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大婚(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2   点击:


  
  凤栖梧-----大婚(一)
  太子的婚事,自然是礼部操办。
  凰羽此时到不能再溜出去找机会见姚惠了,姚惠进宫,主要是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对姚惠的态度,有些不冷不热,礼节上没什么问题,只是感受不到热情。姚惠直觉皇后不喜欢她,可是想不明原因。
  姚惠和李梧提了一次,李梧劝她不要多想,她心里明白,皇后选中的是思莲。李梧在一次进宫时,巧妙的和凰羽提了一句,凰羽明白母亲的心事,可是这事与姚惠无关,他是聪明人,姚大人那般低调,远离政权中心,不就是不想和皇家扯上吗,是父皇把人家父女扯了进来。一个并不想做国丈,一个不想进宫,如今的形势,只有父皇满意。
  凰羽找机会和母亲提了一次,皇后有自己的顾虑,虽说韦贵妃已经故去了,可是燕王最大的靠山并不是贵妃,而是胡捷。
  凰羽微微一笑,胡捷只忠心于父皇,母亲不必多虑,宫里皆是聪明人,母亲冷落姚惠,会让父皇多心的。
  皇后一愣,她明白了,如果凰羽都能感到她对姚惠的态度,有心人肯定更能知道,凰羽就算坐上了太子之位,可他并不是代宗唯一的儿子,现在的代宗明显的宠爱德妃的儿子,那孩子才五岁,就封了宁王,当年的燕王也是十岁才封王的,更令人无语的是,宁王的容貌最似代宗。
  皇后沉默半晌,我明白。
  皇后接连几天赏赐姚惠。
  皇后态度的突然转变,让姚惠更加奇怪,她和父亲提起,姚大人洞明一切,只是说,皇后是一国之母,要格外的尊重。
  
  凤栖梧-----大婚(二)
  姚大人有些后悔,早知今日,应该早请宫里的嬷嬷教导姚惠,现在好似为时已晚。唯一的女儿跑到他不能照看的宫里,他岂不忧虑。
  姚大人去了王府,名为探病,襄王的病忽好忽坏,王府的空气一直有些紧张,姚大人和王爷聊了一会儿家常,托襄王和李梧说说,让李梧给姚惠讲讲宫里的事。襄王点头,放心,她们俩就和亲姐妹似的。
  姚大人这才放心些,襄王安慰他,凰羽是聪明人,一定会保全太子妃的。
  用到保全二字,姚大人更有些忧虑。
  襄王也叹了口气,各有各的难事,他现在要考虑给李梧订亲的事。
  他把心事和姚大人提了,让姚大人探探李冰的意思。
  姚大人到是感觉这门亲事顶好,他也愿意女方低嫁,起码女方不吃亏。
  姚大人找了机会,试探李冰,李冰听闻,先是一愣,后来点点头,不负王爷所托。
  姚大人来回复襄王,襄王这才放心,他准备过了太子的大婚典礼,就和代宗提李梧的亲事。李梧因为有封号,不能不先禀告代宗。
  李梧经常去看姚惠,姚惠现在不适宜出门,李梧来了她非常开心,她现在想开了,顺其自然吧。一切以凰羽为主。
  李梧看到姚惠高兴,也松了口气,我还担心你呢。
  二人找了机会去外面玩,事先换了妆扮。
  遇见一个算命先生,二人好奇,那个人问了二人的出生时辰,又仔细打量了半天,才说,贵不可言,然后就走了。走的时候,有些慌乱,急不择路。
  李梧笑言,惠姐姐,看来是你吓了人家,看来这人有些道行,你可不就是贵不可言。
  姚惠打趣,他还没说是你是我,是问我们两人的时辰。
  李梧摇头,那当然是你,天下女子,还有谁能贵过你。
  
  
  凤栖梧-----大婚(三)
  姚惠再进宫的时候,明显的感到未央宫的宫人态度一变,殷勤了许多,她想一定是皇后娘娘有了什么改变,是凰羽做了什么吧。
  姚惠心里感叹世态炎凉,原来她一个未来的太子妃,在这些宫人的眼中,也不过如此,也许有一天她成了太子妃,也依然要看他们的脸色,除非她真的坐拥天下成了皇后。
  心里想着,表情依然不变,从容大方,她的优点是稳重端庄,不管什么时候表情都是宁静的。
  皇后果然亲切了不少,居然挽着她的手,一同出现在御花园,皇后是在展示什么,她的表态自然有利于姚惠。
  离开的时候,皇后摘下了腕上的玉镯子,沉吟一下,才佩戴在姚惠手上,这是我母亲给我的,我只凰羽一个儿子,祝你们白头到老。
  姚惠有些感动,忙恭敬收下。
  回到了府中,她把镯子摘下放好,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不习惯天天佩戴。
  她想起那个算命先生的话,贵不可言,李梧说的对,这天下就是她贵不可言。
  姚府素来清简,姚大人一辈子都是京官,没什么积蓄,就算倾家,给女儿的陪嫁也有些朴素了。
  何况姚惠也不要父亲倾家,她现在到是希望父亲尽快续弦,哪怕是后母的孩子也好,能帮衬她的孩子就好。
  有一天高公公来了,和姚大人在书房喝茶,走的时候,留下一个匣子,说是代宗给姚惠的。
  姚大人打开后,居然是银票。
  一一数下来居然有五万两银子。姚大人此时明白,这是代宗给他的贴补。他叹了口气,他不解,代宗为什么非要把他的女儿放到太子妃的位置上。
  他把匣子给了姚惠,姚惠大为惊讶,公公如此体贴,到令人感动。
  姚大人叹口气,你都带着吧,那个地方,没钱怎么行,有些人只能给钱。皇后身边的人,需要打点,皇上身边的人,到不必了。
  
  凤栖梧-----大婚(四)
  大婚前的三天,李梧来了,来的时候,已经二更了,姚家的人奇怪,郡主这时候来干什么,说起来,她勉强算是姚惠的小姑子。
  李梧也递过来一个匣子,姚惠再次见到了银票,李梧一笑,不多,是我爷爷给的,二万两。姚惠推辞不要,你也不小了,留着自己用吧。李梧脸一红,人家好心给你,你还打趣人家。姚惠拉了李梧的手,王府一大家子人,王爷的钱数也是有帐的,我不能要。
  李梧推心置腹的说,爷爷说了,你进宫,花钱的地方多,我还小,要出阁也是几年后的事,那时候,太子妃随便赏赐些,都是我的荣光呢,我听爷爷的意思,想让我低嫁,不用这么些陪嫁,庄子田地,爷爷都准备了,还有我母亲留下来的陪嫁,都放在宫里,王府的人不敢算计。
  姚惠听了这话,这才收下,她非常感叹,王爷是疼爱你,低嫁不会受气,不过你放心,你是郡主,嫁到哪里,都是低嫁。我不会让人欺负你。
  李梧红了脸。
  对于婚事,她没什么想法,皇室中人,婚事都不得做主,她是有封号的郡主,婚事要代守点头。
  这一夜李梧就留在了姚家,和姚惠聊了一夜。
  婚礼那一天,天气格外的好,一切顺利。
  姚惠的心,一直紧张着,后来想起了代宗送的匣子,心里踏实些,不管怎样,他是皇上挑的太子妃,没人敢为难她。
  南宁也送来贺礼,其中有几盆盛放的茶花,美艳非常,可比牡丹。
  凰羽和她商量,是不是送凤嘉两盆,凤嘉已经好多年没回过南宁了,肯定喜欢这花。
  说这话的时候,李梧正好给皇后娘娘请了安,来这里,这一天是皇后招她进宫的。
  
  
  凤栖梧-----大婚(五)
  皇后一直疼爱李梧,比对永乐公主还关照。
  永乐公主对姚惠没什么印象,她身边的嬷嬷本是韦贵妃的人,贵妃娘娘没了,她们幸而被派到了公主这里,躲过了一劫,对永乐的教管极是用心。知道这辈子只能靠了公主。胡嬷嬷私下指点公主,皇后对公主是面子情,淡淡的,公主不能事事都指望代宗,不如交好太子妃,太子妃初入东宫,正需要有个人谈谈笑笑。
  所以永乐常往东宫跑,姚惠对永乐的事,早有耳闻,如今看来,永乐到是收敛了不少,少了些骄横之气,细看下来,公主到是极美的,活泼起来也是可爱的。
  这一天她也在,现在见了李梧,她到是客气多了,李梧本是她的少年玩伴,只是少时她太过刁蛮,让李梧吃了不少苦头。
  姚惠自然不会舍不得几盆茶花,点头同意,又说听说凤嘉极爱书法,不如再送几本字帖,她的陪嫁里,有几本名人字帖。
  现在凰羽的内总管是代宗安排的人,大家唤他宋公公,凰羽让宋公公安排个人去就好,转身看见李梧,让李梧也去一趟,正好顺便出宫。
  永乐这时候听见了,她也想出宫,她对凤嘉还有些印象。
  永乐求凰羽,凰羽只好点头。
  他们一行人出宫了,姚惠摇摇头,不该让公主出去的。
  凰羽马上明白了什么,低声唤过一个内侍,此人是小清子的弟弟,大家都叫他二清,凰羽拿了自己的玉牌给他,你也去,不要让公主在那里多呆,传了旨,让公主马上回宫。
  凤嘉看到茶花,自然是喜悦的,姚大人负责打赏宫人,公主对什么都好奇,看见凤嘉的玉笛,很惊讶,这不是宫里的吗,燕王给了你。
  李梧忙说,是呀,燕王送了给凤嘉,公主想想说,那你的笛子肯定吹得好,你吹一个我听。
  本来也没什么,但公主的语气有些轻佻,好似对待伶人的态度,杜大人有些皱眉。这时候二清来了,他拿了玉牌,说是太子殿下找公主有事,请公主回宫吧。
  
  
  凤栖梧-----就藩(一)
  太子大婚后,燕王主动上表就藩,他的姿态一直中正,让人挑不出毛病,只是眼中的清澈不见了,有些化不开的忧伤。
  代宗留中不发,只说是还有三月是自己的寿辰,代宗今年四十五,勉强算是大生日。
  燕王一直低调,但户部的工作如何低调,燕王每日在户部忙忙碌碌,比太子都忙。
  燕王妃打点府中事务,现在燕王有一正妃两位侧妃。
  王妃的儿子已经两岁多了,真是可爱的时候,王妃有时候会进宫领着儿子给代宗请安,代宗非常疼爱长孙,亲自起名天翔,孩子真是可爱的年纪,每次天翔来了,代宗脸上的笑容就多了,有时候会教孩子念字。
  王妃例行去未央宫给皇后请安,她话不多,请安以毕,都是皇后有问才答,皇后无话她就沉默。她出身行武之家,身体娇弱,所以不曾习武,但大家闺秀的教养一点不缺,她太明白皇后对燕王的态度,恨不得燕王府马上消失。所以并不指望讨好皇后,只是依礼而行。
  皇后一直保持着一国之母的风范,对燕王妃很客气,赏赐一点不少,她可以冷落燕王,但对王妃却很亲切,王妃的父亲是大将军胡捷,胡捷一直以来,并没有表现出对燕王的倾向。所以皇后必须善待王妃,不能给胡家以口实。
  王妃通常不在宫里吃饭,宫里的饭,看着好看,并不可口,自贵妃去世后,宫里的人风向大变,王妃每次进宫,都要打点一番。
  燕王对王妃非常的敬重,府中事务绝不插手,一切以王妃之命令而行。对侧妃也并不宠爱。
  这时候,燕王的另一位侧妃张氏怀了身孕。
  代宗让太医院的院正亲自把脉,务必好好保胎,又从宫里安排了嬷嬷过去照看。
  从代宗的表现看,他根本不会让燕王近期离开长安。
  凤栖梧-----就藩(二)
  凰羽找了个机会探望病中的襄王,诉说苦恼,襄王叹气,殿下要稳住,您已经是东宫,其实陛下今年不过四十五,春秋正盛,完全可以不立太子,肯立太子,就已经是对殿下的认可了。陛下不仅是一国之君还是一个父亲,燕王是长子,更是不同,所以殿下要体谅陛下,为陛下分忧,如果燕王上表,殿下都要驳回,以兄弟情深,孝顺父亲为由,也显得殿下仁厚。对于朝臣来说,他们更愿意扶保一个忠厚君子。
  最后襄王语重心长的说,从东宫到皇帝的路还漫长,要从长计议,越急越失了分寸,太子之位可立可废,殿下要谨慎。
  那一句可立可废,终于让凰羽冷静下来,襄王说,您要是早日有子才好。
  凰羽回到东宫,一夜无眠,第二天,他终于清醒许多。
  凰羽是一个有行动力的人,他马上变了态度,亲去燕王府看望兄长,而且对燕王府的小王子送了礼物。
  在朝常上太子对燕王的进言,都是一力赞好,表现出了弟恭的态度。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 入朝(一)

下一篇: 《 凤栖梧-----就藩(三)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