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讲桌上的红玫瑰

---这是一个不需要加工的真实故事。   

作者:欧阳梦儿    授权级别: B    精华文章    2014-04-10   点击:

  (一)
  雾都山城,石角小山村。
  好大的雾,迷烟般。太阳总也睡不醒,有气无力地打着哈欠。村庄像个慵懒的姑娘,懒洋洋地挑起面纱一角,迷惑在少年太阳的暖昧里。当时间老人毫不客气地敲响警钟,村庄一下子惊慌起来:吼叫孩子起床声;哼哼着赖床声;忠实的狗叫声;鸡自以为是的打鸣声;泼水声;锅碗瓢盆碰撞声,交响成一幅《村晨上学图》。
  林雪用最快的速度冲到镜子前,“唰唰”地梳头,那声音听起来有点像钝刀割过麻布,脑里不合适宜地想起一句“对镜贴花黄”。镜中人讥讽地笑着,紧蹙的眉头,满脸的郁闷和无奈。她知道自己是厌倦“光荣的人民教师”这一称谓了。口号响,待遇低,那种悲哀就像光着屁股坐花桥,全在这虚无的名头上了。单调重复的乡村生活;枯燥的从不变更的课本;泥泞的小道;满身泥点呆头呆脑的儿童;满满的任课表,无一不让人压抑。许多同学都成双成对花前月下,只有自己深陷在这穷乡僻壤,花香无人识,花娇无人惜,难不成自己的青春就真要奉献了事?!
  如果非要说成绩,就是冲锋似的教书生涯,练就了一双如旋风的铁脚板。那种黄色粘士踏出的小道,微雨之后,面上一层微微化开,下面却又坚硬如冰,整个羊肠小道,好比一条涂过润滑油的天然溜冰道。这样的路注定不能慢行,你只能想象自己足踩风火轮,一路跌跌撞撞,花样溜冰一样扑到学校去。这样的技巧必须相当出色,否则栽到两旁的水田去,又是一只落汤鸡。那些半截子裤脚淌水,跟鸭子踩水一样走进教室,一坐就是一天的学生,管也管不过来。
  当她穿过那长满青草,与梯田为邻的操场,跨进了土墙围就的低矮的校园,心又莫名的兴奋起来。她猜测着讲桌上是否又开上了一朵鲜花,是什么颜色什么品种。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她收到的第99朵鲜花。开始是红的玫瑰,当玫瑰花开败的时节,便换成了近似玫瑰的月季红,有时干脆就是一朵向日葵,一朵不知名的什么花儿。是什么人送的?为什么送?何故送了这么久却迟迟不肯露面?他想送多少朵?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她把认识的朋友、同学中有可能送鲜花给她的人从头脑中做了一遍过滤。什么可能没有呢?她甩甩头。对于那些未知的神秘,好奇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特质,有好几天,林雪特意磨蹭到最后离开学校,希望那个神秘的爱慕者能借助有利的天时地利站出来。可是她失望了。有好几天,她整宿无眠,天刚放亮就往学校赶,想把那个人堵在校园,可是什么可疑的迹象都没有,等她沮丧的转一圈回来,那朵花又意外地开放在它固定的地方。慢慢地,闻着花香上课就成了一种习惯。
  刚到教室门口,她就闻到了一股芬芳而不失清雅的香气。那是一朵洁白肥实的多层花卉,还带着朝露,优雅地俏立在几片绿叶上。林雪认得那是栀子花,山里虽常见,但远没有这么大这么娇媚。山里的栀子跟山里的孩子一样,大多面黄肌瘦,花瓣单一。显然这是有人专门饲弄的少有品种。纯白,是林雪最喜欢的颜色,更何况这花白得那么有风姿,香气袭人。如果花儿也有灵气儿,这算不算一种外形与内在统一的双重修为呢?林雪笑了,想着在暗处居然有那么一双爱她懂她的眼睛注视着,心情便飞扬起来,讲台下那一张张花猫猫脸,也可爱起来,眼底生出丝丝柔情。
  (二)
  这样又过了一年,热心人为林雪介绍了好几个不错的小伙,其中一个姓陈的还是书画世家,阳光兼儒雅,照理林雪没有理由不动心,不知为什么,心底就是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挥之不去……
  这学期结束,如果学生成绩过硬,林雪就有希望通过小陈的关系借调回城。
  四百多天相处下来,当年的小屁猴经过知识的洗礼,骨节中的灵气日渐挥发而出,眼睛亮了,脸庞因生动而迷人。
  当然也有例外,那个孩子有一张苍白的脸,神情总是呆呆的,对别人的问话要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似乎天生思维就比别人慢半拍。课堂上他坐得比所有孩子都规矩,眼神空空茫茫,魂儿荡荡悠悠。他的作业本永远都是天书。骂他,他就用那双怯怯的眼睛惊恐地望着你,打他,不知道哭;罚他扫地也好,滚出教室也罢,他都一副认罪改造的诚恳。对于同学们的欺凌,他也只是弓着瘦小的身躯退缩,眼泪汪汪地乞求。
  又一次单元考试之后,林雪摇着小名狗儿大名钱天赐的肩膀嚎哭起来:钱天赐,求求你开开窍!求求你开开恩告诉我,我要怎样教你,你才能学得会?求求你不要拖我后腿好不好?我会被你拖死在这里的!
  钱天赐也哭起来,他双肩剧烈的耸动,发不出声,眼泪像那肆虐的洪水满脸泛滥。林雪被镇住了,她从来还没见过这种哭法,她怀疑这个孩子,要不了一会便会胸腔憋裂,那细小的骨头似乎可以随时散架。林雪不敢再晃他,慌忙撒了手。
  上课铃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候,林雪发现钱天赐逃课了,这可是破天荒的事,这孩子虽然弱智,课却是从不缺的,风雨无阻。林雪长叹一声,望着那空缺的座位说了句:我算是被你打败了!决心不再管他。
  第二天钱天赐居然来了,从此没缺过课,只是林雪再也没提问过他。他更沉静了,上课不敢抬头,只有在林雪背过身写黑板的时候,才偷偷瞥老师的背影一眼。
  (三)
  林雪闷闷不乐,无精打采。
  母亲问:怎么了?
  林雪说:还不是为了那个钱天赐,快被他气得吐血。倒是调皮捣蛋的学生还好,可以狠狠揍他一顿解解气。而他,就像个天外来客,用那无辜的眼神眼泪汪汪地望着你,让人崩溃!
  母亲笑说:我认得这个学生,他的父亲钱前就是我班上的孩子。钱前可是出了名的精灵鬼,能言善辩,天生风流。小学三年级就知道给女孩子送花、调戏女生。初中毕业就出外打工,走马灯似的带女人回来,个个聪明漂亮。钱前的父母都是老实巴焦的农民,四十几岁才有了这么一个“金包卵”,大字不识一个,根本管不了他,整个儿一基因变异。后来他终于肯跟一个女人结婚,可是婚后不久,他又在外面搞了个女人,钱也不寄。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女人很绝望,丢下三岁的儿子也跑了。开始女人还寄点钱,每年回来看一次,后来看男人老不管,也就淡了心不再露面。可怜这个钱天赐啊,跟着一个瞎眼的奶奶耳背的爷爷有一顿没一顿的活着。老两口都不爱说话,钱天赐学会了说话我都觉得是个奇迹呢!这个孩子不是不聪明,那是生活压抑的。你注意看没有,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两颗眼珠黑亮亮的,五官明朗,完全是个标致小生嘛!
  林雪有些不信地问:真的吗?我从没见他笑过。他给我的印像就是成天唯唯喏喏,要死不活的。
  母亲得意起来:笑的!笑的!他好像总是最后一个回家,有好几次我批作业晚了,在路上都遇见他。他一路唱着歌,采着野草野花。夏天太阳火辣辣的时候也不着急,撒了欢的跳起来抓蝴蝶和蜻蜓,捉了放放了抓,玩得疯哩。
  林雪听得入了神,她想:那是课堂上那个钱天赐么?
  母亲说:山里的孩子,心气儿高,自信心还特别脆弱,要因人施教。打,是最不好的一种。你看就钱天赐的情况而言,他应是那种特别缺少温暖和自信的一种。你的凶和急都只能吓坏他,破坏他仅存在角落的一点自信。他本是小陈的叔叔陈夕万班上的学生,后来踢给你。我看他在你班上比在陈夕万班上时状态好多了嘛,有一回数学好像还积格了?
  小陈的叔叔真是自私!干吗把这个难题踢给我啊?对了,高年级留到低年级,不是咱校不成文的规矩么?听说今年学校统一调整,陈夕万老师仍教三年级,我又把钱天赐给他留下去?
  母亲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心事重重给我讲起了一段往事:去年我跟陈夕万老师一起收学费,收齐后,他说他有事,叫我帮他代交上去。我因为临时走得急,没能帮上忙。结果上面说陈老师上缴的钱中有一百元是假币。陈老师就找到他班上的谢大银,说是他交的假币。谢大银的爸爸在外面包工程,家里比较富裕,出手就是大面额。谢大银家长死活不承认,陈老师就不让他继续上学。谁知谢大银的家长走南闯北,也不是好惹的主,就直接闹到了中心校负责人那里。谢大银的妈妈说上学期报名钱都收了,下午陈夕万才找到她说她给的是假钱。当时她不相信,从银行才取出来的怎么就假了呢,可是没有办法,只好认了。今年她就多了个心眼,把钱的编号写了下来。结果那张假钱不是那个号码,而在学费中又恰好找出了那个编号的真钱。
  李老师当时就在场。事后她对我说:林老师,真没想到,平时看他不大吭声的,爱家如命,却原来是这种小人。我说也许是另外的家长给的。李老肯定地说:我看不太可能。去年我请陈夕万老师代收半天学费,结果也有一张假钱,当时想也许是陈夕万一时粗心,也就没敢提,吃个哑巴亏算了。现在联系起来一想,越觉得不对劲了。你想啊,为啥每年收假钱都是跟他有关?
  我的意思是:优生率直接影响到评职称,你认为陈老师能把他好不容易踢出来的差生再收回去么?陈夕万可是小陈的亲叔叔!为了一点小事误了你终生幸福,值吗?再说,好多学生都有反应,说陈老师爱打人。我还不信,有一次假装上厕所,躲在他教室外偷看。一看吓一跳,还真够狠的,拉着学生头直接往墙上撞,我看那学生八成给撞晕了,哭都不知道哭,走路摇摇晃晃的。教育局三令五申不准武力教学,我劝过一次,至今见面都是面沉沉的。我担心,以钱天赐的情况……万一给打傻了,岂不是造孽么?
  母亲的一席话激活了林雪的母性,她彻底改变了教学方式。课堂上她提问最多的是钱天赐,表扬最多的还是钱天赐。下课她拉着钱天赐与同学们做游戏,回家的路上组织同学们看谁认得的植物多。她告诉同学们,没有妈妈爸爸教导的钱天赐是天底下最最聪明的孩子,帮助钱天赐的同学都是顶顶善良可爱的好孩子。钱天赐一天天正常起来,那欢乐的小脸真的是太神奇了,放着光彩呢!林雪完全有理由相信,钱天赐最后不会成为她的绊脚石。
  正当林雪为了她最终的调离,努力栽培钱天赐时,她收到了外语学院的通知书,她将主修日语,毕业后的去向问题不言而喻。
  (四)
  她走的头天,极想看看那一张张可爱的笑脸,特别是她的得意门生江洋,那小子长得虎头虎脑,鬼机灵一个,是林雪的开心果。
  林雪特意到孩子们放学爱玩的地方等着。
  林雪说:江洋,老师要走了。
  江洋漫不经心地回答:知道了。
  林雪说:江洋,老师舍不得离开你们呢,你会想老师吗?
  江洋随意的“哦”了一声,急不可耐地玩去了。
  林雪心里的气恼跟得了慢性咽炎一样,吞不下吐不出。蔫蔫的走回家,已是亮灯时分。
  母亲说:你呀,跟个孩子制什么气!我跟你说,聪明漂亮的孩子,受到的宠爱也多,不会太在乎你的那点心思的。
  林雪歪在床上,闭上眼睛,为自己孩子气的负气行为好笑。风送来隐隐略略熟悉的花香,林雪翻身爬起,拉开大门冲了出去,四处张望,失望复失望。林雪想,一定是父亲离开她们开久了,所以她才如此渴望一种爱,一种博大的浪漫的理想主义的爱情故事。缘于生活中的蛛丝马迹产生幻觉不是很奇怪吧?
  林雪欲关大门的时候,黑暗中窜出一个人,吓得她一声尖叫,对方听她尖叫,也跟着尖叫,一时尖叫不断。定晴一看,原来是钱天赐!
  林雪没好气地说:钱天赐,我快被你吓死了!
  钱天赐说:老师,您真的不教我们了吗?
  林雪说:是啊是啊,天赐我走了你也要好好学习哦!进屋坐吧。
  钱天赐从身后拿出一个花篮,双手送到林雪面前:老师,我编的,送给您。
  多么精美的花篮啊!林雪感叹着,刚想问钱天赐跟谁学得如此巧手,钱天赐已经一溜烟跑远了。
  林雪怔怔地望着花篮,心里的迷团越来越大。这个花篮有着她熟悉的花香,可是就凭这个,就解释说讲桌上那些花儿是钱天赐所为,似乎太过牵强。而且也让她心有不甘。
  母女俩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母亲说:有些东西,你很在意它,可它并不属于你。有些你藐视着的,却无时不在感动着你。今天中午我从中心校开会回来,钱天赐的奶奶在路上拦了我,非要我去她家吃豆花饭。我想象他们这种家庭能吃上一顿豆花饭应该算得上是最高享受了吧。我很忙,也不忍心分享他们那点东西,就推辞了。后来看她挺难过的样子,我才明白,我不去,才真是残忍。你别说,他家沾豆花的辣椒酱真是太特别太好吃了,是我平生吃得最多的一次。除了豆花,还有一盘好菜―――二个皮蛋。他们不吃,一个劲的劝我吃。我闻着有气味,心想怕是坏了。尝一块,果然坏了。我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告诉他们,这个皮蛋坏了,不能吃。爷爷奶奶笑眯眯地说,没坏没坏,能吃能吃。我说皮蛋坏了,真不能吃,有剧毒。爷爷奶奶眼泪都快急出来了,说是留了好久,没舍得吃,怎么就坏了呢?!我家天赐说了,两个林老师都是好人,要请老师吃饭。这不,一直力不从心,拖到现在。
  林雪听得眼圈发红,良久不语。
  母亲说,还有你想不到的呢!钱天赐手很巧,家里刷锅用的刷子,盛东西的框子什么的,都是天赐自个编的,也不知他是跟谁学来。爷爷奶奶都是七十来岁的人了,字也不识一个,底子本来就差,也没人能铺导一下,所以老跟不上。
  他全家觉得很对不起你这个小林老师。一直想不到什么办法补偿。
  我出门的时候,发现他园子里养了好多花。奶奶说那是天赐的宝贝,谁也不让碰,他自己每天也只摘一朵,送给小林老师。
  原来如此!
  林雪抱着花篮,眼泪叭叭往下掉。
  林雪和母亲商量,等暑假,她哪儿也不去,她准备帮天赐补习功课。
  (五)
  还没等暑假,母亲说:天赐死了。
  天赐到底被踢回陈夕万那班。
  母亲说她放学时无意中听他们班上的同学说,那天第二堂数学课上,天赐一道题都没答对,陈夕万疯了似的拉着钱天赐的头就往墙上撞。天赐那天上到第三节课就喊头晕头痛,然后就趴在桌上睡到放学还没醒……
  二天后钱天赐死在他家床板上。
  后来中心校派人来粗粗调查了一下,陈夕万说没打他,就骂了他几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林雪生气的吼道:妈妈您太过份了,您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呢?
  母亲说:我是准备说的,如果领导来问我就实话实说,可是上面并没有来问我!如果我主动去揭发,人家会以为我是公泄私愤。上次他私自在校园养猪,拉得满地都是,我去教育局反映,已经结下了怨念。况且也没有证据,那些孩子都不承认说过那些话了。我们姑且不说他常私下请当官儿的吃喝玩乐。就单从校方来说,你想哪个部门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岂是我说了能算的?爷爷奶奶太老实,不会闹,也不懂怎么回事,只说是中邪。天赐的父母至今不知死哪儿去了!
  “陈夕万,你个狗日的!狗日的―――陈夕万!”
  林雪对着绵绵的群山,不停的吼,不停的吼。斯哑的吼声在群山中回荡,像无数《悲怆》的音符,从心尖上敲出阵阵颤音!
  陈夕万——狗日的!
  狗日的——陈夕万!
  
  陈夕万,举头三尺有神灵,你会遭报应的!

  狗日的——狗日的——
  报应——报应——报应——
  群山呜咽,经久不息!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精华:黄尘刀客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人与蛇

下一篇: 《 幻影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孔子说,因材施教。如何对待问题学生,是当前学校的一个矛盾问题,因为按照社会的升学要求,那是唯成绩论的,但是这些问题学生往往在其他方面有着特别的优势。就像文中的小男孩,知道给自己喜欢老师送花,也知道在老师要走的时候关怀老师,这些都是那些优等生所不及的。教育者只要找对了方向,问题生就不在是问题。小说反应的这个社会问题具有永久和普遍性,结尾有点夸张但达到了震撼的艺术效果。

管理组   黄尘刀客: 作品感情投入,思路清晰,叙事细腻,流畅自然中展显着强烈的感染力。盼望作者热爱生活,专心写作,多出好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4

  • 衣零

    看了紫云儿的推荐,特意来看梦儿的这篇小说。看到最后,我也几乎哭了。我做过一个月的实习老师,至今对学生的感情记忆犹新,那些纯洁的天使啊,怎么会遇到那么没有师德的老师。

    2014-12-25

    回复

    • 欧阳梦儿

       是的,由于我们自身的善良,往往无法想像那些人心的冷酷与无情。特别是穷困地区的弱势群体,由于信息闭塞,更不知人心早已不古,不知悍卫自己的权利。

      2014-12-25

      回复

  • 學超莫言

    文中的开头,梦儿前辈描写起床上学那一段,巧妙地结合了《口技》中的片段,了不起。
    这一关乎教育的现实文章,让人读的很悲伤。每个孩子身上,都有各自的闪光点,只要老师付出爱心和真情,自卑的学生总可以抬起头做人。而残暴的粗鲁的教学方式,害死的不仅仅是天赐一个人啊!!!

    2014-10-09

    回复

  • 明月关

    狗日的陈夕万!

    2014-04-26

    回复

  • 韵无声

    梦儿就一愤青,真好。

    2014-04-11

    回复

  • 回妖妖

    很久没有读到这样揪心的文字了,农村的孩子,心地单纯,善良得让人无法想像,又弱势得令人痛心。小说寓意深远,初看小说名,以为是一篇浪漫的文字,却揭示了社会和教育问题,很佩服作者梦儿的构思。

    2014-04-11

    回复

  • 虹儿飘飘

    梦儿这篇真是另一风格了,厚实,沉重,大气。梦儿,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真为你开心和骄傲。
    对了,文中有个词,好有家乡风味“金包……”(哈哈,偷笑中!)

    2014-04-11

    回复

  • 紫云儿

    这篇小说让我情不自禁想起往事。我曾经在一个偏远的山区代课。
    真实。感动。
    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多好的学生啊!
    这个世界是怎么啦?
    永远憧憬美好!

    2014-04-11

    回复

  • 孔雀东南飞103

    你们选到下期刊物上用吧!写的好

    2014-04-10

    回复

  • 孔雀东南飞103

    你们选到下期刊物上用吧!写的好

    2014-04-10

    回复

  • 清荷晓露

    问候梦儿,从这处处透露生活气息和现实意义的小说里,我看到的是梦儿的一腔正义。

    2014-04-10

    回复

  • 黄尘刀客

    能让我八袿一下吗,这是某某人的真实故生活吗。

    2014-04-10

    回复

  • 东方玉洁

    倘若人间有公平,便不会有悲戚,天下有这样的人和事,天不管,天是不公平的最大的恶棍。天不向着善人,只有做恶人才有出路。教育是个笑话,教人行善,就是让人自杀,让别人来杀。

    2014-04-10

    回复

  • 下寨龙池

    梦儿也能写这么现实的小说,好吃惊呀。

    2014-04-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