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傅秋芳——花容月貌为谁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09   点击:


  秋芳也是暗出的人物,不过是真实存在,不是刘姥姥杜撰的人物。
  丫头方进来时忽有人来回话:"傅二爷家的两个嬷嬷来请安,来见二爷(这话原也奇怪,傅家的嬷嬷见宝玉做什么,而且仆人也通传,让人以为是傅二爷和宝玉有交情)。"宝玉听说,便知是通判(通判官名。在州府的长官下掌管粮运、家田、水利和诉讼等事项,对州府的长官有监察的责任。)傅试家的嬷嬷来了。那傅试原是贾政的门生,历年来都赖贾家的名势得意,贾政也着实看待,故与别个门生不同(这位必然是读书人,贾政有眼光和贾府其他的爷们不同,他一直在拉拢读书人),他那里常遣人来走动。(书中几次提到贾政对读书人的栽培,无利不起早,贾政自然也是有算计的)。
  宝玉素习最厌愚男蠢女的,今日却如何又令两个婆子过来?其中原来有个原故:只因那宝玉闻得傅试有个妹子,名唤傅秋芳,也是个琼闺秀玉,常闻人传说才貌俱全,虽自未亲睹,然遐思遥爱之心十分诚敬,不命他们进来,恐薄了傅秋芳,因此连忙命让进来。(宝玉不喜欢会见贾雨村,惹贾政不快,而这个傅二爷在他心中也是愚男一类的)。
  那傅试原是暴发(讽刺)的,因傅秋芳有几分姿色,聪明过人,那傅试安心仗着妹妹要与豪门贵族结姻(薛家影子),不肯轻意许人,所以耽误到如今。
  目今傅秋芳年已二十三岁,尚未许人(年纪是不小了,湘云和宝琴都是十五岁订了亲)。怎奈那些豪门贵族又嫌他穷酸,根基浅薄,不肯求配。那傅试与贾家亲密,也自有一段心事。(他的心事自然是和贾府结亲,到不一定非是宝玉,宝玉是嫡出,又是元妃的兄弟,贾府不一定肯,当然如果是贾政的庶子贾环,估计他也能接受。只是年纪差了不少)。
  今日遣来的两个婆子偏生是极无知识的,闻得宝玉要见,进来只刚问了好,说了没两句话。那玉钏见生人来,也不和宝玉厮闹了,手里端着汤只顾听话。宝玉又只顾和婆子说话,一面吃饭,一面伸手去要汤。两个人的眼睛都看着人,不想伸猛了手,便将碗碰翻,将汤泼了宝玉手上。玉钏儿倒不曾烫着,唬了一跳,忙笑了,"这是怎么说!"慌的丫头们忙上来接碗。宝玉自己烫了手倒不觉的,却只管问玉钏儿:"烫了那里了?疼不疼?"玉钏儿和众人都笑了。玉钏儿道:"你自己烫了,只管问我。"宝玉听说,方觉自己烫了。众人上来连忙收拾。宝玉也不吃饭了,洗手吃茶,又和那两个婆子说了两句话。然后两个婆子告辞出去,晴雯等送至桥边方回。(晴雯到是勤快了,这样两个婆子,她还去送,是看宝玉重视吗)。
  那两个婆子见没人了,一行走,一行谈论。这一个笑道:"怪道有人说他家宝玉是外像好里头糊涂,中看不中吃的,果然有些呆气。他自己烫了手,倒问人疼不疼,这可不是个呆子?"那一个又笑道:"我前一回来,听见他家里许多人抱怨,千真万真的有些呆气。大雨淋的水鸡似的,他反告诉别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罢。'你说可笑不可笑?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咕咕哝哝的。且是连一点刚性也没有,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的。爱惜东西,连个线头儿都是好的,糟踏起来,那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两个人一面说,一面走出园来,辞别诸人回去,不在话下。(这些人眼中的宝玉,是个呆子,她们不知道宝玉的细致体贴浪漫情怀)。
  作者穿插这一节,是为了引出傅秋芳,这位小姐身上,应该是隐着宝钗的故事。
  都是被家族耽误了,不管是当年的进京待选,还是后来的长居贾府,又是金玉良缘,又是元妃端午节一样的赐礼,薛家的打算大家都知道。所以拖得湘云都订了亲,她妹妹宝琴都要发嫁了,她的婚事也没影子。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彩云是王夫人的密探吗

下一篇: 《 欢乐颂——友情长青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过去人均寿命短,所以早早地谈婚论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