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 入朝(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2   点击:


  凤栖梧----入朝(一)
  凤嘉的官职是鸿胪寺的官员,从五品,其实已经不低了,众人议论,若说是为了凰羽打造班底,东官还有空缺,可是却让凤嘉入了鸿胪寺。
  凰羽有些惊讶,他的老师庄大人,现在是东官的太子太师,算是一直看着他长大的,他和皇后有些远亲,因为亲戚关系比较远,所以知道的人不多。庄大人私下与皇后并无往来,这一次还是皇后让凰羽私下称呼他表叔。这时候庄大人不好拒绝这个称呼,他是翰林出身,才学过人,有些方正,如今凰羽既然已经是太子,他用心扶保,本是正途,才认了这个称呼。他劝凰羽,陛下的安排自然有道理。凤嘉的身份特殊,还是在鸿胪寺比较合适。
  凰羽的打算是凤嘉资历浅,但做个太子詹事总还可以,这时候庄大人的话,让他有些不安,难道凤嘉还要回南宁吗,他回去干什么,南宁王妃的儿子已经十四了,算是成年,他听说,王妃一直让人上表立为世子。只是南宁王一直说孩子还小,才拖延。
  庄大人不好评论南宁王府的家事,和朝堂一样,各有纷争,但还是说,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南宁的位置特殊,不得不防。
  凰羽这才作罢。
  凤嘉其实很喜欢这个职务,在姚大人手下当差,他愿意。
  凤栖梧----入朝(二)
  这一年的冬天,燕王府的侧妃又生下一子,代宗很高兴,众赏了王府。
  这时候有人提到太子也该成亲了。
  燕王这一年一直低调,六月曾经上书就藩,被代宗驳回,说孙子太小,不惯路途风霜。燕王的封地在最北面,是个极冷的地方。
  贵妃死后,宫里的事务由皇后接管,皇后的身体,反而硬朗起来。
  皇后也一直在考虑儿子的婚事。
  她选中的是胡捷的副手韦敏的小女儿,思莲。
  几次宣思莲进宫,不想冬至那一天,代宗祭祖后突然宣布了太子妃的人选,却是姚大人的千金,姚惠。
  皇后有些落空的感觉,一时无语。
  韦敏掌管着京中的防务,本是她千挑百选的人物,不想代宗却否定了。
  姚惠之前并没有进入人们的视线,姚大人素来低调,和朝中官员往来不多,此时却成了太子的岳家。
  凰羽有些苦闷,姚大人极好,清流中人望极高,可是他需要一个能和胡捷抗衡的人物。
  代宗的心事他摸不透。
  他拉着凤嘉喝酒,名为庆贺。凤嘉安慰他,代宗还是疼爱他的,东宫的那些人,都是各部挑过来的,便于凰羽进入角色。
  凤栖梧----入朝(三)
  凤嘉知道自己的身份,在朝上只长耳朵,不长嘴,都是跟着姚大人进退。
  如今微妙的是姚大人成了太子的岳家,他的一举一动,突然间成了人们的焦点。
  姚大人是想低调也不成了。而整个的鸿胪寺都成了东宫的另一个营点。
  姚大人有些尴尬,他其实也不解代宗的安排,他的家庭情况,其时帮不了太子,他只有姚惠一个女儿,姚家一族,人口并不多,也没有什么太出众的子弟。
  应该说姚惠到是人物出众,姚大人无子,把姚惠当儿子养大的,上马打猎,提笔成书,姚家的事务都是姚惠打理,姚惠的素质到是可担太子妃的职责。
  姚惠的好友就是李梧。
  她们都跟李冰学过弓马。
  凰羽私下和李梧打听过姚惠,李梧到是极力夸赞,说惠姐姐人物出众,做太子妃到是合适的。
  李梧看凰羽闷闷不乐,轻声说,姚家才是代宗放心的太子岳家。
  电光石火间凰羽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好像悟到了,此后凰羽开开心心,和姚大人往来频繁,都是请教学问。
  还把那些学问心得,写了笔记,托高公公交给代宗,代宗果然大悦。
  此后凰羽沉迷学问,对朝中之事过问的反而少了。
  父子之间的关系反而更融洽了。
  代宗请了道士进宫,讲习长生不老之术。
  幸而代宗仍然按时上朝,并不沉迷其中,后宫中如今最得宠的是德妃,年纪不大,才二十五岁,德妃的小儿子,今年五岁。
  德妃一直想进升贵妃,代宗不置可否,只是封了德妃的儿子为宁王。
  凤栖梧----入朝(四)
  燕王给凤嘉递了请贴,说是生日小聚。
  凤嘉有些犹豫,现在的形势不比初入长安时,自贵妃死后,燕王府大不如前,不过燕王的岳家,仍然是门庭若市。凤嘉不好不去,和杜大人说了一声,杜大人其实不想让凤嘉去,但南宁王的长子,如果不去,等于对燕王府表态了。
  凤嘉带了些南宁王府送来的礼物,都是些特产。
  燕王看见他很高兴,请入后堂,已经有些客人了,军中的将官居多,凤嘉有些惊讶,但想到了胡捷也便了然。
  宴席设在水阁,燕王一时兴起,吹起了笛子,凤嘉想起燕王所赠的玉笛,有些感叹,时光如水,转眼间,他来长安已经四年了。
  酒至半醋,有人舞剑助兴,这时候,杜大人派人来接凤嘉,凤嘉起身告辞,燕王送出府门,情意殷殷。
  天上一弯明月如水,燕王叹息,年后,他就要就藩了,不知何时再聚,凤嘉有些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后会有期。
  凤嘉心中感叹,回到府中,意外的是看见微服的凰羽,大为惊讶。
  凰羽微笑,在东宫闷得慌出来转转,他还有一个月就大婚了。燕王将在太子大婚后离开长安。
  凰羽现在已经接受了太子妃的人选,在姚家见过姚惠一次,姚惠的爽利明朗,到是让他眼前一亮,姚惠的身上有着阳光的特质,让人不由得心情开朗。
  凤栖梧----入朝(五)
  姚惠再不能如从前那样自由行动,现在一出门,就让人围了起来,参加宴会,她成了重点人物,人们的眼神有讨好有羡慕有忌妒有不解。
  谁也不知道,姚家不是重臣,姚惠更非天香国色,这样的一个女子,凭什么成了太子妃。
  只有李梧和从前一样,所以姚惠不出门的时候,就让人请了李梧来。
  姚惠在烹茶,眼神很专注,茶香袅袅,好像她无边的心事。李梧嫣然一笑,人品即茶品,难怪太子哥哥说你优雅大度。
  茶是竹峰茶,并非什么贡品,贡品多是铁观音,姚惠还是喜欢这清悠的竹峰茶,她喜欢这名字。
  姚惠淡淡一笑,其实我真不想做什么太子妃,一入宫门深似海,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人丁冷落,我进了宫,谁照顾我爹。
  我也没什么好哥哥,做得了国舅爷。
  李梧也叹息一声,是呀,惠姐姐,可是天命难违,都是命吧。
  姚惠的眼睛眨了眨,李梧继续劝她,可是太子哥哥人很好的,他非常的欣赏你敬重你。
  提到太子,姚惠的眼神亮了一下,凰羽清亮的眼神,温和的笑容,随即又暗了下去。我听说,有人已经提到太子侧妃了,幸而太子说大婚之后,由太子妃决定。
  李梧明白,凰羽已经尽最大的力量维护姚惠了,可是侧妃的事,早晚要上议程,而皇后娘娘一直在考虑的是韦思莲。
  韦家早先也同意女儿进宫,但人家的目标是太子妃,不是侧妃。
  凤栖梧----入朝(六)
  这时候,家人通报,凤嘉来了,原来他是替太子给姚惠送礼物来的,礼物极清简也浪漫,是皇后宫中盛放的红梅花。
  看见红梅,姚惠的脸红了,眼神也亮晶晶的,不管如何,太子心中是有她的。
  李梧也替姚惠欢喜。深宫清冷,如果没有丈夫的爱护,对于姚惠来说,日子就难过了。姚家人丁太少,难道这是代宗看中姚家的原因吗。
  姚惠收下花,请凤嘉品茶,凤嘉喝了一口,侃侃而谈,我们家乡有一种普洱,树高几尺,它的叶子泡茶极好,姚惠说,你说的是银生城的茶,凤嘉点头微笑,回头我送你些。他看见李梧,忙说,你也尝尝,味道极好。
  李梧能感觉到凤嘉的思乡之情。
  二人离开姚家的时候,凤嘉的眼底有些淡淡的愁绪,李梧问他怎么了,凤嘉叹息一声,燕王侧妃的那个儿子,没能保住。李梧也叹息一声,那个孩子,生下来就体弱,到底没能熬过冬天。
  李梧想了想,我还去趟王府吧,看看燕王哥哥。凤嘉说,我也去吧。
  凤嘉让随从找姚大人取了些普洱,燕王见了他们,忙起身,他的眉间似有阴霾。
  李梧说是后面看看侧妃,燕王让人带了她去。
  燕王的神情还算平静。
  凤嘉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说,我吹笛子吧,他吹的是春江花月夜,燕王听着听着,却突然泪下。
  凤嘉停了下来,燕王摆摆手,没什么,我是有些感触。
  府里的长史过来,说是请他看带走的文书,凤嘉起身告辞,他知道王府在准备就藩的事。
  凤栖梧----入朝(七)
  杜大人劝凤嘉,不要和燕王过多的接触,燕王的身份太敏感,尤其是这个时候,不要引起凰羽的猜测。
  凤嘉想了想,凰羽不是那样的人。
  杜大人苦笑,凰羽不是,可是他身边那么多的幕僚,未必不多事,你的身份太敏感,你和燕王不要彼此连累了。
  果然有幕僚和凰羽提及凤嘉和燕王合奏的事,凰羽看了看幕僚,你要是会吹笛子,也去和燕王合奏,本宫不介意。
  凰羽当笑话说给凤嘉听,凤嘉忙说,那天是过去探望一下燕王,燕王失子,很落寞的样子,自己于心不忍。
  凰羽叹了口气,我也不忍心,也让老师过去探望了,我去不合适,其实我不介意的。
  凤嘉心里明白,杜大人说的对,凰羽身边的人,自然有人忌讳,现在看来,东宫的人到不至于监视自己,但一定有监视着燕王。他想还是提醒李梧一声。
  凤嘉给李梧写了个条子,李梧看后烧了。
  其时李冰已经提醒李梧了,李冰现在的位置,比较接近权力中心,他一直按照襄王的指点,不多话,唯代宗命是从,不当值的时候,就躲在王府里,他名义上算是襄王的一个远亲,来长安的时候,就住在王府里,现在依然如此。顺便指点李梧的功夫,他不解的是,襄王为什么那么固执的让他指点李梧的功夫,还教导李梧兵法,李梧现在的功夫,自保是没问题的。他有些奇怪,李梧是宗室女,有封号的郡主,她的夫婿自然是豪门官宦,李梧学这些,难道还要去打仗吗。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相逢

下一篇: 《 凤栖梧-----大婚(一)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