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金钏--糊涂者的刚烈命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1   点击:


  
  金钏的镜头不多,似乎是为了促成宝玉挨打而多加了笔墨。
  她一出场,就是和宝玉的玩笑,场合不对身份不对。
  可巧贾政在王夫人房中商议事情,金钏儿,彩云,彩霞,绣鸾,绣凤等众丫鬟都在廊檐底下站着呢,一见宝玉来,都抿着嘴笑。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彩云一把推开金钏,笑道:"人家正心里不自在,你还奚落他。趁这会子喜欢,快进去罢。"(初读这段文字,着实吓了一跳,贾府中的丫环还没人如此和宝玉玩闹,袭人纵然有情,也是私下,晴雯率直,见了王夫人都一口一个她是看房子的,见不到宝玉,如何这个丫环这般大胆直接)。
  这好比经理在办公室,员工在大厅玩笑,经理不一定听得见,可是大家都会慎言。
  这只能说明,这是个直肠子的丫环,而且虽然是王夫人的丫环,可知素日王夫人管束不严格,她并不畏惧主子。起码凤姐的丫环是不敢的。探春丫环是不敢的。也就是说表面上王夫人是和气的,她的丫环真不怕她,金钏能如此和宝玉玩笑,而彩云能拿了太太的东西给王夫人的庶子。
  这个镜头里的金钏活泼明朗也透着一股天真烂漫的气息,这是危险可怕的气息。
  
  金钏--糊涂者的刚烈命运(二)
  是王夫人太善于伪装,还是金钏天生单纯。这主仆的个性差别太大了。
  一个木头一样的主子,如何身边的首席大丫环是这种风格。
  金钏和宝玉的关系自然是不错了,宝玉对女孩子也体贴,彩霞不理他,他还要姐姐的叫着,让贾环生了忌妒之心,何况是主动和他攀谈的金钏。
  这个春风一样的女孩子,还不解世事,只是任性天真。
  王夫人的管理是混乱的,湘云后来和刚入府的宝琴说,太太不在屋里,不能在那里,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害咱们的,让一个大而化之的湘云说这样的话,可知王夫人的屋里,是谈不什么规矩和管理了。
  贾府里应该有长辈把丫环给晚辈当姨娘的风俗,贾赦就把秋桐赏给了贾琏,所以金钏对宝玉有想法也是正常。
  金钏说太太对她好,当自个女儿似的。应该不是假话,王夫人花钱大方,东西管得松,要做贤良之人,自然极少用雷霆手段。
  金钏--糊涂者的刚烈命运(三)
  出事那天,金钏没感觉到什么不同。
  王夫人在午睡,她在一边给捶着,也算是勤快丫头了。
  这时候,宝玉来了,这个闲得没事的二爷,大中午的不去休息,跑来闲逛,见了俏丫环,就恋恋不舍朱肯走,一会拽人家耳环,一会给和人家聊天,说要讨金钏过去。金钏笃定,太太一定会让她去宝玉那里,并不介意。只是说了一句,要她命的话。
  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去了。(这个场景转换得太快,前一秒还是小儿女的窃窃私语,场面温馨,下一秒王夫人一个嘴巴子,马上场景换了,宝玉跑了,夫人怒了,小丫环惨了)。
  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玉钏儿:"把你妈叫来,带出你姐姐去。"金钏儿听说,忙跪下哭道:"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这时候,她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她是碰了王夫人的软肋)!"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虽金钏儿苦求,亦不肯收留,到底唤了金钏儿之母白老媳妇来领了下去。那金钏儿含羞忍辱的出去,不在话下。(作者真是曲笔,因一言而撵一个丫环,在当时情景下被撵出去意味着什么,决不是今天的被离职,在这个时候,还说王夫人宽仁慈厚,这四个字如此解呀)
  金钏--糊涂者的刚烈命运(四)
  这时候提到金钏的妹妹玉钏,这姐妹二人都在太太这里当差。
  贾府里女孩子最好的去处就是贾母和王夫人这里了,月钱高,人多活轻。白家姐妹二人都在太太这里,估计父母也有些体面。
  一直奇怪做为王夫人的大丫环,如何会对太太的真实个性一点不了解。袭人眼中的王夫人,是正统的,所以袭人的进言,二爷也该老爷教训两顿,多么堂皇。
  平儿是凤姐的丫环,有通房的名份,都远着贾琏,是太知道自家主子的个性--醋坛子,如何到了金钏,就敢在太太面前和宝玉打情骂俏,说什么彩云和贾环的事。
  不知道太太素日有多慈和,以至于给金钏一个误解,不管她做了什么,太太都不会介意,都会原谅她。
  王夫人像是一只睡虎,平日形象太好,一怒就是死人。
  金钏知道被撵的严重性,所以是苦求,这个时候,如果王夫人但凡顾点情面,可以先留下,日后找个理由放出去,贾府年年都有到了年纪放出的丫环,那时候再走,金钏的面子可以保全。
  金钏--糊涂者的刚烈命运(五)
  回了家的金钏,也许遭受了冷眼,看赵姨娘是如何传播这件事的,宝玉逼奸母婢,这样的流言,真的要人命。
  金钏是委屈的,她只是随口一说,如果时光重来,她一定在那个午后躲开宝玉,一定不说那一句话。
  一切不能挽回了,她的命运是什么,王夫人撵了她,她只有嫁人一条路。有了这样的声名,她能嫁什么好人家,一切都是暗淡的。
  父母自然是怪罪她的,周边的人自然是耻笑她的。
  所以几天之后,有人发现她投了井。
  这是她给自己安排的最后归宿。
  如花年华,纵身一跃,不是绝望到了尽头,谁肯舍下。
  这个丫环,虽然是四大丫环之一,可是比起鸳鸯袭人平儿,少了太多的智慧和心计。
  是作者借此写王夫人这个主子比起贾母和凤姐少了太多管理手段吗。
  金钏和凤姐是同一天生日,唯一的安慰是,宝玉在那天,跑到城外去祭奠她。在宝玉心中,祭奠金钏比给凤姐过生日有意义。
  丫环的命运比小姐更薄命。主人的一句话,就扯上了生死。
  作者口口声声王夫人慈善,可是王夫人逼死了丫环。而赵姨娘和邢夫人之类都是禀性愚顽,可是人家的丫环都好好的活着呢。真真曲笔。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夏江的后手

下一篇: 《 欢乐颂---快乐最重要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睡着的老虎依然是老虎,一不小心就要被伤了,直接伤到性命。红楼之所以会成为传奇,是你越看越有味,越看越发现原来之前自己从没看懂,比如这里的曲笔,白白害了人性命还说她宽厚。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