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香菱的梦幻情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30   点击:

  香菱有两段情缘。
  第一段是被人忽视的和冯公子的情缘。
  被拐子养大了发卖的时候,第一次是卖与了冯公子。
  冯家是当地的乡绅,说明经济条件不错,况他是个绝风流人品,家里颇过得,素习又最厌恶堂客,今竟破价买你,后事不言可知。门子说冯公子是风流人品,可知相貌才气不错,本来厌恶堂客,而对香菱破例,说明是缘份,也说明了对香菱的欣赏。而不是当场付钱领人,而是几天后过门,明明是尊重之意。
  而香菱是当场见了冯公子的,且看香菱的态度是自叹道:“我今日罪孽可满了!”也就是香菱是非常满意的,而且说的是罪孽可满了,也就是说苦尽甘来了,小姑娘那一刻是庆幸的。听闻三日后过门,马上忧虑,她是担忧拐子另卖与他人家,可知对冯公子的满意了,就是因了对冯公子的满意,这才有如此的患得患失。还是门子安慰了一番,她才安心。
  应该说是冯公子给了香菱一个美好的梦,一个罪孽可满的梦,是一个能开始新的人生的梦。一个被打骂怕了的,记不得父母家乡的女孩子,是冯公子又给了向往美好生活的勇气,所以冯公子的出现,对于香菱有着不同非凡的意义。
  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他和她,都是彼此欣赏彼此满意的。
  如果在此结束,那么香菱的故事就是另一个娇杏了。
  
  香菱的梦幻情缘(二)
  可惜好梦易醒,到了领人那天,本来是人生最欢快的一天,喜剧成了悲剧,拐子果然一女二卖,而且为钱而昏头,卖给了呆霸王薛家,最是弄性使气的莽撞人。
  冯公子有情,薛公子有拳头,都不肯放手,于是一场混战,冯公子被打死了,香菱被拖走了。生拖死拽,把个英莲拖去,如今也不知死活。这是门子的一句话,可知香菱是不肯走的,她是有想法的,她想和冯公子去,才会被生拖死拽,不知死活一句话,可见香菱当场是不顺从的,她是想要一争的,这也许是她命运中唯一的一次奋争。
  她想要争,想要和冯公子在一起。
  他因她而死,她想留下来。贾雨村和门子闲聊此事,说的是一对薄命儿女梦幻情缘,真真是薄命,而且是因了薛呆子的出手。
  接下来薛家上京,香菱不得不走,一切由不得她,就像当年离开父母,都是不由她。那时年纪小,如今年纪大了,命运又一次从她手中夺走幸福。
  
  香菱的梦幻情缘(三)
  有一种人天生不知道仇恨,不知道怨恨,即使命运百转千回都是捉弄,她有着本能的向往美好生活的理想。
  所以出现在贾府的香菱,不是一个怨妇,也不是一个毒妇,而是一个完完全全接受了命运安排的清丽女子。
  她成了薛蟠的妾,却完全是一副女儿态,不知世事,她爱的是词,羡慕的大观园的文雅生活。
  她对大观园的爱慕,让宝钗一眼看了出来。
  她接受了现实,薛家有一种家庭的气氛,薛姨妈良善而小气有些唠叨,宝钗是个明慧的女子,只有薛大公子是个混帐呆子,不过在薛姨妈眼皮子底下,总还收敛些,不至于打人骂狗的。
  香菱感受到了家庭的气氛,这是她向往已久的气氛。她对薛蟠也当成了家人。
  
  香菱的梦幻情缘(四)
  在薛家的日子对香菱来说有一种安全感,漂泊多年的她,愿意把薛家当家。把薛家的人当家人。
  有一个场景,薛蟠被柳湘莲打了一顿,贾母等回来各自归家时,薛姨妈与宝钗见香菱哭得眼睛肿了(只是几个字,不留心就带了过去,原来薛蟠被人打了,香菱会哭得眼睛肿了,我们想起贾政痛打宝玉的时候,宝玉睁开眼睛看见的黛玉,也是眼睛都哭肿了)。美人多情,看见所在意的人被打,都是这种表情,要哭多长时间,眼睛才肿了。
  问其原故,忙赶来瞧薛蟠时,脸上身上虽有伤痕,并未伤筋动骨。薛姨妈又是心疼,又是发恨,骂一匮?又骂一回柳湘莲,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宝钗忙劝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他们一处吃酒,酒后反脸常情。谁醉了,多挨几下子打,也是有的。况且咱们家无法无天,也是人所共知的。妈不过是心疼的缘故。要出气也容易,等三五天哥哥养好了出的去时,那边珍大爷琏二爷这干人也未必白丢开了,自然备个东道,叫了那个人来,当着众人替哥哥赔不是认罪就是了。如今妈先当件大事告诉众人,倒显得妈偏心溺爱,纵容他生事招人,今儿偶然吃了一次亏,妈就这样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看宝钗的态度,这位薛公子的亲妹子,没有哭泣,母亲要找人算账,她反而拦了下来,规劝一番。)
  薛姨妈听了道:"我的儿,到底是你想的到,我一时气糊涂了。"宝钗笑道:"这才好呢。他又不怕妈,又不听人劝,一天纵似一天,吃过两三个亏,他倒罢了。"薛蟠睡在炕上痛骂柳湘莲,又命小厮们去拆他的房子,打死他,和他打官司。薛姨妈禁住小厮们,只说柳湘莲一时酒后放肆,如今酒醒,后悔不及,惧罪逃走了。(薛姨妈这个当母亲的,也没有哭得眼睛肿了,先是骂湘莲,后是制止儿子继续生事)。
  香菱的梦幻情缘(五)
  薛蟠被打,亲妈和亲妹子,都没有哭肿了眼睛,不想香菱却是哭肿了眼睛。可知香菱对薛蟠有情,当然此情非爱情,二人冰炭不同炉,这种情份,应该是认命了,是一种对家人的情份。
  只是薛公子一娶亲,听了金桂的话,马上就没了数年的情份,"金桂冷笑道:"拷问谁,谁肯认?依我说竟装个不知道,大家丢开手罢了。横竖治死我也没什么要紧,乐得再娶好的。若据良心上说,左不过你三个多嫌我一个。"说着,一面痛哭起来。薛蟠更被这一席话激怒,顺手抓起一根门闩来,一径抢步找着香菱,不容分说便劈头劈面打起来,一口咬定是香菱所施。(看薛蟠待香菱真是没一点情份,不问事非,顺手抓起门闩来,劈头劈面打起来,何等狠毒)。
  香菱叫屈,薛姨妈跑来禁喝说(幸而是薛姨妈拦住了,否则以薛蟠的手狠,香菱吃亏大了,香菱是薛家买来的丫环,身份是仆人,真被打死了,也无人作主):"不问明白,你就打起人来了。这丫头伏侍了你这几年,那一点不周到,不尽心?他岂肯如今作这没良心的事!你且问个清浑皂白,再动粗卤。"金桂听见他婆婆如此说着,怕薛蟠耳软心活,便益发嚎啕大哭起来,一面又哭喊说:"这半个多月把我的宝蟾霸占了去,不容他进我的房,唯有秋菱跟着我睡。我要拷问宝蟾,你又护到头里。你这会子又赌气打他去。治死我,再拣富贵的标致的娶来就是了,何苦作出这些把戏来!"薛蟠听了这些话,越发着了急。薛姨妈听见金桂句句挟制着儿子,百般恶赖的样子,十分可恨。无奈儿子偏不硬气,已是被他挟制软惯了。如今又勾搭上了丫头,被他说霸占了去,他自己反要占温柔让夫之礼。这魇魔法究竟不知谁作的,实是俗语说的"清官难断家务事",此事正是公婆难断床帏事了。因此无法,只得赌气喝骂薛蟠说:"不争气的孽障!骚狗也比你体面些!谁知你三不知的把陪房丫头也摸索上了,叫老婆说嘴霸占了丫头,什么脸出去见人!也不知谁使的法子,也不问青红皂白,好歹就打人。我知道你是个得新弃旧的东西,白辜负了我当日的心。他既不好,你也不许打,我立即叫人牙子来卖了他,你就心净了。"说着,命香菱"收拾了东西跟我来",一面叫人去,"快叫个人牙子来,多少卖几两银子,拔去肉中刺,眼中钉,大家过太平日子。"薛蟠见母亲动了气,早也低下头了。(从这番争吵来看薛蟠就是欺软怕硬的人,被金桂一闹腾就没了主意,可是终是怕着母亲,所以母亲一教训,他就低了头)。
  经此折腾,香菱跟了宝钗,金桂大获全胜,昔年凤姐也寻了不是打发了贾琏的房中人,可惜金桂手段太差,还惹恼了婆婆,比凤姐手段差多了。
  而可怜的香菱,被薛蟠这般伤害,自然灰心。
  自此以后,香菱果跟随宝钗去了,把前面路径竟一心断绝。虽然如此,终不免对月伤悲,挑灯自叹。本来怯弱,虽在薛蟠房中几年,皆由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今复加以气怒伤感,内外折挫不堪,竟酿成干血之症,日渐羸瘦作烧,饮食懒进,请医诊视服药亦不效验。(这姑娘终是多愁善感的人,在薛家这样的环境里,金桂挟制丈夫顶撞婆婆,反而活得说一不二的,香菱依礼而行,反而没有容身之地,可见薛家风气不正)。
  香菱命中的两段情缘,都是无果而终。一段有缘无份,一段有份无缘。
  
  审核编辑:开心彩虹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心理战

下一篇: 《 读《屋后有一片芭蕉林》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开心彩虹: 一声叹息!不管现代或者古时,女子跟错了男人,都不会幸福。而香菱的两段情缘,皆不由己。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开心彩虹

    第四章节下半节开始,多处标点不规范,因数目多,所以就不加以修正了,望往后注意。

    2017-06-3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