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我道孚的藏亲家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7-10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总有一些偶然好像是注定的必然,比如那次意外的道孚之行和那个结成亲家的藏族女人。
  喜欢早起煮一壶茶,这是在藏地养成的习惯。
  茶香在屋中渐起,日子好像能立即鲜活起来。经历一个季度的材料堆积后,生出了劫后余生的感慨,虽还有材料需要完善,确实没有了心力。只想过回一个正常的周末,去街市走一圈。新鲜的蔬菜瓜果香总会把一个欣欣向荣的世界呈现得逼真而清新。在藏地那些年,每天也是这样怀念家乡的蔬菜水果。
  我喜欢家乡的夏季,天空蓝得那么纯粹,一丝白云都要躲到山峰里,干净得热烈却不汗流浃背,那种穿梭在腋下的清凉,像极了山里人的爽朗。阳光落满街面,一种柔软而明黄的光亮,道孚时光无端地冒出来,记忆的闸门轰然打开,错落有致的民居,转经房里的老人,鲜水河和白塔,还有热情爽朗的藏亲家,全部挤到眼里,在明晃晃的阳光下,与这夏日的温度一道柔软,是一种说不出的,想。
  年少去高原需要坐一个星期的车,道孚、炉霍、玛尼干戈、海子山,这些名字随着车轮,在母亲念叨里给记忆打了深深烙印。一望无际的草原,阳光下的寺院,满山的经幡,路途的白塔,在远山,在毡房,在河中,就这样一晃而过。当时只道是平常,多年后却成了生命里打不开的结。这些年,走过了太多的地方,最想回的却是童年走过的路,比如高原。每次路过武侯祠,听着藏音,看着商店里的转经筒,会莫名其妙地亲切,在默然的外表下有情绪的无数次频频回顾。
  每逢年休总会回藏地,闻闻炊烟里的牛粪味,看看熟悉的野花,或者一只闭眼入睡的野狗,草地上的牦牛,都有热泪盈眶的感觉。我与藏人一起转山念经、转经筒、磕长头,高原的水珠滴落手心会忍不住泪眼婆娑,在经幡下在玛尼石边仰望天空,灵魂好像得到了片刻的安息与苏醒。
  那天去道孚途经炉霍,县城对面的寺院在阳光下诱惑着我,想停下来,却有声音召唤着。毅然上路,道孚在一片青稞田园里出现,熟悉又陌生,对一切旧时光的相遇,我都想寻一处旷野放肆大哭,可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释放。旅馆对面藏式风格的院子再次把我带回童年,与旧时光相遇也只能擦肩而过的折磨大抵也是不能与人语,孩子这几年陪我周转藏地,她渐渐长大,在我的喜欢中喜欢,我感恩上苍。
  望着窗外,对面的山岚布满夕阳,晚霞映照县城。远山的民居错落有致,炊烟缭绕,这大概就是文学里的意栖居。醒来的清晨,院落里飘来清晰的牛粪火味,这是熟悉的记忆里的味道,童年时为了避免写作业,总以捡牛粪的名义独自行走在无边无际的扎溪卡,奔跑的野兔、老鼠,河中的鱼,陪伴了无数次孤独的我。
  与孩子行走在街市,在藏饰店把玩青金绿松和蜜蜡,悠闲出没在一栋栋风格有异,却又风情相似的民居组合出的巷子里,桑烟从煨桑炉里飘来,清香舒适,格桑花正艳,经幡和院里的花草映着藏饰窗格。与孩子讲我一直认为少数民族最具审美和表达能力,藏人又因信仰和地缘把自然的美与生活结合起来,无论建筑风格还是衣饰歌舞,都能给人迅速的愉悦感,能让心灵最快祛除烦恼和伪装,能让生命以最自然的方式存在。
  一路与牦牛、马,野狗打招呼,哪里都是旧时相识。在一间挂着六字真言的经房里,几位老妇人唱念着喜悦而美丽的佛经,好像又回到了童年,放牧人把天空的云朵唱得跳起了舞。
  与她认识应该是注定。那天,她的木门在阳光下向我打开,迎接我。我推门而入,屋内无人,只好离开,走出几步,心有不甘,再次推门而入,用藏语问候:朋友,在家吗?她在楼上回应,邀请上楼喝茶。相对于奢华的藏民居,她的屋子简洁而干净,她给我倒茶,闻着熟悉的茶香,我有了片刻回家的感觉。
  藏茶里有浅淡的粗盐味,这是小时候的茶。这些年我喝茶,喝各种茶,从色香味型与价位里去寻找一种认同,也从产地里去找情怀。却是她的那一碗茶,在我笑着的眼里落下了泪,我在怀念一种逝去的简单。
  只是简单的家常,在异乡刚认识的她的家里,她翻箱倒柜把结婚时的衣服饰品用来打扮孩子,亦是明白了她对我们的欢喜,在异乡一个平常日子,我们结为亲家。买菜、做饭,素餐。她带我们去亲戚家串门,所有人皆待我们如久别的亲人,孩子喜欢画画,又去观摩当地一位有名的唐卡画家作画,她放下所有的事,全力陪着我们。
  去观看道孚锅庄,她与各色人热情招呼,聊天,也不忘介绍我们,这座城,从那一天起,接纳了我和孩子。去她做义工的寺院,登白塔,倾听这座城和鲜水河的过往。景色有了人情自会多一份温暖和深厚,离开,她送到车站,拥别有了临时降下的雨滴,会增添一些不舍和离愁,孩子落了泪,我仰着头,她红着双眼念着六字真言祈福接下来的行程。
  八美修路、堵车,沿小路走去一片青稞地深远的村庄,在一片玛尼石和佛塔的村落里,一对母女以惊讶笑迎我的闯入,用最简单的藏语交流,邀请去家里喝茶休息,还礼告别,不想再有一次不舍。
  一别经年。
  走在大渡河边,会想起鲜水河,想起经幡起伏错落有致的道孚民居,却没有像在这个周末,在落满阳光的街面,这般刻骨地想转经房里的诵经声和她,那个藏族亲家。
  
  审核编辑:千千     推荐: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那些花儿,怎可擦肩儿过

下一篇: 《 年少的我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看着作者深情的文字,一幅幅画面迎面而来:望着窗外,对面的山岚布满夕阳,晚霞映照县城。远山的民居错落有致,炊烟缭绕,这大概就是文学里的诗意栖居。与孩子行走在街市,在藏饰店把玩青金绿松和蜜蜡,悠闲出没在一栋栋风格有异,却又风情相似的民居组合出的巷子里,桑烟从煨桑炉里飘来,清香舒适,格桑花正艳,经幡和院里的花草映着藏饰窗格。与孩子讲我一直认为少数民族最具审美和表达能力,藏人又因信仰和地缘把自然的美与生活结合起来,无论建筑风格还是衣饰歌舞,都能给人迅速的愉悦感,能让心灵最快祛除烦恼和伪装,能让生命以最自然的方式存在。 这么美丽的地方,这么朴实的人们,真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沁芳闸

    能够去到那样的环境,遇到那样纯朴可爱的人,应该是修了好久的福气。比如,我就不行,上不了藏地。好友们不会带我去藏地,怕我死在那里。

    2017-07-10

    回复

  • 千千

    好美的地方,向往中。

    2017-07-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