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垂杨里--份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5   点击:


  
  宗桐本来预备给木笛送一份大礼,木笛却指点她,那份钱还不如花在心仪身上,有利于姑嫂关系。
  宗桐会心一笑,她认为哥哥是把心仪当作了自家人。
  宗桐从香港为心仪置办了全套头面,也给沈太太送了一份。
  沈太太看宗桐对女儿这般热心,这才说,这姑娘到懂事,教养不错。
  心仪替小姑子说好话,那是自然,你看谢家一女二子都有出息,那是谢老爷家教好。
  沈太太点头,她唯一的遗憾是谢太太不出席婚礼,这样不顾全自家老爷面子的正房太太到是少见,谢太太不出面,等于不认木笛,这一点还是让沈家没面子。
  可是儿子劝他,这样也好,婆婆如此,也不必礼遇,反正以后不住谢家,妹妹不用受谢家的规矩,婚后去香港,又不靠谢家,妹妹的陪嫁足够过一辈子了。
  心杨在香港给妹妹购置了铺子,算是沈家的陪嫁之一。
  老爷也劝太太,哪有十全十美,知足常乐吧。
  木莲认为母校小器,那天的婚礼,多少名流荟萃,母亲就是恼木笛,也要给沈家面子,这是打沈家的脸。而且肯定会令父亲不满意。
  母亲不出面正好,父亲带了二姨娘出席,这事情闹的。
  木莲让秦妈妈相劝,秦妈妈一摇头,说了,老太太都出面了,不顶用。
  木莲知道他开不得口,母亲都是为他。
  他现在感觉已经比谢木笛风光了,所以不介意什么谢家财产。
  他还是出了笔厚厚的礼金,托父亲转交。
  父亲赞沈家兄妹和气,看沈心杨对心仪的大手笔,真令人安慰。
  谢木莲当即表态,不会亏待了宗桐。
  垂杨里--婚礼
  婚礼还是非常隆重的,按西方的仪式办的。
  酒宴极热闹,木莲到是全程参与,这种场合,他不肯失礼。
  外表看来,谢家兄妹极是一团和气。
  唯一让人猜测的是谢太太没出席,老太太和二姨娘都来了,对外说是谢太太身体欠佳。
  王舅老爷看谢木莲出席,也就带了太太前来。还和二姨娘的兄弟坐了一
  桌子。
  心仪是喜悦的。
  木笛也难得的面露笑容。
  有一个侍者给了木笛一个礼包,他打开,看见苏玉琴的字迹,都是祝福的话,可是心却突然有些刺痛。他和她,终是无缘。
  她是一个为了使命而生的人。
  他不是,他有太多的顾忌,这个场合,奉承木莲的人比他多,总有一天,他要世人明白,他才是谢家的长子,而谢木莲是二公子。
  他其实非常高兴谢太太不出面,这样最好,如果谢太太来了,按礼仪要给她敬酒,她不配。
  他对岳父母是感激的,尤其是沈校长。
  沈校长把学术界的名流都请了来,都是为了他。
  人生一出戏,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的出身,已经让人轻视,只是他活一天,就要挣一天,有一天出人头地。
  垂杨里---成家
  不管内心如何打算,木笛都把新家当成了他的家,他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谢家不是家,他一直都知道,那里是父亲的家。
  沈家的苦心,他明白,他不是不讲情义的人,既然结了婚,他会好好过日子,对得起老婆。
  所以接下来,不管是陪心仪回门,还是逛街,他都难得配合。
  宗桐都赞他,成了家,果然懂得人情世故了。
  他的表情也温和了许多。
  他和心仪说过,想回乡下祭奠母亲。
  心仪马上说愿意同行。
  他对这个妻子还是满意的。
  她仰慕他,什么都听他的。
  如果母亲在世,该多么高兴。
  在乡下,他见了原先帮助他们的一些邻居,留了钱,感谢他们的照顾。
  心仪果然温柔宁静。
  她现在感觉自己是世间最幸福的人。
  谢木莲要先离开,他特意宴请了心杨。
  当然要拉上妹妹去,宗桐其实不想去,见面有些尴尬,木莲却说,就是亲戚走动。
  木莲强调的是亲戚。
  宗桐就明白,两个哥哥,都不同意沈家当年的亲上加亲。
  她想也好,木莲没成亲,父亲也不会催她。
  垂杨里---亲戚
  木莲对心杨一口一个大哥的称呼着,宗桐心里摇头,他对木笛都没叫过哥,以为他不会称呼这个字,现在用在心杨身上,到是从容自然。
  他敬酒极是痛快,还让宗桐也敬了酒,称呼也是大哥,心杨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宗桐意识到木莲是特意的。
  她太了解木莲了,木莲既想和心杨交好,又只定位在亲戚层面上。
  宗桐的心有些乱,她不面对心杨的时候,也没什么,面对他的时候,替他惋惜,这样一个人,若非当年为了妹妹伤了腿,何等人物。
  可是一个哥哥,如此对妹妹,何等情义。
  内心五味杂陈。
  她在外面一向话少。
  此时更是不知说什么。
  宴席结束的时候,也算宾主尽欢。
  看了沈家的人接走心杨,宗桐注意到那个司机,很不一般,像是部队出来的。
  木莲已经半醉,自然是司机开车。
  他是兴奋的,木笛的婚事,带给他的好处是,可以通过心杨搭上方家。
  垂杨里---庆幸
  一上了车,心杨睁开了眼,没有半分醉意,眼神清明。
  他的司机唐涛轻声问,直接回家吗,心杨摇头,去公司。
  心杨明白木莲的意思,他不介意做个介绍人,搭个桥,把木莲介绍给方家,他毕竟也是宗桐的兄长。
  他有些苦痛,谢家终还是不愿意这门亲事。
  他也有些庆幸,因了他的腿,好多人家却步,门第低的,母亲就回了,门第高的,自然犹豫。
  这才让他,有了自主的权力。
  他的腿在国外治疗后,其实不拄拐也能走路,只是他一直拄拐,或者干脆坐轮椅。
  他在家里,也没表露过,只有唐涛知道。他在沈家故意降低身份,是为了母亲能接受宗桐。
  可即使如此,母亲仍然顾忌宗桐的庶出。
  而谢家也顾忌他的腿。
  他半是纠结半是庆幸。
  方家曾经看中了他,想把二小姐介绍给他,那个比男孩子还勇猛的二小姐,酷爱男装,是方家的明珠。说一不二。
  他故意在二小姐面前艰难的靠拐杖行走,二小姐看了一眼,就转身走了,此事不了了之。
  可现在,这个问题,依然让谢家不愿意。
  他注意过宗桐看他的眼神,有怜惜有欣赏也有茫然。
  他庆幸她的眼神,没有轻视没有嘲笑。
  垂杨里---期待
  心杨不知道如何和宗桐进一步接触,而且即使宗桐有心,以他的了解,这个小姑娘很是在意哥哥们的意见,他能肯定的是,谢家同意。不管是谢老爷还是宗桐的生母,都对他很看重。
  可是心杨明显的更倾向哥哥们的意见,尤其是木笛,木笛把宗桐带出了国,又一直都在香港,他听心仪提过,木笛希望在香港给宗桐找婆家,那里的氛围好些,不介意什么嫡出庶出,木笛最恼恨人家拿出身论事。整个谢家,只一个木莲是正室嫡出。
  宗桐在谢家多年,少时谨言慎行,也是为身份所累。
  而沈家的家风严整,沈校长没有纳妾,家风清白,所以门风极好,可是母亲徧生旧思想,很介意嫡庶。
  母亲的态度,木笛早清楚,所以才因了亲上加亲,而延误了婚事。
  现在,妹妹嫁了,心杨轻松了许多,他不想因为他的事,影响妹妹,心仪对木笛倾心多年,非君不嫁。
  他的时间还长,愿意耐心等待。
  对谢家的生意多方关照,年节总是会给二姨娘送礼。
  他要让宗桐明白,他是会敬重二姨娘的,在他眼中,二姨娘才是岳母。
  他隐隐猜到了木莲是看中了方家二小姐,到不一定是多情,而是方二小姐的身份。这样也好,帮了木莲的忙,将来他只要不出来反对就好。
  他要明媒正娶。
  宗桐忙完了这边的事,要启程回香港,二姨娘其实不愿意让她去香港了,离她太远,她希望早点给宗桐订婚。
  她还是满意心杨的。她知道谢老爷也满意,当时她的犹豫是沈太太,不过她现在考虑心仪既然嫁了谢家,那么看在心仪的面子,沈太太应该不会为难宗桐。
  不想宗桐以年纪小为由拒绝了,其实她年纪不小,她说总要木莲成亲以后吧。
  垂杨里---母女
  二姨娘一向通情达理,举止做派,温良大方,浑身上下全无姨娘的气息,谢老太太说这和二姨娘书香门第的出身有关。
  这几年太太和婆婆的关系更加冷淡,尤其是木莲做官之后,太太自谓扬眉吐气母凭子贵,对婆婆的态度更是敷衍,请安问安都免了。王二老爷曾劝过姐姐,不管木莲是什么身份,在谢家你就是儿媳妇,这一点不能变,谢老太太也是木莲的祖母呀。人在得意时,不能张扬。
  可惜太太没听进去。王二老爷叹息姐姐是小时家里太娇惯了,一点委屈不能受,浑身上下都是娇气。
  谢老太太年纪大了,不想和儿媳妇斗法,既然儿媳妇不买她的帐,她索性眼不见心不烦,一心抬举二姨娘,有时候出门做客,都是带了二姨娘去。所以谢家的事情,大家都感觉奇特。二姨娘在外场上,落落大方,一切以婆婆为忠心,照看周全,所以有些上了岁数的人,到羡慕谢老太太。
  因媳及孙女,老太太也开始关心宗桐,她知道木莲的婚事,怕是不会听家里的。对于木笛的婚事,老太太很是满意。现在和沈家联姻,谢家算是和真正的书香门第结了亲。
  她其时和二姨娘的想法一样,看中了沈心杨。她和沈太太见过几次,沈太太对谢老太太还是非常尊重的。谢老太太一个人带大了儿子,又撑了家业,自然令人敬重。
  所以谢老太太也倾向沈家,暗示二姨娘督促宗桐。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父子相逢

下一篇: 《 垂杨 里---软磨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