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滋味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13   点击:


  垂杨里---依赖
  方夫人生病的时候,都是木莲跑前忙后,送茶端药,方夫人大为感动,管家也说木莲孝顺。
  二小姐不会照看人,在母亲面前,不过说几句好话,还是木莲细心周到。
  方夫人终于开始相信木莲,有些场合会带着木莲去。
  方家的一些生意,也开始让木莲介入。
  木莲行事周全,比二小姐得人心,而且舍得花钱,很快站稳了脚跟。二小姐不高兴,他抢了风头。
  故意闹事,让方夫人教训了一场。
  二小姐生气了,说是去国外姐姐那里散心,木莲就说安排人护卫她,毕竟时局不
  稳。
  方夫人摇头,叹息这个孩子是惯坏了。
  她也考虑到二小姐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当了母亲,收收心。
  木莲送走二小姐,他不怕二小姐折腾,二小姐身边的化妆师是他的人。有消息会告诉他。
  他正好回一趟老家,看望一下母亲,还有和心杨生意上的事。
  谢太太还是老样子,上次的事,的确委屈了,见了儿了,自然伤心,可是也不想惹儿子生气,就揭过不提了。方夫人送的礼物很重,太太有了面子。
  木莲没时间打理生意,只好交给心杨,甚至把上海和大佬合作的生意也让心杨找人办理。
  心杨大为惊讶,木莲胆子这么大,心杨仔细一分析,就明白了二小姐绑架的内幕。
  
  垂杨里---忧虑
  心杨忧虑的是木莲胆子太大,他明白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可大可小,他在上海也有人脉,他不得不找人盯紧此事,替木莲善后。还好那个帮派大佬做事谨慎,收尾还算漂亮。
  心杨明白,木莲毕竟是宗桐的哥哥,虽然因为玉琴的事,宗桐对木莲有意见,可是毕竟是兄妹,而且这兄妹俩一起长大,小时候,木莲没有为难过宗桐,长大了一直关照妹妹。就冲着宗桐,他必须保住木莲的秘密。
  他请木莲喝酒,劝他该忍耐就忍耐,不要冲动,现在的一切得来不易,一定要慎重。
  木莲是聪明人,他猜到了心杨可能怀疑什么,他自信做得干净利索,但对方是他妹夫,又握着他的钱脉,便也放心,知道心杨和他有利益关系,是为了他好,他说,你放心,我有数。
  我会是方家的好女婿。
  方夫人我会孝顺,二小姐那里我会保护。
  彼此心意既知,心杨不好多事,只是反复劝他,有事可以和自己商量,不要轻举忘动,他怀疑刺激木莲的就是谢太太的南京之行。
  他一直欣赏木笛,但木笛对玉琴的感情,让他惊讶,后来佩服木莲能忍耐,现在发现,人都有另一面。
  
  垂杨里---礼物
  宗桐快过生日了,木莲送了重礼,首饰很名贵,托心杨给妹妹,他说他给宗桐不会收。
  心杨替宗桐谢过,心想她不知道你占了木笛的股份,知道了更恼你。
  礼物给了宗桐,宗桐先惊讶东西太贵,听说是木莲的生日礼物,这才说,他知道我不要,就托你。
  心杨劝她,你们兄妹天各一方,难得见面,他也不容易,不要太为难他,他那个工作也是九死一生。
  宗桐这才说,收下就收下吧,白给的我就要。他对我其实还好了,除了太太,也就是我了。我就是不明白,他什么时候,那么心狠手辣了。
  心杨只好哄她,立场不同,他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宗桐说,谢家不缺钱,他根本不必如此。
  心杨暗想,你哪里知道他的志向,不过不必和宗桐说太多,宗桐还是单纯。
  收了礼物,宗桐也回了些衣服什么的,给木笛做衣服的时候,也给木莲做了,只是一直没给他,现在一块给了吧。
  木莲上了火车,才打开箱子,都是衣服什么的,春夏秋冬都有,一看就不是一天弄的,有些款式是去年的。他有些感触,这个妹妹,还是他的亲人。这世间让他手软的人,就是母亲和妹妹。
  
  垂杨里---滋味
  木莲有些感触,他控制着不让自己动感情,他太明白,感情是人的最大弱点,有些人就是因为感情而糊涂,而损失自己的利益,甚至是生命,他看的太多了。包括他那位一直冷静的兄长。
  他不得不承认,很多人是因为木笛对他高看一眼,谢木笛现在的名望远在他之上,可是有什么关系,他比他有权有利,只是少了一些生活气,有时候他想,是不是错了,自己有夫人,等于没夫人,二小姐就是个要奉承的领导,木笛老婆孩子其乐融融。
  可是让他再选,他还是会做方家的驸马,他这一生最受不了没落,受不了忍耐,他现在的所有忍耐,都是为了有一天不忍耐,有一天,可以让那些轻视他的人,在他面前低头下跪。
  为了这个目标,他牺牲了太多,连母亲也被方家冷落,被二小姐慢待。
  他这一生一直亏欠的是母亲,只有母亲是无条件的为他好,只有母亲是替他难过。可现在为止,他还是没让母亲开心骄傲。
  另一个让他挂心的是妹妹。
  好似他有记忆开始,就有这么个小姑娘,谢家的男孩子一个比一个美,只是唯一的女儿,容貌本也清秀,只是让两个哥哥一衬,就成了绿叶。
  小姑娘一直叫他哥哥,看他的眼神都是敬佩,他能上树,她不能,他能出去玩,她不能,她总是那么看着他,羡慕的样子。
  好多年里,听她那一声哥哥,是他的快乐。
  他收好宗桐给他的衣服,他知道她心里还当他是哥哥。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回味

下一篇: 《 垂杨里---转让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