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恢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06   点击:


  宗桐心明如镜,她知道沈太太的不满,但她从童年起就知道,总有些人,因为某些成见,不喜欢你。木笛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吧,我们的日子是给自己过的。木笛初来谢家时,谢太太满眼的敌视,仆人们各有各的主子,谢木笛没少吃暗亏欠。不过他不介意,他只是做自己。后来他学名天下,人人夸他是才子,仆人们才不敢轻视。
  木笛说一个人的优秀,才是唯一的安身立命。
  宗桐想,比起木笛,她很幸福,她一直有生母的关爱。
  二姨娘是一个好母亲,她从不抱怨,不给女儿增加负担,宗桐出现的场合,她从不出现,怕人们议论宗桐。
  对心杨也是和和气气的,从没有丈母娘的架子。
  心杨送她的礼物,她都给了女儿。
  二姨娘一直劝她,做媳妇没有不委屈的,沈太太心里不好受,做晚辈的要体量,不要计较。
  这话让心杨听到了,他替母亲难堪。一个月了,母亲都没一句问候的话,让他惭愧。
  他和父亲谈了,母亲这么做,礼节上过不去。
  沈校长说不动夫人,只好自己来了,和谢老爷聊了几句,问候了宗桐,他不方便去后院,就留下了礼物。
  心仪劝过母亲,母亲总说身体不爽,她发现母亲和谢太太是一类人。
  她到是愿意和二姨娘相处,一个贤惠的无事非的女人,屋子里都是书,窗台上是兰花,一个清雅的人。
  垂杨里---休养
  宗桐干脆以休养的名义,不回沈家,但开始照管谢家的生意。
  有时候还去香港。沈太太自然知道了,很是恼怒,说儿媳妇长住娘家算什么。
  父子俩都不说话,沈校长说,要不你把心仪也接回来。
  沈太太不敢,心仪不听她的,而且木笛不好惹。况且她也知道谢太太的架子。
  她暗里恼恨。
  宗桐身体已经恢复。
  她只是不想敷衍沈太太,她想轻松些。沈太太没有明着为难她,只是轻视的眼神,好似她高攀的表情,她早明白,只是不介意。
  现在既然如此,干脆不理她。
  宗桐不回家,心杨只好天天去谢家,深更半夜才回沈家,沈太太说儿子没出息,管不了媳妇。
  心杨一向沉稳,他劝不动母亲,也不恼,只是母亲的唠叨,他也不理。
  沈太太发现心仪已经一个月没回来了,问心杨,心杨说是妹妹在生母亲的气。沈太太大怒,说儿女都是债,不帮着自己,帮着外人。心杨终于恼了,宗桐是我媳妇,不是外人。
  说完了,早饭没吃,就走了。
  沈太太一个人抹眼泪,仆人们都不敢多说话。早先有一个沈太太娘家带来的仆人,仗着是陪房,对宗桐摆架子让心杨遇见了,当天就请走了,所以大家都不招惹大少爷,而且也知道这沈家迟早是大少爷的。
  心杨出了门,才平静下来。他现在体会了木笛的心情,如果心仪在谢家,被人如此刁难,他肯定把妹妹接回来。
  垂杨里---探亲
  盈盈现在婆家位置稳固,因为婆家的生意,有一大部分是和心杨合作的,还有几笔生意,对方也是看了木莲的面子。
  但是她没分到多少钱,开始她不介意,后来发现这样太吃亏。
  她和婆婆说了几次,婆婆说他们小夫妻吃住都在家里,全当交家用了,盈盈不干,和婆婆争吵起来。
  后来她一气之下,收拾了东西,回了娘家。
  王家二老,见了女儿,自然欢喜,听了争吵的起因,王太太到是支持女儿,王二老爷有些吃不准,毕竟女儿一直没孩子,这是个问题。闹大了如何收场。
  那个女婿油头粉面的,王二老爷并不喜,感觉对方太花哨,做不得正事。
  女婿到是打了个电话,说给岳父母添了麻烦。
  王二老爷应付几句。
  王二老爷不好麻烦心杨,就给木莲打电话。说是女儿被婆家欺负了,让他帮忙。
  木莲对舅舅还算客气,给北平的一个朋友打了通电话,对方答应帮忙。
  于是盈盈的婆家遇了些麻烦,打听了是木莲的手笔,却明白盈盈的心思,是逼他们让步。
  公婆商议了一下,只得让步,答应从利润里给盈盈提20%。
  然后给盈盈打了电话,盈盈有些满意,可是想到机会难得,如果就这样回去了,人家会瞧不起,就说,把去年的分成给她。
  对方也答应了。
  盈盈拿了钱,给了父母些,王二老爷挺激动,这么多年,头一次收到女儿的钱。
  盈盈想既然回来了,自然要走动下。她到是购买了些礼品,去了谢家,看了姑母,又看了看宗桐,宗桐和她没话讲,不过是敷衍了几句。
  盈盈打听到,宗桐一直住在娘家,认为是不是两口子闹意见了,谢太太让她少管闲事,还是赶紧回北平吧。
  垂杨里---邀请
  盈盈邀请宗桐去北平玩吧,说是秋天这时候,北平的气候正好。
  她到是说,女人自己有钱,比什么都强,男人靠不住,比如她老公,总是勾三搭四,让她闹了几场。
  杏儿看她说话不着调,忙上了茶,说是院里的菊花开得好,不如去看看。
  心杨来的时候,看宗桐有些气闷,追问原因,杏儿说,没什么,就是听表小姐说了几句过日子的话。
  心杨心想,那个傻姑娘可没她父母精明。
  他劝宗桐回沈家吧,已经在谢家住了大半年了,总如此也不是事。
  宗桐知道他为难,只是不想委屈自己应付沈太太,就说这样挺好省得你妈看着我生气。
  宗桐发现婆媳关系太难办。
  他向心仪问计,心仪说,要不你干脆在谢家住一段时间,让妈妈清静一下。
  心杨苦笑,这样会让妈更恼宗桐的。
  心仪说,恼就恼吧,她那脾气,好日子不好好过。
  现在小夫妻外面住的不少,你要真外面住了,她就省事了。
  木笛一直沉默,他也知道现在这样子不是办法,妹妹总住在娘家,也不是事,如果是真离婚了是另一回事。
  垂杨里---离婚
  宗桐托了个朋友找了个医院的熟人,她主要是想看看,这次流产,对她以后生孩子会不会有影响。
  那位医生到是没有直接做结论,只说好好调养,还是有希望的。
  宗桐马上明白了,她考虑再三,心杨是沈家的独子,沈家二老希望早点抱孙子,她能理解,她和沈太太本不投缘,现在又是冷战,心杨不可能搬出来,既然如此,还是分手吧。
  她先和木笛说了,出人意料,木笛到是强烈反对,认为什么年代了,还因为婆婆而分手,这不是孔雀东南飞的时代了。
  宗桐说,她感觉这样会拖累心杨,她也不会快乐。
  木笛说,你总应该尝试一下,劝心杨搬出来,在沈家附近找房子,这样两边都能照看。
  宗桐说,我试试。
  她和心杨开口,心杨坚决不同意离婚,他答应和父母谈,在沈家附近买房子。
  他有些后悔,应该早听木笛的,木笛当年就是和妹妹没住在谢家,有了儿子,才回的谢家,心仪才没什么压力。
  他一开口,沈太太就呼天喊地,全无风度,没办法再说下去,说他娶了媳妇忘了娘,沈校长也拦不住。
  第一次谈话,就这么结束。
  心杨做父亲的工作,沈校长到是能接受,他们年纪不算大,能照看自己。而且离得非常近,心杨就是每天过来转一趟,也一样的。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现实

下一篇: 《 垂杨里---大闹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