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红尘有你】维也纳情书 4 奥丽佳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04-12   点击:


  谢寥沙:
  晚会回来我一宿没有入睡。泪水打湿了枕巾。我想起那一天你的吐露……
  那是安娜和谢尔盖相识的第三天,两个年轻人躺在莱茵河畔小旅店山坡的草地上……
  忽然,她支起肘:问他:
  “谢尔盖。彼得洛维奇。您这样优秀,英俊又有才华,难道就没有哪个姑娘崇拜您,倾慕您?”她含着笑意眯起眼,盯着他。他无语。她的声音更柔和了,“或是……”她又躺下去,把手帕蒙在脸上,口齿不清地说,“或是,没有哪位成熟的女人垂怜于你吗?”她小声咯咯地笑。
  他一时没有回答,稍许,她伸过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腕上解释说。
  “谢寥沙,别生气,我只是随便聊聊。”
  “安娜,我很愿意成为你的知音,无话不说的。”于是他讲起了他初到小城,坐在莱茵河边白腊树下的那段思念。
  那一场纠葛源于一幅肖像画。他的老师建议他给一位女演员画像,他说这位演员是彼得堡名流的子女,很有气质,是一个贵族坯子。老师玩笑说,你在学院学了十年,你的肖像画很古典。革命后布尔侨亚正在消逝,你不妨以她为模特展现一下前辈大师的风范。就算是你毕业创作吧。他答应了。
  这位演员她叫奥丽佳。在学院一间小画室,她隔一两天来一次。作画时,他们谈起她的身世。她的确是个贵族的后裔,她的祖父跑到国外去了。她的父亲参加了白党,彼得留拉手下的一个军官,在乌克兰被打死了。他给她画像时她二十八岁,还没有结婚,但已经懂得了忧郁。所以那幅画很成功。
  之后,她们有了一些来往,她请他到她家做客,那是一处很有气魄的大房子,母亲留下的。门前和两侧有一个小花园,现在她一人住着。她说,她希望得到那幅肖像,他遗憾地告诉她,被学院收藏了。于是,她请他再画一幅,人体。就这样,在她家里,她腰系一幅白绫,尽展娇媚。他用了一周多的时间,作那幅油画,画得很美。
  完稿时,她让他签了名。突然她跳起来抱住他,热情地吻他,腰里的白纱飘落到地上。他也激动起来,感到手足无措。
  随后的十多天他没去见她,他经历着理性和情感的冲击。他独自一人在涅瓦河畔和普希金的铜像前散步,听中学生朗诵人的句。那是列宁格勒芬芳的初夏。
  画像期间,谢尔盖和奥丽佳多次在这里徘徊,她为他念演出的台词。此刻,他的思念突然膨胀了,十分痛苦。他承认那情愫是在画她的身体和她闲谈时郁结起来的。他匆匆跑到她的楼前。通往前厅的花园小门上了锁。
  正当他一阵困惑时,听到一个老女人的声音:
  “您是谢尔盖.彼得洛维奇.彼得洛夫吗?”
  “是我,大婶。”他认出她是邻居。
  “这是奥丽佳给您的信。”她把信递给他,牵着她的小狗走了。
  他急忙拆开。“谢寥沙,亲爱的弟弟,我走了,带上了你的画。”
  “读了信的开头,我感到一阵眩晕。”谢尔盖对安娜说,“信里,她说她去了欧洲,种种原因,叫我不要去打探,也不要追她。她说她爱我,即使乌云压顶也不会断了思念。“我们会见面的,你的姐姐。可是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不明原因的诀别”。
  说到这,安娜流下了眼泪。稍许,她缓缓地对谢尔盖说:
  “谢寥沙,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你,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舅舅和我当作你的亲人,我就是你的妹妹。”
  在小旅店分别的那个下午,她问谢尔盖:
  “如果在欧洲我遇到奥丽佳怎么说?”
  “实说,我爱你,我们订婚了。”谢尔盖肯定地说。
  这就是那段谈话,那段影象的回放……
  谢寥沙,我一定要单独见她,那个奥丽佳——安娜自语——看看她是谁,那个照亮维也纳的美人,看她是不是你的模特,你昔日的情人。探一探她是否还想念你。我会如实地告诉你,我的感受。我把一切讲给你,扣听你的心声。如果,你们的情丝未断,我会退出这场“游戏”。毕竟莱茵河的邂逅才只有几天。莫泽尔河边的雷雨和教堂的钟声,也不过是一场梦……一场梦!
  安娜又伏在枕上哭起来。
  谢寥沙,我们的信,看来只能通过我国的信使了,这就要找奥丽佳,她是维也纳领事馆的文化秘书。
  我怎么才能得体的见到她呢?以什么身份?我能骄傲地充满自信地站在她的面前吗?我会不经意地梳理头发,亮出我们的订婚戒子吗?
  我苦苦地思索……
  我一定要精心打扮去见她,我不后退,我要向她丢下白手套。
  我要亮出戒子,宣布你是我的……谢寥沙,此刻我心乱如麻。
  我想去列宁格勒,我们就结婚……
  在莱茵河畔小旅店的山坡上,你对我讲述了那段往事,关于她的,那时,你的叙述引起我的同情。是的,那不过是一个故事。可现在,奥丽佳,娇艳、高雅,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撞击我的感官和心灵。真的,这就是她,曾经在你的面前褪尽了衣衫,让你描摹她的细微……
  我一定要走进她的卧室,细细地读你的杰作,看那模特的微妙微肖,推想你那时的情动之处……
  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又想起分别时我们的对话。我说:我没想到走得这么快,这才几天,就要分别了……我离不开你,只要你一句话,我就随你去列宁格勒。我怕。当时,你抱紧我,吻我说:不,安娜,别感情用事。我们的事一切都定了。我问:如果我遇到奥丽加怎么说?“实说。”——你坚定地回答。我问:她会伤心吗?你说:总觉得她有一些隐秘的东西,比你和她的情感更重。她还嘱你不要追她……
  那时我们是多么坚定啊!可晚会上一见她,我的思想混乱了,我动摇了,她是那么不可抗拒……不可抗拒。
  谢寥沙,我该怎么办?我头疼,写不下去了……
  这两天我的情绪波动引起姨妈的注意,她和舅商量,决定提前两天送我去学院报到。接待我们的是一位老女人,她也是姨的熟人。我们填了表,按在国内定下的目标,我修歌剧,文化课是欧洲音乐史,乐器是小提琴。拉宾老师也在,他夸我在晚会上的演唱,说我定会是一个有前途的演员。他还赞扬社会主义,他语重心长地说:
  “社会主义是个好制度,苏联现在还贫困,能拿出钱来培养音乐家不容易。好好学,将来为穷人唱歌。你看这,剧院里都是绅士,达官贵人……”他不说了,叹气。
  他的话感动了舅舅,他走上前去拥抱拉宾,这个自视卑微的犹太人也动了情,两人竟老泪纵横了。
  回到家,我关起门来,反思,为我的敏感任性而惭愧,为辜负祖国的期待而自责。我又想起临行前母亲的话。那天晚上,我已收拾好行装,母亲坐在我身边,一面在围裙上擦着手,疲惫地:
  “你父亲牺牲已经二十来年了。”我以为她又要掉泪,没有。“他是为了苏维埃,政权,归根到底是为了我们的生活。他为你们创造了这个条件,可惜,他没有看到你的今天,没有看到你成才……”她用围裙,掩起脸,啜泣起来。
  我要让妈妈过上好生活,不能任性。
  我不知道姨和姨父说了些什么,第二天奇迹发生了。姨父带一束鲜花回来了,当时我、舅舅和姨妈都在客厅里,他一进门就笑盈盈地说:
  “看,这是奥丽佳送的,她庆贺你在晚会上的精彩表演,还祝福你和谢尔盖的订婚。”
  “这个奥丽佳还真有点同胞情谊,在异国他乡。”舅舅取下烟斗,笑了。
  我知道这是姨妈和姨父安排好的,去见奥丽佳,说明情况,果断地了结此事,消除我心头的重压。我感激二老。同时又为在奥丽佳面前的怯懦而伤自尊。
  谢寥沙,我真是个中学生,这样多愁善感,像一个剧中人。
  那一天,我终于见到了奥丽佳,在她独居的小客厅里。姨妈陪着我。她叫我妹妹,抚着我,赞赏我,说我清纯、美丽。我心里很高兴。同时她又夸奖你:
  “谢尔盖是个优秀的青年,他在全俄美院学了十年,很有才华,现在列宁格勒的画廊都在收藏他的作品了。我的一幅肖像还收藏在他们学院。”我注意她没说那人体,她又拉着我的手说:“听说你和谢尔盖订婚了,多好的一对呀!你看,我叫你妹妹,晚会上,我也称你姨为姐姐,我都二十八岁了。嘻嘻,真是,如果拜伦见我,也不会理睬了,人说过,对女人从不数到三十……连那个跛足浪子都抛弃了我们这个年龄。”她娇媚地笑了。“我不想结婚了,”她说这话时望着姨“像我这样的没落贵族,能在苏维埃政府里谋得这么好的差事,应当珍惜,对不?”我知道她对姨说这话,是想解除姨的心病。姨说过表哥追她,她还是姨父的密友。
  姨说出了我们的要求,想请她转信给祖国亲人的愿望,她一口答应,说在特殊时期,这也是她们领事馆该办的。
  奥丽佳还对姨说,这一段时间,她要访一访俄侨和俄裔文化人,看他们对苏维埃政府有何要求。她还说过些天使馆还要筹备两国间的访问演出。
  我们告别了,谢寥沙,我没看到你的作品,那玲珑的奥丽佳,怎么能提出进她的卧室呢?她把那幅画,她的裸体,你画的,放到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的地方,隐秘的角落,她是那样眷恋她,不是因为自恋,是因为那是她,忠实地,真诚地向你袒露的一切,如今,她把她埋在心灵的深处,珍藏她的爱……此刻,我徒然怜惜起她来,真的,我爱她……
  那天我正和姨谈论奥丽佳,姨父走过来说:
  “奥地利并入德国之后,苏联在维也纳的使馆已降格为领事,有些人并入柏林,奥丽佳还在,不过你们不要频繁与她接近,盖世太保会盯上你们。”
  “我们有啥,女人间只谈论艺术,”姨讪讪地说,“应该注意的,倒是你,政府官员,要自重。”
  姨父微笑,走开了。
  姨父说得对,谢寥沙,我以后不能经常发信,这是战时,还要通过使馆。但我会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日记里,见面时翻给你。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奥丽佳的出现,给两人情感带来了考验,好在男主人公诚实。女主人公内心的纠结,自责到最后喜欢奥丽佳,一段真实的心路历程,这应该是人类共有的情感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五出眉心

    昨天看时咋没有4?感觉很奇怪,原来跟我一样,文字也被黑过了。

    2014-04-12

    回复

    • 行吟者

       谢眉心来访,你是我忠实的评者,总是给我恰当的评论和友好的鼓励。

      2014-04-12

      回复

    • 五出眉心

       你的文字很耐看,给人的东西很多。应该感谢你才对。

      2014-04-12

      回复

  • 五出眉心

    人性之美总会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2014-04-12

    回复

    • 行吟者

       你说的很对,文学以自己审美观不断促进人类的良知向善。

      2014-04-12

      回复

    • 五出眉心

       也许这就是一个文学工作者应该具备的良知和应该肩负的使命吧。

      2014-04-12

      回复

  • 下寨龙池

    特意去文集看了一下,发现本章的链接在但是打不开,应该是被黑的结果吧。

    2014-04-12

    回复

    • 行吟者

       好不容易得了一个“精华”又被“黑”了,你说我的命苦不苦。

      2014-04-1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