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猜测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19   点击:


  木笛一连几天中午都去妹妹那里,而那几天,宗桐恰好有事要忙,都没在家,管家有些奇怪,通常这位大学者,来之前都先打电话,问太太在不在家,太太在,他才来。可这几天很怪。
  而且他是吃了饭来的,只说是过来看看书,拿本书坐在客厅里,一看三四个小时。
  终于有一天下午他要走的时候,木莲风尘仆仆回来了。
  二人相见,木莲到不奇怪,他知道木笛经常来这里,他问过管家,管家说,三天总有两天在这里。
  彼此打了招呼,木莲要求快快上饭。
  木笛看了他,故意问,你怎么不回家住。
  木莲摇头,算了吧,我妈一大堆问题要问我,还是不回去了,你不要告诉他,我在这里。
  木笛点头,你在这多长时间。
  木莲有些奇怪,他这位哥哥和他没什么话说,都是在谢老爷面前才会彼此客气几句。
  他说,不知道,看事情进展。
  木笛故意讽刺他,又要立功了吗。
  木莲冷笑,放心,天下只一个苏玉琴。
  木笛回头看了看,周边无人,才低声说,你说话注意点,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候管家端了饭菜来,木莲忙着吃饭了。木笛没有走,他坐在一边,沉思起来。
  这几天并没有什么动静,看地方上,并不像觉察木莲前来,那他到底为了什么而来。
  垂杨里---恍然
  木莲的饭吃得极快,好似非常饿了。
  他抬头看见木笛沉思的表情,疑惑的说,你在等妹妹。
  木笛马上转换了表情,是呀,我和她过继的事。
  木莲放下筷子,她年纪不大,你们干吗这么急。
  木笛的回复是,这要问沈家。
  木莲叹了口气,我的妹妹,还受这委屈,那个沈太太真是难缠,真该让她吃点苦头。
  木笛忙说,你不要胡闹,毕竟是心杨心仪的母亲,你不看别的面子,那是心杨的妈吧,过继了也好,宗桐没压力了。
  木莲低头,算她运气好,生了个能挣钱的儿子。
  木笛松了口气。
  宗桐进来的时候,那兄弟俩相对无言,各捧一杯茶,气氛还好。
  她和两个哥哥打过招呼,说实话在这里,到比在谢家氛围好些。
  她问木笛,管家说你找我有事。
  木笛继续过继的话题,孩子可能下月生,直接抱给你吧。沈家本想抱回去,我考虑孩子还是在你身边比较好。奶妈我找好了,到时候一块过来,心杨已经准备了房间,你回头再看看。
  宗桐点头,我回头看看嫂子去,难为你们了。
  如果不是沈家的压力,现在根本不必急于过继。
  木莲没说话,这时候电话响了,他急忙跑过去接,几句话后,他起身离开,说有事情出去一趟,晚上不必等他。
  他一离开,木笛问宗桐,他来干什么。
  木笛想想说,好像为了什么资产,他上级看上了一个项目。和心杨的生意没关系。
  木笛这才放松些。
  但反而气愤,这些人什么钱都挣。
  垂杨里---孩子
  孩子出生的时候,宗桐心杨一直守在外边,原来说好的,不让心仪见孩子了,免得她舍不得。
  果然心仪不舍,虽然有了两个儿子,但对这第三个儿子依然疼爱。
  心杨抱起孩子,对妹妹说,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的。
  孩子起名叫念恩,算是心杨和宗桐对木笛和心仪的感激。
  沈太太好久没来宗庐了,这次借了孩子的由头,三天两头来,后来干脆住在客房里了。
  孩子身边的人,都是木笛的人,一切都只听宗桐的,沈太太想从沈家找人来,让心杨拦了,他说,人够了。
  沈太太虽然气闷,可经了上次,也不敢发作。
  谢木莲没有直接针对沈太太,却对沈太太的大哥的生意,插手几次,说有运输违禁物品,扣了几次货,弄得沈家生意受损,后来才捎了话,看宗桐的面子,这次就算了。若有下次,没这么客气。
  沈太太听说了,这才明白这是警告。幸而娘家不知情,没有怪她。
  现在她虽然暗恼,可是不敢发作。
  和宗桐之间,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宗桐乐得清静,反正心杨叮咛了管家,不让沈太太往宗桐的卧室这边来,尽量不让她们二人单独相处。
  沈太太对念恩是真的疼爱,孩子的一个动作,她能欢喜半天。沈校长儿子夫人都不在沈家,不得不也往这边来。有时候也住在这里。
  仆人显得不够用了,沈太太说从家里调人过来,宗桐马上说,人已经找了,明天就来。
  沈太太私下和沈校长说,还是防范我们,坚持不用沈家的人。沈校长不说话,感觉太太多事,如果看不惯,就干脆回去好了。
  垂杨里---平静
  也许因了这个孩子,宗桐的心也安静了许多。
  多年来,孩子始终是她的心痛,有一段时间,不能提这两个字,尤其是想到失去的那个孩子。
  孩子长的像木笛,虽然还小,却有了木笛的大眼睛,明亮而有神。是个漂亮的孩子。
  是那种比较好带的孩子,吃了睡,睡了吃,醒的时候,你去看他,他就笑了,宗桐看着他,也笑了。
  沈太太虽然诸多挑剔,还是赖在宗庐不走,她现在已经接受这个孩子是她的长孙了。真心的疼爱。
  她和宗桐的关系,现在是不好不坏,有时候还能说几句关于孩子的事。只是偶尔,她会嘲笑宗桐抱孩子的姿势不对。
  这方面宗桐没什么天份,抱孩子的样子还不如心杨熟练。
  突然间这个家好像有了生气。
  办满月的时候,沈太太就坚持给孩子上了沈家的族谱。
  那天心仪和木笛也来了,心仪一直盯着孩子看看,却没有要求抱孩子。宗桐把孩子抱给她,她笑了笑,说了句,姑姑来抱抱念恩。
  抱在怀里,她就舍不得了。
  木笛马上让人把继祖找来,继祖已经很高了,刚上了学,有些小大人的样子,他过来拉着念恩的手说,妈妈,这是表弟吗。心仪点点头,把孩子还给了宗桐。
  宗桐对心仪非常的感激。
  人散的时候,她要求心仪再留会儿,心仪摇摇头,出来一天了,还是回去吧。
  心仪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宗桐心里有些不落忍。
  垂杨里---安慰
  心杨劝她,慢慢会好的,心仪是个明白人,孩子在我们这里,不会受委屈的。
  宗桐点头,她其实没想这么快上族谱,木莲劝过她,上了族谱,就定了名份,也许过几年宗桐能有自己的孩子。
  宗桐本想过,如果自己有了孩子,心仪舍不得,就把孩子还给人家,毕竟他们是亲母子,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让人家母子分离,总是一件悲伤的事,幸而这个嫂子顾全大局。
  心仪回了家,有些沉默。
  木笛劝她,如果想孩子,多回去看看,心杨他们一定会好好待孩子。
  心仪苦笑,我知道,我放心,还是不要经常去了,越看越舍不得。其实家里两个已经很淘气了。
  木笛才放了心。
  他找来了继祖,让他有时间多在母亲面前晃晃,老二一直养在谢老太太那里,所以木笛不好指挥。
  继祖对这件事,似懂非懂,但他知道母亲不高兴,就满口答应。
  幸而身边有个孩子闹腾,一会儿要吃,一会儿说去花园捉蝴蝶,心仪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木笛在这件事上,对心仪有些抱歉,但转而一想,心杨是心仪的哥哥,这件事,心仪的让步不是为了宗桐。
  垂杨里---成全
  心仪还是为念恩准备了衣物,她没说是新的,只说是继祖兄弟小时候的,孩子长得快,好些没来得穿,就一直放着。
  宗桐一看,就知道是新做的,好些布料和小衣服的样式,都是最新的。
  她明白,什么是血缘亲情,小时候,二姨娘有一段时间怕谢太太挑毛病,都尽量减少和宗桐的接触,可是到了换季的时候,她总是把新做的衣服拿过来。
  她叹息,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这一点,她对沈太太多了些体谅和理解。
  她明白,在沈太太眼中,心杨是完美的,自己的毛病一大堆。
  有了这份理解,她对沈太太的态度多了些客气,饮食上也让人多问问沈太太爱吃什么。她对沈太太不看心杨的面子,还要看心仪的情份。
  沈太太没有什么感觉,她一直认为儿媳妇本就该听婆婆的,看婆婆的眼色行事,虽然说新时代了,可是想起自己做儿媳妇的时光,真是感觉,自己这代人太吃亏。
  好在她现在有了念恩,注意力都转到了孙子身上,没时间没精力注意儿媳妇了。
  大家都看的出来,她对念恩,比对继祖他们关爱多了。
  骨子里的重男轻女是没办法。
  心仪现在偶尔也过来,父母都在这里,她总要过来看看。但她尽量不去看念恩,只是母亲左一个念恩右一个念恩,她一直都沉默着。
  心仪没有感觉委屈,家中原来娇惯她,可是母亲的观念里就是男孩子要紧。所以她没什么怨意。其实三个儿子,只一个继祖在他身边,也是木笛坚持,长子要承家,不能娇惯,这才没让谢老太太养在身边。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过继

下一篇: 《 垂杨里---满意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