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垂杨里--影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1   点击:


  木笛的态度反映如此强烈,出忽谢老爷和宗桐的意料。
  木笛为人一向沉稳,可能和他的经历有关,他对谢家的事务从不多话,他不想让人认为他图谋谢家的家产,谢太太在公开场合说过,谢家的一切,都有她的陪嫁在其中。
  如今的亲上加亲,其实对他没有影响。
  影响的是宗桐。木笛这些年,在香港给妹妹介绍过男友,他也希望宗桐早点嫁人。宗桐有一个留学的同学,年纪比宗桐大,名叫苏玉琴,是个激进分子,畅谈国事,宗桐有些受她的影响,木笛知道苏玉琴的理论有正确的地方,可是他不想妹妹和她接触太多,当局的态度含糊,他能感觉,这是暂时的状态,当局肯定已经盯上了苏玉琴那些人。
  木笛不希望妹妹卷入政治,他愿意让宗桐留学长长见识,但不希望她投身任何运动,他不要他妹妹有任何危险。
  本来家里给宗桐相亲,他是乐意见其成的。
  恼就恼在沈家把宗桐的事和他的事放在一起提,到底是谁高攀了谁,他的婚事扯上宗桐,算怎么回事。这门婚事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但并不是他热心促成的。
  谢老爷忙说,沈家少爷人还是不错的。
  木笛冷笑,既然不错,何必搞什么换亲,谢老爷只好纠正是亲上加亲。
  木笛不想指责沈心杨,对方是个人物,而且不是一般的人物,借他舅舅的威望,和父亲的名望,能短短几年在商界混得风声水起,让父亲如此赞叹,岂是一般人。可越是如此,他摸不透这样的人,他宁可宗桐嫁个老师,嫁个学者,也不愿意宗桐和这样复杂的人物混在一起。
  父亲和哥哥激烈的争吵,干扰了宗桐对这件事的判断,她不得不劝和,哥哥,她打断了木笛的话,只是商议,你不要这么生气。
  木笛平息了一下情绪,最后说,我不同意,本来我对沈家的亲事,就是两可,父亲答应我就答应,现在这样,还是不必再议了。
  谢老爷马上说,宗桐的事可以放一放,你年纪不小了,沈小姐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哪里去找,你的事不能再议。
  木笛走到门边,我明天回香港。
  垂杨里--激烈
  木笛的行李也不打开了,他坚持明天回香港,让谢老爷很是恼火,可是他就是不能理直气壮的对这个儿子发脾气。
  三个孩子中,唯对木笛打不得骂不得,因为感觉小时候亏欠了他,认祖之后,却不能给他谢家的产业。
  他对女儿抱怨,这是什么脾气,一言不和就走人,我都多大年纪了,他想气死我吗。
  宗桐忙安慰父亲,哥哥不是冲您,这两件事不能放在一起说,也许哥哥是认为,沈家认为他高攀了。
  谢老爷摇摇头,沈家放在一起说,也许是不妥当,可也是父母之心,你哥哥太多心,他不想想,沈校长对他多器重。冲了沈校长,也不能一走了之。
  宗桐答应劝劝哥哥。
  她去找木笛,木笛在吹笛子,这些年的习惯,他一不开心,就吹笛子。
  宗桐安静的坐在一边,时光好像倒流,好多年前,他们还是少年人,木笛在那里吹笛子,她在一边安静的听着。
  一曲完毕,木笛叹口气,对不起,妹妹。
  宗桐忙说,这和你没关系,其实论门第和人品,沈少爷还是不错的。
  木笛摇头,这不是我想要的,而且我感觉沈心杨那个人手段太厉害,不适合你。宗桐笑笑,哥哥,这事先放放,我感觉你不能退婚。
  木笛现在冷静下来,我明天去沈家,给沈校长请安,不过,婚事先放放吧,我现在心很乱。
  二姨娘是知道亲上加亲的,她不置可否,一面感觉沈少爷的腿是问题,一面又感觉人物的确好,老爷让她在饭店和沈少爷吃过一顿饭,对方礼仪周全,难得的是没有因为她是姨娘而轻慢,非常的有礼,周全细致,完全是把她当岳母对待。后来送的礼物也极合适,实用而不贵重,让你收得安心。
  垂杨里--婉拒
  木笛态度强硬,他第二天带了礼物去沈家,却不提婚事,只是做了礼节性的拜访,沈校长问了两句,木笛只说香港那边事务繁忙,他今年有机会升系主任,所以要马上返回。
  只是临走前,他说,沈小姐年纪不小了,如果沈家有合适的可以考虑。
  他走后沈校长感觉不对。那句话分明是让沈家另给心仪找婆家的意思。他感觉到有问题。他打电话给谢老爷,谢老爷一直叹气,说可能不应该提亲上加亲的话。
  木笛收拾行李,他让宗桐和他一起返回,不要留在这里了。
  谢老爷当然不悦,父子间第一次争吵,谢老爷说沈家已经答应,先提他和心仪的婚事,他如果执意要走,分明是不给沈家情面。木笛说,他们到底是觉得我高攀了,还是我妹妹高攀了。
  谢老爷知道触到了木笛的自尊心。
  沈家里,沈校长怪太太糊涂,纵然知道心杨喜欢宗桐,也不能让舅爷那么提亲。
  沈太太半是恼怒半是懊悔,我们家的孩子都是百里挑一的,谢家兄妹一个是庶出一个是外室的孩子,哪里委屈他们了。
  此时两个孩子已经知道了情况,心仪有些委屈,心杨怪母亲,不应该把他的事和妹妹的扯到一起,现在让木笛误会。
  而且一再强调,不要提什么庶出外室的话,这是打谢老爷的脸呢。沈校长叹气,怪太太老脑筋,英雄不问出处,怎么还拿外室的话说木笛。现如今木笛的学问,是多少人赞叹。
  垂杨里--妥协
  沈太太看女儿委屈,也有些难堪,心杨是男孩子还好些,心仪多年前就钟情木笛,好不容易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让自己这一弄,影响了心仪就不好了。
  其实这几年,心杨的婚事,来求亲的人家不少,都看心杨能力出众,是儿子挑三拣四的,后来是心仪看见哥哥画的宗桐的画像,才知道他喜欢的是宗桐。
  沈家内心矛盾,一面感觉宗桐是庶出,一面也知道自家儿子的腿也是问题,所以舅爷才说了个亲上加亲的话题。
  现在看来,是谢木笛不接受。
  据舅爷了解的情况,木笛自进了谢家,个性冷清,与人无争,但也不往来,唯对这个妹子,极是爱护,几年前就是他力主妹妹出国的,否则以谢家当时的态度,老太太和太太都不会愿意给一个庶女花这钱。
  沈心杨约见木笛,诚恳道歉,说是舅舅糊涂说了不该说的话,还是原来的议题,先谈妹妹的婚事,这是多年前两家的默契。请木笛看在父亲的苦心上。
  木笛面对一表人材的沈心杨,凭心而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如果不是他的腿,真是宗桐的良缘。
  他太敏感,恼的是沈家还是忌讳他的外室之子身份,宗桐的庶出。
  他先干了一杯酒,我不是对令妹还有您有什么意见,我只是叹息世人看人皆看出身。
  我是男子还好,宗桐是女孩子,我不想她嫁的人家,婆婆嫌弃她是庶出。
  心杨脸一红,母亲的确说过外室之子庶出之女的话。
  他倒了酒,表示赔罪。
  木笛最后说,他今年的确是课务太忙,没时间考虑婚事,不如大家都考虑一番。
  垂杨里--如此
  心杨不得不诚恳的表白,自家父亲是如此的器重木笛,妹妹是如何的真诚。
  最后又说,他也是兄长,护妹之心他也有,他绝对是诚心诚意。
  木笛听的出对方的诚意,只好推心置腹的说,你妹妹可以和我去香港,可是你是独子,能离家吗,宗桐是要嫁过去的。你母亲是不是嫌弃庶出呀。
  心杨无语,现在才明白问题在那里,是在母亲那里,他的母亲他了解,老派的人,都讲究嫡庶,自然会有些轻视。
  木笛既然看透了这点,自然不肯委屈自己的妹子,换了是他,也不肯,他叹气。
  最后只好说,你看时间能解决一些问题,比如现在的风气和几年前不一样,那时候宗桐出国时女子极少,可是现在女子出国的很多,我母亲也不会一成不变的。相信我,不要轻易否定我妹妹。
  木笛看着对方的眼睛,不得不说,这事和你妹妹无关,但是我不承诺宗桐的事,她年纪不小了,等不起,你是你,你妹妹是你妹妹。
  宗桐还去香港,你们的事以后再说。
  心杨明白,木笛是不会给他任何承诺的,只要他肯给妹妹机会也好。
  他回了家,向父母交差,看了妹妹红肿的眼睛,不得不挑轻捡重的说,木笛是听了人的话,以为母亲嫌弃他外室之子的身份,他这些年因为是才子,被人捧惯了,所以不能接受。他知道父亲一向器重木笛还在自己之上,妹妹一直痴情,所以推到木笛身上,不能扯上宗桐。
  沈太太这几天也显老了,她一直疼爱两个孩子,全是为了孩子好,现在女儿委屈,她也难过。虽然恼木笛骄横,可是老爷女儿都喜欢,她也无法。
  只好点头。
  心杨安慰妹妹,木笛一时气恼,不过他说了,他不怪你。
  心仪这才欢喜了些。
  垂杨里--暂缓
  木笛让丁管家去订票,宗桐却说,晚几天吧,苏玉琴要来,她不能不接待吧。
  木笛却不想让宗桐和苏玉琴多往来,苏玉琴的言论如刀,针砭时弊刀刀见血,什么解放,什么打倒,什么自强,他认为有道理,可是那种气势,让他感觉到一种阵痛,他有时候会被她吸引,感觉她自带光芒,有阳光的质地,让人感觉到明亮,可又感觉到危险。
  木笛的直觉,苏玉琴有她的使命,可那是危险的,尤其是在眼前的环境里,早晚要生事。
  有一次半夜他开车回去,在路边遇见苏玉琴,她在那拦车,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了下来,苏玉琴却说,能不能让她藏到后备箱里,他点头,后来路遇巡警,因了木笛的一个师兄是警察局长的儿子,那天那个队长认出了木笛,才没有搜查。
  想起那一幕,他不想让宗桐被影响,他曾和苏玉琴婉转的说,他希望宗桐的一生平平安安。
  他说,让家里人招待也是一样的。
  宗桐有些奇怪,哥你那么急于回去吗,我并不急呀,要不你先走。
  木笛不能把话挑明,只好说,我可以等你几天,但是安排好了苏玉琴,我们就走。
  苏玉琴并没有住在谢家,她有亲戚在这里,只是希望谢家帮忙找一批药材,宗桐看了摇头,有好多是特别紧俏物资,以前她们也是通过沈家弄到的。。
  宗桐给沈心仪打电话,心仪马上一口答应。
  心仪把药品名录给了哥哥,沈心杨看了看,眉头微皱,谢家进这些东西干什么,心仪说好像是给一个朋友帮忙。
  心杨还是办妥了此事,交货那天,他特意约了宗桐,暗示宗桐这些物资很特别,还是要谨慎。
  木笛不知道宗桐和心杨见面,听丁管家说了,才知道,有些恼火,现在这个微妙时候,宗桐和心杨见面干什么。一定和苏玉琴有关。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晕倒

下一篇: 《 单纯的小美好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