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探亲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24   点击:


木莲也要找钱,他的花销太大,有些是为了工作,有些是为了权力。
他一直在和一个高层的秘书私下联络,为了让对方帮忙,送了房子送了车,没办法又送了个美人。
美人自然是他特别挑选出来的,为了提高身份,特意送到了学校学习了半年,让她言谈行事,都有些女学生的作派,果然秘书这才动了心点了头。
放到木莲手里的差事,是押送特别物资,当然这没什么利润,妙的是不用通过安检,但捎带什么,就是管理员的事了。
木莲把这个权限转给了心杨,他只要利润。
心杨当然知道, 这意味了什么,有些物资可以绕开检查一路畅通,多少商家,想走这门路,现在好了,他只要替别人搭下手,就有了分红。
他不动声色,并不想把事情张扬开来,只是找了一二家有实力也靠谱的老板合作。
他要的是药品,他可以少要钱,他雁过揪的是药。
药品才转给木笛的联络人。
现在好了,反正远哥在码头上,他直接去联系就好。
唐涛提醒他,还是给远哥做好履历比较稳妥,而且最好是上海本地没有任何亲属的那种,当然也要和他们切割开来,免得将来连累了沈氏。
心杨让唐涛去办吧。
他也知道,远哥做事还算谨慎,但难免会被人盯上。
他暗示远哥,准备一条逃生路线,守着码头,方法应该有很多。

宗桐突然来了上海,一是不放心心杨,二是来劝他去香港。
心杨故作为难,我替木莲和沈氏打理生意,不能老在香港,上海这个地方,机会比较多。
宗桐皱眉,木莲的风评一向极差,什么言论都有,她婉转叮咛心杨,还是要小心,木莲那里成则王候败则贼。

垂杨里---犹豫
心杨也在犹豫,他是木笛和木莲之间最好的通路,如他撤离了,木笛的很多事情,就会托给别人,危险系数太大。而木莲会找别人接手他的生意,那么,更不易控制。
他安慰宗桐,眼下形势还好,不至于,他会小心。
宗桐劝他,沈家谢家两大家子,其实都是靠了心杨,那两哥哥,其实都指望不上。
还有好几个孩子呢。
说到孩子心杨有些心软,尤其是最小的小雪,才三岁。
他下不了决心。
只能先安抚妻子,不要跟着担心。
现在香港那边,其实就是心仪和宗桐在照管,心仪管内,宗桐跑外。
继祖已经十二了,非常懂事,能帮着母亲照看弟弟妹妹了。大家也听他的,除了继恩。
继恩依然是最顽皮的,对姑姑的话还听,知道母亲惯着他,有什么事都替他担着。只有他是最无忧的。小雪才三岁,却已经感觉了母亲的忧虑。父亲常年不在家,她总感觉和别人家不一样。
幸而有小哥哥念恩陪着她玩,有时候,教她读
宗桐很安慰,这两个孩子,原是省心的,只是沈谢两家在香港,都没个男人支撑,让她有些心累。
从木笛一起不去香港,宗桐就怀疑了哥哥。


垂杨里---不问
宗桐的个性和心杨有些相似。别人不说的事,都不问。
木笛是她心里信任和依赖的人,对于宗桐来说,即使哥哥不在身边,但只要想到世间有他,就没什么好畏惧的,什么事,木笛都能解决,他一直是她心里的高山。
在谢家那些年,木笛出现之前,她一直是谢家卑微的庶女,可是谢木笛站在那里,气定神闲的样子,无视周围人的眼神,他是外室之子,地位更低。可是他的头一直抬着,他一直说我母亲,那是他的生母,他对谢太太没有称呼,他提起他的母亲,一脸的幸福与骄傲,他说他母亲是世间最美丽的女子,而且温柔安静。
那样的谢木笛,哪怕一身粗布衣衫,却是高贵而稳重,无人敢轻视。
从那时起,宗桐的头也抬得更高了,她想,她也可以像他一样,昂首挺胸的活着。
木笛出国,就一定要坚持让她一起走,他不要她留下,匆忙嫁人,不要她一生,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就在红尘里打转。
从那时起,木笛更像是宗桐心里的一盏灯。
所以在沈家和沈太太有矛盾,她敢回娘家,敢离婚,她不怕,她有哥哥,有娘家。
无论木笛做什么,她都支持,如果需要,她一定会配合。
只是木笛不说,她不问,他做的事,一定是对的。


垂杨里---兄妹
宗桐没能说动心杨,她已经感觉到心杨对木笛的事,比她知道的多。
宗桐没有直接回香港,还是要回家看看木笛,再劝说他。
木笛还是老样子,双眼神采奕奕,虽然瘦了些,但精神挺好。天天很忙,即使宗桐回来,他也没太多的时候陪妹妹。
学校里总有人找他,虽然是暑假时间。
宗桐看的出来,他在策划什么,好似是学生游行,督促政府团结抗日。她劝哥哥注意安全,毕竟他是校长,有很多事,他在背后指挥更合适。
宗桐劝父亲和谢老太太去香港吧,仍然无果,谢老爷无可无不可,只是谢老太太坚持,不离乡土。
宗桐无奈,三天后一个人离开了。
宗桐刚走,木莲回来了,学生运动闹大了,他来调查。
他接到的汇报,知道这件事后面有谢木笛的影子。
他轻轻划去了那个名字,告诉他们,到此为止,从别处调查,谢木笛是著名学者,不要随意攀扯。
属下心领神会,在报送的名单上果然没有谢木笛。
木莲还是警告了木笛,不要以身犯险。
木笛反问他,在哪里安全呢。
一颗炮弹落下来,哪里是安全!
木莲无语,最后只是说,你好自为之吧,这次是我,如果下次换别人,你会危险了。
木笛望着他,你不觉得你每天也很危险吗。





垂杨里---风波
木莲回到南京,没有直接回方家,他的门卫说,方家的管家,来过几次,最后一次来是昨天夜里,留了话,让他回来了,马上回方家。
木莲没有马上行动,他给自己设在方家的附近的暗哨打了电话,对方说方家没有什么异常呀。
他收拾好,准备好给方家诸人的礼物,尤其是方夫人,他托人找了根百年人参,给方夫人补身体。
他到方家的时候,意外看见二小姐,二小姐脸上的表情些奇怪,有些得意的样子。
木莲暗叫不好,他见给方夫人请安,送上人参,方夫人的表情好了些。
方夫人把一个档案袋递给他,木莲打开,是当年二小姐在上海被绑架的事情,里面的内容是木莲借着营救的机会,和那个大佬结拜,后来和人家合伙做生意,一年前大佬离开上海,生意转到了心杨名下,大佬的手下也都归了心杨。
木莲松了口气,这个还能解释,心杨说,妈,这些情况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求的他给做的中人,是不是他动的手,我真不知道,当时时间紧,不能让二小姐吃苦头,不管怎样营救人最重要,这些东西,我不相信。至于后来的生意合作,是心杨在合作,我只是当了个介绍人。
木莲明白,只要扯上沈心杨,事情就好办,他相信心杨有办法处理相关问题,而且心杨应该知道他不能出面,所有的手续文件,应该都是心杨的名字。
方夫人的眼神有些迷惑,最终她点点头,权且相信吧,木莲说的没错,他是去营救人了,不是去调查相关事件了,而且的确二小姐的安危胜于一切。
现在生意的确是心杨在管,方夫人也明白木莲不是做生意的料,他牵个线,吃点好处,也是有了。
她说,木莲,你是方家的女婿,这一点世人皆知,你不要有二心,否则,身败名裂那是轻的。
木莲马上举手发誓言,若有负方家,不得好死。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静好

下一篇: 《 垂杨里---追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