礼物,这时候,襄王府来人送了许多贵重礼品,说是给送南宁王的。
  易章这才放心,看来王爷还是看重凤嘉的。
  襄王有自己的打算,要为李梧留出退路,退亲哪里容易。
  他现在一直联络姚大人,希望能给凤嘉谋个实缺,洛阳令出缺,到是个机会。
  姚大人去了东宫,和太子提了。
  太子想了想,这个职务不是什么重要职位,既然王爷心愿,不如成全。
  太子和吏部尚书提了提,尚书在人员任用名单上加了凤嘉的名字。
  代宗居然批准了。
  
  
  凤栖梧-----和亲(十一)
  代宗看见凤嘉的名单时,犹豫了一下,然后同意了。
  他心里明白,凤嘉是一枚棋子,不管是南宁还是自己,都要好好使用。
  让李梧嫁他也好,李梧在宫里住过几年,从人品能力都让人放心,现在想想,她不去西凉也好。
  代宗下旨,李梧既然封为公主,就要在宫里居住。
  这道旨意让襄王头痛,可是他无法,君命如此,可是他不明白,代宗算计什么,好在李梧现在是公主的身份,长乐再不能如从前那样戏弄于她。
  王爷找来了李梧,让她准备进宫,并且郑重的告诉她,记得你是公主,有和宁公主的封号,你就是公主之尊,从今天起,你一定要记得你的身份。除了皇后皇上,没人能委屈你,就是太子都不能。
  凰羽抢在代宗为李梧安排宫殿之前,让皇后出面,把李梧接到了未央宫。后宫之事,代宗不好插手。
  代宗暗叹,凰羽对李梧到还有些情意,起码比对他那几个兄弟妹子好的多。是他还有亲情,还是他看到了李梧的价值。
  代宗希望是后者。
  
  凤栖梧-----上任(一)
  李梧那天一夜无眠,想爷爷的话,她七岁进宫里,爷爷让她要忍耐。九年后,爷爷的态度完全反了过来,让她不要忍耐。而皇后皇上,因为她和宁公主的身份,是不会委屈她的。那么爷爷的意思是,她不用忍耐了吗。
  李梧心中叹息,她好想在王府,多陪陪爷爷。
  李冰给她找了许多南宁那方面的资料,有些是游记,有些是地方志。另外李冰把未央宫里一部分人名单给了她,让她看过就烧掉,危急时刻,可以找那些人。
  她惊讶的是,有一个宫女叫绿竹,是皇后娘娘身边三大姑姑之一,主管着皇后的针线和饮食。据说是皇后从娘家带进宫里的。
  李冰说,可以找绿竹传信。当然不要轻易使用她们,如果用的时候,就佩戴皇上赏赐红宝石珠花。
  李梧有些紧张,但愿永远也不需要。
  爷爷把婚事后延,现在看来,还不如出嫁省心。
  凤嘉要去洛阳上任,这个小小的官职,凤嘉却非常的欢喜。
  他喜欢洛阳,喜欢牡丹花,喜欢和李梧当年一起看牡丹的情景。
  李梧现在进了宫,要见他,只能在东宫里,幸而凰羽知道他要走,提前安排了宴席,也请了李梧过来。
  
   凤栖梧-----上任(二)
  襄王府里给凤嘉送了些衣物还有食品,王爷还安排了一个幕僚过来,此人姓孙,今年三十五岁,是翰林出身。
  孙先生的母亲是南宁人,凤嘉马上明白了王爷的深意。
  这个人是他可以信任和一直带在身边的人。
  孙先生表面的职务是师爷。
  凤嘉一直说,委屈了孙先生。
  孙先生一笑,不委屈,我自愿的。
  凤嘉在东宫看见李梧的时候,李梧正在弹琴,弹的是凤求凰,凤嘉一笑,这曲子不该由你弹。
  李梧起身,身边的侍女是从王府带来的,名唤素心,这是梅花的名字。素心的母亲是李梧母亲的陪房。
  从现在开始,王爷基本上该给的人都陆续给了凤嘉和李梧。
  素心上茶,李梧看了看她,素心马上收了琴离开,站在几步之外,张望着远处。
  凤嘉感叹王府的规矩。
  有个爷爷真好。
  李梧叹息一声,可惜你要去洛阳,我在宫里,不能经常去看他。
  凤嘉轻声说,你放心,只一年的时间,一年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陪你游山玩水。
  
  
   凤栖梧-----上任(三)
  李梧展颜一笑,我等着。
  这时候素心转了回来,把琴放在琴台上,李梧坐下来,凤嘉马上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这时候永乐公主来了,看见公主,凤嘉起身回避,永乐反而上前相拦,怎么妹夫见了我就走,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
  李梧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素心走上前,公主不知怎的,自己就往后退了一步,凤嘉走了过去。
  永乐怒目素心,扬手要打,李梧站起来,素心回到李梧身后。
  李梧向永乐公主见礼,叫了声皇姐好,我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失陪了。
  永乐看着李梧的背影,踢倒了琴台旁边的椅子。
  永乐的事,有人密报了皇后。
  这是在未央宫,皇后冷笑一声,把这事告诉高公公,看看陛下的态度,以后不让永乐进未央宫,说是给我请安,来了也不见我,当我是三岁孩子呢。
  高公公把事情告诉了代宗,代宗为女儿发愁,看来要把她嫁出去。
  他记得凤嘉原来和他提过思莲的一个堂兄。
  那个人他找人打听过,到是翩翩少年郎,也许永乐会满意。
  他让凰羽去和韦家提亲,不想那位少年,韦家半年前已经订了亲,还有半月就成亲了。
  代宗有些感叹,看来韦家不想尚公主。
  
   凤栖梧-----上任(四)
  皇上想起,皇后娘家有一个侄子,年纪合宜,就让高公公试探一下皇后的态度。
  皇后问绿竹,绿竹低眉,这等大事,奴婢不敢多言。
  皇后苦笑,什么大事,小事一桩,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庶女的婚事。绿竹摇头,娘娘不可如此。
  皇后这才平息了下来。
  你去和高公公说,我那个侄子,家里早订了亲,只是第一次订亲,几年后女方就病故了,接连两次,这两年在庙里祈福,婚事过几年再议。
  皇后这等话都说了出来,绿竹轻轻摇头。
  高公公回复了代宗。
  代宗说,我的女儿居然愁嫁。
  高公公心想,您的女儿,只是名声太大了些。
  凰羽和姚惠聊天,为何母后,那么讨厌永乐。
  姚惠也在疑惑此事,嫡母是不喜欢庶女,可永乐的母亲早年过去了,永乐在宫里也没有其他的同母兄弟,以皇后的风度,不至于呀,她想也许和永乐的生母有关,不过这些事,不是她的身份能打听。
  凤嘉去了洛阳,杜大人没能同行,这是他的遗憾,杜大人说,他必须留在长安。
  
   凤栖梧-----上任(五)
  姚惠的心绪是复杂的,看着韦侧妃的儿子一天天长大,她感到了痛苦,她不知道皇后给不给她机会,现在侧妃又怀孕了,她有些沉不住气了。
  表面上姚惠一直对皇后万分恭顺,给人的感觉贤良大度,与事无争,这两年来,她处处迁就韦侧妃,有些地方,韦侧妃明显的逾越了。
  她和李梧诉说心事,李梧知道她的苦闷,她和爷爷的态度一样,百忍千忍,只能一忍。
  这时候燕王的两个侧妃进宫来给姚惠送贺礼,姚惠的生日在下个月,她们没有资格出席,就提前恭贺一下。
  姚惠让自己的嬷嬷出面接待一下,她就不去了。
  这时候,她眼前一亮,东宫只有一个侧妃,燕王府都有两个侧妃了。
  她心里权衡侧妃的人选,家世不能太弱,否则无力抗衡韦妃。
  一个生育了东宫长子的侧妃,一个娘家领兵的侧妃。
  她有些茫然。
  凤嘉在洛阳到是一切如意,远离了长安,他真的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游历山水,养花种草,给凰羽和李梧送了不少花木。
  凰羽看着连夜送来的牡丹,花还开着,已经有些迟暮了。
  他叹息一声,自己这一生,是过不上这样的日子。
   凤栖梧-----世子(一)
  半年后,南宁发了表章,南宁王请立凤嘉为世子,举朝震动。王后的儿子在一次打猎时滚落悬崖,故去了。王后伤心过度,出家修行了。
  简单的百字里,藏了多少风波,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代宗曾想过,如果南宁王立王后的儿子为世子,到是可以册封凤嘉,挑起南宁王府内乱。
  现在不必了,人家王后的儿子没了,现在凤嘉顺理成章的成了世子。
  南宁王还有一个幼子,今年才三岁,自然不能与年近二十岁的凤嘉相争。
  册封召书下的很快,凤嘉从洛阳赶回来,他现在成了南宁王世子,不适宜在担任洛阳令。
  这一切太突然,凤嘉好似云里雾里,一点感觉不到真实。
  他先见了杜大人,询问原委。
  杜大人对南宁内部的事宜,也不是太了解,只说是接到了易章的飞鸽传书,说王后的儿子打猎受伤,只是没想到伤情如此严重。
  王后会出家修行也令人困惑,王后年纪不大,如果她不走,把持王府,请封世子的表章,也没这么快捷。
  杜大人叮咛凤嘉不要打听这事了,一则打听不到细节,二则容易授人以柄。
  凤嘉的待遇有了不小的改善,他的婚期也提前了三个月。
  代宗的考虑是,凤嘉被册封后,也许过不了多久,南宁王令凤嘉回南宁,婚礼必须在长安举办。
  襄王叹息一声,凤嘉被册封为世子,李梧的婚事再不能更改,南宁王世子妃,真不是什么好事。
  
  
   凤栖梧-----世子(二)
  凰羽设宴为凤嘉庆贺,凤嘉是喜忧参半,他长于南宁,自然还是希望回去,如果不以世子的身份回去,难有立足之地,就是现在南宁那里也是风刀霜剑。
  半年不见李梧,李梧长高了不少,她正是长个的年纪,人也显得稳重不少,只是那双眼,依然笑意温柔。
  李梧心里也有叹息,她真希望凤嘉不做世子,留在长安。
  可是爷爷说的对,有些都是命,顺其自然吧,万事皆有定数。
  不管怎样的风雨,她除了面对,别无选择。
  她在未央宫多年,看透了宫里的纷争,最向往的是平静的日子。爷爷说,做为宗室女,这也许是她该承担的责任,既然如此,她愿意接受。相比于去了西凉的和柔公主,她毕竟和凤嘉相识,凤嘉是永乐都心仪的人,言念君子温润如玉,这也许还是上天的恩赐。
  因为心定了,再见到凤嘉,她到是从容淡定。
  凤嘉回了鸿胪寺,继续在姚大人手下当差。
  凰羽现在并不避嫌,经常招凤嘉去东宫,有时候也让凤嘉看一些奏折,凤嘉明白凰羽是在培养他,南宁的事务和这里大同小异。
  他心里感叹,他的成长,居然是在长安。
  
  
   凤栖梧-----世子(三)
  婚礼还是由礼部筹备,代宗到是说了,同燕王例。
  凤嘉等同于他的儿子。
  这给了凤嘉无上的荣光。
  而永乐公主依然不死心,缠着父皇改换人选,她宁可和李梧调换,来个李代桃僵,代宗非常的吃惊,这是谁给你出的主意,出这主意的人该打死。
  代宗马上把公主身边的人全部调换。
  并让高公公派人盯紧公主,不要闹出什么笑话。
  现在的代宗是不肯让永乐考虑凤嘉的,凤嘉越是成了世子,未来的路越难走。
  永乐闹绝食。
  代宗大为头痛,让皇后出面解决。
  皇后挥手打发了代宗的人,让人把姚惠找来,让姚惠先去劝说一二。
  姚惠心里叫苦,永乐公主让父皇娇惯坏了,在这宫里,岂会把自己放在眼睛里。
  她沉默半晌,换了太子妃的正妆,让自己的嬷嬷带了本孝经过去。
  永乐草草给姚惠行了礼,姚惠皱眉。
  嬷嬷马上指责公主身为皇女,却不谙礼节,藐视太子妃。
  永乐大怒,马上打了嬷嬷一耳光。
  姚惠上前相拦,被永乐一推,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姚惠被送回了东宫,请了太医过来,说是太子妃受了惊吓,伤了手臂。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和亲(三)

下一篇: 《 凤栖梧-----世子(四)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