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冷子兴----仆人的女婿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8-08   点击:


  
  冷子兴是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女婿,一个做古董生意的商人。
  周瑞本是贾家的仆人,他的女儿本该配小厮的,自然是求了王夫人,得了体面,让其自家安排。而周瑞自是管着府上的租子,在外面相交极广,所以才把女儿嫁给了冷子兴。
  这冷子兴也是人物,不是一般商人,能与贾雨村相交,可知是有些手腕了。
  雨村不耐烦,便仍出来,意欲到那村肆中沽饮三杯,以助野趣,于是款步行来。将入肆门,只见座上吃酒之客有一人起身大笑,接了出来,口内说:"奇遇,奇遇。"雨村忙看时,此人是都中在古董行中贸易的号冷子兴者,旧日在都相识。雨村最赞这冷子兴是个有作为大本领的人,(二人在都中相识,贾雨村被罢官之前,原是做官的,居然能与商人结交,可知冷子兴不是一般人,雨村也算是有见识的人,他眼中的冷子兴是有作为大本领。)
  这子兴又借雨村斯文之名,故二人说话投机,最相契合(冷子兴结交贾雨村,居然不是因为对方是官,而是借雨村斯文之名,这也奇)。雨村忙笑问道:"老兄何日到此?弟竟不知。今日偶遇,真奇缘也。"子兴道:"去年岁底到家,今因还要入都,从此顺路找个敝友说一句话,承他之情,留我多住两日。我也无紧事,且盘桓两日,待月半时也就起身了。今日敝友有事,我因闲步至此,且歇歇脚,不期这样巧遇!"一面说,一面让雨村同席坐了,另整上酒肴来。二人闲谈漫饮,叙些别后之事。
  就是二人闲谈,这才引出贾府之故事,贾雨村也算对贾家情形有些初步了解,冷子兴的岳家是王夫人陪房,他所知自然是听夫人说起来,事实还是准确的。
  后来遇见雨村旧日相交,知道京中有起复之事,雨村忙回头看时,不是别人,乃是当日同僚一案参革的号张如圭者。他本系此地人,革后家居,今打听得都中奏准起复旧员之信,他便四下里寻情找门路,忽遇见雨村,故忙道喜。二人见了礼,张如圭便将此信告诉雨村,雨村自是欢喜,忙忙的叙了两句,遂作别各自回家。冷子兴听得此言,便忙献计,令雨村央烦林如海,转向都中去央烦贾政。(冷子兴头脑灵活,当然他是晓得林家和贾家的关系,忙让雨村求林如海转求贾政,也说的是贾政,不是贾赦)。
  这是冷子兴的正面出场,后面还有一次是暗出。
  刘姥姥一进贾府,走的是周瑞家的门路。周瑞家的这才往贾母这边来。穿过了穿堂,抬头忽见他女儿打扮着才从他婆家来。周瑞家的忙问:"你这会跑来作什么?"他女儿笑道:"妈一向身上好?我在家里等了这半日,妈竟不出去,什么事情这样忙的不回家?我等烦了,自己先到了老太太跟前请了安了,这会子请太太的安去。妈还有什么不了的差事,手里是什么东西?"周瑞家的笑道:"嗳!今儿偏偏的来了个刘姥姥,我自己多事,为他跑了半日,这会子又被姨太太看见了,送这几枝花儿与姑娘奶奶们。这会子还没送清楚呢。你这会子跑了来,一定有什么事。"他女儿笑道:"你老人家倒会猜。实对你老人家说,你女婿前儿因多吃了两杯酒,和人分争,不知怎的被人放了一把邪火,说他来历不明,告到衙门里,要递解还乡。所以我来和你老人家商议商议,这个情分,求那一个可了事呢?"周瑞家的听了道:"我就知道呢。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且家去等我,我给林姑娘送了花儿去就回家去。此时太太二奶奶都不得闲儿,你回去等我。这有什么,忙的如此。"女儿听说,便回去了,又说:"妈,好歹快来。"周瑞家的道:"是了。小人儿家没经过什么事,就急得你这样了。"(经商之人,难免遇见同道互相排挤,这也就是冷家因何会娶仆人之女,实在这个仆人太有体面,这在寻常人是大事,周瑞家的却不放心上,不过晚上求求凤姐就罢了,凤姐看看太太的面子,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所以周瑞家的女儿,在冷家日子还是好过的)。
  这次是冷子兴暗出,因生意纠纷被人告了。还要通过夫人找门路,才能免了灾。
  说他来历不明,告到衙门里,要递解还乡。看来这冷子兴原不是京中人士了。为了求个靠山,才娶了仆人之女,还真是靠了人家立足。
  
  
  审核编辑: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在QQ上看人

下一篇: 《  琅琊榜-认知的盲点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在主人家里,仆人的地位是很低的,作为仆人的女婿,这个地位更是低下之低,不过,好在还可以立足。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远牵

    作为开篇人物的冷子兴是周瑞家的女儿的丈夫,原来这一家子都是为红楼梦故事穿针引线的

    2017-08-0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