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客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01   点击:


  
  婚礼前居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王二老爷带了他的女儿盈盈来了,盈盈一身华贵的服饰,珠光宝气,俨然一个贵夫人的形象。王二老爷心中叫苦,那身装扮花的都是王家的钱,他现在生意还好,可是经不住女儿花钱如流水。
  他一开口说艰难,女儿就喊叫,说家人不疼她,就她一个女儿,反正什么都是她的。他让太太劝劝女儿,收收心,不要总是折腾,生个儿子才是正事。看人家沈心仪的儿子,都会走路了。
  太太也深以为然,奈何女儿让自家惯坏了,听不进去。说一次吵一次。
  这次盈盈是专程回来参加宗桐的婚礼,一口一个表妹的叫着亲热,宗桐有些纳闷,盈盈原来自谓是嫡出,对她一直轻视,所以她们接触不多,近几年更是没有往来,这时候她突然出现,让人奇怪。
  盈盈送了厚礼,宗桐忙婉拒,说是表姐来就好,礼物就算了,自家人不必客气。王二老爷深知女儿必有所求,他估计女儿求的是沈家。
  盈盈坚持,宗桐只好收了。
  盈盈说不知什么时候能见见妹夫。
  宗桐看了眼木莲,看在哥哥的份上,引见就引见吧,不过还是让木莲引见吧。
  木莲马上懂了,他起身说,我来安排吧。
  木莲私下打听盈盈的用意,盈盈说,听说沈家在北平开分公司,她现在也做生意,也想和沈家做生意。
  木莲详细询问了一下盈盈做生意的事,问资金多少,现在有没有业务,盈盈一问三不知,木莲摇头,估计是盈盈婆家的意思,他让盈盈慎重,别让婆家利用了。那一家子都不是省事的。
  垂杨里---生意
  沈心杨到是知道盈盈的婆家,仗着警局的关系,有些强买强卖,很是不得人心,生意不是那么做的。
  但他考虑到不可得罪,他虽然有官方的资源,他和方家合作,自然不介意,可是也不多得罪人,他想如果对方胃口不大,给些利润就给了。他一口答应,说是到了北平,会和对方联络,商谈细节。
  盈盈大喜,感觉在婆家有了面子。
  木莲明白心杨是圆滑。
  他有些替宗桐忧心,沈的手腕太厉害,妹妹会不会吃亏。后来想到心仪在谢家,稍微放心,都知道心杨当年救妹伤了腿,对这个妹妹很爱护。
  他感觉亲上加亲挺好。
  宗桐没想那么多,她明白她出嫁了,谢家的生意帐目一定要清楚,现在是替谢家打工,将来是要给谢家的人。她希望继祖能接了这个重任。
  心仪商量给宗桐什么首饰,她想把母亲给她的陪嫁给宗桐,木笛忙阻止,让你母亲看见会怎么想,谢家怎么能用媳妇的陪嫁,另购置吧。
  木笛奇怪,一母同胞,如何沈家兄妹相差那么多,一个是老谋深算,一个是单纯天真。
  也庆幸心仪不是心杨,他的日子才那么轻松。
  垂杨里---分别
  二姨娘之先一直催着女儿出阁,真到了出嫁的时候,又舍不得。
  她见过沈太太,知道这位比谢太太的谱还大,命运也好,人家是儿女双全,夫妻恩爱。沈家人口简单,沈校长是学者风度,家事一切不管,年轻的时候太太做主,年纪大了儿子做主,只一心在学问上。沈太太一生顺利,没出嫁时是大小姐,出了嫁,老公老实,自己当家做主,命运极佳。
  二姨娘反复叮咛宗桐,要孝顺公婆,有什么意见不能顶撞,不可让人家说谢家没家教,有什么委屈回来和娘家说,不许让心杨为难。
  宗桐在别人面前随和,对母亲,就实话实说,她说您放心,沈家不会说谢家没家教的,那是骂自己女婿,他们可不敢骂木笛,木笛生了气,嫂子就不能回娘家,沈太太已经吃过教训了。
  二姨娘摇头,你们年轻人,好大胆子。
  宗桐也笑,时代不同了,你不必担心,我要是生气了,就去香港。我现在掌管谢家生意,是为了继祖呢,要是沈太太不心疼外孙子,那我也省心。
  二姨娘这才安心。
  二姨娘把积蓄都拿出来,宗桐都拒绝了,她说,上次分家的事,你知道的,我拿了不少,不缺钱,你留着吧。丁管家人还好,可是家里也有打赏的地方,你用钱的地方比我多。
  因为杏儿做了丁管家的儿媳妇,所以二姨娘也沾了光。
  垂杨里---出阁
  婚礼那天,一切都好,天气尤其好。
  宗桐叹息,姻缘天定吗。
  她不是没想过一辈子在香港,过几年成了家,把二姨娘接走。她不喜欢谢家的气氛,她相信二姨娘也不喜欢。
  可是现在,她嫁入沈家,是不能把二姨娘带过去的,这就是她一直不急于结婚原因。在沈太太眼里,二姨娘是不能称之为亲家的。
  谢太太本来称病,不知木莲如何劝的,她居然参加了婚礼,沈太太格外感觉有面子。她始终认为,谢太太才是亲家。
  心杨对母亲是无奈,谢太太对木笛的态度,那么冷漠,母亲居然如此。
  幸而木笛表面上没说什么,毕竟他要替宗桐考虑,沈太太是宗桐的婆婆,终不能不客气些。
  宗桐有些惊讶,她现在感觉木莲对她这个妹妹是用心了。
  木莲因为有公务,当天下午就启程回南京了。
  他特意叮咛母亲,宗桐回门那天,要给面子。
  谢太太竟然也做到了,回门那天,她和谢老爷一直坐在一起。
  心杨特意备了礼物,给二姨娘的事先给了丁管家。
  丁管家自然明白其中微妙。
  垂杨里---婆婆
  沈太太因为丈夫事先和她说过,不要为难儿媳妇,毕竟女儿也是谢家的儿媳妇。
  不得不对宗桐客气有加,宗桐到懂事,早晨都过去请安,晚上没点,有时候工作忙,就回来得晚了,沈太太想抱怨,又不知说给谁听。
  宗桐听了秘书小孙的话,嘴甜手松,对婆婆多奉承,婆婆爱吃的多买,投其所好,果然关系还算和气。
  婆婆爱听戏,就买了戏票,有时候自己陪着去,有时候让公公陪了去。
  她的原则是能哄就哄吧。
  毕竟婆婆是心杨的母亲,比谢太太不同。
  沈太太到不拘着宗桐回娘家,还让她给心仪捎东西,谢太太有时候会和宗桐聊几句。
  宗桐看木莲的面子,一直客客气气的。
  那天王家二老爷在这里,过节了,他给姐姐送些礼品。
  见了宗桐很客气,说感谢心杨照看盈盈。
  宗桐场面上的话还要说,大家都是亲戚,能照看的肯定照看,就怕心有余力不足。
  宗桐看二姨娘了,二老爷叹息,还是宗桐有福气,谢太太不以为然,心杨再能干,也还是腿有问题。
  二老爷心想,男人腿有问题怕什么,总比自家姑父强,天天撺掇女儿啃娘家,看人家宗桐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东西。
  二姨娘看女儿气色好,总是放心了。
  她现在日子轻省,心仪现在管家,对她极是尊重。
  垂杨里---药品
  接到玉琴的电话,宗桐很高兴,快两年没有她的消息了。
  她想让宗桐帮着找一批药品,带到香港去。
  药品宗桐能弄到,只是她知道现在查的严格,不好携带。
  她想到了让心杨陪着一起去,她虽然没有问过上次心杨救她受伤,那一次他为什么去香港,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有些事情,彼此不问反而到好。
  心杨听了她的话,沉默了一分钟,才点头。
  一路顺利,只是到了香港,反而有人查的严。
  查到宗桐他们的时候,宗桐有些紧张,心杨给唐涛使了个眼色,唐涛走上前和对方说了几句话,那两个人马上就走了。
  宗桐松了口气。
  东西交给了苏玉琴,她明显的瘦了不少。
  宗桐想起木笛的话,玉琴最好在国外,木莲还要盯着她。
  木莲这几年说顺利也顺利,说不顺利也不顺利,诸人看方家的面子,对他客气,但他的副局长一直没转正,原先的局长退了,可是没提升他,但也没派人来,他挂着代局长的名,那个代字,是眼中的刺。
  他手段狠,也有业绩,所以也有人暗中说他有些本事。
  他一直想立个大功,对苏玉琴的调查一直在进行。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美人

下一篇: 《 职场--定位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