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后事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7-06   点击:


  
  
  追查的事方夫人没死心,只是一时没头绪,最后她找了一个靠方家的关系进入警局的副局长,委托他继续追查。此人最是圆融,马上点头,说一定追查到底。
  离了方家,他没有做什么,方夫人做贵夫人久了,不懂得打赏了,对方一想,这花钱花力的事,而且正局长已经结了案,他跑去折腾什么,这不是给方家一个面子的事,而且可能会得罪局长。
  后事还要料理,幸而大小姐能干,和管家料理好了。谢木莲是头七过来的,他知道他的身份,太殷勤不好,不出面也不好。他一身素服,表情沉痛。
  他对方夫人到是真的恭敬,一直劝方夫人保重身体,也送了药材。
  大小姐对谢木莲没什么恶感,这个前妹夫,到是个乖巧的人,二人客气几句。
  方夫人没把木莲当外人,说了自己的怀疑,也说了侦探的结论,木莲假装痛心几句,也说了自己也会派人追查。
  离开方家,他心中冷笑,那个现场没有什么问题。
  那个警局的副局长,根本不会卖力,那是一个狡猾的人。
  方夫人原来和大女儿三女儿说过,二小姐坐产招夫,家业是二小姐的,现在二小姐没了,家业自然要重新考虑。
  三女儿是贤惠人,当年陪嫁不少,现在夫家日子不错,不想争这些,二小姐的后事办了之后,就要离开。大小姐反而留她,和母亲说道说道。三小姐忙摇头,母亲现在心情不好,现在说,不合适。
  三小姐走了,大小姐不甘心,方家的产业太大,现在不提,什么时候再提。
  垂杨里---明争
  大小姐没好直接和母亲说,而是找了母亲的一个朋友,也是多年往来,大小姐一直挺奉承对方,叫她孙姨。
  孙姨婉转规劝方夫人,二小姐已经如此了,以后方夫人还要依靠另外两个孩子,不好冷了她们。方夫人马上明白了大小姐的意思,她有些伤心,她们是亲姐妹呀,妹妹刚走了,大姐就这样。可是她已经无力愤怒。孙姨看她脸色,缓缓的说,不要怪别的孩子,当年你太宠爱二小姐,父母都偏心,孩子岂能无怨。
  方夫人叹了口气,我考虑一下。
  方家的产业,她考虑了一下,一分为三,大小姐三小姐各一份,另一份她留下来。对外方夫人只说都分了。
  方夫人找了木莲和心杨来,找了律师和长辈。公开说了,大小姐三小姐那份,她们自行处理,她那份交由沈心杨打理。交由心杨这份的与两个女儿无关,一则她用来养老,二则将来她过世后,后事由心杨办理,余下的钱,她会由心杨处理。大女儿三女儿不能过问,不能插手。
  长辈们都签字,律师做了见证。
  大小姐本想开口,后来还是沉默了,她知道母亲的脾气,再多事,母亲一怒,这份都不是她的。她想了想,全当是三姐妹分家吧,反正她拿了三分之一,就公平了,那一份全当是二小姐的。
  事情了结后,两个女儿各自离开,都请母亲过去同住,方夫人拒绝了,她要在这里,这是她的家。
  方夫人和心杨说了,她的钱够花了,给心杨这份,由心杨处理,有利润捐一部分给慈善会吧。另外让心杨从里面拿一部分替她购置房舍吧,如果要离开这,她去香港。
  
  垂杨里---疑惑
  木莲不明白,为什么给心杨打理,就算是心杨是商业天才,也不必如此。
  他的暗探查出了一个线索,方家多年前的一个老仆人说,心杨很像方夫人早年过世的一个兄弟。
  木莲有些疑惑,而且他找到了唐涛的履历,原来唐涛曾经是方夫人已故丈夫保镖的儿子。
  现在他断定沈心杨和方夫人有关系。不只是简单的欣赏。
  不过大家族都有些故事,查出来无益。方老爷不在了,心杨不大可能是方夫人或者方老爷的私生子,如果说是沈家那里,沈校长和方老爷到是同学,也查不出什么,他一动作,心杨肯定会有怀疑,这个财神爷不好开罪,而且他是自己的妹夫。不好得罪妹妹。
  反正这次二小姐的事件,很多人受益,唯一伤心的是方夫人。
  木莲依然如故,经常看望方夫人,一口一个干妈的叫着,家里的琐事都由他处理,方夫人省心不少。
  他建议方夫人到香港吧,现在战事吃紧,留下来早晚也要去重庆
  方夫人终于同意去香港了。心杨给她找的房子,离谢家挺近,让心仪多加照看。
  起程的那天,谢木莲专门过来送行,他是乐意方夫人离开,到了香港,方夫人对这边的影响就弱了。二小姐的事情就不会有人追查了。
  方夫人走了,他松了口气。
  这时候一个新的升职机会出来了,他原来系统的领导辞职了。
  但是对方是因为办事不力,如果木莲要争这个位子,必须有大功。木莲走通了一些关系,但功劳,他犹豫了。
  他想到了苏玉莲,这个线索,可以走一下,但是会牵扯出什么,他不好预估。苏玉莲和孙小姐接触过,他犹豫了。
  垂杨里---求功
  他手里最直接的线索就是苏玉莲,而且他的暗哨也找到了苏玉莲的藏身之处。
  木莲在考虑,这步棋用还是不用,如果不用,他没有调职的理由,现在并不是同一系统。如果用了,风险如何评估。
  他有些举棋不定。
  这时候,他遇见了一位曾经的老同学,当年处处不如他,如今却成了某要员的秘书,多少人奉承,他实在心难平。表面上还在敷衍着,送礼请客,他真是心中恼火。
  他终于决定,这个机会他要争,现在的他,向上升一步太难。
  他派人严密监视苏玉莲,如果有人接头一起抓获,如果没有,三天后先抓苏玉莲。
  三天里苏玉莲都没有出门,只是第三天的黄昏时候,出来买菜,和一般的家庭妇女没什么区别,样子悠闲,和邻居们聊聊天,说些家常。
  盯哨的人,得了指令,跟了一段路,终于动手。
  苏玉莲没有反抗,表情平静,甚至还微笑着。
  木莲没有让别人处理,他亲自审问,态度直接是劝降,他出示了相关的照片的一些文件,曾经有一个叛徒,提过苏玉莲是这里的交通员。
  他暗示苏玉莲,凭现在的证据,也可以定她的罪,给她个机会,不要心存侥幸。只要说出她的上线,就可以安全。
  苏玉莲一直喊冤,拒不承认,只说是他们抓错了人。木莲冷笑,你不如你姐姐,她是坦承的,是什么身份就承认什么。
  苏玉莲这时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你不配提我姐姐。你不配。
  谢木莲反而喜悦,苏小姐你不想走你姐姐的老路,年纪轻轻没了命,太可惜。
  苏玉莲冷静下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谢木莲叹口气,你一直不开口,那只好委屈一下了。
  他吩咐手下人动刑,自己转身走了。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惆怅

下一篇: 《 垂杨里---奇怪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