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各有伤心情难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6-18   点击:

  
  出现在贾府的女孩子都有各自的伤心。
  黛玉两进贾府还是有些不同的,第一次是贾母派了人去接,那时父亲还在而且是官,也就是说当时的黛玉只是做客的身份,还是端然的大家小姐,去贾府也可理解为走亲。而第二次不同,那时父亲过世,她的身份的依凭消失了,她成了寄人篱下的孤女,若非母亲是贾母最爱的女儿,这份爱在她身是得到了延续,于是在贾母的宠爱和呵护下,她才不必做第二个岫烟为了讨好仆人们去典当衣物,不必像湘云一样请客却出不起钱,而在府中要做活计到三更半夜还要看史府人物的脸色。应该说在贾母和宝玉的照顾中,她还能体面的作着大小姐,能锦衣玉食的生活着,还能以书作了闺中伴,还能在她的小天地里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但终还是有着幽深的叹息悲哀,她与宝玉纵然两心相知,可是却无人主张,所以才会羡慕宝钗伏在薛姨妈怀中,她终是没了亲人,她的所有的心事,都只能发落在宝玉身上,可他与她都不作主,只能风里落花开无主,她的伤心只有那方丝帕明白,她提在他的旧帕上,心事难描好梦难猜失。她的世界终还是有着风刀霜剑,夜抄时,同样的客人宝钗就无人打扰,而她的地方就要受到盘查,在王夫人和众人心中,宝钗是动不得的,而她作为贾家的外孙女,就不必客气了。
  和宝玉的一段心事,终还是飘落在风里,她是寂寞,他是意难平,一生的情缘,终没能团圆。世外仙姝,一样花开为底迟!
  宝钗进府的时候,薛家已经中落,哥哥的惹事生非的本事已经人尽皆知了,长留贾府一半是为了这个兄长,一半是为了她的未来,薛姨妈是爱孩子的,却无能力挑起薛家的担子,于是一把金锁锁住了宝钗的无限情怀。她和他相识的时候,互有好感吧,那时候他一口一个宝姐姐,他望着她的麝香串发呆的时候,也有过心动吧。她是自信的,能博得一家子上下的称赞也不是一件易事,能让黛玉湘云都真心唤姐姐,岂是容易。可是终还是没进了他的心,他被打的时候,她第一时间跑去送药,那时节忘了她的身份,脱口说出那些关切的话,令自己也脸红,回到家中责怪哥哥,结果引发了兄妹间唯一的一次争执,那时泪下一夜无眠,怎是无情,她是有情,一样的沉默不能说,纵然有金玉的故事,仍是沉默。她不比黛玉,她不能试探宝玉,其实早该明白她不在他心上,若在也中是牡丹花好,终只是风景。她听见他的话,不要金玉他要木石,那样分明的言语,他说的直白,她听的茫然。一个怔字是一生的茫然与遗憾呀,他那里意难平,她却是一生的相误。她放不开薛家,也未必放得开他。年少的他,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温润如玉气质翩然,不知何时已悄然心动。她可以平静的顺其自然,可以看双玉的情深,可是她不能也舍不得放开可能成全的姻缘,终还是嫁了,舍不得他,若是无缘,也认了,若是有缘成了宝二奶奶,她终是舍不得推开,那一切与他相关的命运。纵然齐眉举案,她仍是他的客人,早明白的事情,却愿意用一生去赌,有没有一一刻,他会恍然,也许他真的爱过她。
  那一段姻缘,终于走近了他的世界,也只是明白,她的梦早在最初已经凋谢,只是她不肯放手,放开一个可能的不同的结局。淡极始知花更艳,可惜他不是她的惜花人。
  另一个是湘云,那个一生最和宜的玩伴,从最初的二哥哥他就是她的想念。她怕贾母忘了她,拉了他提醒,可是他终也是会忘了她,办社的时候,就没想起她。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她是他的蓝田玉吗,她的金麒麟是不是他命定的另一段尘缘,起初的时候,他与她是没关联的,她只是他的一个小妹妹。如此而已。
  她是史府的小姐,却因没了父母,在史府中自然是苦闷的,最开心的是在贾府的生活,可是那也不是想去能去的。在贾府她欢喜她快乐,她能大口喝酒,能和宝玉烤肉吃,能和袭人说心事,能有宝钗作姐姐,她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是终不是久长,她是最早订亲的,她遇了才貌仙郎,却又好梦易醒,终是孤单。回首大观园的时光,是欢笑伴着泪水吧。她不及黛玉,黛玉有知己,终不负一生的深情。她不及宝钗,总有个知冷知热的亲娘。她是最孤单也是最快乐的湘云。
  若命运最后的安排她是他的知己,她原意,续一个年少的梦,看来唯有我知音,若是如此,便是怡红院的海棠花了,他总是牵挂她的!
  
  贾琏与贾环
  二人相纪相差不小,一个是大房的长子,当家理事,一个是二房的小儿子,还在上学,所以本是没有什么冲突的,可是从书中仅有的二次暗写可知二人关系极恶劣。
  一次是通过凤姐的口述,让我们明白贾琏非常憎恨贾环。王熙凤正言弹妒意,弹的是赵姨娘母子对宝玉的妒意,环见问,只得诺诺的回说:"输了一二百."凤姐道:"亏你还是爷,输了一二百钱就这样!"回头叫丰儿:"去取一吊钱来,姑娘们都在后头顽呢,把他送了顽去.----你明儿再这么下流狐媚子,我先打了你,打发人告诉学里,皮不揭了你的!为你这个不尊重,恨的你哥哥牙根痒痒,不是我拦着,窝心脚把你的肠子窝出来了."喝命:"去罢!"贾环诺诺的跟了丰儿,得了钱,自己和迎春等顽去.不在话下.这里的你哥哥,自然是指贾琏了,贾琏为什么如此痛恨贾环,窝心脚把你的肠子窝出来了.凤姐说话向来直白,自然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会是恫吓于贾环,一个贾环凤姐三言两语就够了,不用拿贾琏说事,况且在内宅里,凤姐本比贾琏威风。这就是说贾琏真的会对贾环客气,可是原因呢。这个贾环此事年纪还小,而且赵氏母子的矛盾点在于宝玉,并没有什么地方与贾琏冲突呀。
  另一次更是暗写,中秋宴上,贾环作的诗,贾政不以为然,然贾赦却大加赞扬,还说了句极让人费解的话,贾赦乃要诗瞧了一遍,连声赞好,道:"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因回头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许多玩物来赏赐与他.因又拍着贾环的头,笑道:"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贾政听说,忙劝说:"不过他胡诌如此,那里就论到后事了."此时世袭的位子是贾赦做的,所以论理该有贾琏来袭,如何会扯到贾环的头上。若说贾赦的话是有些莫名了,不知这其中是不是另有曲折。这是公开的场合,而且上有贾母在坐,诸人皆在,而且贾琏也在场,若说是玩笑,未免拿着朝廷的世袭来开玩笑,是大不敬的,贾赦没那么糊涂。若是真话,这世袭的位子如何会与贾环有关系。不知在场的贾琏听了如何感觉。
  除非这贾环本是贾赦的儿子,与贾琏是兄弟,若是贾赦不喜欢贾琏,请旨让自己的小儿子世袭才有可能。这样一来,就可以对应前面,贾琏因何会恨贾环了。这是嫡庶之争的另一个表现形式!这二人并无一言,却已是风刀霜剑!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快餐时代的爱情

下一篇: 《 欢乐颂——太过理智的爱情让心累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这各家都有伤心事,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即使红楼富贵达人梦者也不例外。或就正对着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