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为什么是我----感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01   点击:


  
  这时候会议室的门推开了,汤宁和刘城站在门外。
  叶副总的手抖动了一下,他放下电话,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巧合,开会和汤丽的电话,是汤宁的安排。
  汤宁有些痛心的看着他,我是不是该称呼你叶子,汤丽口中那个最让她信任的人,那个给汤丽写了好几年信的人。
  原来是你。
  汤宁坐在他惯常的位子上,叶子有些茫然,刘城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也坐下来。
  汤宁大口的抽烟,他的烟戒掉了几年,最近又抽了起来。
  抽完了一根,才转向叶子。说说吧,为什么。
  叶子此时平静下来,他沉默着,心里在考虑,这意味着什么,其实这么多年了,无数次梦里有这个场景。
  他苦笑了,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汤丽对你一片真心,你为什么一直拒绝她,一次一次又一次,如果不是你,汤丽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吗,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是我心中的仙子。
  他说到这里,又沉默了。
  汤宁叹了口气,这不是理由,汤宁是我叔叔的孩子,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是把她当妹妹,她只是我妹妹,一直都是。
  叶子反问,你不是承诺过娶她吗,小时候!
  汤宁马上反驳,那是一块玩游戏不能当真。
  叶子冷笑,你是游戏,她不是,她一直活在那个场景里!
  
  
  
   为什么是我----往事
  汤宁一时恼怒,不知如何开口。
  还是刘城说,叶子,我也这样称呼你吧,你想过没有,你这是害汤丽。她是个病人,你跟着她的思路折腾,不是害她吗,她永远得不到幸福,只有放开了,才可能正常。
  叶子摇摇头,你们不懂她,她没病,她就是个仙女,她一往情深,从小就爱上了汤宁,一直不变,她不是病人。
  叶子陷入了回忆中。
  中学的时候,叶子是孤独的,他没有朋友,只有课本,只有分数,内心却是惶恐的。
  那一年期末考试,他的名次,从第三降到了第十五,他几乎绝望了。那天下着雨,他一个人在教学楼前转悠,汤丽过来了,她把雨伞递给叶子,你怎么了,这样会生病的。叶子苦笑,我宁愿大病一场。汤丽惊讶的看着他,为什么要生病,生病要吃药要打针,我不要生病。我小时候病过一次,发烧,好厉害,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她天真的样子,语笑嫣然,她拉走了叶子。
  从那时起,汤丽进入叶子的心中,善良美丽活泼,汤丽在他心中没缺点。
  他唯一的苦恼是汤丽爱的是汤宁,她在他面前提起汤宁的时候,好像有了另一种神采,温柔绝美。
  她说盼望着长大,可以嫁给汤宁,小时候,汤宁就说长大了娶她做新娘。
  叶子的心有些悲伤。
  为什么是我----固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子也发现了汤丽的问题,她有时候会虚构一些事情,比如有一次汤丽生日,叶子灵机一动,买一束百合花,汤丽高兴的收下了。可是转天她就说那是汤宁送她的。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叶子明白,汤丽是走火入魔了。
  但是他不相信汤丽有病,他认为那是深情。
  于是他一直结交汤宁,却发现汤宁对这个妹妹,没有特殊的感情,他为汤丽遗憾。
  说到这里,叶子质问汤宁,你一点不感动吗,一个人如此对你。
  汤宁冷静的说,叶子,你要明白,爱情不能勉强,比如你对汤丽的感情,可是汤丽为你感动吗。
  在我心里,她就是我妹妹!
  叶子低头,如果汤丽爱上我,那是我最幸福的事。
  汤宁说,你爱汤丽是你的事,为什么一次次为难别人,你给刘欣打电话,你告诉汤丽我们结婚的时间地点,告诉她,我家地址,你不感觉太过份吗。
  叶子说,她让我做的事,我必须做。
  汤宁问她,刘欣都去影楼了,你还寄快递干什么。
  叶子抬头,我只往她公司寄过一次,影楼没有。
  汤宁不相信,除了你还有谁,你和影楼的摄影师大卫是同乡,不是同乡会上说的吗。
  叶子点点头,我知道你们婚纱照在慧慧影楼拍的,所以才联络了大卫,可是叶子没让我继续找刘欣的地址,她不要求,我不会多事。
  
  为什么是我----木偶
  刘城一直观察着叶子的表情,感觉他说的是实话,难道后来的快递,与第一封快递,不是同一个人操作,可是内容却是一致,如果是那样,这个人和刘欣或者汤宁还是有接触的,但应该不是接触特别多的人。刘欣搬到了影楼住,他还寄快递,为什么呢。
  刘城的眼睛一直盯着叶子,他的眼神有压迫性,叶子躲开他的眼光,他说,我做的都是为了汤丽,只是给汤丽提供一些你的动向,只和感情有关的,别的事我没参与。
  刘城耐心的劝服叶子,汤丽的病情你也知道,她需要安静,你总是一次次让她受刺激,会加重她的病情,让她看见了汤宁结婚,这对她的伤害有多大,你不知道吗,你这是害她。而且深更半夜让她一个人跑出来,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叶子抬头,她出来的时候,我都在附近,我不会让她一个人出来。
  刘城有些感叹,叶子,你对汤丽的感情让人感动,可是要真为她好,就不要刺激她了,给她一个安静的环境,让她走出她的幻想,如果不能也不要打破她的幻想。
  叶子叹了口气,没说话。
  汤宁一直看着着,最后说,你明天把你的工作,业务方面的交接给李副总,行政方面的交接给张照。
  叶子点点头,他把身上的钥匙拿了出来,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终于长长的呼了口气,这样也好,这一天迟早会来,汤宁,对不起。我不是想针对你,我知道汤丽不会伤害你,她宁可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
  汤宁冷笑,那么别人呢,谢蕊和刘欣呢,她们有什么错,尤其是刘欣,她连汤丽是谁都不知道,她就该被伤害吗,大家都是人,谁也不是生下来让人伤害的。还有媛媛,你真觉得,对一个孩子公平吗。
  叶子替汤丽辩解,我不相信谢蕊的死和汤丽有关,她们争吵的时候,汤丽是说过要杀死谢蕊,可她是善良的,她下不了手,我相信汤丽。你也要相信她呀,她和谢蕊的死没有关系,谢蕊是死于交通意外。
  汤宁质问他,是吗,是谁和谢蕊大吵大闹,谢蕊心情不好喝了酒,开车上高速,没有这些事,会有意外吗!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为什么是我----探究

下一篇: 《 为什么是我---猜疑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