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不能相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12   点击:


  长苏能在长亭认了霓凰,对于过去的情感,他是本能的接受和留恋的。明知道霓凰知道了他是林殊,会多了份牵挂,而他不能给霓凰一个未来,不过是让霓凰多了一次别离,可是情不自禁,爱意深深,是无法抗拒也不能抗拒的。幸而霓凰太懂他,太心疼他,即使认了,除了把称呼由苏先生改为兄长,所有的来往,都是经长苏允许的,不肯给他加一点麻烦,反而是处处担忧他,在景琰面前维护他。我们看见当年明亮活泼的小姑娘,成了如今懂事隐忍的一方诸候。
  而对于竹马景琰,本来长苏扶保的人就是他,只有景琰符合长苏扶持的标准,不在于他长不长于权谋,而在于持身正重情义,这是一个明君的素质。所以他和靖王有无数次往来的机会,如果他亮明了身份,完全有利于二人的合作,蒙统领和霓凰都劝导过长苏和靖王说真话。长苏都拒绝了。其实考虑夺嫡的风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景琰的态度,让长苏不能相认了。
  梅皮林骨,长苏是林的外表,对于长苏,霓凰不管是初见还是往来中,都是欣赏的尊重的信任的,所以这让长苏安心,霓凰能接受梅长苏的形象和行事。这减轻了长苏的心理负担。
  可是景琰不同,他对苏先生有着天然的排斥感,没有那种没来由的亲切,他没有故人的感觉。不管是宫中的初见,还是后来的楼台会,他对眼前的苏先生,没有任何的好感,反而是有着莫名的轻视。
  景琰把当年祈王案赤焰案的一切归结于,世间有太多阴谋算计的人,那些谋士成了害他失去亲人故友的原因。其实谋略只是手段,旧案的悲剧最根本的源头,不是谋士之过,而是他那个高高在上的父皇的猜疑,是他皇权大于亲情大于友情大于情义的心思被夏江和谢玉利用了。而夏江构陷的起因是源于祈王只是一个皇子的时候,就谏言撤了皇上的心腹部门悬镜司,说来说去还是价值观之争。
  谋士所谋所行不过是一个过程一种手段,不是重点不是起因不是决定性因素。一切的原因是人心对权欲的争夺。
  景琰厌恶谋士,喜爱光明,奉行直来直去的行事风格。
  他这样的认知,这样的情感,这让长苏既感受到了水牛赤子之心不改,又忌惮于他的固执,他对林殊的想念,恰是对当年光明生活的想念。
  其实就是景琰对长苏这一身份的烦感,让长苏望而却步了,他不想让景琰心中的小殊,成为如今的样子。他愿意保留景琰心中林殊的形象。可能也是长苏希望世人眼中的林殊,就是当年的模样。归根结底是长苏如今的形象,在林殊心中有着排斥感。
  所以无论后来景琰如何误解,误解他给誉王献计炸了私炮坊,卫峥事件中秘道断铃,在景琰断铃终止合作的时候,长苏都没有说出实情。对于长苏来说,林殊的形象就永远的保留在梅岭之前吧。
  风雪寒天,他宁可靖门立雪,忍受病体的折磨,忍受靖王的指责和误会,也只是以长苏的身份劝导,却不提一句林殊。
  在昏睡中喊出了景琰别怕,他心上的景琰仍是当年,当年他一定说过景琰别怕这样的话。靖王给我们的感觉,好像没什么可怕的。在正阳宫为营救霓凰敢刀剑架在太子脖子上,那时他只是一个不得宠的郡王。
  为了保有心中的情义,宁可被皇上打压多年,换防归来,被冷落在宫门外站了几个小时。他何曾怕过。
  也许只有林殊明白水牛也有怕的,他怕英灵不解,他怕他所作的一切得不到祈王兄和林殊的理解。
  就是太懂景琰了,长苏才不能相认。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既为知音,又为莫逆,自当如此。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