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转转花开好运来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5-22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佛言:“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读到这句佛经总会想起大瓦山上的“转转花”。
  第一次与“转转花”相遇,时在广电当记者,因坊间传闻我“特别能吃苦”,被点名指派参与了省煤田地质局探勘大瓦山地热水资源的全程采访报道。
  六月的大瓦山,在盛夏里迎来了四季中最明媚的春色,几个天然高山湿地湖泊群周际灿然地生长各种野花,池边水草油盛,风起时起伏如麦浪,花香之间鸟蝶纷飞,阳光下的山野吟唱着风与昆虫花儿的欢歌,池水清冽泛光,时见小鱼成群游到入湖溪流的草丛,大概是想与湖边的蝶鸟游玩吧。
  这花舞人间的世外景象,惹得地质专家们常常忘了手里的工作,放下了摄像机镜头前的严肃,像孩童放牧林间地自由欢快起来。老家与大瓦山比邻而居,野花野草也是见得多。但这般完整地恣意真是不多得,也享受起了这样的采访。
  当越野车穿出一大片白色川牛膝花笼罩的坡地,步入海拔2200多米的鱼池,池周遍长冷杉树,树冠浓密,树盖如伞,冷杉林一直延伸嵌入山的崖顶。水面退过的土地没有林木遮挡花草更茂,呈现出人迹罕至的幽邃旷达。小时候常听外公讲鱼池中有神仙,若在池边大声喊叫或伐木,会引来池中的神灵,陡然降温暴雨如注。所以见到鱼池心里莫名敬畏,不敢太过放肆。
  绕路进池,竟然在路边幸遇慕名已久,注定会念念不忘的“转转花”,传说中燃灯佛道场的“灯盏花”。
  在浓绿的冷杉树下,一株株粉红“转转花”寂静地盛开,与身边那些不知名繁盛的花儿比起来,它独特的气质有一种孤绝的高贵,每株花径上一圈圈小花形成花环盘旋而上,像灯盏,似佛塔……当阳光从林木缝隙落到花间,眼中的“转转花”似晨光中点燃的盏盏灯火,凝视花姿,恰好林中凉意幽然,不觉间禅意升起,眼中竟然无由地饱含热泪。
  相传大瓦山曾是燃灯佛的道场。燃灯佛是过去庄严劫来所出世的千佛之首,生时,一切身边如灯,故名燃灯太子,作佛亦名燃灯。燃灯佛在过去世为释迦牟尼佛授记,算来,已是三千九百亿年之前了。乐山大佛山体背后还有一尊燃灯古佛,与大佛同为连心佛,因感恩佛的加被与慈悲,大瓦山花神将自己变为“灯盏”模样,供养燃灯佛祖。
  眼前的转转花,聘婷芳华,不由得再次思量大瓦山。都说:“自古名山僧占多。”咫尺之遥的峨眉山是普贤菩萨道场,凌云山有乐山大佛,那大瓦山呢!每次在峨眉山金顶,遥望大瓦山庄严身姿,她与瓦屋、峨眉、贡嘎咫尺,谁能走过云端,告诉我大瓦山曾经燃灯道场的际遇。而我只能在金顶的佛光下,向着大瓦山默念:“这佛光闪闪的金顶,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一束束盛开的“转转花”,触手可及,久远的故事谁来解答,满眼粉红灯盏的燃放,我却不能悉晓,真为自己学识的浅薄羞愧。
  “转转花”,学名“灯台报春”,属于杜鹃花目报春花科。生长在海拔2200米以上没有污染的环境里,在大瓦山境内鱼池到鹿耳坪范围随处可见。以粉红颜色居多,偶尔也能见到一些粉白、淡绿与紫色的“转转花”。它们散落在林下和灌木丛里,与满山的林木、杜鹃、菌类地衣形成不同层次的景色。
  大瓦山的美景一经传诵,前来观光旅行摄影的游人是络绎不绝,还有许多驴友不顾大瓦山的艰险,攀上山顶,一览山河壮丽,拍下无数珍贵的照片,日出、云海、奇珍、星轨等,大瓦山气质空灵和绝世景色让每一个走近的灵魂被唤醒并震撼。
  也是这样的络绎不绝,给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的大瓦山天池湿地公园带来了深深的伤害。没几年,鱼池的“转转花”渐无踪影,退缩到了更高寒的鹿耳坪。鱼池历经千万年时光自然成型的湿地“草毯”,可以在草地上如冲浪一样荡漾的土地被车轮碾压,又被游人的烧烤破坏了植根后失去了生力,渐渐枯黄、死亡。池水因过度养殖冷水鱼没有了当初的清澈,显现出衰老的浑浊。打笋子的村民和游客留下的各种垃圾,耀眼地占据着湿地。每次陪异乡朋友到大瓦山,在他们对大瓦山风光的惊叹里,我在记忆的对比下更觉难过。
  这是为“转转花”写的文字,本应该以优美的言语赞美她,可敲打键盘时数度含泪。或许是太过怀旧,还记得童年的大瓦山村舍,小青瓦石木墙,竹篱笆青石坎,春夏秋冬,顺应自然的美学在几千年的民居建筑中尽得彰显。春夏花开,青瓦屋脊在葱郁的山野满是喜悦,夏秋房梁上挂满饱满的玉米辫,金灿灿地闪着收获的光芒,冬日的大瓦山白雪覆盖,尘世中尽得圣洁的清欢。孩童的嬉戏,屋顶的炊烟,家中的火塘,待来年春色阑珊,耕牛前行的土地上,学校会响起郎朗书声。
  这几年,尤其五六月“转转花”盛开时,在大瓦山这片充满了神秘意境的意世界,总有一些丑陋让人愤怒。一些来不及盛开的转转花被爱花者肆意驶入湿地的车轮碾压,而那些盛开的花朵被摘下来成为车上的装饰品,头上的花环,拍照的道具。更有甚者,拿着锄头连根挖掘,装在车里运走。同样悲情存在的还有杜鹃花、野百合等。
  这些美丽的高贵的花儿,在自然界里开放自如的花儿,卑贱地被蹂躏糟蹋,佝偻着身子越开越小,不断为人群让路。我常常自问:为何我们容不得美好的景物独自安然,容不下一朵开放的“转转花”。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朵花,一盏燃放的心灯。为何我们这样轻易地伸手,轻易摧残!在美好的世界里,应该为美而生出善意,不是吗?我为自己身为人类而忏悔。
  不该如此沉重,不该在言语里尽是责怪,要原谅因爱而生出的短暂贪欲。也要庆幸还有更多人在为保护大瓦山而努力,一些干部群众自发成为护林志愿者,为了更多人参与保护湿地,政府也在积极筹备首届“转转花”节,立法、宣传等,各部门还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专人巡视大山。
  据说“转转花”能开到第九层,功德圆满的人会有幸遇到。这些与燃灯佛道场传说有关的花儿,千万年来陪伴守护着大瓦山。至今在孤绝险峻的大瓦山顶上,还有残存的庙宇,他们在离天最近的地方禅悦为食。我常常想孤峰之上的修行会不会仰望星空,满山粉红灯盏的“转转花”,拂去了尘垢与无明。慈悲的佛祖在何时为他们加被了拈花微笑的顿悟。
  也会想开发打造以后的大瓦山会以怎样风姿示人。
  那日与友人闲聊即将打造的“红华记忆小镇”,他说最怕的是那些管道的锈迹被抹去后涂上油漆,也怕在外墙上贴一层华丽的瓷砖。我忍不住卖弄了798和木马客栈,与他讲起王澍的博物馆和川美新校园的旧物利用,合了事宜,美的尊重才算功德无量。
  老子曰:“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在渐变的世界里,我们期盼着新生的事物,也暗暗担心和记忆不吻合的“面目全非”。但事物自有自己的因缘际会,何必担心呢。老子也讲:“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不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转转花”开好运来,愿我们以爱之义亲近这方水土时,能生出对自然的敬畏,也请原谅我作为一个金口河人因敝帚自珍而擅自口出的不敬言语。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性格决定命运

下一篇: 《 民以食为天系列之拐枣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转转花,好有意思的名字。以开发为名,多少青山绿水、多少旧时物事,都被刻意忽略了。只要以GDP为政绩评判标准的规则不改,我们就将一如既往地为付出所谓“发展”的代价。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