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慈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7   点击:


  
  垂杨里---慈母
  谢太太对于儿子来说,总是个慈母,一向对这个孩子娇惯有加,当年所做的一切,不惜得罪谢家,都是为了保证他的利益,没想到,这孩子根本看不上。
  谢太太唉声叹气,秦妈妈一直相劝,木莲这一走,几个月才回来,太太还是振作一下。
  谢太太不像谢老爷,谢老爷懂得妥协,早知人生事,不能尽如人愿,所以努力是一回事,结果那样了,也认了。
  谢太太一生骄傲,可惜儿子并不听从她的意见。
  她不明白,谢木笛那样的身份,都能娶了沈家千金,她的儿子正室嫡出,谢家也是大户人家,她的儿子反而愿意入赘,真是丢脸呀。
  木莲来的时候,她勉强吃了药,看见儿子,百感交集,不曾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
  木莲对着母亲,终是有些心软,知道所行都是有违母亲心意,但他有他的志向,不肯失去这个机会。他知道他有能力,可是凭了他自己,十年后,也坐不到今天的位子。
  他反复说,这是他愿意的,他还说,他已经升了官,谢太太问儿子,升官那么重要。木莲点头。
  谢太太长叹一声,好吧,你说好就好。
  只是一想到,儿子以后常住的方家,自己一个人在谢家,不仅没有儿媳妇伺候,还要看谢木笛风光回府,心头就怒火难平。
  垂杨里---难平
  她看着儿子,终于还是打不得骂不得。
  木莲只好求父亲照应。让舅父常来相劝。
  谢老爷此时已经平静,对儿子也和气了。深知此子心性如此,不如顺其自然吧。只是说了一句,你总是我儿子,将来你愿意回来就回来。
  木莲点头。
  他临走前,去沈府致谢心杨。
  心杨态度平静,他知道木莲精明,他确信木莲不会久居方家,方家不过是他的梯子。
  木莲给心杨留了笔钱,说是如果可能,照应一下他舅家。他现在明白,母亲和父亲离心,和谢家离德,能指望的只有王家。
  心杨把手里的几桩生意给了王老爷。
  他也想过帮一下王老爷,是为了宗桐。
  王老爷这人精明,没那么多嫡庶之念,他如果肯劝谢太太,也是好事。
  王老爷得了心杨的照看,生意好做了些。
  他这些年,生意一般,可是有盈利,只是都被盈盈刮了去。说是开销大,不好没钱,会让婆家人小看。
  他叹息,自家的女儿虚荣好面子,一点不实际,如今看还不如嫁给尚怀文呢。
  垂杨里---筹备
  谢老爷把木莲婚事的筹备,交给了丁管家。
  丁管家知道,老爷都灰心了,当初木笛的婚事,老爷还亲自操办呢。
  丁管家让谢太太找去,谢太太给了银票,让务必给木莲面子。
  谢太太还是心疼儿子。
  她私下里让秦妈妈在城里给木莲置了宅子,院落不大,但房屋格局还好。
  她叹息,她做母亲的,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她决定儿子的事办了之后,她去庙里修行去。
  丁管家从秦妈妈那里知道后,告诉了谢老爷,他劝谢老爷,千万不可,一则名声不好,二则让木莲对谢家离心,不是好事。如果太太真要去,不如家里修建一个庵堂。
  谢老爷点头。
  苏玉琴回到了香港,她没有见木笛,只是看望了宗桐,她去的时候,找了木笛上班的时间,以宗桐的朋友名义。
  心仪是个简单的女子,自小家里疼爱,婚姻如意,遇事也大度柔和,她听说过苏玉琴,如今一见,到是个爽利明朗的女人,没有小家子气。可能是游历的地方多,言语幽默,几个人聊得极好。玉琴问孩子什么时候生,宗桐说快了下月吧。
  
  垂杨里---婚礼
  木莲的婚事办得很热闹,南京办了,又回来请客。
  其实方二小姐还是很帅气的,人有种英气。
  她没有住在谢家,住在这里一个亲戚家里,人家专门为她布置了房间,舒适大方。
  她只是带了礼物来了一次,算是见了谢家的几位长辈。出手大方,绝对阔气。称呼也没问题。可是谢老爷就感觉,她身上没有儿媳妇的样子。
  谢太太收拾一新出来见客,方二小姐态度从容,对了谢太太也叫妈妈,可是没有行礼,没有敬茶,略坐了坐,就催着木莲离开。
  谢太太放在衣服里的首饰也没拿出来,她只顾着生气。
  回去就躺下了。
  木莲单独回来看父母,只是吃了一顿饭,就匆匆走了,方二小姐要急着回南京。谢太太连贴心的话,都机会和儿子说。
  谢家为她修了庵堂,只是她一直病着,也没去。
  秦妈妈年纪也大了,有时候精力顾不来,就让杏儿过来照看,杏儿嫁了丁管家的儿子丁荣。丁荣自己开了间铺子,因了谢家,生意不错,杏儿结婚后就没在府里。现在上午过来照料半天,下午就回去了,自家还有一大堆事。
  丁荣对杏儿不错,谢家的生意都由宗桐照管,有杏儿这层关系,丁荣不敢小看老婆。
  木莲刚走,谢老爷接到电报,木笛的儿子出生了。
  谢老爷非常高兴,起名继祖。
  这个名字让谢太太咬牙切齿,秦妈妈直劝她,木莲的第一个儿子要姓方,老爷当然会对这个大孙子看重。
  垂杨里---平妻
  老爷看在孙子的份上,同意了木笛的要求。
  木笛一家和宗桐都回来,谢家要迎木笛母亲的牌位进祠堂。谢老爷让二姨娘和丁管家办理。
  二姨娘怕谢太太生事,就让丁管家瞒着太太那边,丁管家提前和秦妈妈说了,二人如今是亲家,也好说话。为了大家省事,只要太太不知情就好,反正太太现在也不出她的小院子。
  秦妈妈同意了。秦妈妈叹息,小姐出嫁好似是昨天的事,没想到现在居然让木笛的母亲有了平妻的名份。
  这也计较不了,若非木莲入赘,哪有这事。
  现如今太太这边的事,都是秦妈妈和杏儿料理,别的丫环婆子都不过来。
  这几年谢家没有进新的佣人,谢老爷的意思是,现在时代不同了,仆人还是少些好。
  木笛终于松了口气,他的母亲终于进了谢家。
  妻子和孩子先送回了沈家。
  沈家父母也极想念女儿和外孙。
  现在谢太太毕竟还在谢家,沈家不希望女儿见这个长辈,见了都难堪。
  心杨非常喜欢小外甥。
  沈家父母一直在给他相亲,他都拒绝了。
  
  垂杨里---固执
  木笛在香港,给宗桐介绍过男朋友。
  有两个不错的,学历能力都好。
  第一个刚有了好感,他乡下的未婚妻来了,对方一直说退了婚,女方却说没有,大闹了一场,宗桐主动退出。
  第二个刚接触了几次,对方的母亲来了,说在家里给相了亲,要逼着儿子回家见面,见了宗桐,一脸冰霜,说自家的儿媳妇,大门大户攀不起。
  这两次之后,宗桐对相亲有些抵触。
  木笛感觉有人故意搅局,可是没有证据。
  这时候家里出了木莲的事,只好先放下了。
  沈家看儿子如此坚决,这又请舅爷去谢家提亲。
  二姨娘是愿意的,原先宗桐以木莲做理由,现在木莲结婚了,她没了理由。
  宗桐本不是介意心杨的腿,她只是听了木笛的话,坚决不能和瞧不起自己的人成一家人,木笛说偏见这个问题,不是一天能改变的,也许因为某种原因暂时不提,可是日后有了事,人家还是会轻视你。
  心杨是独子,不可能抛开父母不管,沈家是老派人家,规矩多,谢家因为是商人,规矩不重,而且因为谢老爷就一个女儿,所以非常偏爱。她没有被轻视的感觉。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无效

下一篇: 《 垂杨里---直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