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平静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30   点击:


  木莲对太太不满意的时候,孙小姐却活得很畅快。
  孙小姐是被哥哥惯大的,从来没想过会有人对她不满意,而且她也不介意离婚不离婚的,她这样的人,就是离了婚,哥哥也会照看她,她从来没有想过,木莲会对她有二意。是要感谢当时的社会风气,名媛们闹离婚的不少,离了婚出国的大有人在,所以孙小姐没什么压力。
  孙小姐没什么心机,但有本能,她本能的知道,她这样的人不会为生计所累,这世间就没什么事让她烦恼了。
  她在谢家生活得挺好,没人限制她,想逛街有小姑子,想聊家事有大嫂,想表达母爱有小雪。
  她就是喜欢小雪,小姑娘美丽活泼,还懂事,一张巧嘴,总能让孙小姐心花怒放。她舍得给小雪花钱,宗桐总说她,小孩子不能娇惯,孙小姐就说,小雪就是惯成公主,也没事。
  宗桐叹息,没想到惯自家女儿的是二嫂子。
  心杨给宗桐打过电话,说过木莲对孙小姐不满意的事,宗桐很奇怪,木莲脑子进水了吗,孙小姐比方二小姐强太多,他还不满意,他想怎样呢。
  那天刚想到方二小姐,没想到晚间方二小姐打了个电话,说要见孙小姐。宗桐心中感觉哪里不对,就说孙小姐已经睡下了。
  方二小姐的出现,让宗桐感觉,事情哪里不对,她马上给木莲打电话,提了二小姐找孙小姐的事,木莲心中警钟大作。他现在已经不想离婚了,孙小姐这里不能有问题。他让妹妹阻止二人接触。他马上来香港。
  垂杨里---水起
  木莲没想到二小姐突然冒了出来,他曾有安排人监视二小姐,一直说二小姐就是吃喝玩乐,所以他没有介意。他马上询问监视的人,对方说,二小姐两天前失踪了,他当时没多想,因为二小姐经常喝多了,一两天不出房门也是常事。
  木莲沉吟了一下,给香港那边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见到二小姐的行踪,见到了马上告诉他。
  他在考虑是自己去香港,把孙小姐接回来,还是就现在这样,他不能离婚,如果二小姐一直在香港也不是事,让外人瞧着不好。
  放下手头的事,他先约见了方家的管家。
  管家说二小姐这两年一直没回来,就是方夫人过寿都没来,只是安排了礼物,都是电话联络。
  木莲给了管家赏钱,叮咛他如果二小姐回来告诉他。
  谢木莲并不介意方二小姐,他介意的是方夫人,这几年他和方夫人往来还有,逢年过节他都过去,表面上相处融洽,他给足了方夫人面子。
  木莲第二天请假去了香港,他给孙小姐挑了礼物,他这次无论怎样要把孙小姐先哄回去。相见大家愉快,继恩已经上学了,人也显得懂事许多,不变的是这孩子鬼点子不少,不吃亏。
  他看见太太和小雪相处的那么亲热,有些纳闷,这孙小姐原来这么喜欢孩子,他和她终还是少了个孩子。
  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脆弱。
  他和孙小姐好言好语商量,请太太回南京一段时间,如果愿意在香港,两边跑跑也就是了,总不能把丈夫一个人扔在南京不管吧。
  孙小姐开始本能要反驳,她是住在谢家,有什么不对,可是想到,木莲一个人在南京,好像做太太的也不贤良。
  她最后点头同意,和丈夫回去,但说好了,回去两月,就还回来给小雪过生日。
  垂杨里---巧遇
  在船上,木莲看见了一个身影,像极了二小姐,他有些奇怪,如果二小姐回国,故意选择了与他遇见吗。
  他赶上前去,人却没了。
  他随身带了六个人,木莲安排两人去打听事宜,看看二小姐有没有在船上,他相信二小姐养尊处优惯了,不可能吃苦,住的必是特等舱,吃饭肯定在餐厅。
  派去的两个人回来说,拿了二小姐的照片,有人说,好像是见过二小姐。但不确定。
  木莲吩咐他们继续找。
  他有些烦恼,后来又想,他只要隔断二小姐见太太就好了,既然二小姐已经回国了,那干脆就告诉方夫人吧。方夫人两年没见女儿了,肯定想她。
  有一瞬间,有一个念头划过脑海,如果在船上解决了二小姐,人不知鬼不觉的,免了后患,二小姐这个人说她蠢,她有些小聪明,说她聪明,她又经常办傻事。
  他犹豫着,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二小姐身份在那里,木莲不敢肻定他所谓的心腹,靠不靠谱,除非他自己动手,不让一个人知道。这又有难度。
  他有些焦虑,孙小姐看了出来,他敷衍说是公事,孙小姐反而劝他,官不是好做的,风险也不小,现在都在抗日,这才是大事。他有些纳闷,孙小姐什么时候有了这个认识。
  他在想,孙小姐没接触过木笛,没人给她这言论,孙小姐说见过几次学生游行,看了几张传单,觉得深有道理,本来就应该一致抗日,自己人打自己人做什么。她说宗桐也给学生捐款。她感觉挺有意义的。
  木莲没把太太的话当回事,他满脑子还是想着方二小姐的事。
  他现在不敢让太太自己转悠,他怕太太撞见了方二小姐,他印象里她们是认识的,不过听太太口气不喜欢方二小姐的嚣张跋扈。
  
  垂杨里---意外
  木莲已经非常谨慎了,一直在太太身边,那天晚上,他实在太闷,太太说有些晕船,先睡了,他才去外边转转。
  他走了,孙小姐到无睡意了,起身出来,开了门,正遇见一个年轻的女学生装扮的人,匆匆而来,看见孙小姐,就说有些头晕能不能去洗把脸,孙小姐不疑有他,就让女学生进去了。
  女学生一进来,就关了门,孙小姐有些奇怪,女学生不好意思的一笑,然后说因是逃婚,被夫家的人追赶,这时候,孙小姐听见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女学生满是哀求的说,太太您帮帮我。
  孙小姐看女学生眉目清秀,举止也是有教养的样子,就说,你到卫生间躲一下。
  这时候有人砸门,孙小姐开了门,外面的人是警察服饰,说是找什么要犯,孙小姐现在怀疑女学生的话了,可是不忍心把她交出去,就非常生气的说,你们吵什么,影响我休息,赶紧走。对方刚要翻脸,木莲的一个跟班马上跑来,在小头目耳边说了几句,那人马上变了脸色,一张笑脸,说对不起打扰了,带人走了。
  那些人走了,孙小姐让女学生出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过我这里也不安全,我先生一会儿回来,他不是好相与的。说完孙小姐从行李里,找出两件衣服说,你这身衣服太显眼,换了吧,然后再了去。
  打发走了女学生,孙小姐有些失神,她直觉相信那个女孩子是好人家的孩子,那双眼睛清清亮亮的。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享受

下一篇: 《 垂杨里---下船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