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享受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28   点击:


  垂杨里---享受
  本来说孙小姐如果住不习惯,可以订旅馆,不过孙小姐住了几天,反而喜欢上了这的氛围,一大家子和和气气的,孩子们都有礼貌,她喜欢这种氛围。
  孙小姐是兄长带大的,父母早年过世了,家中人少,哥哥只一个儿子,嫂子个性安静恬淡,家里都是清静的。现在谢家这种氛围,让她新鲜,她很喜欢和心仪聊天,看她如何指导仆人做菜,心仪还会织漂亮的毛线活。孙小姐手巧,跟着心仪学了半天,就能上手了,她喜欢这种感觉。有种现世安稳的感觉,她想一个女人求得不就是这些吗,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和美,热热闹闹的,哪里都有人声,厨房里永远有开水,做饭的永远系着围裙。
  有时候她们也打打麻将,宗桐不爱玩的时候,谢老爷就被拉来,他虽然严肃,但从不树什么规矩,输钱了也痛快,赢钱了就散给仆人们。二姨娘永远是微笑的,她柔和安宁,不像是姨娘,有些大家夫人的从容。
  孙小姐发现,只有宗桐早出晚归的料理着生意上的事,其余的人,都在家中,谢老爷早上看报,然后去侍弄那些花草,孩子们由管家领着去上学,心仪和二姨娘都是随和的人。
  她想其实住在这里挺好,有人聊天,有人玩牌,孩子们都客气的唤她二舅妈,她总是想,什么时候,自己也有孩子就好了。最好是女儿,像小雪一样,活泼可爱。
  木莲意外孙小姐的随和,原先刚认识的时候,孙小姐还是大小姐脾性,让人感觉不好相处,现在发现,孙小姐骨子里,是有家庭观念的。
  但他知道不能把孙小姐留在这里,他还需要孙小姐为他在太太圈子里拉好感呢。他哄着孙小姐回南京,说这么长时间不回去,大哥肯定惦记了。香港可以常来,可总要回他们自己的家呀。
  他们走的时候,大家都送了礼物,小雪给孙小姐的是个洋娃娃,孙小姐很喜欢,抱着小雪,就不松手。宗桐开玩笑,干脆把她送给你们吧。孙小姐真的点头,我真想要呀。
  
  
  垂杨里---梦醒
  回了南京,不适应的反而是孙小姐了。
  和那些官太太打牌喝酒捧戏子,反而让她感觉无聊,可是她不得不替丈夫周旋。有时候深更半夜才回来,木莲仍然是早出晚归,有时候是不归,孙小姐一个人总感觉冷清,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像是家,她在谢家感受了什么是家,现在的她,受不了这种日子。
  仆人到是听话懂事,司机也是明白人,可是这些人,都毕恭毕敬,给不了她亲人的感觉。她有时候去哥哥那里,哥哥也是不在家,嫂子到是习惯了这种冷清,在灯下织毛衣。她问嫂子觉得闷吗,嫂子说,一辈子不都这样,可孙小姐感觉有些人就不这样。
  孙小姐和木莲说,她不是那么喜欢应酬,木莲只好安抚她,实在不喜欢的就推些,不过不能都推,有些是他上司的太太,有些是同事的家属,不能都得罪了。
  孙小姐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她只是应付,她现在很想着去香港。
  不过才两月,遇见谢老爷生日,今年是小生日,没打算大办,木莲说公务忙,就不过去了。孙小姐却自告奋勇的要过去,木莲想媳妇尊重公公,去就去吧。
  不想孙小姐提前一周过去的,生日过了,也不急于回来,她在那里和心仪一起料理家务,有时候和宗桐一起逛街,有时候领了小雪吃冰淇淋,总之她在那里过得很充实。
  孙小姐热衷打扮小雪,她手巧,见过世面,打扮的小雪和洋娃娃似的,连宗桐都说,没想到女儿打扮起来真漂亮,孙小姐就说,小雪不打扮也是公主。
  木莲一转眼才发现,夫人在香港已经两个月了,他只好打电报催,不想孙小姐说,还有两月就过年了,索性过了春节再回来。
  木莲这才发现,原来孙小家是喜欢热闹的大家庭,她居然也不嫌人多事烦,好似乐在其中。
  这可不是木莲的本心,他想的是一个热衷交际的太太。
  垂杨里---牵连
  孙议员的长官辞职了,孙议员本是人家提拔的,孙议员权衡再三,也递交了辞职信。
  木莲知道的时候,很是懊恼,大舅哥行事太义气,这种事哪好讲义气,他有些不满。
  正好夫人没在南京,他更是不满。
  孙议员离了职,干脆也搬到了香港,木莲叹息书生意气。
  春节的时候,木莲只好也去香港,顺便节后和夫人一起回来。他发现,孙小姐很适应这里,见了他,也是淡淡的。他真疑惑这个夫人,是给谢家找的儿媳妇吗。
  过了元宵节要一起回来,孙小姐就推说身体不舒服,让木莲先走吧。木莲有些不悦,马上找了大舅哥,还是大舅哥出面,孙小姐才不情不愿的回来了。
  此时孙议员已经离职,人走茶凉,孙小姐敏感的意识到,人们对她的态度有了变化,有时候会遇见冷脸,她更不愿意那些无聊的应酬了,她是不肯低头敷衍人的。
  有几次闹僵了,还要木莲描补一二,夫妻二人争吵了一次,木莲说孙小姐不识趣,大场上不就是互相吹捧吗。不要总摆个臭架子,孙小姐冷笑,她就是如此。
  木莲的能力极好,近两年又注意交好同事,所以没受孙议员的牵连,但他也发现了太太不是一个好的助手,总劝不听,只得罢了。
  所以太太要回香港,他没拦着,只说是散散心也好。
  
  垂杨里---二心
  木莲这时候,对和孙家的这桩婚事生了疑问。
  他想想这种事不能和外人讲,他和木笛话不投机,和宗桐也不适合谈这个,而且他发现宗桐和自己的太太相处极好。宗桐说,原来以为嫂子是个不好伺候的千金小姐,后来才发现,人很爽利,也好说话,只是不了解的人,以为她高傲。
  他想来想去,只有心杨还好些,大家都是男人,有些话好说,而且心杨不像木笛那样,总爱板一张脸教训人。现如今有资格教训他谢木莲能有几人。
  他正好有事去上海,就特意跑了一趟,和心杨喝酒。他叹息怎么他想娶个满意的太太那么难,他手下的一个副官,人家的太太就很贤良,为丈夫跑官,为丈夫结交各类人物。
  心杨有些不认识的看着他,他原先以为木莲攀附方家做驸马,想要大展身手,还能理解,现在居然想让太太给他跑官吗。
  不过他素来圆融,不好直接批评,就劝他,就算现在孙议员退职了,故交好友还是有的,孙小姐就是现在离了婚,要嫁人也是容易的,有的是人想奉承呢。而对于木莲来说,离了两次婚,名门淑女估计不会考虑他的。
  如果再找的门第不及方家和孙家,别人会笑话他越结婚层次越低。
  心杨的话还实在,木莲到是听了进去,想想也是,孙家的牌子还在,短期之内,他也找不到比孙家方家门第高的人家。
  而且如果他要是离两次婚,的确不合适,名声太差,就算错都在对方,可是人家也会笑话他,没有眼光。
  而且二小姐的事情,现在表面看风平浪静,未必将来太平,还是不要生事了,再惹怒孙家,不是好事。
  他那颗蠢蠢欲动的二心,终于平息下来。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情报

下一篇: 《 垂杨里---平静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