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22   点击: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一)
  贾府里主仆的关系多种多样,只有紫鹃和黛玉最特别,她们不像主仆,更像是闺蜜。
  在一个上下尊卑分明的豪门里,小姐和丫环能情同姐妹,更像是奇迹。皆因黛玉真情,紫鹃赤诚。
  紫鹃是贾府家生的奴才,本是贾母之婢,老太太可怜黛玉身边没有顶用的人照看,这才把自己的丫环给了黛玉。
  再出场时探宝钗黛玉半含酸,黛玉前脚来看宝钗,那当然是宝玉来了,她才马上来了。后脚紫鹃怕身体娇弱的黛玉冷着了,打发雪雁来送手炉,让黛玉借机会敲打宝玉听宝钗的话不喝泠酒,那个场景里的黛玉,机敏任性。
  但我们却看见了紫鹃的细心和体贴。
  黛玉的心是水晶透明的,她的真与善,都是一目了然,身边的紫鹃看的分明。
  双玉的感情,忽而好了,忽而恼了,有人担忧有人明白,紫鹃就是明白人,知道那是情深而已。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二)
  双玉争吵,紫鹃的态度是劝服黛玉。林黛玉与宝玉口角后,也自后悔,但又无去就他之理,因此日夜闷闷,如有所失。紫鹃度其意(是知黛玉的心事),乃劝道:"若论前日之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别人不知宝玉那脾气,难道咱们也不知道的。为那玉也不是闹了一遭两遭了。"黛玉啐道:"你倒来替人派我的不是。我怎么浮躁了?"紫鹃笑道:"好好的,为什么又剪了那穗子?岂不是宝玉只有三分不是,姑娘倒有七分不是。我看他素日在姑娘身上就好,皆因姑娘小性儿,常要歪派他,才这么样。"(听这话,整个贾府,只有这对主仆是这样的说话氛围,探春的丫环讲规矩,惜春太冷情,平儿和凤姐也是有着主仆界线)。这分明就是姐姐说妹妹的口吻。
  林黛玉正欲答话,只听院外叫门。紫鹃听了一听,笑道:"这是宝玉的声音,想必是来赔不是来了。"林黛玉听了道:"不许开门!"紫鹃道:"姑娘又不是了。这么热天毒日头地下,晒坏了他如何使得呢!"口里说着,便出去开门,果然是宝玉。一面让他进来,一面笑道:"我只当是宝二爷再不上我们这门了,谁知这会子又来了。"宝玉笑道:"你们把极小的事倒说大了。好好的为什么不来?我便死了,魂也要一日来一百遭。妹妹可大好了?"紫鹃道:"身上病好了,只是心里气不大好。"宝玉笑道:"我晓得有什么气。"一面说着,一面进来,只见林黛玉又在床上哭。(黛玉不让开门,紫鹃就开了,她不是违令,而是知道黛玉真心想让她开,不过是为了面子爱娇而已)。
  好闺蜜就是如此,知道朋友的心事,能巧妙的周旋。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三)
  紫鹃最大的手笔,就是试双玉那一节。
  好端端的编造了林家接黛玉回家的话,她本意是看宝玉对黛玉的感情到底深到哪里。意思非常明白,黛玉姓林,如果要长留贾家,只有嫁给宝玉才行。是督促宝玉想办法,如何让上层表态。
  可是宝玉却人事不知死过去了,这是紫鹃不曾料到的,那宝玉是贾母的命根子,一有风吹草动,合府心动,把紫鹃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
  紫鹃被袭人怪,被黛玉怪,到了怡红院,合府上层皆在此。
  谁知贾母王夫人等已都在那里了。贾母一见了紫鹃,眼内出火,骂道:"你这小蹄子,和他说了什么?"(这是贾母发脾气,不同别人,那是贾府的最高层,得罪了贾母,后果很严重,或者撵或者打,贾母可不是手软的人)紫鹃忙道:"并没说什么,不过说几句顽话。"谁知宝玉见了紫鹃,方嗳呀了一声,哭出来了。众人一见,方都放下心来。贾母便拉住紫鹃,只当他得罪了宝玉,所以拉紫鹃命他打(为了宝玉,贾母什么事都肯干,王夫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谁知宝玉一把拉住紫鹃,死也不放,说:"要去连我也带了去。"众人不解,细问起来,方知紫鹃说"要回苏州去"一句顽话引出来的。贾母流泪道:"我当有什么要紧大事,原来是这句顽话。"又向紫鹃道:"你这孩子素日最是个伶俐聪敏的,你又知道他有个呆根子,平白的哄他作什么?"薛姨妈劝道:"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刺刺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贾母眼中的紫鹃是伶俐聪敏的,若非如此也不会给了黛玉)。
  宝玉是贾府的凤凰,谁会得罪,金钏一句玩笑话,就让王夫人撵了投井,这如今宝玉是万安了,若是不安,紫鹃的处分小不了。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四)
  紫鹃不得不留下来照看病中的宝玉,自然也心甘,宝玉对黛玉的情份昭然天下。
  宝玉不敢明争,他也是礼教出来的孩子,精神上叛逆,行动上不敢,对黛玉纵然深情,和至亲的祖母和母亲却不敢说一句。
  只是他用人事不知,来表达他对黛玉的情份,那就是黛玉不能离开贾府,黛玉走了,宝玉就去了半条命。
  如果黛玉不走,只有嫁进贾府,这也是一种表白。
  只是所有的长辈都装作糊涂,薛姨妈说是兄妹情深。
  宝玉不争是争,看有没有人体贴他的心意。
  接下来面对清醒后宝玉的质问,紫鹃仍然要宝玉一句话。紫鹃笑道:"那些顽话都是我编的。林家实没了人口,纵有也是极远的。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各省流寓不定。纵有人来接,老太太必不放去的。"宝玉道:"便老太太放去,我也不依。"紫鹃笑道:"果真的你不依?只怕是口里的话。你如今也大了,连亲也定下了,过二三年再娶了亲,你眼里还有谁了?"宝玉听了,又惊问:"谁定了亲?定了谁?"紫鹃笑道:"年里我听见老太太说,要定下琴姑娘呢。不然那么疼他?"宝玉笑道:"人人只说我傻,你比我更傻。不过是句顽话,他已经许给梅翰林家了。果然定下了他,我还是这个形景了?先是我发誓赌咒砸这劳什子,你都没劝过,说我疯的?刚刚的这几日才好了,你又来怄我。"一面说,一面咬牙切齿的,又说道:"我只愿这会子立刻我死了,把心迸出来你们瞧见了,然后连皮带骨一概都化成一股灰,灰还有形迹,不如再化一股烟,烟还可凝聚,人还看见,须得一阵大乱风吹的四面八方都登时散了,这才好!"一面说,一面又滚下泪来。紫鹃忙上来握他的嘴,替他擦眼泪,又忙笑解说道:"你不用着急。这原是我心里着急,故来试你。"宝玉听了,更又诧异,问道:"你又着什么急?"紫鹃笑道:"你知道,我并不是林家的人,我也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偏生他又和我极好,比他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我如今心里却愁,他倘或要去了,我必要跟了他去的。我是合家在这里,我若不去,辜负了我们素日的情常,若去,又弃了本家。所以我疑惑,故设出这谎话来问你,谁知你就傻闹起来。"宝玉笑道:"原来是你愁这个,所以你是傻子。从此后再别愁了。我只告诉你一句趸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紫鹃听了,心下暗暗筹画。(宝玉的话并没有让紫鹃安心,宝玉没有行动,还是那些化灰化烟的话,让人无计可施,他没有行动,有的只是梦幻)
  紫鹃表达和黛玉不分离,宝玉也说了生死在一起,。我只告诉你一句趸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可这对黛玉的婚事,没有任何作用,紫鹃要的是现实,双玉姻缘。黛玉不能争,这不是她家,宝玉是贾府的少爷,他能争。他若不争,再无余地。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五)
  试了宝玉,回来后,紫鹃仍然心里没底,宝玉那些化灰化烟的话,对于黛玉的命运没有任何帮助,还不如宝钗的燕窝有实际意义。
  明明情深,愿托生死,可就是不肯在现实里迈进一步。
  紫鹃笑道:"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贾府里,只一个贾母替黛玉考虑,只是此事,贾母却一直沉默)。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趁心如意呢(黛玉是为心而生的人)。公子王孙虽多,那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要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丢在脖子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的。若娘家有人有势的还好些,若是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一针见血,这姑娘眼睛明亮,看事情准确)。所以说,拿主意要紧。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小丫环真是看透世情)。"黛玉听了,便说道:"这丫头今儿不疯了?怎么去了几日,忽然变了一个人。我明儿必回老太太退回去,我不敢要你了。"紫鹃笑道:"我说的是好话,不过叫你心里留神,并没叫你去为非作歹,何苦回老太太,叫我吃了亏,又有何好处?"说着,竟自睡了。黛玉听了这话,口内虽如此说,心内未尝不伤感,待他睡了,便直泣了一夜,至天明方打了一个盹儿。(紫鹃的身份在那里,不过是个丫环,而双玉毕竟是主子,有贾母疼爱,如果他们肯争一争,比她着急顶用,只是黛玉有黛玉的顾忌,她是寄人篱下,敏感自尊,最是不好多言)。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六)
  薛姨妈来瞧黛玉,不过是顺水的人情,看了宝玉,自然顺便看看黛玉。
  这时候宝钗来了,三人闲话,薛姨妈说及婚姻的命里注定,她是在暗示吗,本人的意愿不重要。
  宝钗玩笑把黛玉说给哥哥,薛姨妈忙否定,这时提起了双玉。
  紫鹃忙出来鼓动。因又向宝钗道:"连邢女儿我还怕你哥哥糟踏了他,所以给你兄弟说了。别说这孩子,我也断不肯给他。前儿老太太因要把你妹妹说给宝玉,偏生又有了人家,不然倒是一门好亲。前儿我说定了邢女儿,老太太还取笑说:`我原要说他的人,谁知他的人没到手,倒被他说了我们的一个去了。'虽是顽话,细想来倒有些意思。我想宝琴虽有了人家,我虽没人可给,难道一句话也不说。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的那样,若要外头说去,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与他,岂不四角俱全?"林黛玉先还怔怔的,听后来见说到自己身上,便啐了宝钗一口,红了脸,拉着宝钗笑道:"我只打你!你为什么招出姨妈这些老没正经的话来?"宝钗笑道:"这可奇了!妈说你,为什么打我?"紫鹃忙也跑来笑道:"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薛姨妈哈哈笑道:"你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着你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去了。"紫鹃听了,也红了脸,笑道:"姨太太真个倚老卖老的起来。"说着,便转身去了。黛玉先骂:"又与你这蹄子什么相干?"后来见了这样,也笑起来说:"阿弥陀佛!该,该,该!也臊了一鼻子灰去了!"薛姨妈母女及屋内婆子丫鬟都笑起来。婆子们因也笑道:"姨太太虽是顽话,却倒也不差呢。到闲了时和老太太一商议,姨太太竟做媒促成这门亲事是千妥万妥的。"薛姨妈道:"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紫鹃是盼望有人提个头,才好进行,就算贾母有心成全,也要有个中间人,其实薛姨妈到是极好的人选,她是太太的姐妹,自然身份特别,只是还有个金玉良缘呢)
  只是薛姨妈马上把话题转移到了紫鹃身上,按说薛姨妈是长辈,不好和凤姐似的打趣黛玉,应该是有些诚心才好。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七)
  紫鹃能做的都做了,试探宝玉,得到了活着一起活,死了一起化灰化烟的话。鼓动黛玉,千金小姐的黛玉不可能做出有违规矩的事,借薛姨妈的话赶话,还被奚落。
  薛姨妈从容的让人奇怪,她的侄女订亲了,年纪比亲闺女还小,如今扯到了黛玉的亲事,她没考虑过宝钗吗。
  黛玉和宝玉的事,又进入了沉默阶段。
  贾府的人都以为必成。
  贾琏的小厮兴儿和尤二姐说起贾府的事,也认为双玉必成,只等老太太一开口必成,现在没提是因为年纪小,又因黛玉多病。
  他的话也有着浅显的道理,黛玉多病,真的是影响她婚事的一个原因。
  而那句,老太太一开口必成,是要老太太开口,如果老太太不开口呢。
  贾母有她的顾虑,如果林如海还活着,那么此事好成,也许贾府还要赶着林家,可如今黛玉是孤女,没了娘家身份反而弱了。
  一直奇怪,林如海生病不是急病,如何对黛玉的婚事没有交待,能为贾雨村写什么介绍信,那时候修书给贾政,也是完全可以的,二人素来投契,又是亲上加亲,为何一向爱护女儿的林如海没有交待呢。
  紫鹃——为闺蜜的幸福而战斗(八)
  一个丫环能为主子做的,她都做了,算是不负一场姐妹情缘。
  接下来的事,就是她使不上劲。
  紫鹃的智慧在于,她虽然是仆人,却是心地明白,如鸳鸯看透姨娘的半仆命运,而紫鹃看透贾府疼爱黛玉的只贾母一人,那些王孙公子靠不住,妻妾成群,而一个女人没有娘家支持,只能凭人欺负了。
  这些话在迎春身上完整的应验了。
  做为国公府的小姐,她名份上的父母皆在,还有亲哥哥,结果被丈夫责打污辱,却得不到娘家的出头。她在王夫人面前哭诉,未必没有指望娘家的意思,可是王夫人说是命,邢夫人不理论。
  合府都瞒着贾母。
  这位二小姐不到一年就被折磨而死了。
  这是有娘家的人。
  所以紫鹃忧虑黛玉的命运,担心黛玉的未来,只有嫁给宝玉,才是唯一的生路。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臣附议

下一篇: 《 珍爱红楼——袭人被打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仆人往往比主子清醒,因为一个要小心翼翼地活着,一个却是衣食无忧地活着。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