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封肃——小人嘴脸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7-03   点击:


  封肃是士隐的岳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小人。
  女儿女婿落了难,家中失了火,丢了女儿,不见他安慰,后来过不下去了,前来投靠。他岳丈名唤封肃,本贯大如州人氏,虽是务农,家中都还殷实(应是家境不错,过去结亲都是门户相当,那士隐原是当地望族,有田有地,他岳家自然家境过得去)。今见女婿这等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势利小人)。当年结亲,原看人家家境强于他家,以士隐的风格,连陌生人贾雨村都要照看,对岳父家自然也有看顾。
  幸而士隐还有折变田地的银子未曾用完,拿出来托他随分就价薄置些须房地,为后日衣食之计。那封肃便半哄半赚,些须与他些薄田朽屋。(这时可知此人可恶,那是女儿女婿,遇了烦忧,他不肯相助,原也罢了,托他买房地,他原该实心相办,也就罢了,居然是半哄半赚,真真恶人)。可怜士隐,落难之际,至亲都是如此相坑。而他不事生产,一直洒脱惯了,一落到生活实处,就处处被人算计坑害。
  士隐乃读书之人,不惯生理稼穑等事,勉强支持了一二年,越觉穷了下去。封肃每见面时,便说些现成话,且人前人后又怨他们不善过活,只一味好吃懒作等语。(人前人后抱怨,得了人家的好处,还抱怨人家再无好处让他继续沾光了)。
  后来士隐看破红尘出家去了。
  封氏闻得此信,哭个死去活来,只得与父亲商议,遣人各处访寻,那讨音信?无奈何,少不得依靠着他父母度日。幸而身边还有两个旧日的丫鬟伏侍,主仆三人,日夜作些针线发卖,帮着父亲用度。那封肃虽然日日抱怨,也无可奈何了。(现在女婿走了,他不得不照看女儿了,当然不会真心愿意照看,人家主仆三人,日夜做针线,一个日夜可知辛劳,也是封肃刻薄了)。
  到了雨村上任,看中娇杏,再看封肃嘴脸,那天约二更时,只见封肃方回来,欢天喜地。众人忙问端的。他乃说道:"原来本府新升的太爷姓贾名化,本贯胡州人氏,曾与女婿旧日相交。方才在咱门前过去,因见娇杏那丫头买线,所以他只当女婿移住于此。我一一将原故回明,那太爷倒伤感叹息了一回,又问外孙女儿,我说看灯丢了。太爷说:`不妨,我自使番役务必探访回来。'说了一回话,临走倒送了我二两银子。(原来是有钱可拿,这钱原是给的士隐)"甄家娘子听了,不免心中伤感。一宿无话。至次日,早有雨村遣人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缎,答谢甄家娘子,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封肃喜的屁滚尿流,巴不得去奉承,便在女儿前一力撺掇成了,乘夜只用一乘小轿,便把娇杏送进去了(能有机会奉承老爷,自然是执行力超强,乘夜只用一乘小轿,就把娇杏打发了,对于娇杏来说,走就走吧,此等境遇,封肃也不会替她找什么好人家)。雨村欢喜,自不必说,乃封百金赠封肃,外谢甄家娘子许多物事,令其好生养赡,以待寻访女儿下落。
  若说起来,士隐落难了,不得丈人接济,反而让封肃从他身上赚了不少银钱,此次送了娇杏,得了贾雨村百金。可都是借了士隐的光。一直在想,贾雨村后来和士隐家联络,是为了报恩,还是为了娇杏呢。
  里外里,只封肃一直在捞银子。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什么时代也都有这样的人。只是士隐也是所遇非人,丈人这样,雨村又是那样一个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