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最有眼色的奶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8-11   点击:


  宝玉的奶母是让宝玉厌烦的,好几回放言要撵了出去。
  而贾琏的奶母,只一个出场镜头,却是另一种形象,极有眼色,极会说话,而且她处处奉承的是凤姐,而不是贾琏。这说明赵嬷嬷是个聪明人,知道贾琏和凤姐之间是凤姐说了算。
  元春要省亲,自然有大工程,处处需要人,这个时候不出来给儿子讨差事,什么出来呢。她的目的为两个儿子找工作来了。
  贾琏是当家主事的人,他奶母的儿子,却没有捞到什么好差事,还要母亲来出面,这说明,贾琏用人,还是有些用人以贤,没有说自己当权了,身边的人都跟着抖起来。赵姨娘的兄弟一个是跟贾环上学,一个是管帐的,都是好差事,可贾琏奶母的儿子,却还没工作。
  一时贾琏的乳母赵嬷嬷走来,贾琏凤姐忙让吃酒,令其上炕去。赵嬷嬷执意不肯(她原是聪明人,虽然求的是凤姐,也要当着贾琏的面开口)。平儿等早于炕沿下设下一杌,又有一小脚踏,赵嬷嬷在脚踏上坐了。贾琏向桌上拣两盘肴馔与他放在杌上自吃。凤姐又道:"妈妈很嚼不动那个,倒没的杠了他的牙。"因向平儿道:"早起我说那一碗火腿炖肘子很烂,正好给妈妈吃,你怎么不拿了去赶着叫他们热来?"又道:"妈妈,你尝一尝你儿子带来的惠泉酒(凤姐此时与贾琏关系和睦,有些爱屋及乌的意味,对贾琏的奶母非常的热情周到,又是肉又是酒的。凤姐对一个人好起来,也是让人受用的)。"赵嬷嬷道:"我喝呢,奶奶也喝一盅,怕什么?只不要过多了就是了。我这会子跑了来,倒也不为饮酒,倒有一件正经事,奶奶好歹记在心里,疼顾我些罢。我们这爷,只是嘴里说的好,到了跟前就忘了我们。幸亏我从小儿奶了你这么大。我也老了,有的是那两个儿子,你就另眼照看他们些,别人也不敢呲牙儿的。我还再四的求了你几遍,你答应的倒好,到如今还是燥屎。这如今又从天上跑出这一件大喜事来,那里用不着人?所以倒是来和奶奶来说是正经,靠着我们爷,只怕我还饿死了呢。"(赵嬷嬷开口求凤姐,先是抱怨了贾琏,自己求了他几次,自然是答应,可是就没办成,这一点可能看出贾琏做事比较死板,不是那种活泛的人)。
  这种场合,有些家宴的其乐融融。
  凤姐笑道:"妈妈你放心,两个奶哥哥都交给我(奶哥哥,凤姐的嘴真甜)。你从小儿奶的儿子,你还有什么不知他那脾气的?拿着皮肉倒往那不相干的外人身上贴。可是现放着奶哥哥,那一个不比人强?你疼顾照看他们,谁敢说个`不'字儿?没的白便宜了外人(看来贾琏管事用人,就是凭才而用,并不是因了远近)。----我这话也说错了,我们看着是`外人',你却看着`内人'一样呢。"说的满屋里人都笑了。赵嬷嬷也笑个不住,又念佛道:"可是屋子里跑出青天来了。若说`内人'`外人'这些混帐原故,我们爷是没有,不过是脸软心慈,搁不住人求两句罢了(赵嬷嬷也要给贾琏面子,毕竟她是人家的奶母,凤姐相助,也是看老公的面子)。"凤姐笑道:"可不是呢,有`内人'的他才慈软呢,他在咱们娘儿们跟前才是刚硬呢!"赵嬷嬷笑道:"奶奶说的太尽情了,我也乐了,再吃一杯好酒。从此我们奶奶作了主,我就没的愁了。"(这赵嬷嬷极会说话,极会奉承,那一句我们奶奶做了主,何等亲热)。
  最有眼色的奶母(二)
  自来求人找工作是最艰难的事,有的要托人情(贾芹),有的要送礼(贾芸)。而赵嬷嬷,完全是借了贾琏的面子。所以先要缓和气氛,拉近与凤姐的关系。
  那一句我们奶奶,算是投了凤姐的心。
  贾琏此时没好意思,只是讪笑吃酒,说`胡说'二字,----"快盛饭来,吃碗子还要往珍大爷那边去商议事呢。"凤姐道:"可是别误了正事。才刚老爷叫你作什么?"贾琏道:"就为省亲。"凤姐忙问道:"省亲的事竟准了不成?"贾琏笑道:"虽不十分准,也有八分准了。"凤姐笑道:"可见当今的隆恩。历来听书看戏,古时从未有的。"赵嬷嬷又接口道:"可是呢,我也老糊涂了。我听见上上下下吵嚷了这些日子,什么省亲不省亲,我也不理论他去,如今又说省亲,到底是怎么个原故?"贾琏道:"如今当今贴体万人之心,世上至大莫如`孝'字,想来父母儿女之性,皆是一理,不是贵贱上分别的。当今自为日夜侍奉太上皇,皇太后,尚不能略尽孝意,因见宫里嫔妃才人等皆是入宫多年,抛离父母音容,岂有不思想之理?在儿女思想父母,是分所应当。想父母在家,若只管思念女儿,竟不能见,倘因此成疾致病,甚至死亡,皆由朕躬禁锢,不能使其遂天伦之愿,亦大伤天和之事。故启奏太上皇,皇太后,每月逢二六日期,准其椒房眷属入宫请候看视。于是太上皇,皇太后大喜,深赞当今至孝纯仁,体天格物。因此二位老圣人又下旨意,说椒房眷属入宫,未免有国体仪制,母女尚不能惬怀。竟大开方便之恩,特降谕诸椒房贵戚,除二六日入宫之恩外,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外,不妨启请内廷鸾舆入其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此旨一下,谁不踊跃感戴?现今周贵人的父亲已在家里动了工了,修盖省亲别院呢。又有吴贵妃的父亲吴天Щ家,也往城外踏看地方去了。这岂不有八九分了?"(借贾琏的话引出省亲真意,果然是贾家的大事,也是花钱的事)。
  凡事要有名目,比如省亲不能说省亲,要说为了孝道。打着这处牌子,这件工程才有着落。
  赵嬷嬷继续奉承凤姐,凤姐好面子,所以这次是说王家。赵嬷嬷道:"那是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儿呢,说`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夸赞了凤姐,还要夸赞凤姐的娘家,赵嬷嬷高明)。
  凤姐这个人办事还是有效率,既然答应了直嬷嬷,就马上兑现。接下来贾蔷提到去苏州的事,凤姐马上借机安排了赵嬷嬷的两个儿子。
  凤姐忙向贾蔷道:"既这样,我有两个在行妥当人,你就带他们去办,这个便宜了你呢。"贾蔷忙陪笑说:"正要和婶婶讨两个人呢,这可巧了。"因问名字。凤姐便问赵嬷嬷。彼时赵嬷嬷已听呆了话,平儿忙笑推他,他才醒悟过来,忙说:"一个叫赵天梁,一个叫赵天栋。"凤姐道:"可别忘了,我可干我的去了。"说着便出去了。(凤姐做事果真爽利,既然是给贾琏面子,自然要做周全,这差事是个美差,而贾蔷是个极机灵的人,自然不会委屈了赵嬷嬷的儿子,皆大欢喜的人事安排)。
  赵嬷嬷这一次来的值,也没送礼,也没费力,不过是深谙人心,极有眼色,奉承了凤姐,不过一顿饭的时间,就把两个儿子的工作解决了。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以凤姐当时的地位,送礼也不一定给你办事,而奶娘刚好句句说到她的心里,让她很受用。她受用了,当然也会让奶娘受用,奶娘的俩个儿子的工作就有着落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这奶娘何止是有眼色,放在今天都是情商很高,很会办事的人。

    2017-08-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