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 非嫁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3   点击:





盈盈却是铁了心,非嫁不可。
又请哥哥看她两家至亲的面子上,给出面说个媒,谢木莲几乎失笑,这怎么成了女家赶着男家。
他心头恼火,可是又不好发作,看在舅舅的面子上,他答应去一趟。
他写了请贴,请警察局长吃饭。
局长大喜。在电话里说,哪里能让谢处长请客,他安排好了饭店,派车来接。
局长带了小舅子赴宴,谢木莲不得不应酬一下。
双方议定了婚事,木莲看局长还算知事,便说了几句请关照的话,并说,盈盈就交给局长照看了,有什么事就找局长。
局长满口答应。
谢木莲想还是快点离开吧,他可不想参加盈盈的婚事。
想想当年母亲居然想把盈盈嫁给自己,正是后怕。
他出了饭店,被人拦了车,侍卫很是恼火,对方在那里大喊表哥。
他拉了侍卫,认出来是尚怀文。
对于尚家,他没什么好感,王家总是舅家,是母亲的娘家,王舅舅对他也还照看,可是尚家不同。尚姨妈没少出馊主意,母亲吃了不少暗亏。
终是表亲,他淡淡的打了招呼,问什么事,尚怀文说他和盈盈有婚约,一起出来的。请表哥做主。谢木莲说现在什么年代了婚约不算数,两相情愿才重要,盈盈的婆家是警局局长,你还是不要再折腾了。
尚怀文哭哭闹闹不肯走。
木莲有些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挺好看的一青年,不干正事,便说,你不要纠缠了,我不是你父母,管不了你的事。你要是愿意找个差事,我给你安排,你愿意在北平,还是愿意回老家。
尚怀文想想说,还是在北平吧。
木莲给了他张明片,你还是去中学当老师吧。拿了这名片找张校长吧。





垂杨里-- 赴港
谢木莲知道了苏玉琴的下落,马上去香港。他要立这个大功。
苏玉琴也想到了离开,只是在码头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谢木莲。
木笛把消息告诉了宗桐,宗桐去找木莲,为玉琴说情。
木莲耐心的解释,苏玉琴是上面点明要的人,他不抓,别人也一样抓,他是例行公事。
宗桐一直在说,玉琴姐是好人,你们弄错了。
木莲叹息,你眼中,谁都是好人。这是公事,我做不了主,抓她的时候,旁边那么多人都看着,我也没权力放人。
这样吧,你要是愿意劝劝她,她肯坦白,那是最好,少吃点苦头。
宗桐得到了见玉琴的机会,玉琴还是从容的风度,脸上仍然是恬静的微笑。
她把手上的一枚戒指摘下来放到宗桐的手心里,在宗桐的耳边说,交给你哥哥,让他转交给我的朋友,他知道的。
宗桐还想劝说,玉琴摇摇头,谢谢你来看我,我做的事,我愿意。
宗桐请求木莲不要为难玉琴,生活上给予照料,木莲敷衍了事答应了。

宗桐知道,玉琴口中的哥哥是木笛,木笛怎么会认识玉琴的朋友呢。
木笛拿了戒指,终还是点点头,就帮她一次,看她的造化了。
玉琴的朋友,是香港一位要员。
对方收了戒指,转身就走了。


垂杨里-- 诱敌
戒指的事,木莲一开始就知道,他没有急于离开香港,就是想看看苏玉琴背后有没有人营救。
他想能立个大功更好。
他派人跟踪了宗桐和木笛,只是跟木笛的人被甩开了。
他并不急,他知道苏玉琴要传达的消息传递了出去。重点是下一步。
只是他没想到,出面的人是警局的副局长。
如果只是这个身份,他也不介意,这个人的姐姐是他顶头上司的太太。
谢木莲有些困惑,上司一直让他盯紧苏玉琴,怎么他的小舅子会成了苏玉琴的说客。
他不好慢待,对方一直说,是一场误会,姐夫那里他会交待。
谢木莲其实是有证据的,但是却闭口不言,对方留下的箱子,他打开一看,很吃了一惊,收买的礼金很大手笔。
他给上司去电话,上司的态度有些变化,是语气上的变化,虽然还是说公事公办,不能因情循法,但一直问他,有没有过硬的证据。
木莲马上说,没有,有些证据都是传言,未经核实。
上司就说,既然如此,找个人担保先放了吧,有了证据再抓不迟。
木莲马上说好。




垂杨里-- 兄弟
木莲请木笛吃饭。
宗桐做陪,兄弟二人都很沉闷,闷头喝酒。
后来木莲说,让宗桐先回去吧,他们兄弟有事谈。
宗桐一走,木莲就指责木笛不应该让宗桐和苏玉琴往来,不知道苏是什么人吗,虽然这次苏玉琴没事,不等于下一次,这个人不简单,早晚还得犯到他手里。
木笛冷笑,你眼里什么人是好人。
木莲说,我已经看了父亲的面子,你不要不知好歹。
他手下的人,把木笛的名字报上来的时候,他还是用笔划了。没有上报。
木笛并不领情,你连苏玉琴都放了,你奈我何,你以为你真动得了我。
如果我要从政,起点比你高。
木莲相信,他听上级说过,上封几次邀请木笛进财政司做顾问,都被木笛拒绝。
好多人羡慕他,有个这样的兄长。
木莲说,你离苏玉琴远点吧,我是为你好,就算有人给你面子,也分什么事,如果你和他扯上关系,终是拖累家族。不要把宗桐扯进去。
提到宗桐,木笛沉默。他知道他必须选择,他的婚事,也许不能再拖了。
木莲也说,沈家现在门槛越来越精了,你不要得罪沈小姐。沈心杨和方家合伙做生意,别人拿不到的资源,他都有。
方家,木笛重复了一下,这个家族的势力太大,越是如此,越是不能让宗桐进沈家,但是谢家不能开罪沈家。
他点头,喝干了杯中酒,我和沈心仪的婚事,如果有时间,欢迎出席。



垂杨里-- 婚事
木笛向心仪求婚,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订做了含有心仪名字的戒指。
心仪收到礼物,喜极而泣。
多年的等待有了结果,她抱着宗桐留下泪来。宗桐替好朋友高兴。
木笛给父亲写了信,请父亲向沈家正式提亲,一切仪式,皆按沈家的意思办。
木莲很满意这个结果,他虽然心里瞧不起木笛,母亲对外室之子的厌恶和对木笛的防范还是影响了他,可是他毕竟要顾忌父亲的感受,那也是父亲的儿子,而且木笛果然出国读书,并不觊觎谢家的产业,这一点王舅舅也赞叹,省得父亲为难,如今的谢木莲并不看重谢家的产业,但也不愿意让母亲失望,所以该他的,他要拿回来。既然木笛识趣,愿意和沈家联姻,也是好事,这门亲事,对沈谢都有利,沈校长是当地名流,沈心杨这几年声名鹊起,他是绝不允许谢家的人和苏玉琴扯上关联。
苏玉琴托木笛转那个戒指,他还担心,二人有情,现在木笛同意和沈家的亲事,这才让他放心。
他自己敲打了宗桐几句,让宗桐不要被人利用,宗桐不以为然,木莲想,宗桐的心思在生意上,这样也好,谢家的产业,总要有人经营,父亲一年老似一年,他是不可能插手生意,没那个时间,宗桐管总比木笛管好。
对于这个妹妹,他到没什么戒心。
宗桐在他眼中,始终是那个乖巧的小姑娘。
他也听说过沈心杨爱慕宗桐,只是沈太太嫌弃宗桐的庶出,他不以为然,在他眼中沈心杨是厉害,可他的腿,他认为,嫁入沈家还是委屈了宗桐,这样也好,回头他给宗桐介绍一门亲事。

只要木笛娶了心仪,完成了沈谢联姻,就是最好的结果。

垂杨里-- 大喜
谢老爷收到了木笛的信,大喜过望,马上请人提亲。
沈家也是一片欢喜。
最高兴的是沈校长。
心杨松了口气,只是奇怪难到真是妹妹去了香港,起了效果。
他替妹妹高兴,木笛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他既然娶亲,必不会相负。
沈太太还好摆谱,忙被儿子劝走了,心杨可不想节外生枝,婚期订在三月后。一切事宜都和谢家商量来办。
沈校长自然喜悦,一切交由儿子办理,嫁妆是早就备好了。
心杨考虑到谢太太对木笛的忌讳,干脆在谢家附近购了一处院子,算是给妹妹的陪嫁。也免得进谢家让妹妹受气。
一切嫁妆都直接搬进小院,心杨写了牌匾,笛韵风仪,含了木笛和心仪的名字。
谢老爷私下把钱给了心杨,这原是该他置办的。
现在儿子娶亲,他心中也放下一块石头。
谢老爷考虑到木笛婚后还是回香港,到不必太过铺陈,心杨收了宅子的钱,又转而花到了院子的装饰上。
谢太太听说沈家陪了宅子,心中暗喜,这木笛成亲后直接搬到外面去,以后长居香港,她的心才安稳了。
她却忧虑起木莲的婚事。兄弟二人只差一岁。
她有些恼怒,沈家的门第已经是高了,木莲的夫人一定要在各方面强过沈家。

垂杨里-- 相亲
谢太太半喜半忧,喜的是木笛成了亲,不在谢家,忧的是哪里找一个儿媳妇,各方面能压沈心仪一头。
谢太太开始了频繁外出,为谢木莲相亲。
她在电话中让儿子有时间回来一次,谢木莲考虑过,还是要出席谢木笛的婚礼,他一直想要和沈心杨多接触。
所以婚礼前他赶了回来。
没成想,他一进谢家,就被母亲按着当天晚宴上见了一位名门淑女。
淑女果然是淑女,笑不露齿,言行轻声,他几乎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他不得不给母亲面子,把饭吃了,让副官送对方回家。
谢太太恼儿子不亲自去送,一直强调,这是她辛苦几月挑到的最好相亲对象。木莲真的不耐烦了,他本来有事要和父亲商议,被母亲弄到了十一点,还没见父亲,这时间父亲估计已经睡了,父亲这几年一直在二姨娘那里,他这个时辰过去不太好,只得明早在说,他让秦妈妈扶母亲休息。说自己累了。
他的房间是早就打扫好了的,非常的舒适,他明白母亲的心事,希望他的儿子比谢木笛的儿子早出生,抢谢家长孙的位子,他根本不在意这个。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职场---小聪明

下一篇: 《 垂杨里---无效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