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平儿---只想活下去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0   点击:



  凤姐是花,她就是叶。叶能盖这花的光芒,这才是奇迹。
  做为凤姐的陪嫁丫环,有着自小长大的情份,她比谁都明白,凤姐是什么样的人。一个不信阴私报应的主子,是非常可怕的,她行事只为自己,没有什么顾忌,完全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姿态。
  偏生她还八面玲珑会奉承会讨巧,偏生还让她顺风顺水,当家理事。
  这样一个主子身边,平儿睡觉都要睁着眼。
  不是虚张声势,平儿和李纨等人聊天时,提过一句话,陪嫁来的是四个,死的死走的走,只余了她一个。真是性命之忧呀。贾琏的那两个通房,被凤姐寻了不事,打发了,是寻了不事,那自然走得委屈走得难堪。而凤姐自己的陪嫁,居然还有死的,可知不是善终了。
  平儿自然晓得,主子的手有多狠,心有多硬,什么陪嫁,一样的是敌人,什么从小到大的情份,在凤姐眼中一文不值。
  所以她清醒的明白,不能开罪凤姐,得罪了贾琏没什么,得罪了凤姐是没命。
  凤姐是个醋坛子,所以平儿不会愿意做这个通房。可是凤姐必须弄个人来,挡挡外边的闲话,大家族里做事还要讲规矩,规矩之内,凤姐也要装样子。而平儿不是狐媚,也忠心于她,本是最好的人选,重点是陪嫁丫环,身契在她手里,比较好管理。
  于是平儿才不得不挂了名。
  
  平儿---只想活下去(二)
  理智的人不做梦,平儿不想母凭子贵了,只要先打点好凤姐,才能生存。
  平儿才貌双全,刘姥姥初见平儿,见她花容月貌的,以为是凤姐。刘姥姥原先是去过王家的,也是见过世面,所以她把平儿当作凤姐,可知平儿气质仪度原是极好。
  贾母也说凤姐平儿都是美人胎子。李纨也叹息,这么个好模样,可惜落得屋里人使唤。
  宝玉说平儿是极清俊极上等的人。
  大好青春年华,平儿能做的是凤姐的助手和心腹,才能在贾府立足。
  有一个场景,旺儿家的送放贷的利钱,被贾琏听见了问什么事,平儿马上说是姨妈打发香菱来说句话。她知道凤姐的钱和贾琏的钱是分开的,所以马上替凤姐圆了过去。何等机敏。凤姐不只是好妒忌,还贪钱,在钱面前,老公也要防范。
  平儿是凤姐的心腹,凤姐在贾府有多少体面,她就有多少生存空间。
  众人怕凤姐,才重了平儿,小厮家里有事,不敢和凤姐请假,求求平儿,平儿深知满上不满下。
  
  平儿---只想活下去(三)
  凤姐是个执行经理,做她的心腹,要吃得起亏,干得起活,做得好屏风,掌握得分寸。
  凤姐一直在折腾的是放贷取利,而且放贷不是一般的放贷。
  她一直用的是府中下人的月钱,后来连贾母王夫人的月钱也在延迟,说明她胆子越来越壮,贾母和王夫人皆是她的靠山,她都敢如此嚣张,估计她不敢动邢夫人的,邢夫人的爱钱如命的风格,若是她敢动,估计邢夫人会要求分利。
  贾府里凤姐放贷的事都成了公开了,从私下做成公开,凤姐够胆量。
  而且她和旺儿家的说过一次,能收回来都收回来,别人生吃了她的心都有。如果只是放贷取利,别人为什么要生吃了她呢,感觉这里面另有文章。以凤姐的嚣张跋扈,很难想像,她会公平从事,也许另有些仗势欺人,强贷强还甚至月利比别人高的可能。
  凤姐这些事,信不过贾琏,他们夫妻,最初还有些家常氛围,一起喝酒,一起聊府中事务,后来,更像是合伙人。所以凤姐有心腹,贾琏也有心腹,但是凤姐的心腹,压了贾琏心腹一头,放贷的事,凤姐不让贾琏经手,宁可交与平儿,也不肯让贾琏参与,原因很简单,平儿是靠着凤姐生存,卖身契在凤姐手里,平儿可以忠心,贾琏只会花心。
  凤姐事务多,有些事,不得不交与平儿打理。
  一是平儿忠心,二是极有能力。
  平儿---只想活下去(四)
  凤姐小产休息,探春管事时,就看了出来平儿随机应变之才。
  探春被赵姨娘扫了兴,看见平儿,便想起凤姐素日欺压赵姨娘贾环,表面上探春摆够了主子的谱,对生母也是一口一个规矩,内心里就是李纨的话想照看呢。所以故意挑剔平儿,意指凤姐。一半是出气,一半是立威。
  一会儿是买办给姑娘们买的脂粉不好,免了这项,一会儿又免了少爷们上学吃点心的八两银子。总之给人感觉好似是凤姐不体贴小姑子,或者是重复费用支出。
  平儿有来言有去语,不是年下忙忘了,就是这话得姑娘说出来。
  凡是探春要改的事,统统夸赞,但也给凤姐一个台阶,必有缘故。态度从容,言语随和,让人不可小视。
  连怪宝钗都赞平儿嘴巧。
  后来探春弄园子承包制,平儿也是先请示了凤姐,定了规章,和探春等人讨论里,占了先机。
  最妙的是探春借她立威,让她传饭,她也安之泰然不急不怒。
  大有审时之风。
  
  
  平儿---只想活下去(五)
  明明是凤姐的左右手,可是一遇了贾琏,平儿还是受牵连。
  明明已经远了贾琏,可是还是让凤姐妒忌。
  凤姐生日宴上,贾琏好死不死玩偷情,还在自己房间里,打量着凤姐没那么快回来,结果凤姐回来换衣服,听见贾琏的鲍二家的一起骂凤姐是醋坛子,盼望着凤姐早死,把平儿扶正,这个鲍二家的也是奇葩,明明凤姐是母夜叉,还背后出狂言,不想凤姐打了进来,还打平儿,她是借醉装疯,心里未尝不猜忌平儿有怨言。
  夫妻二人不好对打,拿平儿当出气筒,凤姐到贾母跟前告状,还带累平儿被贾母误会,幸而平儿人缘好,尤氏等人替平儿分解,贾母这才罢了。
  事后,贾琏给凤姐赔礼,贾母让凤姐安抚平儿,还是平儿先跪下认错,自陈不怨奶奶,何等低调。
  这是平儿明白的地方,凤姐是主她是仆,对错不重要,身份是关键,她得罪了凤姐,如何生存。
  连宝玉都叹息这个极聪明极清俊的女孩子委屈可怜,比黛玉还薄命。
  
  平儿---只想活下去(六)
  尤二姐事件里,人人都奉承凤姐,秋桐是大打出手,时而污辱时而谩骂,丫头们都暗里欺负二姐,只有平儿怜惜她可怜,领她进园子单做了吃食,被秋桐到凤姐那里告状,让凤姐不满意。
  后来二姐小产,也是平儿安抚她。贾琏在秋桐房中歇了,凤姐已睡,平儿过来瞧他,又悄悄劝他:"好生养病,不要理那畜生。"尤二姐拉他哭道:"姐姐,我从到了这里,多亏姐姐照应。为我,姐姐也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我若逃的出命来,我必答报姐姐的恩德,只怕我逃不出命来,也只好等来生罢。"平儿也不禁滴泪说道:"想来都是我坑了你。我原是一片痴心,从没瞒他的话。既听见你在外头,岂有不告诉他的。谁知生出这些个事来。"尤二姐忙道:"姐姐这话错了。若姐姐便不告诉他,他岂有打听不出来的,不过是姐姐说的在先。况且我也要一心进来,方成个体统,与姐姐何干。"二人哭了一回,平儿又嘱咐了几句,夜已深了,方去安息。(贾琏在秋桐那里,早已经不知体贴二姐了,只有一个平儿,能过来安抚开解,陪着她落泪,平儿真真心善)。
  二姐死后,凤姐不给银子,贾琏无法,平儿又是伤心,又是好笑,忙将二百两一包的碎银子偷了出来,到厢房拉住贾琏,悄递与他说:"你只别作声才好,你要哭,外头多少哭不得,又跑了这里来点眼。"贾琏听说,便说:"你说的是。"接了银子,又将一条裙子递与平儿,说:"这是他家常穿的,你好生替我收着,作个念心儿。"平儿只得掩了,自己收去。(贾琏是靠不住的,二姐在时,不知维护,二姐没了,连个安葬银子都弄不出来,真真可叹)。
  平儿大胆,居然拿了二百两,这说明,凤姐的银钱往来是平儿经手的,就是平儿暗中照看二姐,凤姐心上,平儿仍然是可以信任的人。
  
  平儿---只想活下去(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里,又是另一种管理风格。
  太太房里的彩云拿了玫瑰露讨好贾环,不想玉钏发现丢失了物品,二人互赖。林之孝家的只想敷衍交差,抓了柳五儿顶杠。
  平儿料理此事,却是周全细致,找了怡红院的宝玉承担此事,不冤枉五儿母女,也给了探春面子,维护了玫瑰花的体面。还给了彩云警告,以后不再生事。
  凤姐儿道:"虽如此说,但宝玉为人不管青红皂白爱兜揽事情。别人再求求他去,他又搁不住人两句好话,给他个炭篓子戴上,什么事他不应承。咱们若信了,将来若大事也如此,如何治人。还要细细的追求才是。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地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凤姐真是嚣张,那还是太太的丫环,她都如此)。又道是`苍蝇不抱无缝的蛋'。虽然这柳家的没偷,到底有些影儿,人才说他。虽不加贼刑,也革出不用。朝廷家原有挂误的,倒也不算委屈了他(对下真真刻薄严酷)。"平儿道:"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一席话,说的凤姐儿倒笑了,说道:"凭你这小蹄子发放去罢。我才精爽些了,没的淘气。"平儿笑道:"这不是正经!(从平儿劝凤姐的话,都是明白,很是知道如今的管事不过是暂时的,与人为善,总是要的,凤姐一味张狂得罪人,不虑后)
  若论二人见识,单从平儿知道眼前的风光不过是短暂的,凤姐是长房的儿媳妇,不是王夫人的儿媳妇,这一层就看的通透。
  平儿---只想活下去(八)
  迎春的奶母拿了迎春的首饰去当,被探春发觉,请了平儿处理,探春说的严重,什么辖制,什么是威逼,但平儿处理起来,却是有条不稳。只是询问迎春的态度,因了对方是迎春的奶母,所以要看的是迎春的态度,不是探春满意。
  平儿道:"若论此事,还不是大事,极好处置。但他现是姑娘的奶嫂,据姑娘怎么样为是?"当下迎春只和宝钗阅"感应篇"故事,究竟连探春之语亦不曾闻得,忽见平儿如此说,乃笑道:"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众人听了,都好笑起来。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迎春笑道:"正是。多少男人尚如此,何况我哉。(明摆着迎春的态度是随便,东西不拿回来都可,分明没有追究意思,她若不是这个态度,奶母岂敢如此嚣张)
  所以平儿处理起来也就容易了。
  平儿便出去办累丝金凤一事。那王住儿媳妇紧跟在后,口内百般央求,只说:"姑娘好歹口内超生,我横竖去赎了来。"平儿笑道:"你迟也赎,早也赎,既有今日,何必当初。你的意思得过去就过去了。既是这样,我也不好意思告人,趁早去赎了来交与我送去,我一字不提。"王住儿媳妇听说,方放下心来,就拜谢,又说:"姑娘自去贵干,我赶晚拿了来,先回了姑娘,再送去,如何?"平儿道:"赶晚不来,可别怨我。"说毕,二人方分路各自散了。(平儿对仆人们到是真心宽厚,只要主子不责问,她也与人方便)。
  回去了并不告诉病中的凤姐,只是安抚凤姐。平儿到房,凤姐问他:"三姑娘叫你作什么?"平儿笑道:"三姑娘怕奶奶生气,叫我劝着奶奶些,问奶奶这两天可吃些什么。"凤姐笑道:"倒是他还记挂着我。刚才又出来了一件事:有人来告柳二媳妇和他妹子通同开局,凡妹子所为,都是他作主。我想,你素日肯劝我`多一事不如省一事',就可闲一时心,自己保养保养也是好的。我因听不进去,果然应了些,先把太太得罪了,而且自己反赚了一场病。如今我也看破了,随他们闹去罢,横竖还有许多人呢。我白操一会子心,倒惹的万人咒骂。我且养病要紧,便是好了,我也作个好好先生,得乐且乐,得笑且笑,一概是非都凭他们去罢。所以我只答应着知道了,白不在我心上。"平儿笑道:"奶奶果然如此,便是我们的造化。"应该说平儿时常肯劝凤姐休养生息,多一事不如省一事,还是起了些作用,能影响凤姐的也就是平儿了。
  做为凤姐的心腹,平儿的命运是与凤姐绑在一起,一荣俱荣的,所以规劝凤姐也是她的好意与真心。既然为凤姐,也为自身。
  平儿---只想活下去(九)
  贾府里,周姨娘像是一个影子,而赵姨娘活蹦乱跳,还不就是一个无儿女,一个有儿有女,对于姨娘来说,就是母凭子贵。
  而平儿,在凤姐的高压下,不能接近贾琏,等于断了母凭子贵的可能,平儿心中未必没有意见,可是正房奶奶是凤姐,还是先保命吧,看看尤二姐的下场,表面上还是东府的亲戚,尤氏的挂名妹子,凤姐一样手起刀落,逼死了二姐,见了这种情况,但凡有点危机感的,都会先保命吧。
  平儿又是身契在凤姐手里,凤姐要处理连面子都不用装,连欺骗都不必,说打发了就打发了。看看王夫人打发金钏,就知道是多么容易的事。
  所以平儿的策略就是活下去,一天算一天吧。
  有了这个目标,一切以凤姐为主,只是天性善良,自有智慧,愿意能帮人的时候帮人,大家都保平安。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身份的猜想

下一篇: 《 琅琊榜--心魔就一直在他心里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真正诠释了活下去才是硬道理呀。有生才有命,无命但求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