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是一朵海棠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3   点击:



  如果说宝钗是牡丹花,黛玉是芙蓉花,那么湘云就是明丽娇艳的海棠花了。
  海棠花姿潇洒,花开似锦,自古以来是雅俗共赏的名花,素有花中神仙、花贵妃之称。这样的花,自然是湘云的代言了。
  湘云一出场,便有满堂生辉之感,一扫宝钗之沉稳黛玉之明敏。二十回之前,宝黛钗之间的纠葛已经有了苗头,而一句史大姑娘来了,突然转了笔调。她的大说大笑,完全不同于任何一个已经出场的大家小姐。那样的轻松明丽,自然活泼。一下子让人感觉耳目一新,一派小孩子的天真畅然。
  只是每一个人物,进了贾府,自然会与钗玉有关。她来时与黛玉同住,这样的安排也合理,二人都是贾母的亲人,一个是贾母的外孙女,一个是贾母娘家的孩子,又是同年纪,性格又可互补。因了她来,宝玉多了个玩伴,往黛玉处跑的更加勤了。所以我们看到一个场景,宝玉央湘云给他梳头,又说从前是经常梳的。一语点破年少时,湘云是常在贾府的。最早的青梅竹马,也只是一个妹妹。
  接下来,袭人出场,暗恼宝玉,宝钗与袭人闲谈,因了解袭人的心态,有了结盟之意。宝玉往黛玉处跑,宝钗往宝玉处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远近立见分明。这样的格局,是宝黛钗关系一直的写照。
  接下来宝钗生日,引出湘云宝玉黛玉的一场纷争,尽写湘云性格。人人都明白凤姐口中那个戏子模样似黛玉,可是都怕黛玉恼,只有湘云脱口而出。湘云性格直爽,遇事自然不会思虑太多,宝钗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聪明处事,而贾府三春,好似自从亲戚们出场,便表现出了大家闺秀的风范,一直静观她们之间的故事与热闹,从不多嘴,连笑也都省了,是最安静的观众。
  宝玉给湘云使眼色,却恼了黛玉湘云两个。黛玉本就多心,早就不乐了,给宝钗大张旗鼓的过生日,她心中已经不喜,加上让人比戏子,本来也只是玩笑,可是黛玉敏感,自然多了心事,而湘云的率直,宝玉维护湘云的心态,更是让她着恼,可是身份在那里,又怒不得。唯一的表现方式是发落一下多事的宝玉,而湘云本是宝玉最亲近的玩伴,可自从黛玉出场,宝玉已经远了她,更是心中茫然。只是她也不得与黛玉直接冲突,只好发落多事的宝玉,所以宝玉这才怅惘,有了出尘之心,也是应了宝钗点的寄生草。宝玉为人,大喜大悟都在一念之间,一会是繁华为恐不及,一会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人间天上,只在一个情缘。他本愿花常开月常圆,人聚而不散,就像那高朋满座处宴席不散。但最最重要的是,他永远不长大,姐妹们还在眼前,说说笑笑,便是一天的事了。当然曲中要有那个神仙一样的妹妹。若失了她,便是良辰美景虚设。
  而湘云于他,有投缘处,是他与她,本质的天真与爽快。其实他与湘云相处的时光最是快乐与轻松。像是明丽的海棠红,只是湘云不是那个走近他心中的人。他对她有挂念,但不是思念,有关心,但不是深情。他与她相处的极好,只是快乐,好像是投缘的朋友。
  只是那金麒麟出场,他还是有些失神。巴巴的收好了,等着给人家。惹得宝钗黛玉都生了心事。
  黛玉去怡红院恰听见宝玉在人前赞她,公然承认黛玉是知己,而湘云只是一笑了之。此时的湘云已经订亲,她对宝玉朦胧的在意,也已是朦胧的茫然了。
  那回目是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好似又另有故事。雪天时,李婶一语说出,一个带玉的一个挂金的。又让人怀想,那金玉之间,是不是也有那一朵海棠花。
  史府的风雨炎凉,没能暗淡的她的笑容,贾府的人情冷暖,没有挫伤她的明朗。还是算了吧,花谢花开自有时,就不用陷在宝玉的故事里了,让她的故事,另有一片天空吧。她的聪明才情,她的词天然,还是另遇一个惜花人。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人人心中一块玉
  在宝玉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选择便是一金一玉了。
  可是纵然宝钗是如花美丽,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牡丹花,在众人眼中是如何的宜室宜家,如何的温惠端雅,可是宝玉的心中,还是只有一块玉。
  黛玉的出现,于宝玉是天上掉下来的,那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欣然与欢悦,他当时怎会懂得。只是听闻黛玉无玉,他便恼了,摔自己的玉,他以为黛玉无的,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会有趣,那时,他的价值观便与黛玉有关。只是当时是惘然。
  黛玉出身清贵,书香门第自有高华,而她通身的气派,自然是一份大家风范,让人不敢轻视。只是她天生敏感,小心谨慎,唯恐让人耻笑了去。贾府的富丽堂皇,只是一个场面,却也让人心生感慨。在这样的环境里,幸得贾母万千庞爱,宝玉小心呵护。
  黛玉的个性中有其真与痴。投了缘,便视紫娟是她的亲人,能听从一二。这样的主仆情份,在书中是绝无仅有的,那份姐妹情,还是让豪门中人羡慕的。看她的与紫娟在一起的场景,分明是闺中女儿的率真与天然。
  而遇了宝玉,便是一个痴,若不遇宝玉,那三千泪水,会不会少一些伤感。年少的青梅竹马,而后的心心相知,她与他,怎是一个缘字。只是贾府太大,诱惑太多,而宝玉的年少情怀,又总是忽东忽西,怎不让人多生了心事。探宝钗时,黛玉那一句,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其实是早知宝钗来我就不来了,她并不想和谁争什么,是命运的安排偏生了如此的局面。走时问宝玉那句,你走不走,何等的自然,何等的理直气壮。那样的率真与坦然。她与宝玉,原就是如此的人生,一切那般亲切又那样的合情。
  她笑时,如花轻妍,她泪下,雨打芭蕉,万千心事,原是寄人篱下,怎会有安全感。可是偏偏还不能说,即使对了宝玉,这等话也是不能开口。与宝钗金兰契时,叹息无父母的忧伤,真真是无奈。所以在别人眼中,她任性,可是她的任性,偏生是他的在意。
  在宝玉眼中,她是芙蓉花,可是真的喜欢87版中黛玉的服装,多以梅花图案装饰,总感觉黛玉应如梅花,若是梅花,也该是绿萼,是梅花品系中的佼佼者,清雅而高贵。衬得黛玉真有些骨格清奇非俗流。
  其实黛玉的性情中,无论是喜是嗔,都是年轻心热的真与纯,唯其如此,才是可爱。才让人,蓦然回首中,好像看见曾经年少芳华的自己,总忍不住有了呵护的心。
  人人心中一块玉,那块玉,便是最初的梦想与深情。
  
  凤姐的金玉心
  从书中来看,凤姐对人是恩怨分明,她喜欢的人,却也是真心相待,也只是在尤二姐的问题上,因为二人的特殊关系才会赶尽杀绝。对于双玉,她还是有真有些姐姐的派头,不管是因了双玉是贾母的心肝,还是多年的相处,凤姐对二人还是非常友好和照看的。
  从凤姐的性格来说,她的世故和圆滑相对宝钗是弱了些。她欣赏的人,她能多加照看。宝钗对人,没有明显的远近,就是赵姨娘那些人,宝钗在送礼时也是一视同仁的送上一份,这一点凤姐是不会去做的,这样的行为凤姐不屑为之。所以对于邢夫人,凤姐着实不喜这位婆婆的作事作人风格,所以懒得敷衍,才会让邢夫人后来对凤姐恨之入骨,连表面上和气也不维系了。对于赵姨娘,凤姐的厌恶之心更是表现得极为明显,大呼小骂是经常的事,弄得赵姨娘见了平儿,都要起身赔笑的,实在是太怕凤姐了。在这一点上,凤姐全凭喜好,却不考虑二人的特殊身份。邢夫人在府中虽然不得志,可是终究还是长房夫人,连王夫人都要礼让三分。而赵姨娘,虽然是个身份较低的姨娘,可是还是有一双儿女的,虽然贾环不招人喜,可有着与宝玉一样的官方待遇,这如何能小瞧。而且更重要的是探春的不俗。探春自尊自强,成长为府中鲜亮的玫瑰花,是贾母眼中能代表贾府见南安太妃的凤凰,是王夫人眼中不得不给个机会理家的三小姐。这样的探春,表面上厌恶母亲,可是内心是非常关照的。连李纨都能说出探春满心要照看,只是说不出口。这样的母女情份,偏凤姐不放在眼中,自然也是不智。在这些方面,宝钗做的高明极了,小惠全大体,得上下宾服。
  所以从性格上,凤姐肯定更喜欢黛玉,黛玉的爽利和机敏,比起宝钗的深沉自然更投凤姐的缘。而且黛玉进府极小,在府中多年,也是凤姐看着长大的。二人之间的情份,应该甚于凤姐与宝钗。
  最早拿双玉开玩笑的是凤姐,她是真心看好二人,当然也有讨好贾母的因素。老太太对双玉的心事,凤姐这个精明人自然早看透了。因了凤姐的玩笑,才让上下早就看好了双玉。所以贾琏的小厮才会肯定的对二姐三姐说双玉之事必成,只等年纪大一大,老太太一开口必成的。
  王夫人和金玉之说,凤姐自然也明白,可是这一次,她不能不愿和姑母站在一起了。若是宝钗做了二奶奶,那管家就真没她什么事了。宝钗的为人处事都在凤姐之上,而且料理薛家家务也非一日,与黛玉的书香门第大小姐不同,宝钗是非常务实和能干的。
  这一层凤姐看的分明,而且因了管家多年,她得罪人太多,如果离开了这个职务,她的日子会非常难过的,所以保住这个权利,才能让她立足贾府。所以宝二奶奶的人选,其实和凤姐的利益关联是极大的。
  然而宝玉的婚事,明知两大高层意见分歧,作为凤姐的身份,开开玩笑,也就罢了,再实质性的工作她也不能做了,她的辈份必竟小了些。
  总有些感觉,凤姐对双玉是非常理解和爱护的,这其中有着自身的因素。双玉年华,那一份深情,总有些琏凤少年的影子。那时的琏凤自然不是后来的离心离德,也有过情投意合的芙蓉花时代。
  而今看了双玉,凤姐是不是有些追忆与叹惜。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与贾琏是不是,会是另一种心境。
  
  金钗风雨情
  薛家一进京,就打定了主意进贾府。
  薛家在京的亲戚主要是王家和贾府,一则与薛家有四大家族的交情,二则王家是薛姨妈的娘家,贾府则因了姐姐是荣府贾政的夫人。本来当然是回娘家比较靠谱,但王家升了外任,正忙着赴职,自然不是投亲的好时机。而姐姐王夫人,虽说并非贾府长房夫人,可自比邢夫人威风的多。这些年在贾府风声水起,亲女儿进了宫,府中儿孙皆有,大权在握,贾母也要给几分面子。执行官又是王夫人栽培的侄女凤姐,自然是说一是一。
  所以薛姨妈不顾儿子的反对,一定要入住贾府。看起来大方向上薛姨妈还是很明白的,想着以后住在贾府与姐姐王夫人互相照应,当然主要是让贾府照应薛家,管束儿子,替女儿订个好亲事。存了这样的心事,难怪薛姨妈会对王夫人说一切日常供给,由薛家自理方是处常之法。这是薛姨妈通人情的地方,不过是白住了贾府闲着的空房子,花费开销都是自家的,自然不会费贾府什么事。这样说话行事也能理直气壮些,到底薛家还是与贾府门第相当的四大家族之一。
  宝钗入府,金玉之说,也随之流传。宝玉探病,干脆由丫环之口说出金玉之言,给宝玉留一个初级印象。这些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有心。不管如何宝玉于薛家都是一个上好的选择。门第在那人物在那,亲姐姐做女儿的婆婆,自然是薛姨妈乐意的。若如此,宝钗的终身是让她放心了,而且有着皇妃的贾府,自然也能多照看一下薛家。薛家上心,原是情理之中,姐妹二人自然同心。王夫人喜欢宝钗的为人行事,正是她心中宜室宜家的好孩子。王夫人要控制贾府,那么一个满意的儿媳妇自然是首要的任务。所以在这一层上,她不在如从前一般顺应贾母的意思。这一次,她要自己做主。薛家有心,王夫人有意,金玉之心,订了大半。
  替宝钗委屈的是,本来一个牡丹花样的大家小姐,不得不在贾府做个上下皆赞的好客人。自己的生日,所点之食物戏目皆是贾母所喜,这时候,做一个好客人,比顺自己的心,要重要的多。上层要维护,下面也要施恩。小惠全大体,自然是宝钗的高明。送礼不忘赵姨娘,这是她周全的地方。替湘云请客,给黛玉燕窝,为岫烟赎衣。点点滴滴,她的所思所行,都要周全落一个好字之评。
  贾府的风风雨雨事事非非,聪明如她自然看的分明。不是不想走,只是金玉未订,总有些怅然吧。对于宝玉,也是有过关心与劝导,只是她始终不是真的懂他,他的世界太过安闲,不及宝钗亲见了一个家族的中落,宝钗的心终是有些沧桑,而宝玉还是明净天然。
  夜抄之后,她离开,她在贾府多年,终是金玉无音,只见贾家日渐的凋零,心生叹息。
  后来金玉有缘,可惜那时节,不是欢喜,是忧伤。姐妹们风流云散,大观园繁华如梦。他的心中,却总是芙蓉花好,良辰美景虚设。
  此后贾府中落,风风雨雨,她守在他身边,只是守不得他的心。这一生的缘,总错过了。
  
  审核编辑: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如果说宝钗是牡丹花,黛玉是芙蓉花,那么湘云就是明丽娇艳的海棠花了。 用花比喻每一个女子,倒也是典雅不失正确,只是作者文章的内容与标题相差甚远了,建议下次要么修改标题要么加深标题里的内容。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