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薛蟠——纨绔子弟的纨绔命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7-23   点击:

  (一)
  薛家的大少爷,一出场就是个恶霸形象。
  一上来就是和人争抢一个丫环,然后指使恶仆打死人命,然后扬长而去,人命一事都视为小事。
  这样的形象出场,自然是反面角色。
  一直奇怪薛家能调教出宝钗那样的牡丹花样的姑娘,山中高士晶莹雪的品格,如何会把唯一的顶门立户的儿子,弄成了一个薛大呆子的形象。
  书中的解释是因为没了父亲,当娘的惯的。薛姨妈是王家的千金,也是有见识的人,如何不知惯子如杀子,纵然不及李纨教子成才,也不至于把儿子养残废了吧。看到这的时候,总是会怀疑,正室通常对庶出的儿子,故意娇纵,养的不成器。别人还不能说不贤。要风给风要雨给雨,还外出派一群恶仆,遇事了,不知规劝主子,反而煽风点火,就怕事情闹不大。
  就说人命事件吧,如果相跟的是有年纪的仆人,心思正一点的,一是劝说,二是纵然动手,也是做做样子,抢了丫环就是了,何必和一个乡绅公子过不去,非要打死人命。
  所以说薛大公子有七分错,还有三分是恶仆之过。
  跟儿子出门的人,何等重要,不知薛姨妈如何给挑的人选。明知自家儿子被惯坏了,那跟着的人,总要老成持重些吧。总不至于比自家儿子还恶霸吧。
  
  (二)
  也不知道薛公子如何就被灌输了有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一理念。
  所以人命一事,也不放心上。
  同样的薛家大环境,当妹子的反而是谨慎行事,有着家族中落的危机感。
  薛蟠的第二个场景,却是另一个形象的。
  进了京,他本不愿意住在亲戚家被长辈管束,可是母亲不听,非要住在姨夫家。若是真的纨绔到底,就干脆各住各的,贾赦不就是离母亲远远的吗,一方天地里当土皇帝吗。
  可是薛姨妈一坚持,这位马上就同意了,住进了贾府。
  这里面透露的信息是,薛公子还是孝顺,最起码在家里,他没有任何恶霸行为。另一个场景是他抢了香菱,还打死了冯公子,可是还是把丫环交给了母亲,后来的纳妾,还是过了一段时间,经了母亲同意,才摆酒请客了。凤姐说是和薛姨妈磨了几次,也就是说,对于他来说,纳妾也必须是经母亲同意,而且是必须带回家里。
  如果说母子关系上,还是很正常的,这个儿子虽然在外混帐,回了家,却是听话的。

  (三)
  难怪人家说薛蟠进了贾府,被引诱的坏了十倍。
  看看贾珍贾蓉的行事,的确比薛公子坏。薛蟠在家里,在母亲和妹妹面前,还是有个分寸的,母亲不同意他纳妾,他只能和母亲抱怨,却不敢不听。
  有钱人家,母亲娇惯,再加让没有好好读书,让老师教导,做事没分寸,头脑一势,加上恶仆调唆几句,干出些蠢事,是常见的。
  有一个场景是薛蟠和妹子争吵,宝玉被贾政痛打,母女都怀疑和他有关,偏生是被诬陷了,看家人不信他,只护着宝玉,喝了酒的大公子,自然恼怒,说妹妹看宝玉有玉,行动上护着宝玉,一下子让宝钗委屈的哭了。
  其实薛蟠不傻,母亲非住在贾府,妹妹对宝玉素日肯定也流露了关心的意思,加上满府传金玉良缘,他岂能不懂,酒后真言,但是宝钗哭了,他马上就走了。
  第二天酒醒,宝钗一来,他就跑来了道歉,是非常有诚意的,又是赔礼,又是发誓,再不和那些人吃酒鬼混,让母亲和妹妹操心了。后来又是给宝钗做衣服,又是给金锁炸一炸,又是让香菱倒茶,满脸的殷勤小心,一副好哥哥的样子。说到没了父亲,不能孝顺母亲照看妹妹,居然落了泪。
  这个场景里的薛家,是一个正常的家庭,有着浓厚的家庭氛围,一家子在一起说说笑笑,虽然提及没了父亲有些伤感,可是妹妹懂事,哥哥也是一心的顾家,让人感到了红楼中,难得的家常气氛。

  (四)
  薛蟠的命运转折在娶妻上。
  很奇怪薛姨妈给侄子找媳妇的时候,头脑很清醒,重德不重门第,重个性不重富贵。可是给自家儿子娶媳妇的时候,完全乱了章法。
  薛家的儿媳妇人选是非常重要的,薛姨妈就一个儿子,以后完全是靠儿子媳妇的,宝钗出阁,不能顾上家。所以人品才干自然重要。
  夏家门第是皇商,可姑娘一样是没了父亲,母亲娇惯大的,又是独生女儿,更是娇贵无比,这样的人家,根本不是做儿媳妇的人选。
  说是老亲,自然能找人打听一下姑娘的品行。抛开这一层不说,薛家子弟少,应该找对方人丁兴旺的,还找一家人丁更少的,所谓何来。
  薛家不差钱,总不至于是图夏家富贵吧。
  人是薛蟠自己看上的,薛姨妈会同意,很是纳闷,这个老太太什么时候相信那个混帐儿子的眼光了。如果说姑娘是在闺中认识宝钗,宝钗看上了,这还有情可原,薛姨妈一直素信女儿的眼光,家事都和宝钗商议。
  反正薛公子要倒霉,自然娶不得贤妻。
  结果金桂一入门,就想在薛家掌权,先是试探老公,后看婆婆贤良,就开始欺压,在宝钗那里遇了阻,就回头收拾香菱,先是赶走香菱,又寻自己丫环的麻烦。总是大争三六九,小闹一二五。
  薛姨妈都被气得束手无策了。
  
  (五)
  看凤姐在邢夫人面前还要敷衍,王夫人在贾母面前装木头,如何金桂就能如此威风,薛家门第不低于夏家呀,一个泼妇,薛家就没办法了吗。
  金桂无子,顶撞婆婆这一条,就能安个不孝的名字,又不是娘家多威风,薛家靠了夏家,如何不敢出休书呢。
  反正薛家奇怪的是任金桂折腾,丢了薛家的颜面。让亲戚邻居笑话,也不敢撵了儿媳妇。
  婆婆被气病了,请了大夫来,还不敢教训儿媳妇。
  薛蟠昵,被媳妇吵得头痛,跑出去做生意,结果失手打死人命,这次没那么好运,直接进了牢房。
  结果是花了无数的钱,把家底折腾差不多了。这时候贾府帮不上忙,没个贾雨村出来调停,薛公子在牢里住了不少日子。
  高公对薛蟠的入牢写的还是生动,如何花钱,如何打点,如何改供述,当初打死冯公子没进去,一定要进去一趟,补回来。
  他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从开始一直纨绔到结束。
  
  审核编辑:开心彩虹     推荐:开心彩虹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开心彩虹: 生在富豪之家,又早早没了父亲,母亲一味溺爱惯纵,导致薛蟠从小任意妄为,母亲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又不舍得责骂,总是出钱帮忙摆平,导致薛蟠认定,有钱就没摆不平的事。因了薛姨妈不懂管教,骨子里还没主见与硬气,生生的让儿媳气得病倒,儿子因躲避恶媳,出外做生意,失手打人致死,入了监牢,败尽了家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沁芳闸

    说起父亲来,他也落泪了,说明薛大呆子有时候本质真不坏。

    2017-07-23

    回复

  • 开心彩虹

    子不教,母之过呀!

    2017-07-2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