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重回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7-12   点击:



孙议员复出,木莲是非常高兴的,这弥补了他心中对小荷之死的内疚。
他想,他也对得起小荷了,孙小姐对孩子还是极好的,既然孙小姐要收养也好,雪莲以后会过上正常的生活。
孙议员一到南京,木莲马上过去探望,还送了一个保镖给他,说是现在形势混乱,安全是第一位的。当然这位保镖的费用由他负责。
孙议员也接纳了,他明白木莲是善意的。
对于木莲来说,自然希望他活得长长久久的,目前他还是他的靠山。
为了自家妹子,孙议员也要敷衍一下他,虽然他现在对木莲有些不满意,可是人无完人,妹妹不能离婚,谢家是个好的避风之处。
二人一起吃饭,到是其乐融融,一个沉稳一个奉承。
孙议员的到任,他的任务是运输物资,这是个艰难的差事,要把一些军事物资运往重庆。
他明白责任重大,此后一直吃住在办公室,他这次没带家眷。
木莲送去的保镖非常负责,一直不离左右。
木莲的差事,反到轻松些,间谍不好找,人往外散着就是了。
他上任这一年,因为苏玉莲,因为小荷,到是有了功劳,上司对他还满意。
他劝心杨也离开上海吧,钱不那么好挣,他现在替妹妹着想,如果心杨有个好歹,妹妹还要照看沈家二老,还要抚养两个孩子,太艰难。
心杨反而劝他,现在头等大事是抗战,不要不分轻重。也就是这个妹夫能这么说说他,别人说这话,他早就恼了。
他也感觉到现在风向有变,抗战才是大事,上面的态度有些微妙,他想,如果苏玉莲活到现在,是不是就没事了。

垂杨里----意外
这一次木莲被伏击,更像是临时的意外,对方不像有组织的,好似是突然看见了他,然后拔枪,他本能的侧身躲开,那人再射击时,木莲身后的保镖出现,混战中对方中枪而死。
木莲有些恼怒,人死了,还怎么审,他的安防一向严谨,今天的事,事先毫无线索,这才让他恐惧。
如果是临时起意,也还罢了,如果是事先早有准备,那他要好好反醒了。
他取消了约会,本来是见一个商人,此人想见孙议员,不想孙议员,一心在公,只在办公室,那人见不到。
木莲回到办公室,他的保安队长,跑来报告,对方应该是外地人,从他们目前查到的线索看,应该是上海人。
木莲让队长去确定对方的身份,这才是重要,他本能的感觉不是日本人,对方的武器一般,而且眼中的那种神情,是刻骨的仇恨。日本人上次吃了亏,小荷事件后,短期之内不会马上再组织刺杀。
他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他去见那个商人,是临时起意的。而对方如果是有组织的不会只一个人,应该就是临时行动。 半是庆幸,半是后怕,他到底开罪了多少人,那个人年纪不大,也就三十不到,会用那种眼神看他。
他想了想,还是申请去重庆吧,也许换个地方好些。
调查的结果是对方三天前进入南京,住在附近的旅店,说是投亲不遇。不知道名姓,旅店的老板说,对方是个老师。



垂杨里----调离
木莲和新上司关系不错,他立了功,上级也受益,而且木莲肯花钱,会讨好。他提出去重庆,对方考虑一下说,去重庆也好,有些筹备工作也需要一个他这样级别的人,去管理。 木莲这次遇袭,对外一直保密,也是为了安全考虑,但上司还是知道的,上司考虑到木莲得罪的人不少,离开这里也好。
木莲没做任何停留,马上带了心腹去了重庆,他现在感到害怕了。他留下了他的保安队长,继续追查刺客的事,有了结果,去重庆。
心杨已经习惯上海的复杂局面,他长袖善舞,到也混得风声水起,生意不好不坏,他志不在此。
木莲这一次遇刺的事,还是唐涛告诉他的,说是远哥的一个助手去南京办事,没回来,好似出了意外。
心杨心中一动,他知道那个助手,好似追求过苏玉莲,他心中一动。他给木莲打电话,接电话的人说,谢局长刚刚去重庆了,他有些纳闷,木莲的行踪都和他讲,这一次为什么没说。
他向对方套话,对方就是那个保安队长,他叹气,说了遇刺的事,他的工作真不好做,这种突然冒出来的袭击,真令人没头脑。

心杨做关心状说,木莲没什么事吧,队长说,没事,幸而谢局长机敏,要不然太难说,而且他感觉那个刺客枪法一般,不像是干这行的,人挺斯文的。
心杨让对方描述一下刺客的样子,对方一说,他明白了是远哥的助手。他是替苏玉莲报仇。



垂杨里----装聋
心杨婉转的告诉了远哥,远哥此时也已经得到了消息,非常心痛也生气。
助手是个知识青年,为人儒雅,这一次是去传递消息,他在南京是生面孔,本来任务完成了,回来就好,却意见的撞见了谢木莲,一时报仇心切,结果自己牺牲了。
现在的形势变了,考虑合作,对谢木莲的刺杀令,上面已经取消,助手不顾组织纪律,让远哥伤心又叹息,他犹豫了,报告怎么写。如果照实写,会影响对助手的鉴定。如果不照实 ,只能说是意外。可是上级不是只有他一个信息渠道,南京那里也还另有渠道。
远哥,终于如实汇报了,木笛很生气,明明上个月已经取消了对谢木莲和另外几人的刺杀,也已经传达到位。结果,刚传达不到半个月,就有人公开刺杀木莲,这根本不利于下面的谈判。
谢木莲是什么人,岂会不追查,他有人有枪有资源,获悉真相是早晚的问题,一面与他合作,一面被刺杀。
可是木笛不能公开身份,就是形势缓和了也不能,他一直是以学者的身份出现在木莲面前,这一点不能改变。
木笛婉转的暗示了心杨,如果可能做做木莲的工作,不要做民族的罪人,大敌当前,一切以大局为重。
心杨并不太担心,木莲天生是个投机者,利益在先,不会和大势相抗。私下里,会有些小动作,但表面上是随风倒的。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石出

下一篇: 《 垂杨里---作哑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