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最嚣张跋扈的奶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8-12   点击:


  奶母和主子的个性到是互为反衬。
  宝玉最是怜惜女孩子,可李嬷嬷骂袭人一口一个忘本的小娼妇几两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让一个袭人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贾琏做事还算公道,情商一般,他的奶母赵嬷嬷却是极会奉承人,把凤姐哄得开开心心,给她的儿子安排了工作。
  迎春是府中的有名的二木头,贾琏的小厮兴儿说他是针扎一下不知道疼,宝钗说迎春是有气的死人。何等刻薄的评价。可是迎春的奶母,却是所有奶母中胆子最大,最敢生事非的的。
  一般来说,能做主子的奶母,也算是仆人中有地位的,都是主子的心腹,将来小姐出阁,也是能做陪房的,算是有人养老。
  通常来说奶母的人选,应该是贾府的家生子里去挑了。
  这位王嬷嬷因为是聚赌的头家被贾母严办了,当时宝钗等人考虑二小姐的面子,一起向贾母求情,贾母在气头上,当即驳回了。"贾母道:"你们不知。大约这些奶子们,一个个仗着奶过哥儿姐儿,原比别人有些体面(看来是府中优待),他们就生事,比别人更可恶,专管调唆主子护短偏向。我都是经过的。况且要拿一个作法,恰好果然就遇见了一个。你们别管,我自有道理。"(这是迎春的奶母,如果宝玉的,贾母也会如此吗!)其实迎春是长房的姑娘,这奶母也应该是贾赦那边的仆人,等于也是扫了长房的面子。
  事情没有了结,后面是奶母的儿媳妇找迎春来威逼去求情,从这位奶嫂言词可知,王嬷嬷的嚣张,她自己违规也罢了,居然还敢当了迎春的首饰累丝金凤,别的首饰原也罢了,那金凤是每位姑娘都有,过节都要佩戴的,也就是属于撑面子的饰物。
  谁知迎春乳母子媳王住儿媳妇正因他婆婆得了罪,来求迎春去讨情,听他们正说金凤一事,且不进去。也因素日迎春懦弱,他们都不放在心上(恐怕是她婆婆不放心上)。如今见绣桔立意去回凤姐,估着这事脱不去的,且又有求迎春之事,只得进来,陪笑先向绣桔说:"姑娘,你别去生事。姑娘的金丝凤,原是我们老奶奶老糊涂了,输了几个钱,没的捞梢,所以暂借了去。原说一日半晌就赎的,因总未捞过本儿来,就迟住了。可巧今儿又不知是谁走了风声,弄出事来。虽然这样,到底主子的东西,我们不敢迟误下,终久是要赎的。如今还要求姑娘看从小儿吃奶的情常,往老太太那边去讨个情面,救出他老人家来才好。(这才是来的目的,说请迎春说情,还不把凤先赎了回来,分明是糊弄迎春)"迎春先便说道:"好嫂子,你趁早儿打了这妄想,要等我去说情儿,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方才连宝姐姐林妹妹大伙儿说情,老太太还不依,何况是我一个人。我自己愧还愧不来,反去讨臊去。"绣桔便说:"赎金凤是一件事,说情是一件事,别绞在一处说。难道姑娘不去说情,你就不赎了不成?嫂子且取了金凤来再说(说的有理)。"王住儿家的听见迎春如此拒绝他,绣桔的话又锋利无可回答,一时脸上过不去,也明欺迎春素日好性儿,乃向绣桔发话道:"姑娘,你别太仗势了。你满家子算一算,谁的妈妈奶子不仗着主子哥儿多得些益,偏咱们就这样丁是丁卯是卯的,只许你们偷偷摸摸的哄骗了去。自从邢姑娘来了,太太吩咐一个月俭省出一两银子来与舅太太去,这里饶添了邢姑娘的使费,反少了一两银子。常时短了这个,少了那个,那不是我们供给?谁又要去?不过大家将就些罢了。算到今日,少说些也有三十两了。我们这一向的钱,岂不白填了限呢。"绣桔不待说完,便啐了一口,道:"作什么的白填了三十两,我且和你算算帐,姑娘要了些什么东西?"迎春听见这媳妇发邢夫人之私意,忙止道:"罢,罢,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必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只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这奶嫂能发落邢夫人的私意,暗指邢夫人让岫烟省了一两月钱,让她们填限了,是讽刺邢夫人抠门呀。如此不敬,可知王嬷嬷一家不是走的邢夫人的门路,所以并不畏惧邢夫人。那司棋的外婆本是邢夫人的陪房,她都敢说这话,讽刺邢夫人,好似邢夫人沾了她们的光。真真厉害)。
  还是迎春忙出来拦了,不肯再多说下去。
  这一个章节里,王嬷嬷都没有出场,可是她的儿媳妇都敢和迎春如此说话,可知王嬷嬷素日有多嚣张。
  而且岫烟为了打点婆子下人,不得不典当了棉衣,可知被打点的人,肯定有王嬷嬷。她是迎春的奶母,邢岫烟自然不敢得罪。
  府中如此嚣张的奶母,王嬷嬷也是头一份了。这也是奴大欺主了。迎春此时不能摆平奶母,这还是身边的人,也有些情份,尚且不尊重她,私当她的首饰,根本不打算赎回,他年出阁如何当家主事。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孤独的路

下一篇: 《 又到葡萄成熟时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刁奴欺主的事历朝历代都有,而迎春的乳母也是太嚣张了点。不过呢,好日子过到头了,坏日子也就来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唉,真真可怜的二木头,虎狼屯于陛下尚谈因果的人。

    2017-08-1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