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玉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02   点击:


  
  有金便有玉,在红楼中一直贯穿这一规律。
  有了金钏便有了妹妹玉钏,这姐妹俩都在太太身边,那也就是自小便在贾府了。太太的丫环自然是好的,吃穿用度自然不必说了,那种隐形的权威自然是更重要的了。王夫人大权在握,她身边的人,别人自然看高一眼。姐姐比她去的早,是王夫人的大丫环,自然能给妹妹一点照看。那样的时光是最美的吧,太太是府里有名的慈善人,而姐妹俩能在一起做事,彼此有个照应,父母自然是放心的。
  若岁月一直如此,玉钏自然是无忧无虑的。可是一切的改变,都要从那个午后说起。宝玉来找金钏姐姐,这本是常有的事,二爷是每天都要给太太请安的,见了金钏自然(只要老爷不在)都要说笑几句,众人是见惯了,太太不以为意,大家也都看惯了。二爷是惯爱和丫环们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没个主子样。太太的丫环,自然都乐得奉承这老太太、太太的宝贝。当然除了彩云,大家都明白彩云惦记的是环三爷。谁也不懂,放着嫡出的二爷不去理睬,偏去搭理那个没时运的庶出的少爷,是为了什么。玉钏不理论这些,她是二爷也好三爷也罢,都是主子,她都是依礼而行,懒得理论。
  平常的说笑都无事,偏这一次,金钏失了言撞上了太太的忌讳。是什么样的话,让太太没了风度,又是骂人又是打人又是撵人,这是十多年玉钏从没见过的事,金钏哭着哀求,太太不为所动,让玉钏唤了母亲来领人。
  那一刻,一切都变了。曾经最得宠的丫环,成了太太身边被撵出去的人。金钏哭着走了,玉钏便呆住了。好想这一切是梦,梦醒了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眼前还是美丽活泼的姐姐。可是人们指指点点的目光和切切私语的声音,让她明白,这是真实的。
  她和父母问了无数遍为什么,金钏先是哭泣后来便是呆呆的沉默,她也无法了。几天后金钏便跳了井。太太破例赏了五十两银子,又得了宝姑娘的两套衣服。这又成了太太的赏赐,她们一家又有了体面。可是这一切都换不回那个年轻美丽的姐姐了。以后她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太太这里了。
  后来太太便把给姐姐的月钱给了她,让她吃个双份子,管事的琏二奶奶给她贺喜,她只能笑着行礼,可是心里的痛呀,她不要那一两银子,她要她的姐姐。此后见了宝玉,她便心里恼,若不是这个宝二爷,她姐姐岂会跳井。宝玉总是和和气气的对她赔小心,她可不是姐姐,她不理论,这些都是假的,她没了金钏姐姐才是最真的。
  一个人没了,就是五十两银子,把姐姐的月钱给了她,便是慈善,这样的一切,她不要,她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只是奴才,自然恼不得恨不得,每天还要和一样做事,依旧是从前的活计,可是不同了,再没人指点她对错,再没人照管她。
  姐姐生日那天,是二奶奶的生日,府里好热闹,老太太给琏二奶奶过生日。而她的姐姐,玉钏自然落了泪,可不能让人瞧见,这是二奶奶的好日子。宝二爷从外边回来,说是祭姐姐去了,玉钏转过头不去理他。
  姐妹俩都和彩云有关联,金钏是玩笑让宝玉去东院里抓彩云和环儿被王夫人所撵。玉钏因了彩云私拿太太东西给赵姨娘,而二人闹了出来,把事报与了琏二奶奶。玉钏自然是晓得彩云和贾环的事情。这事本想会闹大,不想后来还是给压了下来,众人维护玫瑰花一样的三小姐,不想伤三姑娘的面子,所以才让宝玉担了下来。不想赵姨娘还有这福份,能让因女而照看母亲。
  玉钏的日子是平静的,没有任何的心事,什么二爷三爷,她都不去理论,只是做自己的事。那些看似登高的机会,可能都会折了命。她失了个姐姐,这府里的事,她都看透了,也没了想法。她明白,主子就是主子,而她只是他们眼中的丫环。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那些可恶的哥哥们

下一篇: 《 她的诗中藏有一只发情的豹子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姐妹俩,一个找准位置站对位置,另一个没有找准位置站对位置,于是命运便截然不同。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渭雨轻尘

    在大家族里当奴婢,也只有玉钏这样才容易长久。

    2017-06-0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