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无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7   点击:


  垂杨里---无效
  谢老爷也渐老了,木莲的事,他也不痛快。
  幸而木笛告诉他,心仪有身孕了,谢老爷这才喜悦起来,他快做祖父了,这事他一直没开口,现在让太太知道了,更是麻烦事。
  见了小舅子,二人都有些默然,虽然二老爷知道方家是达官,可是毕竟谁愿意让儿子入赘,谢家在本地也是大族,有名望的人家,很不必让儿子攀这个高。
  王二老爷的意思是,如果劝不动木莲,强扭也不是事。木莲如今不是从前的谢家公子了,身份地位都不是谢老爷能管的。他要铁了心,闹僵了不好。不如和方家谈条件,中间人还是找沈心杨吧。
  谢老爷也想到了这一层。
  于是让丁管家去沈家府上投贴子,看什么时候心杨有时间,他专程拜访。
  王二老爷担忧姐姐的身体,请姐夫多多照料。谢老爷叹气,你放心,她是谢家的太太,没人委屈她,木莲就算是入赘,也是她的儿子,没人敢为难她。这些年,一直让秦妈妈管着小厨房,就是让太太放心。
  王二老爷点头,姐夫算是不错了,夫妻关系冷漠,还是场面上给足了太太面子。太太连人家的长子婚礼都不参加,谢老爷都没计较。
  王二老爷走个形式,也要劝劝木莲,他反复就一句话,这件事于木莲前程有利,但于他娘颜面不利,让木莲体贴母亲的不易,好好安抚。
  木莲烦恼的也是母亲,母亲的固执和狭隘,令他头疼,他是男儿志向,好容易有个机会,这些年的摸爬滚打让他知道,有关系对一个人的有多重要。现在多少比他级别高的人,见了他都客客气气,方家的牌子何等管用。
  
  垂杨里---条件
  谢老爷已经做了同意的打算。
  心杨接了帖子,没敢托大,谢老爷是长辈,还是心仪的公公,他如何能让对方前来。他接了帖子,下午就过来了。
  听闻谢太太身体欠佳,特备了些药材,又给府上的谢老太太和二姨娘都准备了礼物,礼仪周全。
  他一向出手大方,打赏丰厚。谢家的人,上下都极奉承。
  谢老爷在书房迎候。
  很难开口,也只得开口。
  谢老爷的条件是入赘的事,谢家同意,但要求是第一个孩子可以姓方,但后面的孩子必须姓谢。别的倒罢了。但是每年初一必须在谢家过节。
  心杨在心中权衡,二小姐且不介意这些,她是新派人物,主要是方夫人。
  他咬咬牙,答应去一趟南京。
  他深知方家的事情,都是方夫人做主。
  谢老爷留饭,自己身体不支,没能陪同,但和二姨娘先后出来招呼。
  木莲回来看母亲,听闻心杨在这里,忙过来陪客。
  满口称谢,打问父亲的意图。
  心杨一一告知。
  心杨走的时候,木莲送了厚礼,他知道心杨必然要给方夫人送礼,总不能让心杨破费吧。
  心杨原已经准备了礼物,但木莲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要不是看木莲为宗桐争取了不少家产,他才不愿意趟着混水。
  垂杨里---协商
  心杨答应了这件事,马上安排行程。
  临行前去看望了妹夫。
  木笛不愿意插手此事,本来对谢家的产业,没曾想过,不想如今一弄,到成了意外之喜。
  而且丁管家来过了,如果木莲真的入赘,他就成了谢府大少爷,他的要求是让母亲的牌位入谢家。而且不是妾室之礼,是正室。母亲认识谢老爷早于谢太太。若非门第之别,他母亲才是谢府的太太。
  丁管家答应回禀,但不乐观。
  心杨前来辞行,木笛很奇怪,心杨会乐意插手此事。
  心杨直言,你父亲是我妹妹的公公,你说呢,难道要我妹妹来说情吗。
  木笛致歉,还是连累你了。
  心杨摇头,不为一个谢字,太轻了,我要的是什么,你们谢家明白。我有耐心。
  木笛有些困惑,他不明白沈心杨就算腿有问题,可如今的地位,也有名门相求,如何他就看中了宗桐。
  在兄长眼中,妹妹无处不好,可是站在旁观的角度,宗桐不是嫡女,也不是美人,只是清秀罢了,个性表面温婉,那是没见过她在商场上的锋芒。这桩婚事,他一直冲在前头阻拦,是因为他知道宗桐喜欢自由,最恼人家干涉她的事,她要嫁进沈家,还能想去哪里去哪里吗,二姨娘想要留她在谢家,她都不肯。如此个性完全受了苏玉琴的影响,满脑子都是男女平等。
  垂杨里---方家
  方二小姐对于入赘不入赘意见不大,她想的是,不过就是方家势大,谢家高攀了,才会妥协吗。
  沈心杨来访,事先和她联络过,她曾经倾慕过一段他,如今仍然有好感,爽快赴约,得知是替谢家来和母亲相谈的。听了条件,她想想说,改成第一个儿子吧,我母亲总感觉对不起父亲,就是一生无子。至于春节的事,我能保证的是让木莲回去,我是不会回去的。既然方家是娶了谢木莲,那么我只能初二回去了。
  这样的结果,也算好,但还是要见方夫人。
  方夫人听了女儿的转述,也同意了。谢木莲人物出众,可堪造就。大女婿和小女婿指望不得,以后要靠他了,不好不给谢家面子,而且谢家不是寒门,比如沈心杨算是谢家的亲朋之一。方夫人痛快点头。
  婚期定在半年后。
  方家把在南京的一处别墅给了谢家。
  心杨在有了结果后马上返回。
  谢老爷看事以至此,只得同意了。
  沈心杨决定开棉纺厂,他的资金有些缺口。木莲知道了马上把手中的现金投了过来,但是要暗股,不可对外。心杨强调做生意有赔有挣,不敢保证赚大钱,木莲说,都行,交给你,我放心。
  这时候谢家开始考虑木笛的要求。折中的条件是木笛的母亲算是平妻。
  需要一个人知会谢太太。
  这差事落到了王二老爷头上。
  王二老爷心里不是滋味。
  姐姐身体情况刚有好转,这消息真不是时候。
  他含糊开了口,没说完,谢太太的茶杯就飞了过来,让他滚,没有这样的兄弟,不说替她相争,还要做说客。
  二老爷一身茶水的走了出来。
  秦妈妈忙跟了出来,一直说,太太身体不好,所以情绪暴躁。
  二老爷心想,就是姐姐这般暴躁,才弄成今天,否则老爷但凡心里有她,也不至于弄个平妻出来。
  
  垂杨里---献计
  丁管家建议老爷先把木莲的婚事办了。木笛的事先延下。方家不是一般的人家,不能怠慢。
  既然木笛快有孩子了,他总希望孩子能进谢家的族谱吧。
  谢老爷也是知轻重的人,自然晓得方家不好惹,这门亲事结得他满心惆怅,儿大不由娘更不由爹。
  他知道,只有硬着头皮了。
  事实上正好相反,人们暗里也许嘲笑谢家攀高枝,可面上都是热切的恭维。谁会得罪前程大好的谢木莲呀。
  方家为了面子,给木莲活动了一个副局长,局长快到退休的年纪了,已经不大管事,木莲虽是副字,却是正的权力。
  这些并不能令谢老爷开怀,他感觉木莲的行事更偏激,不是什么好事。
  谢太太还在床上躲着,一直称病,药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饭也不怎么吃,人是消瘦了不少。
  秦妈妈焦虑。
  忙给木莲打电话,木莲已经准备回南京上任了。
  不得不跑回来,安慰母亲,一再表态,自己有了出息,没人会小看母亲。谢家那点财产,他根本瞧不上。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 非嫁

下一篇: 《 垂杨里---慈母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