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过继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6-17   点击:

  沈太太现在没得选了,沈校长劝她,现在的时代,不兴什么三妻四妾的,那没孩子,也不能离婚呀,而且我们离得起吗,他们离了婚,女儿的日子你想过吗,谢家的生意都在宗桐手里,她回了谢家,你以为她心情好吗,吃亏的不是两个外孙吗。
  而且心杨的脾气你不知道吗,当年为了宗桐,他等了多少年,这都是命。
  你非要让两个孩子,都没好日子过吗。
  沈太太终于点头了,可是心里不平,和谢太太王太太打牌时,就开始发牢骚。谢太太心中也恼,感觉这样还是便宜了谢木笛,可是又怎么办,谢木笛还是沈家的女婿呢,孩子和沈家也算有血缘关系。王太太是聪明人,马上劝慰,总是自家的孩子,心仪的孩子,也是您的晚辈呀。再说,现在您儿子儿媳还年轻,不过是压力大些,也许过继了没压力,反而会有,也说不定。我娘家的一个亲戚就是这种情况,收养了孩子,隔了两年就生了一对龙凤胎呢。
  沈太太这才舒服些,谢太太想要说话,王太太轻轻踢了她的脚,谢太太看了看弟妹,不得不笑笑了事。
  王二老爷一直叮咛姐姐,在沈太太面前说话要注意,毕竟沈家和谢家是至亲。
  谢太太现在明白,沈太太能怨恨的只有宗桐,婆媳关系是天敌,尤其是宗桐无子又是庶出,可是她能说什么,木莲护着他妹妹,得罪了儿子,自己落不了好,沈太太发完脾气了,还不是要妥协。
  沈太太在沈家,表面是女主人,可是惹不得儿子,心疼着女儿,能怎样。
  都是母亲的心,谢太太明白,如果是她,也不会因了这个儿媳妇,得罪亲家。她对方家,有什么办法。
  她终于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气,别为他们操心了,他们也不领情,随他们去吧。
  垂杨里---风云
  不管外面多么风云变换,沈太太的眼睛只在自己家里。
  她接受了过继的事。
  心杨算是放下一块大石头。
  他现在也有他的烦恼,他是有工厂的,总有些人在工厂周边转悠,尤其是面粉厂附近。工人要求成立工会,他同意了,他的厂里工人和他们的矛盾不大,待遇和工作时间,都是同行里条件最好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奖励措施,工厂里的家属的孩子,如果能考上大学,就是沈校长的学校,是可以免学费的,而且还负责大学在校期间的食宿费。
  沈家毕竟是书香门第,所以一直以来,口碑极好,通常来说,工会提出什么的改善生活和工作环境的要求,心杨都让他的秘书负责办理。
  现在工厂门外的人,他怀疑和木莲他们的一个清扫行动有关。
  那天下班时,有些晚了,他刚出了厂门,黑影中有一个人拦了车,唐涛看着他,他点头,有些托大了,他知道唐涛的身手,他自己也不是寻常人能靠近的。
  是一个中年人,穿了长衫,一脸的斯文,他说后面有人追他,能不能带他到城里。他犹豫了一下,直觉让他判断出这个人的身份。他让唐涛把人藏在后备箱里,进了城。城门上有人盘查,到是熟人,这个人曾经想要入股沈氏,后来他拿谢木莲的名头算是平息了事端,对方带队盘察,见是心杨,知道他是木莲的妹夫,就挥挥手,让他走了。
  到了城里,放下那个人,那人说了声谢谢,然后消失在黑夜里。
  垂杨里---感觉
  心杨感觉有事情要发生,他让唐涛找人打听一下。
  回了家,宗桐在灯下看书,心杨笑笑,这么晚还不睡。宗桐看他,你也知道晚。
  宗杨说,工厂里的设备出了问题,盯着抢修呢。
  宗桐说你还是早些回来吧,现在街上不太平,免得被牵连。
  心杨说,怎么了,你遇上盘察。
  宗桐说,我哥哥的面子大。
  二人都知道说的是木莲。
  只要不是外来的,就是外来的,不过三个月,也弄明白了宗庐里的女主人是谢木莲的妹妹。
  二人苦笑,没想到谢木莲到成了最好的名片。
  第二天谢木莲却出现在宗庐。
  夫妻二人还没出门,见到他,有些吃惊。
  木莲说,他不想回谢家,怕谢太太啰嗦,在这住几天。
  木莲身份太复杂,心杨真心不乐意让他来这里,不想清静的宗庐成了谢木莲的行署。
  可是他不能开口表示意见,本是至亲,又有生意的事,他哪里能拒客。宗桐没想那么多,转身叫管家安排客房,让厨房做些吃的来。
  木莲说好吧,简单点就行,我太饿了,有什么就端什么,不必讲究。我什么都吃得下。
  心杨客气了几句,出门上班了。他感觉有些什么事要发生了。如今的谢木莲,如果是公干,必不是小事。他让管家给木笛打个电话,告诉他木莲的事。
  垂杨里---通知
  心杨隐隐的感觉,木笛表面醉心于学问,是一种保护色。
  木笛的学生里有好多激进青年,和他这个老师岂能无关,他的学校里风气自由,大家自由讨论。
  只不过木笛的名望在那里,没人轻易冒犯他。
  现在木莲突然冒了出来,他不回谢家,不一定是因为谢太太,也许不想暴露行踪。
  木笛接了电话,放上拨打了几个电话,让一些人转移,一些人不要出来活动。
  他在沉思,谢木莲跑来干什么,什么人物能惊动他,一般的事件,不用他来处理,只会为了某个重要的人。
  消息太少,他没有太准确的思路。
  他决定中午饭去宗庐那里,会会这位特别人物。
  木笛去的时候,木莲外出了,管家说了些情况,好似是接了个电话,匆匆走的,饭也没吃完,看的出来,有急事。
  木笛皱眉,现在人们都说谢木莲在哪里出现,必有人要倒霉。
  他走近电话,犹豫着要不要拨打,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等到下午四点,木莲没回来,他返回了学校。
  学校到是一切如常,他放松了些,只要不扯上他的学生和老师就好。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僵持

下一篇: 《 垂杨里---猜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谢谢月涵,真是写长篇小说的高手,非常佩服。真心地为作者和作品点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