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凤姐与秋桐---彼此眼中的一粒沙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0   点击:


  正室与姨娘的关系,更像是彼此眼中的一粒沙子,明明是碍眼,却不能清理。
  秋桐是贾赦赏过来的,是长辈所赏,不是凤姐想打发就打发的。
  秋桐的心里是,自以为是贾赦所赏,连凤姐都不放在眼睛里,她的想法简单,她虽然是正室,但是父母所赐,贾琏轻易不能处理。
  我们看不见赵姨娘的青春时代,后来出场的赵姨娘,没有珍珠光彩,已经是鱼眼睛了。而秋桐本是青春华年,却全无鸳袭平鹃的柔美与风华,贾赦那的人,真真是没什么明珠了。
  我们在秋桐身上看见的是赵姨娘的风彩,够狠够泼辣,赵姨娘想的是没了宝玉,家私都是贾环的,够天真。秋桐的想法是大老爷所赏,对凤姐都不畏惧。都是那种不知天同地厚,有些盲目的天真的人。
  秋桐出现的时机好,她来时,凤尤正在大战,凤姐需要一个枪手,秋桐来了,正好利用秋桐的泼辣和对尤二姐的醋意,成为凤尤大战的第一员大将,秋桐不负凤姐所望,骂人张口就来,粗俗不堪,真真是贾赦那里的风范吗。
  凤姐虽恨秋桐,且喜借他先可发脱二姐,用“借刀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等秋桐杀了尤二姐,自己再杀秋桐。主意已定,没人处,常又私劝秋桐说:“你年轻不知事:他现是二房奶奶,你爷心坎儿上的人,我还让他三分,你去硬碰他,岂不是自寻其死?”(凤姐故意挑起秋桐的醋意)。
  那秋桐听了这话,越发恼了,天天大口乱骂(哪里像有规矩的丫环出身),说:“奶奶是软弱人!那等贤惠,我却做不来。奶奶把素日的威风,怎么都没了?奶奶宽洪大量,我却眼里揉不下沙子去。让我和这娼妇做一回,他才知道呢!”凤姐儿在屋里,只装不敢出声儿。气的尤二姐在房里哭泣,连饭也不吃,又不敢告诉贾琏。次日,贾母见他眼睛红红的肿了,问他,又不敢说。(尤二姐太过软弱,她与秋桐都是一样的人)。
  秋桐正是抓乖卖俏之时,他便悄悄的告诉贾母王夫人等,说:“他专会作死,好好的成天丧声嚎气。背地里咒二奶奶和我早死了,好和二爷一心一计的过(好恶毒的话,不给二姐活路)。”贾母听了,便说:“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嫉妒了。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风吃醋,可知是个贱骨头!”因此,渐次便不大喜欢。众人见贾母不喜,不免又往上践踏起来。弄得这尤二姐要死不能,要生不得。还是亏了平儿。时常背着凤姐与他排解。(这一段一直费解,贾母是什么样的人,看不出秋桐的水准吗,怎么会相信了秋桐的话,秋桐这类人,会入贾母的眼吗。如果说是凤姐所说,贾母若信还有道理)。
  凤尤大战里,上窜下跳的一直是秋桐。
  后来尤二姐死了,凤姐大胜。秋桐这杆枪没了用处,凤姐自然不会给她好脸,可是人家秋桐生命力强,凤姐不好公开为难,也不可能借丫环的手羞辱,凤姐反而无计了,总不能真的下毒吧。
  真要是秋桐赵姨娘这类姨娘反而让正室无法,有规矩在那里,正室不好太刻薄,她们呢,自有自己生活准则,生子,凭子贵。如果秋桐有了儿子,就是另一个赵姨娘。所以有时会怀疑,赵姨娘那样闹腾,连贾母都厌烦她,却还能安稳的活着,没准人家是贾政的父亲赏给贾政的。
  凤姐虽然精明强干,可是对秋桐这粒沙子,却是一样要放在眼睛里!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同为大家族上房里的丫头,秋桐却全无平儿袭人紫娟的柔美与风华,可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人活法。不按规矩出牌,凤姐的精明与强干竟也没了用武之地,只能让她如沙子般存活在那里。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这种人虽有自己的活法,终是成不了大器,所以就让她存在着吧。

    2017-09-2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