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推介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7-14   点击:


  垂杨里—推介
  众人要推方夫人做妇女会的主席,她介绍了宗桐。
  最后是方夫人做了主席,宗桐做了副主席。
  沈太太大为惊讶,这个儿媳妇原是命好,当年在老家是商会的会长,儿子一心扶持老婆,到了这里,方夫人又极力推介宗桐,真不能小看了,有些人天生命好,总有贵人。
  而且还有个谢木莲做二哥,众人都让了她三分。谢木莲是什么人,手中人命无数,那出场的派头,让人看了都害怕。
  沈太太的心思开始转了转,不能把宗桐当寻常儿媳妇对待。
  沈太太突然客气了,宗桐到是有些欣喜。她一直困惑和婆婆的相处,比和谢太太都相处都困难。
  嫡母虽然轻视她,但不找她的麻烦,好似是不屑,这也给了宗桐空间。婆婆是一张脸拉得老长,而且让心杨夹在中间为难。
  现在婆婆转了性子,再好不过,她暗喜。
  心仪到是明白人,让宗桐好好谢谢方夫人吧,她素知母亲,是有些欺软怕硬。
  心杨知道宗桐的事,到是特意打电话给方夫人表达了谢意,他一直奇怪方夫人对他的善意,现在方夫人帮他调解了婆媳矛盾。
  重庆的谢木莲日子好过些,这里到底不比南京,事情少了许多,他正好有心思调理他的保安队。
  木笛居然来了南京,他是为了和谈的事,但表面上还是学者,来找几个著名的经济学家,聊聊战时经济。
  这时候木莲听到风声,似乎有人提议让木笛到经济司任副司长。他大大的吓了一跳。
  垂杨里—阻挠
  别人不知道木笛的底子,木莲是有怀疑的,他不敢冒险,如果木笛得到了那个位子,对他没坏处,可是一旦身份暴露,那会影响他的。
  他马上找了木笛,劝他好好做校长,顶多去教育部,不要去什么经济司。木笛反问他,你害怕什么。木莲心中想,我当然怕了,你有了问题,我的仕途也会断送。
  他不动声色的说,做学问和实体做经济决策是两回事,而且你研究的都是外国的经济,和国内有区别。
  木笛看着他,心中明白他的惶恐,不想此时得罪他,就平静的说,有些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也不必太过于较真了。我不会去争取,如果这个位子落到了的头上,我也安之泰然。
  木莲还要开口,木笛说,你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轻易牺牲自己。
  最后木莲无计,就非要木笛搬到他那里去住,说外面混乱,怕不安全。
  木笛一笑,居然同意了。
  他考虑的是,谢木莲兄长的身份,还是有用的,最直接的好处是,和木莲往来的警局局长,对他就非常的尊重。
  垂杨里—好事
  木莲想,如果木笛在他眼皮子底下,有些事,他还能提前防范。
  事实是木笛没什么活动,就是在家读书,往来的也是学者,唯一的官员是教育部的一位副部长。这样一段时间,木莲放心了。他的司机派给了木笛,事实上木笛只出门了三次,都是去书店,或者去教育部。
  可是任命下来了,木笛就任经济司的副司长,而且是主管经济。
  这一下子,木莲几乎心中凌乱了。
  他半世官途,都没到这个位子,而他的学者兄长,轻而易举得到了,当然这个位子他不羡慕,没什么权力,哪里有他威风八面。他惊叹的是,世界变化太快。木笛这样的人,不懂官场,不会奉承,与达官不往来,如何就会得到这个位子。
  他把自己的司机给了兄长,半是保镖半是监视。
  孙议员从南京赶来,为木笛祝贺,二人都是相谈极好,气氛融洽。
  这也是木莲奇怪的地方,孙议员为人耿直,他一直不晓得如何与他沟通,没想到,他却愿意主动与木笛来往。
  三人吃饭,基本上是那两位说话,有些话他不懂,也懒得问,知道问了,那两位也不愿意答理他。
  他有些苦恼。
  孙议员走的时候,却语重心长的说,保住你哥哥,也许是你最大的功德。
  木莲马上说,那是自然,我们是兄弟。
  孙议员笑笑,记得这句话,你们是兄弟。普天之下,你唯一的哥哥。
  木莲心有所动,唯一的哥哥。
  可是他这个哥哥,却不会顾念他吧。
  垂杨里—防范
  木莲发现他进入不了学者阶层,他们看他的眼神,像是看怪物,他早年声名太差,而今想要洗白,有难度,而因了木笛,人家还算客气。
  可是他太知道木笛像一颗炸弹,随时会连他一起毁灭。
  如何自保,是和木笛切割开来,还是保全他,都是难题。
  他想过切割,可是有难度,那要开罪谢家,而且木笛声名正旺,此时切割,得不偿失。如果不切割,必须保他安稳,这也是有难度的,他知道他们那些人,不计较利益,不顾忌生死,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太难。没有弱点,就全是弱点。
  满心的苦恼,却不知道与谁商议,外人不成,家人里,只有心杨还好,可是也知道心杨是倾向木笛。
  在没有决定的时候,他决定,增加对木笛的安防保护,走一步看一步吧。
  然后木笛发现,明哨暗哨,他知道是木莲的人,木莲是希望隔绝一些人与他的往来。目前没什么,现在他的任务是先立足,暂不行动。
  而且这样的好处是,让另外一些他不想接触的人,远离他,他不想成为一块肥肉,谁都想咬一口。
  他作息极规律,一切都是按布就班,所以三个月下来,木莲有些放心了。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作哑

下一篇: 《 垂杨里---放松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