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从柳絮词看钗黛的价值观和命运走向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09   点击:

  社里做的时候多,填词的时候少,所以柳絮词,就格外醒目了。
  看黛玉的,是一阙唐多令: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球。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这是典型的黛玉体,作者基本上让黛玉负责了这类词,清雅而忧伤,对于命运有无奈,有伤感。)
  一开端就是堕和残,上来给柳絮的定位就凄凉而忧伤的格局,说柳絮的形状是成球,美感就弱了,接下来,借物说人,漂泊人命薄,这就是心境,决定了物境。把柳絮说成白头,最后是春不管,凭尔去。暗指了双玉的情缘,是无人相助,只能是凭尔去。也明示了双玉情空。
  春不管,有些埋怨吧,谁是黛玉的春,自然是指贾母了。湘云都订了亲,黛玉的婚事,做为长辈的贾母,却一直沉默,千管万管不如给黛玉一个如意呀。
  黛玉的心境和柳絮一样,有些叹息有些认命。
  而宝钗的词,完全是另一种风格。
  宝钗笑道:“总不免过于丧败。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的东西,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落套。所以我诌了一首来,未必合你们的意思(宝钗此时心情应该不错,而且另有目标)。”众人笑道:“别太谦了,自然是好的,我们赏鉴赏鉴。”因看这一阕《临江仙》道: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护官符里说贾府是,白玉为堂金作马,和薛家的珍珠如土金如铁,很是合拍)。白玉堂说了地点,是贾府。
  湘云先笑道:“好一个‘东风卷得均匀’!这一句就出入之上了。”(一个均匀,马上就不是颓丧)。
  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宝钗心性坚定,不为外界的顺与不顺改变),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目标)。
  柳絮词中表明了宝钗的性格,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都有一种笑看风云,我自岿然不动的大气与稳重。
  而最后好风借力,送我上青云。
  可以看出来,宝钗知道自己是需要借力,才能上青云的。
  谁是她的力,自然是白玉堂的贾府,而青云自然是宝二奶奶的位子。
  从此词看,宝钗是达成心愿,坐上了宝二奶奶的位子。
  黛玉和宝钗对柳絮这同一种事物,却是完全不同的观点,一个是凭尔去,一个凭借力。
  一个认命,一个抗争。
  
  审核编辑:开心彩虹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开心彩虹: 一个自怨自艾,一个乐观向上,一阙词就可看出一个人的心性与志向。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