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叛徒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7-20   点击:

  垂杨里—叛徒
  木莲的下级有一个叛变了,信息传递的太慢,新送去的密码本也落入了敌人的手中。
  木莲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善后,直接让上级批了个狗血喷头。
  他很苦恼,想自己去上海吧,当年认识他的人太多,他和那位帮派大佬结义的时候,帮会的人都知道。自己不去吧,不好交代。
  他的保安队长劝他,安全为上,这个叛徒也认识木莲,凭这一点木莲不能去。
  木莲找到了不去上海的理由,可是他需要安排一个合适的人前往。
  最后他让保安队长去吧,不是长留,只是建立新的站点,完成后马上回来。
  保安队长姓赵,赵队长表面上答应的痛快,心里深以为悔,还不如让木莲去呢,这个时候风口浪尖的,一点资源都没有。而且木莲重点声明,不能找心杨,这是绝密,任何人不能知道。赵队长想也对,心杨知道自己的身份,他终是个商人,还是不找的。
  而木莲是考虑,万一赵队长暴露,不能连累心杨,心杨是他的财神爷,必须供着。
  赵队长和杨墨青辞行,如果自己回不来,托杨墨青照看家里,杨墨青一口答应。
  杨墨青和木笛说了表哥的事,木笛马上明白了木莲在上海遇到了什么。现在的杨墨青更信任的是木笛。
  赵队长到了上海,在码头上看见一个人,感觉像远哥,正面没看清,但背影极似,他和码头的管事打听,管事说,远哥走了一年多了。
  赵队长很快筹建起来一支队伍,他想差不多就走吧,可是想到另一个任务,就是杀掉那个叛徒,他也恨那个叛徒,不是那个叛徒,他也不会来上海呀。
  
  垂杨里—铲除
  赵队长想到了心杨,他知道心杨的特殊影响力,他有些帮派的朋友,可以花钱雇人。
  他假装谈生意,进入了心杨的办公室。
  心杨看见他,马上明白了来意。
  木笛已经告诉了他赵队长在上海,他的告诫是一样的,和木莲一样,不要和赵队长往来。
  心杨却不能把人撵走,他客气的问赵队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赵队长说要找几个杀手,只收钱,不问事非的那种。
  心杨明白了,他说可以,而且钱可以他出,只是接头的时候,赵队长亲自交待就好,但是不能暴露和心杨的往来。
  赵队长大喜。
  他想快点离开上海,所以要尽快开始刺杀活动,但是他明白,一击不行,就再无机会。
  他想用连环计,争取一次成功。
  他还是了解叛徒的一些事情,此人好色,尤爱听戏,在戏院附近动手。
  他安排好了计划,也准备了武器,分别见到那三个人,对方只问细节,不问别的。
  他说了戏院的埋伏,三人都领命而去。
  散戏的时候,是最热闹的时候,人也最容易放散,有一个人,是混在散场的人里,接近了叛徒,叛徒还沉浸在戏中的情节,不知道危险已经接近了他。
  刺杀成功后,现场一片混乱。杀手也趁机走了。
  垂杨里-----杀手
  有一个杀手,认出了赵队长,他希望加入赵队长的组织。
  赵队长有些犹豫,他的组织里的人,都是受过专业试练,这个人身手好,但是他不放心。担心来路不明。他想了想,点头同意,但派给此人的任务是去码头,寻找远哥。他相信远哥还在码头。这算是投名状吧,他和杀手讲明白,此事完成可入职。
  这时候,赵队长放心返回了重庆。
  木莲还算满意,毕竟除掉了叛徒,相关的部门也建立起来。
  赵队长说了派人寻找远哥的事,木莲也点头,给了赵队长奖励。赵队长说了请心杨找的杀手,木莲皱眉,但还是说,下不为例,我不想把外人扯进来,沈心杨不是我们的人,而且和上层有来往。
  赵队长低头认错,木莲不得不安抚他说,这次算了,你还是立了大功,给你请功。
  赵队长松了口气,他在木莲面前一向有一说一,他知道谢木莲总是让人互相监视,如果被查了出来,就上了黑名单,之后,木莲会派一些不能完成的差事,让对方去找死。
  他心中明白,他必须忠诚。
  他是靠了木莲一步步走到这个位子,木莲对人舍得花钱,这一点合他的脾气。本来找杀手的钱,木莲给了,可是心杨出了,木莲就把钱赏给了他。
  垂杨里-----流逝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过去了,似水流年中,到了一九四五年。
  木莲这些年一直在上海和重庆之间往返,谢木笛还在经济司挂职,真的是挂职,他的时间还是在大学里。木莲一直不放松对他的监视,但没什么成效。木莲有时候想,是不是自己职业病,太过敏感了。看谁都有问题。
  谢老爷病重,兄弟二人都回去了。
  谢老爷拉了两个儿子的手,紧紧握着。
  他断断续续的说,谢家不能发生兄弟相残的事,谁把枪架在了兄弟的头上,就不是谢家的儿子。
  他一直都明白,两个儿子现在的矛盾,已经不是少年时的争风吃醋。
  兄弟俩都低了头,谢老爷让二姨娘递给他们一人一个信封,兄弟二人打开,是一样的一张照片。是谢木笛回谢家第一年谢老爷生日时合照的。后来谢家再没拍过全家福。
  谢老爷故去了,木莲似乎比木笛还伤心。
  他情绪低沉,人也无话,好似老了不少。
  宗桐安慰他,父亲的年纪过了七十,也算是长寿了。
  木莲叹口气,其实父亲重儿子,但真正却是沾了你们夫妻的光。这些年,儿子都不在身边,到是女儿在照看。
  他大手一挥,香港谢家的东西,都归了宗桐吧。木笛没意见,他对父亲也有些歉意。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入险

下一篇: 《 垂杨里-----回首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