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琅琊榜——你不告诉我我就不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6-23   点击:


  其实梅长苏就是一个迷,为什么出现在京城,为什么扶持靖王,偶而表现出的与林殊相似的小动作,这些让靖王怀疑过,但人家不告诉他,他也就不问了。
  麒麟才子进京,名满天下,让太子和誉王争相抢夺,风头无二。苏先生却主动示好靖王,营救了庭生,并且说他选靖王殿下。靖王当然怀疑,他当时的条件根本不具备夺嫡的资本,面前的陌生人,却舍近路不走,选了他这个远道。对方的回答是,扶持一个最弱势的皇子,更显得他有手段。这样的答复明明是敷衍,可是靖王却不再沉思。
  如果靖王肯去调查一下江左盟十几年的行事风格,和宗主的习惯爱好,也许他会得出结论。容貌会变,一个人的喜好不会改变,行事本宗不会改变。
  谢玉入牢,长苏亲自前去,一定要谢玉说同当年赤焰案的始末,本来他一个江湖帮主,与十几前的旧案并无关联,苏先生却左兜右转的绕来绕去,宁可担保谢玉的生命安全,也要套出当年构陷的实情。
  靖王当时也曾怀疑,苏先生对此事的关注,以为他是祈王府的旧人,他问的好奇怪,他长于祈王府,是祈王教导的。祈王府那些旧人,他不清楚吗。当年祈王府血边成河,若是有头有脸的旧人,岂能逃脱。长苏说是仰慕祈王,一个仰慕就能让人十几年之后,冒险追问旧案吗。
  苏先生这样回答,靖王就这样听了,依然是一个半真半假的答复。
  靖王说苏先生有些小动作和林殊像,苏先生马上停了手,若是旁人,肯定不会介意,像就像了。越是回避,却是有问题。这其中的微妙,靖王并不介意。
  卫峥案时,苏先生忙着布置,靖王揽了说服夏冬的差事,幸而还有这个差事,要不然,就成了江左盟独立完成工作了。靖王喊了半天的营救就成了一纸空谈。苏先生马上道谢,靖王奇怪,明明是帮他的忙,为什么苏先生道谢。苏先生无语,蒙统领马上问飞流去哪了。这明显的打岔,却让靖王终止了盘问和思索。
  其实这里面有两个问题,苏先生其实比靖王还想营救卫峥,能把自己送进悬镜司的营救方案,其诚心已经不输靖王的情义了。而且那个道谢,明明就是脱口而出,苏先生是把营救事件当成了自己的事,不是替靖王谋划。而蒙统领的打岔,明明就是转移话题,给苏先生解围。如此的及时,只能说明,蒙统领知道靖王不知道的原因。
  那本《翔地记》之后,母亲的态度,最是奇怪,一次次叮咛他要善待苏先生,一本游记如何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此后送来的点心都是双份的,而且没了他爱吃的棒子酥。
  九安山,母亲与苏先生的相见,静妃的失态,已经令靖王怀疑。静妃入宫三十多年,不与外人联络,如何会对和自己同样年纪的人,失态至此,而且要撵走他。只有一种可能,苏先生不是故人之子,而是故人。
  静妃和长苏用故人之子这个主题偷换了故人这个结论。
  而靖王还是一贯的行事,问了对方不说,就不再研读。还是夏江在金殿上指了苏先生说是林殊,这才当头棒喝,让靖王醒悟。那一刻,靖王在夏江一幕幕的言说中,好像才看清了苏先生为他一步一步的筹划与付出,才看清了眼前人是谁。那些的付出不是一个谋士的付出,那些心血是故人的情义。
  最后靖王在母亲那里的结论是,原来谁都知道,就他不知道。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岁月静好,活出真实自我

下一篇: 《 写作过程的论述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近乡情更怯。因为他是小殊最好的朋友、玩伴和亲人,所以最后别人都知道唯他不知道。当然,郡主因为女人,女人的直觉特别灵敏就只能另当别论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他是此次斗争的主帅,所以谁都可以暴露唯他不可以,而留给长苏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2017-06-2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